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74 气到喷血
074 气到喷血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二夫人一听是李氏,赶忙吩咐旁边的丫鬟把她赶出去,结果几个小厮还没动手,李氏就带着几个人匆匆闯进来。

        二夫人脸色一黑,怒瞪李氏,“侯爷的客人还在,六弟妹你还是个长辈,这样成何体统?”

        李氏冷笑一声,浓妆艳抹的脸上,劣质的粉扑扑往下掉,“你还敢跟我讲体统,也不看看你这‘琴瑟园’的体统都哪里去了?先是你调教出来的大丫环爬上我老爷的床,再是你那宝贝女儿——”李氏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带着浓浓鄙夷的目光扫向舒若香。

        原本舒若香刚刚恢复一点血色的脸,看到李氏阴狠的眼神被吓了一跳,猛地咳嗽起来。陈夫人看着情况不太对,原本要告辞,毕竟这是人家自家事,然而当她看到舒若香怪异的反应之时,心里又不由得打起了响鼓,这一百五十抬的嫁妆和这个频频出状况,频频现谎言的三小姐之间,陈夫人心里的天平左右摇摆,已经来来回回荡了几次。

        心里给自己下了最后一个通牒,就看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陈夫人的心里如是说。

        二夫人也是为难地看了几眼陈夫人,哪个大家族中不都有这样那样乱七八糟的事儿,陈夫人想必心里也清楚得狠,可是为啥陈夫人还这么没有眼色,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像要继续留下看热闹。

        暗自咬了下唇,二夫人不留痕迹地剜了陈夫人一眼,移了移发麻的屁股,挺直了脊背,声音一沉,“侯爷就要回来了,六弟妹有什么事儿等侯爷回来再说!”

        “等侯爷回来?二夫人你好像很心虚啊!”李氏语气不善,看着二夫人的脸色,愈发得意。

        站在一旁的陈夫人暗暗蹙眉,这个舒家的关系好像很奇怪,单单看称呼上,“六弟妹”——“二夫人”——陈夫人又偷偷瞧了一眼二夫人,这个侯爷夫人,似乎不太得人心!再仔细想想舒府的六房的老爷,好像就是个几品小官,不足为道。

        想到这里,陈夫人不再多想,继续看戏。

        二夫人一听李氏的话,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再加上陈夫人那探究意味不明的神情,更让二夫人心里堵得慌,扯了扯嘴角,二夫人冷冷地瞪着李氏,“我一不作奸犯科,而不得理不饶人,三不嫉妒成性,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二夫人说了这三条,侯府内的人基本都听的出来,这是讽刺李氏呢,李氏屡搞幺蛾子,得理不饶人,最主要的是,六老爷纳妾,她差点闹翻了天,如果不是老太太不重视六老爷,再加上六老爷的生母朱太姨娘在外未归,恐怕早就把治李氏个几出之罪了!

        李氏一听二夫人如是说,脸登时就变了色,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李氏斜睨身边一起跟她进来的婆子,“赵妈,你是我园子里的人,我定然会给你讨个公道,现在二夫人在这了,你就把赵平和咱们三姑娘的事儿,给二夫人说说吧!”

        二夫人本就猜到李氏是来找乱子的,可是她这一句“赵平和三姑娘的事儿”,还是把她吓了一跳。她的怒火“腾”地一下就窜到脑袋尖儿,咬牙切齿,“李氏,你胡说什么!”

        舒若香一听提到了她,登时也急了起来,“咳咳咳——”地猛咳起来,小脸一下子憋得通红。

        “胡说?”李氏冷哼一声,看着二夫人的反应,李氏的脸上立即浮现出得意之色,斜着扫了赵妈一眼,“把东西给二夫人拿出来看看!”

        赵妈赶忙点头,老脸上闪过一抹意味不明,老手缓缓地伸入衣袖中,众人屏住呼吸,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赵妈手上。

        舒安夏挂着淡淡的笑,略有兴趣地盯着李氏和赵妈之间那丰富多彩的表情,她也想看看,李氏能想出个多高明的招,来对付舒若香。

        舒冬烟也有些紧张,虽然事情一直都按照舒安夏给她说的方向发展着,但是一看到陈夫人那张多变的脸,她心里就十分打怵,虽然说男人的宠爱和保护是女人生存的基石,然而有一个这样的婆婆,她的庶女身份嫁入陈家也……

        舒冬烟不敢再想下去,浓浓的自卑感再次涌出心头。

        就在这个空挡,赵妈已经把要拿的东西从袖中掏了出来。

        众人瞠目结舌。

        二夫人看着赵妈手中拿着的东西,差点从轮椅上掉下来,一双原本还算迷人的眼睛,抽成细长,凸的好像一对死鱼眼。

        陈夫人也嘴巴长大,脸如灰土,各种鄙夷和复杂望向了舒若香。

        舒若香捂着胸口,咳嗽愈发严重,“不是——不是的——咳咳咳——”

        舒冬烟也暗自咬着下唇,身体颤抖着。

        唯有舒安夏,平静地看着赵妈手中的肚兜,肚兜的下脚绣着一个半大不小的“香”字。

        李氏见首战效果不错,淡淡一笑,“二夫人,你总得给个说法吧,赵平虽然是舒府的人,但是赵妈可是我‘石园’的人,这赵平和三小姐的事儿已成事实,你总不能以权压人,让他们闭嘴吧!”

        二夫人气得脸色铁青,脸都快抽搐到一块儿了,“你们给我住嘴!住嘴!”二夫人气得直哆嗦,手指颤抖着指着赵妈和李氏。

        “你们从哪儿偷的小姐的东西,竟然敢在这里招摇撞骗!”

        “二夫人,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只要把赵平一起叫来,一对峙不就真相大白了?”

        二夫人气得牙痒痒,李氏就抓住了她这点,一个大家闺秀,当着一个一品夫人的面,跟一个男人去对峙他们是否有过苟且关系,这种无意义的对峙,无论最后谁赢了,吃亏的、名声受损的,都是舒若香。

        这时一直看想看看究竟的陈夫人终于忍不了了,死死地瞪了一眼舒若香,没有那么多内涵不要紧,只要贤惠就行,身体不好不要紧,反正还能娶妾,只要有利于她儿子的仕途,只有嫁妆够多,小问题她都可以忍了。

        结果,今天这个看起来端庄贤淑的三小姐,竟然是这个不知羞耻之人,未嫁之身,竟然还敢……幸好她还没把彩礼送过来,如果她刚才没多留这一会儿,没看到这么龌龊的一幕,她还真是被那一百多抬嫁妆给骗了,那样的话,她儿子的前程,可真就毁了。娶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妻子,让他在朝廷上如何立足?

        想到这里,陈夫人的嘴角狠狠抽搐,盯着舒若香的脸厌恶得不得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忽然站在一旁的舒冬烟又落入了陈夫人的视线,舒冬烟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悲伤,满是同情和不可思议。陈夫人咬着牙,叹了口气,为何她就偏偏是个庶女呢。

        脸色极差的二夫人一直观察着陈夫人的态度,当她看到陈夫人盯着舒若香猛然摇头的时候,她的心忽然凉了半截,“陈夫人,这一切都是误会,你——”

        “二夫人就不必多说了,今日已叨扰多时,先告辞了!”陈夫人客气地点了点头,脚步一抬,就准备往外走。

        二夫人一着急,直接想伸手去够陈夫人,下一秒,她身子一晃,便从轮椅上摔下来。

        陈夫人一听“砰”地一声,转过头,便看见狼狈的二夫人,微微蹙起眉,想去扶一把,又担心二夫人会再提刚刚她说的定亲之事,但是如果不去拉,毕竟舒侯和她家老爷都是同朝为官…。陈夫人的脚来来回回动了几次,也没迈出去。

        身旁的几个婢女眼疾手快地把二夫人扶起来,二夫人使劲拧着眉,仿佛身体极度不适。

        丫鬟见情况不妙,赶忙跑出去叫大夫,陈夫人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眼底闪过一抹愧疚之色,暗暗咬牙呆愣在原地。

        站在一旁的舒安夏冷笑着,二夫人果真是个演技派的高手,不但对付男人厉害,对付女人,也有专门的一套,她这个苦肉计使得好,起码能把陈夫人留到大夫来的那一刻,这期间,她倒是想看看,二夫人怎么扳回眼前的败局。

        陈夫人自我纠结了一会儿,看着因为她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二夫人,一时不忍,还是走了回来。

        二夫人见陈夫人过来,一把握住她的手,眼眸中氤氲了一层雾气,“这种家丑,其实我不想说,只是——”二夫人为难地扫了一眼舒若香,转过头,定睛盯着陈夫人,“若香这个丫头,从小就是懂事的,百般护着她妹妹,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再替她妹妹背了这个黑锅。”说完,二夫人低下头,满脸的难过之色。

        李氏没想到二夫人这么能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了舒若香的肚兜,就被二夫人这么几句话给糊弄过去了,一时间,气得李氏牙痒痒。

        舒安夏一听二夫人这话,差点喷笑出来。二夫人可真是厉害,弃车保帅,反正那个肚兜上面只有一个“香”字,说是舒若香的可以,当然说是舒天香的也行。更何况,她也没明确说,只是含糊地引着陈夫人往那方面想,毕竟这种事情嘛,都是难以启齿的。如果日后有人用这件事打击舒天香,她还可以反过来含糊其辞。高明,高明啊!

        陈夫人听着半响,终于弄懂了二夫人的意思。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舒若香,又看了看二夫人,脸上满是难色。

        二夫人又煞有介事地将舒天香和赵平什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甚好的话,编排了又编排,最后的意思就是,舒天香和赵平就是身份等级棒打鸳鸯的一个悲情故事,而舒若香这个姐姐,从小就知书达理识大体,帮妹妹背了黑锅,也无怨无悔。

        陈夫人一听,舒若香堂堂一个嫡女,为了亲人如此委曲求全,李氏如此卖力演出的这一出戏,却起了反作用,反而给舒若香加了分。这下可把李氏气得冒火,袖子狠狠一甩,便咬着牙离开了“琴瑟园”。

        一直在一旁站着沉默不语的舒冬烟脸色更差了。原本她以为出了这个事儿,陈夫人肯定不会再要舒若香这个儿媳妇,结果,哪里知道,二夫人短短的几句话,就把舒若香撇的干净。这样,她跟陈公子之间……一想到二夫人那句嫡庶同嫁,她就心如刀割。

        舒安夏始终不语,原本今日她的打算是,李氏演戏的时候,她再插上一脚,让陈夫人彻底不再考虑舒若香,但是刚刚二夫人的那招“弃车保帅”让她灵光一闪,改变了策略。

        假如她先促成舒府和陈家的定亲,再把她要给六婶子补充的戏份演出来,到时候舒府和陈家的亲事无法改变,舒若香又不能要,那么自然而然舒冬烟就成了陈家的媳妇。

        翌日一大清早,舒安夏便跟顾瑞辰说了昨日发生的事儿,并且把她想帮舒冬烟的打算说了出来,顾瑞辰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丫头,别操心,交给我!”

        舒安夏努努嘴,心底一股暖流划过。虽然有人疼的感觉很好,但是这毕竟是女人之间的事儿,她不想让他也搅进来。

        舒安夏一扬眉,轻笑着剜他一眼,“是你别操心,我再想想办法。”

        一听舒安夏拒绝,顾瑞辰立即露出受伤的表情,“丫头,女人如果把所有的事都做了,那还要男人干嘛?”

        舒安夏一怔,晶亮的水眸忽闪忽闪,半响,她的嘴角划起一抹温婉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二夫人在“琴瑟园”等了一整天,也没等来陈府来人提亲的消息,直到月上枝头,二夫人的脸才彻底跨下来。

        翌日一大早,舒安夏还未起床,鞭炮声四起,陈府带着大大小小三十八箱的聘礼,前来舒府下聘。这下了,可笑坏了二夫人,昨日等待的阴霾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次是礼部尚书陈大人携陈夫人一同前来,二夫人盛装打扮,虽然坐车轮椅,却也十分得体贵气。老太太以大家长迎接了陈氏夫妇。

        舒府的姑娘们纷纷打扮得体一同到了“福康园”,陈氏夫妇和老太太聊了一阵子,相谈甚欢,这时,陈大人端起茶碗,轻轻缀了一口,“久闻舒府是礼仪之家,舒府小姐各个知书达理,贤惠有持,这是老太太您的教育好,二夫人的榜样做的好啊!”

        二夫人一听陈大人直接夸她,还没等老太太开口,她便接话,“哪里哪里,陈大人是礼部尚书,那可是咱本国的礼仪表率呢,以后我们家若香嫁过去,还需要陈大人多提点提点。”

        陈大人本笑着点头,但刚点了两下头,便蹙眉,略带诧异地盯着陈夫人,“你一直跟我夸的,不是叫‘舒冬烟’的丫头吗?”

        陈大人此话一说,二夫人的脸登时就变了色,非常下不来台,老太太一看,轻笑了两声,“我们府的丫头,个个都不错,这五姑娘舒冬烟啊,是尤为的出色,但是嫡女三姑娘,也不差。”老太太赶忙打圆场,虽然二夫人出糗,她也觉得很过瘾,不过现在如果丢脸丢的是舒府的颜面,她不能拆二夫人的台。

        陈大人捋着胡子,斜睨了几眼陈夫人,若有所思。二夫人见情况有变,赶忙给舒若香使了使眼色,舒若香会意,优雅地走上前,福了福身,“舒门若香,参见陈大人、陈夫人!”

        陈大人带着笑意扫了她一眼,“屈膝三分不规范,腰脊一条线不规范,手指握度不规范。二夫人,这就是你们舒府的嫡出小姐?”

        陈大人此话一出,二夫人本就难看的脸色,比锅底还黑,陈夫人也被陈大人的话吓住了,一直以来,她家老爷都是彬彬有礼、客客气气,难道今日是因为要给儿子选媳妇,才会如此挑剔?不对啊,一股浓浓的疑问袭上心头。

        二夫人张几次嘴,但是陈大人把她噎得这个难受,她实在找不出来能接的话,于是,二夫人把求救的目光转去陈夫人。

        陈夫人眨眨眼,“老爷,若香还是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调教,只要老爷肯费心,那绝对会成为咱们北国‘礼仪第一人’的。若香这个孩子啊,多才多艺,昨日跟妾身下棋,把妾身赢得……”陈夫人笑意盈盈,想到那一百多抬嫁妆,她赶忙用极其温柔的的声音帮舒若香说这话。

        陈大人冷哼了一声,“就你那棋艺,还好意思说?只要跟你下,随便一个会下棋的人,都不可能输!”

        陈夫人一听陈大人如是说,登时觉得脸面挂不住。咬了咬牙,便别过脸去,心里不禁犯了低估,他们家老爷今天吃错药了吗,为何阴阳怪气的,而且好像处处针对舒若香?难不成他是听说了前日之事?如果那样,她回家可就惨了。

        想到这里,陈夫人赶忙住嘴,也许老爷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她还是不要多嘴为妙,不过老爷今日的架势,是非要跟舒府定亲不可了,舒府就那么两个嫡女,老爷不可能跟顾府抢媳妇,那么除了舒若香,他还能定谁?

        带着一抹疑惑,陈夫人看了看下面安静站在的舒冬烟。

        见陈夫人都不开口了,二夫人的眉毛皱了起来,看情况,似乎不太好。

        这时陈大人却开口了,“陈府能和舒府结亲,那可是莫大的好事,陈府今日出了三十八箱定亲之礼,礼日一过,便再送上布匹五十,金银五十,珠钗宝玉五十,以及名家字画五十。”

        二夫人一听陈府如此重视,一扫刚刚阴霾,立即笑开了花,“舒府的嫁妆也有一百七十抬。”

        陈夫人一愣,昨日二夫人还说是一百五十抬,今日就又加了二十抬,这舒府的家底真是雄厚啊,不过——忽然想起之前被抄家的蔚家,也许二夫人那里存的,都是蔚家留下的也说不定,只要他们陈家娶了二夫人的嫡出小姐,那么以后二夫人留下的蔚家那些东西,啧啧——想到这里,陈夫人忍不住心花怒放起来。

        陈大人满意地点点头。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金册,“这是我们家陈子琪的生辰八字,贵府——”

        “不可以,你不可以嫁!”一个男子的声音打断了陈大人的话,众人一愣,视线随着声音转到门口,只见一个穿着淡灰色衣服的男子忽然冲进来,满脸怒色。

        “这件婚事绝对不行!”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跑到舒若香的跟前,拉起舒若香的手,“若香,你不能嫁给别人,我爱你,不能没有你!”

        舒若香一见来人是冲着她来的,脸色大变,出于本能地往后躲,然而就她刚刚退了一步,冰冷的小手便被男子火热的大掌抓住。

        舒若香惊恐地想甩掉,男子反而握得更紧,“若香,你不能嫁给他,不能啊!我们都已经那样了,如果你嫁给别人,也不会被珍惜的!”

        舒若香一听他这么说,憋得一口气上不来,猛然咳嗽起来。

        端着茶碗的陈夫人,忽然手一抖,身体不自觉地向外移了移,那晚好像就说这个三小姐跟其他男人有染,她为何就不信,还被二夫人糊弄过去,这回老爷回去,找她算账,她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二夫人脸色骤青,登时毁天灭地的怒意充斥了她的整张脸。

        “放开他!”二夫人咬牙切齿。

        男子毫不顾忌身后的状况,而是自顾自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情,他见舒若香使劲躲着他,他索性一个干脆,就把舒若香抱入怀中。

        陈夫人“腾”地一下站起来,鄙夷地扫了一眼二夫人,“这就是礼仪之府的嫡出小姐能做出来的事儿!”陈夫人一边说着,还一边担忧地瞄了一下陈大人,生怕陈大人回去怪罪她。

        然而,陈大人的脸色淡淡的,没有一丝怒意,一股浓浓的诧异席上陈夫人的心头。

        “夫人,别那么没规矩,舒府内的家事,我们就不过问了。”陈大人说到这里,又把他手中的金册递上前半分,接着说他刚未说完的话,“这是我们家陈子琪的生辰八字,麻烦贵府把五小姐舒冬烟的生辰八字给老夫,咱们互相改个印,这礼就成了。”

        二夫人一听陈大人要的是舒冬烟的生辰八字,手中的茶碗“啪”地一下摔到地上,登时就傻了眼,“陈大人的意思是——?”

        另一侧原本“卖力表演”的男子,一听陈大人的话,也是身体一愣,不由自主地松开了舒若香。

        “老夫的意思不是很明显了么?陈府跟舒府定亲,陈府挑的媳妇是——五小姐舒冬烟!”陈大人挑挑眉,自若地说道。

        二夫人憋着气,一听他的回答,立即双目猩红,手臂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老太太一看事情急转直下,赶忙打圆场,“陈大人有眼光,只是不知陈大人是否清楚,五丫头是庶女。”

        老太太的此话一出,站着的舒冬烟身体猛然一颤。

        陈大人扬扬眉,“嫡女怎么样?庶女又怎么了?如果人品不行,外表再光鲜,也是烂心!”陈大人说完,还时不时地看了几眼舒若香。

        老太太赶忙点了点头,吩咐丫鬟去取来舒冬烟的生辰八字,而手中握着舒若香生辰八字的二夫人,死死地捏着那个金册,恨不得将它捏碎。

        最后老太太盖了印,双方交换了生辰金册之后,陈大人还不忘将陈府出的聘礼和二夫人承诺舒府的陪嫁的嫁妆一百七十抬,写到了金册上。

        二夫人咬牙切齿地盯着那“一百七十”几个数字,恨不得将那两本刺眼的金册撕烂。

        礼成之后,陈大人陈夫人告了辞。

        二夫人看着陈大人和陈夫人的背影,又想了想为了舒若香她一直废掉的心血,再加上舒若香今日被败坏的名声,登时,二夫人一股气流涌上,她喉咙一热,便喷了出来。

        鲜红的血液染上了胸前的衣襟,一滴一滴的,异常的诡异。

        舒若香见二夫人吐血,身体一紧,也跟着一急,原本想跑过去看看二夫人,但是她眼看着抓着她手的那双粗糙的大掌,一想到她的名声,她双眼一翻,也晕了过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