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93 五十板子
093 五十板子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093 五十板子

      “母妃,母妃你怎么了?”一个略带焦急的声音,从皇后身后传来,还未等皇后反应过来,她的身后就袭来一股巨大的推力,皇后一个趔趄,身后的朱婕妤赶忙扶了一把。唛鎷灞癹晓//

      皇后眼带怒意,凌厉地视线扫向那个差点推倒她的身影。

      九皇子表情恹恹地,始终注视着安贵妃而未看其他人。

      一旁的长公主见到九皇子对安贵妃的焦急之情,眼眸闪闪,脸上的表情晦涩难定。

      “快传太医,传太医——”九皇子厉声喝道,回过头的瞬间不经意略含警告的眼神瞄了一下长公主。

      长公主眯起眼,愤怒地看着一个半躺在地方,一个蹲在其侧满脸焦急之色的****。

      倪姨娘脸色惨白,身子抖个不停,刚刚的那一幕发生的太快了,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安夏静静看着脸色惨白的安贵妃,她穿的鞋是毡底弧度宫鞋,身上带着知母香的香囊,说明有两种情况,一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二就是她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但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所以宫内并没有传出关于安贵妃有喜的这一说法。

      转念回想,安贵妃的走路和举手投足,都没有小心翼翼的感觉,应该……。

      还没等舒安夏思量完,九皇子暴怒的声音就响起,“这是什么,你们在墨汁中加了什么香料?”九皇子愤怒地看向皇后,琥珀色的眸子中一股浓浓的杀意闪过。

      看着九皇子的反应,舒安夏心里也大致有了谱,她终于想起来这股香味儿到底是什么——“吉祥琥珀”。

      谁不知道皇后喜猫,且熟识猫的习性。怪不得她一直都觉得这个香味儿太怪异,猫对香味极其敏感,再加上安贵妃习惯佩戴知母香这种大寒香气,与香料中掺杂的“吉祥琥珀”相冲,会令包括人在内的动物发狂。

      刚刚安贵妃靠近之时,她闻着墨汁里的味道,就有一股莫名的烦躁之气,更何况毫无控制力的猫?倪姨娘的身上的“吉祥琥珀”极其浓郁,当她跟安贵妃站在一起之时,猫受了刺激,先奔着她而去,而好巧不巧,她又打翻了参着这种香料的墨汁,将其扫到安贵妃的身上,这样墨汁中的“吉祥琥珀”和“知母香”的参杂作用发挥到了极致,猫自然就发狂。

      只是这一切怎么就如此的巧合?

      探究地看了一眼倪姨娘,倪姨娘的脸色已由惨白变得紫青。舒安夏轻轻走到她旁边,握住她颤抖的双手。

      皇后略带怒气地瞥向她这边,意味不明。

      跟着九皇子一起进来的三皇子,一声不响地走到皇后身边,行了个礼,皇后看见三皇子之时,厉色的神情中,才有所缓和。

      舒安夏又靠近了倪姨娘几分,因为墨汁一洒,里面的“吉祥琥珀”的味道就到处都是,她却也分不清倪姨娘的身上从哪里传出了这个味道,再加上这么多人看着,她又不能问倪姨娘,来之前是不是有谁给过她什么东西,或者她的衣服经过什么人之手。一时间,事情变得更加棘手。

      太医很快就到了,诊断之后断定安贵妃小产,舒安夏早就预料到了,安贵妃身上带着知母香,再加上见了血,根本就回天乏术。

      皇上也听到了风,过来的时候,脸上满是暴怒之色。

      一向坚强的安贵妃听到太医诊断之后,一直嘤嘤哭泣,直到皇帝来了,安贵妃才坚持起身请罪,说什么没保护好皇子,只求一死。

      皇帝听后心疼加上懊恼,安贵妃这一胎可是他老来得子,没想到竟然就这么掉了,一听刚刚在场的宫人讲述当时情形,再加上九皇子找出香料这个苗头,皇帝更加气恼了,心里努定,就是皇后搞的鬼,二话不说一个大巴掌就打到了皇后脸上。

      皇后瞠目结舌,不可思议地看着皇帝充满杀意的眼,“皇上,你——”

      三皇子见皇后被打,想挺身而出,又担心被皇帝的台风尾扫到,一时间举步维错,皇后的手气得直发抖,她最心爱的猫儿也被两个太监抓起来,准备凌迟。

      这时,皇帝忽然像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过头,凌厉的视线落在倪姨娘脸上。

      倪姨娘腿一软,扑通一下跪地。

      “是你把参了香料的墨汁洒到了安贵妃身上,嗯?听说猫儿是


    丑颜嫡女,093 五十板子,第2页

    先奔着你去的,要不是你打翻了墨汁,也不会奔着安贵妃而去,是不是?”皇帝的声音冷如寒冰,一双暴戾的黑瞳仿佛要将倪姨娘拆吞果腹。

      倪姨娘抖动着肩膀,面如死灰,“皇上开恩,臣妇——臣妇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皇帝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出,大步迈开,扬起腿,就冲着倪姨娘踹了过去。

      舒安夏瞳孔一缩,身体伶俐的一闪,就冲了上去,倪姨娘只觉得背后一股巨大的拉力,之后整个人,就向后仰去,待她反应过来之时,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皇后的身后。她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拉着她的舒安夏。

      舒安夏缓缓地提了一步,挡在倪姨娘的身前,坦然地回望皇帝。

      皇帝怒喝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杀意,眯起眼,“你们舒家的人,都找死吗?”

      老太太被舒安夏这么一弄吓得不轻,赶忙小跑上前跪地,“皇上息怒!”

      原本一脸看好戏的三太太,一听皇帝说“舒家”,也跟着过来,略带责备地剜了舒安夏一眼,跟着老太太跪地。

      “皇上息怒,臣妇以性命担保,此事跟舒家无关,即使有什么,也是倪姨娘自己自作主张。三太太低着头,算计的眸子转了又转。

      倪姨娘一听三太太这话,脸上的委屈之色更甚,舒安夏赶忙扶住她,冰冷地扫向三太太。

      三太太这句话,说得够阴险,不但想撇清舒家跟倪姨娘的关系,还坐实了倪姨娘的罪名舒安夏冷笑了一声,三太太想的真是太美了,如果倪姨娘因此而获罪,就算她极力撇清,舒家能不受牵连吗?

      “母亲,您快跟皇上澄清一下啊!”三太太见皇帝不说话,赶忙扯了一下老太太的袖子,轻声道。

      老太太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三太太,又看了看倪姨娘。虽然她想压制一下倪姨娘,让老三媳妇掌家,可是她也没到了想弄死倪姨娘的地步。更何况倪姨娘还救过她的命。而且,她一直都觉得这个老三媳妇是个聪明的主,但是没想到今日却犯起了糊涂,谋害贵妃和谋害皇子如此大的罪名,根本容不得她们撇清关系,弄不好都要株连九族呢,难不成,她有什么把握?

      带着探究,老太太又扫了一眼三太太,三太太的长睫毛闪着,眼底满是自信的算计。

      老太太蹙眉,扯着她衣袖的那只小手不经意地在她手心滑了几下,她的心里立即有些了然。

      带着一抹不确定,老太太期盼地望了一眼长公主。

      舒安夏的心咯噔一下,宁安伯本是九皇子的幕僚和恩师,她怎么忘了这一茬。

      转头又仔细看了看倪姨娘的那身衣服,忽然觉得极其刺眼,她终于想起来了,这身衣服的料子是三太太嫁入侯府,敬茶的那日每人送的,因为当时人人都有,所以舒安夏并未在意。如今看来,今日这场赏梅风波,原来是从三太太进门那日起,就安排好的。

      凌厉地扫了一眼长公主,长公主也是蹙着眉,有些不解地看着倪姨娘。

      轻轻地握起拳,舒安夏心里闪过一丝了然。此时的她,已经将整件事情理清了,长公主知道安贵妃有了身孕,想借着皇后之手,除掉安贵妃,所以设计了这么一出,至于倪姨娘,应该是临时加入的小插曲。

      不对,如果说小插曲,也许还不够准确,因为倪姨娘这颗推波助澜的棋子,应该是三太太临时加进去的。

      当初舒安夏跟长公主谈判之时,已经达成了共识,对于九皇子之事,她从此装聋作哑,而对于舒府,长公主必须离得远远的。长公主虽然冷漠,但是对于将那个丑闻公诸于众,她还是有所顾忌。所以,让倪姨娘也参上一脚,必然是三太太搞的鬼。

      皇帝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看三太太,唇瓣轻启,“你又是谁?”

      “臣妇正是户部尚书舒正易的新妇。”三太太毫不紧张地答道,语气中带着骄傲自豪之感。

      “原来又是舒家人!”皇帝冷笑了一声,“舒老太太,你怎么说?”

      老太太一听被点名,一向平静自如的老脸上浮上一抹紧张,她舔了舔唇,“回皇上的话,老身——”

      如果正如老三媳妇给她的提示,全部推到倪姨娘身上,长公主会保她们舒家,就牺牲了倪姨娘一个人,但是倪姨娘毕竟——老太太愈发的为难


    丑颜嫡女,093 五十板子,第3页

    ,众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老太太身上。

      “皇上,臣女有句话想说——”一直沉默不语的舒安夏,缓缓走向前,恭恭敬敬地行了礼,一看是舒安夏,皇帝的目光沉了三分,刚才就是她让他差点丢了面子。

      “刚刚那一幕,看见的人都能证明,猫儿先是抓上了倪姨娘,而倪姨娘只是本能地用手去挡,才打翻了墨汁,如果皇上治倪姨娘一个疏失之罪,那么臣女无话可说,但是如果将安贵妃小产之责怪罪到倪姨娘头上,那此事的处理,难免让人觉得不公。倪姨娘只是一个臣妇,如何能把手伸到宫里?”舒安夏的话说得尽量避重就轻,毕竟如果触犯了皇帝的禁忌或者冒犯了他,这事儿就更难办了,况且,从表面上看,倪姨娘确实是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皇帝这关,领罚是必然的,但是这个帐,她得好好跟三太太算算。

      舒安夏话音落下,长公主也上前一步,“舒六小姐说的有理,皇上还妄三思!”

      三太太一听长公主帮着舒安夏说话,替倪姨娘求情,双眼撑大,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她,长公主的表情淡淡的,仿若一个旁观者。

      三太太的反应更让舒安夏肯定了心中的想法,舒安夏唇瓣轻扬,阴冷地扫了一眼三太太。

      三太太打了一个哆嗦,不再说话。

      “父皇,这件事明摆着有人使妖蛾子,一定不能这么算了,请父皇做主,彻查此事!”一直表情不善的九皇子,严肃地行了个礼,缓缓道。

      舒安夏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男子,忽然想起皇宫那夜他的轻浮和算计,嘴角弯起,皇宫的人,有哪个不是带着面具生活的?

      皇帝目光一沉,直接下令把所有接触过墨汁之人全部抓来。

      舒安夏趁着这个空挡,悄悄地退出来,小声吩咐了一下春梅。春梅会意,匆忙地向宫外跑去。

      然而太监再来回报之时,三个经手的宫女和太监,全部都离奇死亡。

      皇帝为此更为暴怒,自己的皇子被害,却束手无策,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忐忑,怕被此事牵连上。

      这时,一个太监尖细的声音打断了这诡异的气愤,“启禀皇上,宁安伯夫人求见。”

      三太太一听自己母亲来了,脸上闪过一抹异色,待皇上宣了她们进来,三太太看着她们手中拿着的东西之时,脸色大变。

      宁安伯夫人扬起脖子,满脸笑意地给皇帝行了个礼,然后是皇后娘娘、长公主等,原本今日的“赏梅会”她也要来参加的,结果因为她那儿子又发什么疯,把媳妇打得鼻青脸肿,所以她们也来不来,哪知道侯府的丫鬟过来传话,说安贵妃喜欢宁安伯送去侯府的布匹和丝绸,幸好家中还有些存货,她就赶快带来了。

      随着宁安伯夫人进来,一股浓郁的“吉祥琥珀”的味道扑鼻而来,被两个控制的猫咪,忽然发狂,身体几个攒动,便从太监的怀中蹿了出来,直奔宁安伯夫人而去,宁安伯夫人吓得匆忙后退,她本就紧张加上手上捧着东西,慌张之下,就摔了个大跟头,下一秒,猫咪已经跳上了她的身子,对着她的脸,狠狠地划了几把。

      登时,宁安伯夫人的面部血流如注。

      “母亲——”三太太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想上前又不敢上前,只好慌忙地喊人帮忙。“快来人把这只死猫抓走,快抓走!”三太太声嘶力竭,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猫上,当然没注意到皇后娘娘铁青的脸。

      皇后瞪着三太太的眸光越来越冰冷,不经意间,闪过一抹杀意。

      几个皇帝身边的太监,匆忙挡着皇帝面前,又进来了几个侍卫,东抓抓,右挡挡,终于再次把猫咪控制住。

      宁安伯夫人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三太太的脸色差到了家,她总觉得明明说了不来的母亲,忽然出现,定然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还未等三太太想明白,身侧的舒安夏便幽幽开口,“皇上,您应该看到了,这含有能令动物抓狂的‘吉祥琥珀’就在这些布匹和丝绸上,‘吉祥琥珀’十分珍贵,普通根本弄不到,所以指向性只有在王侯勋贵之家,虽然宫女太监死了,但是只要找到源头便可抓出真凶!”

      舒安夏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这时安贵妃的贴身宫女也颤颤巍巍站出来,跪在皇帝面前,“启禀皇上,奴婢想起来了,安贵妃这几件衣服穿的衣料


    丑颜嫡女,093 五十板子,第4页

    ,就是宁安伯夫人送来的!”

      这个宫女的话音刚落,满脸鲜血的宁安伯夫人瞠目结舌,开口就大骂,“你这个贱婢胡说什么?我是刚刚侯府的丫头派人去宁安伯府让我带布匹过来的,倒是说安贵妃喜欢,我之前哪儿送过什么布匹?”

      三太太一听宁安伯夫人如是说,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无血色,手臂急切地抓上了宁安伯夫人的胳膊,“母亲,侯府什么时候派人让你拿布匹来?”

      “就是刚刚——”

      三太太水眸撑大,狠决地瞪向舒安夏。

      舒安夏唇瓣掀起,水眸中满是睥睨天下的云淡风轻。

      三太太双拳紧握,牙齿磨得咯咯作响,舒安夏轻蔑地扫了她一眼,转过头。

      “皇上,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吉祥琥珀’本就珍贵,安贵妃的衣服正是由宁安伯府送来的布匹和丝锦缝制而成,看来这件事早就预谋好的,还望皇上明察,还臣妾一个公道。”皇后冷冷地扫了一眼长公主,轻声道。

      九皇子从宁安伯夫人进来的那一刻,脸色的表情就是晦涩不明,当皇后话音一落,九皇子的脸上闪过一抹极强的愤恨之色。

      波澜不惊的长公主身子一颤,半握着的手背上青筋凸起。

      宁安伯夫人这时才明白过来事情不对劲儿,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爬到皇帝脚下,猛磕头,“皇上,冤枉啊,臣妇冤枉。”

      皇帝一脚踢上了她的嘴,宁安伯夫人本就惨不忍睹的脸上,吐出了一大口血。

      “朕,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你背后之人是谁?”皇帝一字一句道,仿佛立即要将宁安伯夫人拆吞果腹一般。

      宁安伯夫人慌忙摇头,虽然她知道她们家老爷表面是站在长公主一侧的,但他偶尔也向皇后一派的人示好,所以,她也不清楚她们家老爷到底站在哪儿,更何况此等情况下,无论咬出来谁,都对她没好处,只能让她痛失一个后盾,到底要怎么办?

      忍着脸上的剧痛,宁安伯夫人将视线移到她从小最疼爱的女儿——三太太身上。三太太满脸的焦急,左思右想数次,都只能求救般地望着长公主。

      长公主的目光一直淡淡的,仿佛在说,你自己惹出来的妖蛾子,自己收拾,压根就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这让三太太更加无奈和焦急。

      “说不说?”

      宁安伯夫人继续摇头,“皇上明鉴,臣妇冤枉!”

      皇帝见她嘴硬,冷哼了一声,“来人,拖出去,杖毙!”

      “皇上——”

      “皇上——”

      “皇上——”

      三个声音异口同声,趴在地上狼狈的宁安伯夫人,吓得双腿一缩,直接打湿了裤子。

      三太太咬着牙,死死地握着宁安伯夫人的手,一时间手足无措。

      皇上把视线移向皇后,刚刚在他说“杖毙”之时,是皇后第一个开口阻止。

      皇后的目光垂着,“皇上,今日之事明显有人针对臣妾和安贵妃,既然已经抓出来一条线,皇上如果灭了口,那么背后之人,就再也找不到了!”

      皇帝紧接着把视线移到舒安夏脸上,“你想说的,也跟皇后一样不成?”

      舒安夏淡淡地摇摇头,嘴角扬起,“臣女觉得,皇上处罚的不够力度,既然连皇子都敢谋害,那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就算皇上念在宁安伯的功劳,起码也要给安贵妃一个稳妥的交代,所以,此事不能单单处死‘宁安伯夫人’这么草草了结。”

      三太太一听舒安夏如是说,瞪着舒安夏的眼中迸发出焚天怒焰,舒安夏冷冷地看了她一下,转过头。这次过后,三太太应该不会再虚情假意地跟她套近乎了吧。

      其实今日的宁安伯夫人一定死不了,皇帝之所以说了个“杖毙”,是要试探皇后和长公主,当长公主听到皇帝下令“杖毙”之时,明显松了口气,所以皇帝心中也清楚此时的背后黑手到底是谁了。

      而皇后,是非要把此时闹大,对于一些人也要以儆效尤,所以她也不会善罢甘休。至于长公主,恐怕整件事都没有宁安伯夫人的参与,只不过跟这个三太太联合而已,虽然她不算担


    丑颜嫡女,093 五十板子,第5页

    心,但是这个宁安伯夫人也如她心头的一根刺。

      皇帝的目光最后落到三太太的身上,他记得刚刚她也叫了句“皇上。”

      “你有什么话说?”皇帝冷冷地看着三太太,等待着她的下文。

      三太太身子颤了颤,她几次三番地看想长公主,见长公主没有说话,她的心更是抽搐的紧,她不能让宁安伯府就这么倒了,而且这次,原本就是——

      宁安伯夫人颤颤巍巍地拉了拉三太太的衣角,轻轻地摇了摇头。虽然她不知道她女儿想说什么,但是无外乎要替她求情之类的,她到现在已经算是明白过来了,今日的事儿,绝对跟她这个女儿有莫大的关系,假如真的是她女儿做的,那么她就索性认了也无所谓。

      三太太抿着唇,双眼中氤氲了一层雾气,重重地给皇帝叩了一个头,“请皇上开恩,家母年迈,受不了酷刑,臣妇愿意替代她受刑。”

      一旁冷眼旁观的舒安夏,终于忍不住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个三太太实在太会演戏,北国素来以“孝”闻名,皇帝也是出了名的“孝顺”,所以三太太用了这出,来博得同情。

      果不其然,三太太一说完,皇帝的脸上有些动容,鹰眸扫了一眼众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拉下去打一百大板!”

      皇后一听,又要开口,皇帝摆了摆手,直接制止了她将要出口的话。

      皇后一脸的不愿,还说要放她一码,平常一个奴才打上一百大板八成也活不成了,何况是一直养尊处优的“宁安伯夫人?”皇帝此举,不是明摆着要灭口吗?

      带着一丝郁结,舒安夏斜睨长公主,长公主的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一抹得意。

      听着皇帝没有再说降伯府的位份,三太太垂着头舒了一口气,虽然处置她母亲是她极其不愿的,但是比起降了宁安伯府的地位,或者是剥夺了她爹爹的权力,还是她母亲受点皮肉之苦比较划得来。

      看着三太太的嘴角不经意地划过一抹弧度,舒安夏水眸闪闪,三婶子,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忽地,舒安夏上前一步,恭敬地给皇帝行了个礼,“皇上,臣女认为户部尚书夫人跟宁安伯夫人母女情深,而且宁安伯夫人年事已高,这一百板子,不如让户部尚书夫人和宁安伯夫人共同承担?”

      舒安夏此话一出,三太太霍地抬头,满脸惊恐之色,共同承担,至少要打上五十板子,那她——

      老太太责备地扫了一眼舒安夏,还未等开口,三太太就抢先开口,“皇上,臣妇正值新婚,所以……。”三太太欲言又止,一副为难和羞涩一样。

      好个聪明的三太太!皇帝、安贵妃刚刚痛失爱子,三太太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有可能自己也当了母亲,但是她又没明说自己有了身孕,所以即使查出来,她也不是欺君,不过就是引导皇帝往那方面想而已。

      皇帝一听她这么说,脸上有些动容地点点头,刚要开口,舒安夏便抢先出声,“正好太医都在,可以顺便给三婶子诊断诊断,如果有了身孕,当然不能责罚,但是如果没有身孕——”舒安夏故意将话音拉得很长,“毕竟,三婶子跟宁安伯夫人母女情深,假如三婶子故意推脱,难免有做戏给别人看的嫌疑哦!”舒安夏的话说得很重,直接堵死了她的后路,这个“做戏给别人看”的别人,话里话外,正是“皇帝”无异。

      三太太一听,脸色大变,慌忙开口,“皇上,臣妇——臣妇——”

      “住口!王太医,去给她检查!”皇帝使了个眼色,刚刚给安贵妃诊治完的太医,慌忙上前。

      结果很快就出来,三太太无孕。

      毫无意外地,皇帝下令三太太和宁安伯夫人各打五十板子。

      打完之后,三太太的整个屁股都开了花,奄奄一息。侯府来了几个小厮,把三太太抬回了侯府。

      众人纷纷散去,舒安夏也搀扶着倪姨娘离去,离去前,舒安夏不经意地瞄到皇帝和长公主深深对视一眼之后,彼此脸上出现的那怪异的表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