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78 伯府风波
078 伯府风波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丑颜嫡女,078 伯府风波

      男子坏笑着,桃花眼迷离,一股极强的震慑力冲击着舒若香的感官。唛鎷灞癹晓

      舒若香颤抖着,出于本能地想逃开,但是从未见过此等场景的舒若香,哪里移得开脚步?她的手脚冰冷,水眸撑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邪魅男人一步步地向自己靠近。

      男子看着舒若香丰富多彩的表情,大掌一抬,便抓上了舒若香的香颈。舒若香一个激灵,腿一软,柔软的身子便失去了支撑。

      男子长臂一捞,软香玉体就落入怀中。男子扬了扬眉,嘴角挂着一丝戏谑的笑,魅惑地盯着舒若香。

      舒若香颤颤地看着她,呆若木鸡,第一次,第一次有如此阳光的气息包裹在她的周围,好像将她的整个心都填满了一般,她杏目迷离,双颊嫣红,心猿意马起来。

      男子满意地看着舒若香的反应,无论他以何种姿态出现,每个女人都会表现出对他极强的痴迷,他男性的**再一次被激发。

      忽地,男子俯下身,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落上了舒若香的朱唇。舒若香屏住呼吸,一股一股的电流从她的唇瓣袭到全身,她的身子更加瘫软了。

      男子扬了扬唇,还算满意地扫了舒若香一眼,轻语:“不错,很香。”

      舒若香一震,心底一个极强的声音告诉她,必须要立即推开眼前这个邪魅男人,然后从园子的大门跑出去,然而,他迷人的男性气息,古铜色的肌肤、健硕的身材,无不吸引着舒若香移不开脚步。

      看着舒若香脸色出现挣扎之色,男子的脸色不留痕迹地闪过一抹鄙夷,他加重了手掌的力度,顺着他的香颈开始往下滑,“怎么,你不喜欢吗?”

      舒若香轻颤了一下,死死地咬住下唇,她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越来越红的双颊,无不昭示着她已经被眼前这个男子所吸引,理智和道德一次一次地冲击着她的心,而男子致命吸引力又冲击着她的感官。

      不行、不行,她不能就这么名不正言不顺,如果被人看到,她的名声就毁了!想到这里,理智战胜了感性,舒若香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推开了眼前这个男人。

      男子没有准备,被舒若香这么一推,一个趔趄,连连退了几步,屋内的刚刚娇喘的女人,看到舒若香的动作,怒叫了一声,披了件纱衣便迈步冲了出来,气势汹汹。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媚子,以为自己国色天香啊,大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敢推大少爷?刚才不是很享受吗?本就一副骚样儿,还装什么清高?”那个娇喘的女人腰一掐,手一指,就冲着舒若香叫了起来。

      舒若香死死地攥着双拳,眼神飘忽地向着这个女人瞄了一下又一下。

      女人的上面只挂了一个大红肚兜,肚兜上面是用丝线绣着的——舒若香的脸,忽地一下又烧了起来,之前她偷偷看过一本《****图》,里面的图画,不正是女人肚兜上刺绣出来的图案么?女人胸前的…因为一步步走着抖动着,那种跃跃欲试的冲动,立即让舒若香口干舌燥。

      看着舒若香的反应,男子轻眯起眼,眼底快速地闪过一丝不屑,这种女人他见得太多了,前一秒装清高装得无比高贵,下一秒在床上叫得无比浪荡。

      出于本能地,舒若香慌忙摇头,她不想让这个男人看穿她的虚伪,但更不想自己这么不明不白地让她轻薄。

      想到这里,舒若香一咬牙,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双腿一抖,就往园子外面跑。

      二、三——

      仅仅跑了三步,后面的未着片屡的男人,长臂一拽,就揪住了舒若香的衣衫,舒若香身子一紧,脑子还未反应过来,双脚便悬空了。

      “啊——”舒若香惊呼,出于本能地抱住了离她最近的支柱——这个邪魅男人的脖子。

      男子看着她的反应,一扫刚刚的阴霾,坏笑着,便大步一迈,往屋内走。

      那个身上满是青紫淤痕的女人,轻蔑地瞧着舒若香,也愤愤地跟在后面。、

      舒若香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放开我,放开我!”舒若香一边叫着,悬空地双脚在空中狠狠地踢着。

      “呦呦,还是个辣的,大少爷,奴婢再点两只蜡烛,今日就让你玩个尽兴!”后面的狐媚女子一听舒若香的叫声,原本一脸的厌恶被一脸浓浓的兴奋所取代。
    <


    丑颜嫡女,078 伯府风波,第2页

    br>  “嗯——有赏!”男子满意地向后瞥了一下,戏谑地语气让舒若香猛地一个激灵。“放开——”

      就在这时,男子踢了一脚半掩着的房门,一个闪身,就窜到了屋内。一股浓郁的**和糜烂的气息扑鼻而来。

      舒若香水眸撑得大大的,原本嫣红的小脸吓得惨白。男子信步走到床旁边,毫不怜香惜玉地将舒若香往床内狠狠一扔。

      舒若香吃痛,眼睛鼻子拧到一块儿,刚刚脱离束缚的她,慌忙地往床里面爬。男子嗤笑着,抓着舒若香的脚腕,狠狠地往外拖。

      舒若香的手指死死地抠住床棱,一边叫一边向后踢。

      舒若香的反抗更加激起了男子的兴趣,男子原本熄灭的欲火,又被激发起来。他大掌一翻,舒若香的鞋袜散落。舒若香惊恐地尖叫了一声,下一秒,随着衣料被撕破的声音,舒若香的褙子,就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舒若香装在褙子里袋的舒安夏的腰牌,霍地一下飞了出来。

      男子的黑眸颤了颤,抓起腰牌,轻念了一声,“舒安夏!”

      男子的笑声更大了,嘟囔了一句“好名字”之后,就长腿一迈,整个人压了上去。

      这时,刚刚那个狐媚的女子媚笑着拿来一个瓶子,又将被烤化,仍然滴着蜡油的蜡烛递给男子。男子眼中兴奋之色更浓,大掌死死一扯,舒若香整个上身的遮挡物,在一瞬间被全部扯光。

      舒若香惊呼着,惨叫声一声比一声惨烈…。且说另一边的舒安夏,当她听到那个悲伤的箫声之时,不由自主地移动了脚步,追着箫声而去,虽然她心里清楚她定然是走错了路,但是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还是继续往前走。

      终于前方没路了。这是一个残破的园子,园子大门的四周跟她来的时候一样,杂草丛生,到处都是腐蚀的食物和动物的粪便,虽然现在已经是晚秋,但是阵阵馊味儿、恶臭味儿依然清晰可闻。

      舒安夏神情暗了暗,放慢了脚步,隔着墙的箫声仿佛在诉说着一种思念、一种绝望,一声声地敲击着她的心。

      忽地,箫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一个男子暴怒的声音,“谁让你动我东西的?滚,给我滚!”随着这声怒骂,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声音。

      舒安夏蹙眉,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刚刚能吹出那么深情,那么悲伤的曲子之人,竟然转瞬间变得如此暴戾。

      轻轻地叹了口气,舒安夏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谁在外面?”又是一声怒喝,舒安夏一怔,紧接着是一声声笨重轮椅擦动地面的声音。

      舒安夏神色一看,左右看了一下,刚要快步离去,背后便袭来一股极强的压迫感。

      舒安夏舔了舔唇,静静地转过身。

      “轰!”舒安夏的脑袋登时如炸开了一般,眼前轮椅上的男子,竟然是紫瞳!

      男子看到她之时,也愣了一下,原本暴怒的俊脸稍微有所缓和,他抿了抿薄唇,长长的睫毛动了动,“你是谁?”

      舒安夏没有接话,心里却也问了句同样的话,她依稀记得,前世她死在自己设计的流弹手中之时,那个拿着气球的孩子也是这样一双紫瞳!虽然她不能肯定两双紫瞳之间的联系,但是她的心里总是隐隐有一种不安。

      赵志安盯着舒安夏的表情,雀跃的心情染上了一层阴霾,小脸立即就沉了下来。原本眼前这个女子转身的那一刻,她那灵动的水眸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的心被狠狠地震动了。他从来都没见过这样一双眼睛,仿佛饱含着无限智慧与包容,让人移不开视线,他也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女子,看见他没有出现鄙夷的神情,也没有惊叫着喊他妖魔。

      然而,就在他心里暗暗庆幸之时,女子的眼中就闪过了戒备的神色,仿佛他是她的敌人一般。

      忽然一股浓浓的怒气涌上心头,赵志安一甩胳膊,“回去!”

      舒安夏眨眨眼,莫名其妙地盯着那个消失在她眼前的身影。另一边,老太太和宁安伯夫人听戏正在兴头上,管家就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老脸上满是焦急。

      宁安伯夫人脸色沉了半分,用眼神斥责他没规矩。老太太见了管家的样子,便客气着让宁安伯夫人去处理。

      宁安伯夫人抱歉地起身,管家在她的耳边呓语一


    丑颜嫡女,078 伯府风波,第3页

    了一阵。

      忽地,宁安伯夫人怒喝一声,手臂一甩,便将茶几打翻,茶几上的瓷碗茶杯,乒乒乓乓地摔下来,瓷碗中的热水,还溅到了老太太身上。

      出于本能地,老太太霍地起身,老眼中是浓浓的不满。

      宁安伯夫人凌厉地看向老太太,周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怒气。

      老太太一怔。

      明明她是客人,明明刚刚摔破茶杯瓷碗的人是她,况且,宁安伯夫人也小了她一辈,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老太太狠狠地拧起眉,刚要开口扫她两句,宁安伯夫人便幽幽开口,“舒老太太,你们舒府也是出名的‘礼仪之府’,却不曾想到,舒府之人竟然做出如此龌龊之事,舒府真是浪得虚名、卑鄙无耻!”

      老太太一听宁安伯夫人的话,登时就火了,“你一个小辈,竟然敢对着老身说这种话?先不说你家伯爷在等级上就低了我们家侯爷一级,就单单说论礼常来说,你这么对一个长辈说话,是一个伯爷夫人该有的教养吗?”老太太一咬牙,凛然的气势砰然而出。

      宁安伯夫人轻蔑地扫了一眼老太太,“堂堂侯爷之弟,户部左侍郎,竟然勾引一个丈夫已亡的寡妇,这就是‘礼仪之府’教出来的吗?到了别人家的地盘上,还敢处处跟本夫人讲规矩,既然顾老太太这么认规矩,咱们就进宫找长公主评评理,找皇上评评理。”宁安伯夫人说完,就将管家递给她缎子面上写的情诗狠狠一甩,情诗在空中划开一道美丽的弧线,甩到了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一听她的话,原本一股浓浓的怒气,登时就憋了回去,宁安伯夫人刚刚说了什么?老三他勾引一个寡妇?她听错了吧?

      宁安伯夫人气势凛然地盯着老太太一波三折的脸,水眸中的精光乍现。他们侯府还要娶他们伯府的嫡女,想得倒美,如果不是九皇子从大局考虑,让他们别得罪舒府,她才懒理他们。不过就是一个破败的侯府,她不把他们轰出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既然跟宁安伯府联姻是他们想的,那他们就将那个丧门星的寡妇娶过去吧!

      “宁安伯夫人说的真是好!”舒安夏一边拍着手,一边缓步走过来。轻轻地看了一眼忐忑的老太太,舒安夏投给她一记安心的眼神。

      老太太本来就有一肚子怒火,被宁安伯夫人这么一气,又噎得说不出话,此时看到舒安夏,她的那个心啊,就像一直阴雨连绵的天,终于见到了太阳一般。

      宁安伯夫人听到有响动,冷冷地转过身,看到舒安夏的那一刻,脸上闪过不屑,“怎么,又来一个不懂规矩的小姐?”

      “再不懂规矩,夏儿也知道,这皇上之下,便是皇后,皇后之下,还有各宫妃嫔主子,再下来,才能轮得到长公主。而宁安伯夫人所说之话,好像在您的眼中,除了长公主和皇上,再容不下其他人,既然如此,夏儿觉得祖母您该进宫,也一同问问皇后娘娘,一般不把她放在眼里,可以治个‘忤逆之罪’呢,还是‘大不敬之罪’呢?”舒安夏温婉一笑,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说的话却是字字珠玑、咄咄逼人。

      宁安伯夫人身子一颤,张了张嘴,“我——”,“你——”,她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一时间,憋得脸色铁青。

      老太太看着宁安伯夫人吃瘪的样子,心里那个痛快,但是一想到刚刚宁安伯夫人说的话,心头又染上了一层阴霾。

      忽地,老太太的脸一沉,“夏儿,不得无礼。”

      舒安夏知道老太太想故意做戏给宁安伯夫人看,于是便恭敬地福身,给宁安伯夫人行了个礼,“伯爷夫人莫见怪,夏儿心直口快,并不是有意冒犯。”

      “免了,‘禾颜郡主’之礼,本夫人可是受不起!”宁安伯夫人这才想起,这个犀利的女子不正是秋夕盛宴之上,那个抢足了风头的舒府六小姐,被封了‘禾颜郡主’的舒安夏么?

      舒安夏轻笑了几声,没再接话,这时,老太太才想起锦缎上的情诗之事,赶忙弯腰准备捡起。舒安夏看着老太太动作,提了一步,扶住老太太的胳膊,然后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祖母,我来。”

      舒安夏的脚轻轻地移动了几步,圆头厚重的鞋尖抵在锦缎的最边缘,舒安夏的水眸眨了眨,这个宁安伯夫人真够阴险,如果老太太弯腰去捡,便是给站在正对面的她行了大礼,四周这么多婢女小厮看着,她们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如果老太太弯了腰,还指不定被传成什么样子。

    丑颜嫡女,078 伯府风波,第4页

    r>
      舒安夏冷笑一声,单脚轻轻用力向上一挑,她的手臂一划,连续翻转两周,整个身子以极快的速度一动,那片锦缎便落入了舒安夏的手中。

      众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他们虽然没看清眼前这个女子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女子手中攥着的锦缎,只有让他们有唏嘘的份儿。

      舒安夏快速地扫了一遍,脸色沉了三分。递给老太太的瞬间,老太太的眼珠子恨不得掉下来。

      这时的舒安夏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询问般看了看老太太,舒安夏和老太太的眼中,立即达成了共识——舒正易被算计了。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舒正易怒气冲冲地从小径出来,看到管家之后,立即炸开了锅,指着管家的鼻子,“你不是亲自指给本官五小姐的园子吗?为何本官走到水仙花池旁边那个园子,婢女又说那个是五小姐的园子?”

      舒正易这话,让舒安夏和老太太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想法,老太太冷冷地扫了一眼宁安伯夫人,“既然夫人这么没有诚意联姻,直说便可,何必弄这么多弯弯路?”

      “舒老太太这话说的有**份吧?本夫人一直对待你们客客气气,并亲自许诺,将本夫人所出的嫡女嫁给你们三老爷当填房,难道本夫人还不够诚意吗?哪知道你们三老爷不知廉耻,只喜欢那夫君已故的二伯嫂!”宁安伯夫人义正言辞,好像所有的理儿都在她那边一样。

      舒安夏一听宁安伯夫人的话,心里冷笑了起来,北国律法在朝官员不得骄奢淫逸,不得冒犯有夫之妇,今日之事,假如外传,三叔不但不能升职当上户部尚书,而且户部左侍郎一职,恐怕也要被罢免。宁安伯夫人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敢情她是摆明了不想把嫡女嫁给三叔,又迫于某种压力不得不做做样子,所以才设了这么一个局,让三叔跳。如果宁安伯夫人用三叔的仕途说事儿,祖母和三叔只能任其摆布,再加上,此事又牵扯到了一个丈夫已亡宁安伯府二太太,如果事情一闹开,宁安伯夫人又能借着三叔之手,除掉他们家的二太太。好计,一箭双雕,够阴险!

      舒安夏想到这里,抿了抿唇,虽然她跟舒正易没任何交情,但是此事确实关系到舒府声誉,她不能袖手旁观。

      舒正易看着老太太、舒安夏怪异的表情,再加上宁安伯夫人那阴险狡诈的笑容,忽然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母亲——这——”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二等丫鬟打扮的婢女,一边惊呼,一边向着这边跑来,“夫人,不好了,二太太上吊自尽了!”

      老太太一听,一口气没上来,双眼一翻,便向后倒去。舒安夏离她最近,快步上前,用双臂抱住她。舒正易本是满脸的茫然和不解,但是看到老太太倒下,还是赶忙上前,托住老太太的身子。

      舒安夏的目光沉了三分,今日的事儿,对宁安伯夫人来说是天时地利与人和,她要想改变眼前的颓势,必须要找出宁安伯夫人所怕之事,或者是她顾忌之人。

      是谁逼着她要跟舒府亲近,让她不得不以自己的嫡女为引子?又是谁,会觉得舒府有利用价值,不可轻易放弃?

      想到这里,舒安夏的脑中已经不自觉地形成了三个字——长公主。

      舒正易是长公主从江西调任回来的一枚棋子,宁安伯又是依靠着九皇子的幕僚,朝廷中无论是九皇子还是安贵妃,无不以长公主马首是瞻,这样的一个局势,宁安伯最怕的人,也就明晰了。

      思忖间,众人已经陆续向二太太的园子那边跑,舒安夏忽然心生一计,在舒正易耳边轻语了几句。

      舒正易越听脸越沉,最终还是沉沉地点了点头。休息了一会儿,老太太好了一些,眼神东瞥西瞥,到处寻找着舒正易。

      舒安夏在老太太耳边耳语了几声,半响,老太太表情有所缓和,但还是担忧地点了点头。

      “二伯嫂,你怎么这么傻啊——二伯嫂——”宁安伯夫人一进二太太的园子,她便装模作样地,抱着刚刚被救下的二太太,痛哭流涕。

      昏迷的女子未施粉黛,苍白的小脸上映衬着精致的五官,淡然却不失优雅。

      舒安夏看着这紧闭双眼的瘦弱女子,忽然有一种极强的怜惜之感,为何她觉得眼前这个女子这么眼熟?

      没容得她多想,门外又是一阵嘈杂声,宁安伯夫人不耐烦地蹙起眉,还未等发


    丑颜嫡女,078 伯府风波,第5页

    作,只见一身大红宫装的长公主,化着淡妆的脸上,氤氲了一层浓浓的怒气,大气凛然地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燕离歌。

      宁安伯夫人身体一颤,脸色大变。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