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68 不知廉耻,四姑娘手段卑劣
068 不知廉耻,四姑娘手段卑劣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在场的众人看到这首诗,都不约而同地震惊了,曾经有过文人墨客卖弄风骚,不小心提及到类似“满城尽带黄金甲”这样的字句,便被皇帝下令满门抄斩,而今日,这个舒家小丫头,竟然敢说“直取天河下帝畿,冲天香阵透北都。。请记住本站”这不是大大的逆天吗?

        这时的众人,不约而同地将同情和怜悯的目光,投向脸色铁青的舒侯。

        舒浔易死死地攥着拳头,这件事已经明摆着了,夏儿的丹青能被偷出去,绝对是府内之人所为,这些目光短浅的女人们,关起门来在家里斗斗闹闹就算了,现在弄到皇宫里来,难道不知道这是要抄家灭族的吗?

        舒安夏安静地站着,淡淡地看着太监手中那两幅看似相同的“千里江山图”,一脸坦然。

        众人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在心里感叹这两幅画的神奇和作画之人的功底,如果没有那首煞风景的造反诗,这两幅画绝对堪称“北国第一画。”

        想到这里,一些王侯亲王开始摇头,这么一个“才女”就要成了“造反诗”的牺牲品了,再加上前几日的宫变,就算皇帝不说,王侯亲贵以及群臣们还是心有余悸。

        皇帝见舒安夏不说话,盯着她的黑眸愈发冰冷,皇后扫了一眼舒思玉,又看了看舒安夏,朱唇微微一翘,“皇上,这两幅画虽然相同,但也无法证明就是舒安夏一人所画,如果冒然治罪,恐怕难以服众吧?”

        皇帝脸色沉了沉,“那皇后的意思……?”

        “除非——”皇后顿了一下,斜睨舒思玉,眼底闪过一抹笑意,“除非有人证!”

        不知是受了皇后眼神的鼓励,还是这原本就是舒思玉和皇后唱的一出双簧戏,总之,就在皇后话音一落的瞬间,一直站在一旁的舒思玉,忽然缓缓走到殿中央,跪地,“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虽然奴婢很不想这么做,但是身为北国的子民,就要为北国的帝后效忠,奴婢思想向后,决定为了忠义大义灭亲。”说到这里,舒思玉停顿了一下,挑衅地看了看舒安夏,她的眼里满是幸灾乐祸的得意。

        本来就坐不住的舒浔易,一听舒思玉这么说,心里登时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时舒思玉一转头,虽然是看舒安夏,但是从他的角度,正好跟舒思玉的眼神在一条线上,舒浔易赶忙摇头,老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

        见舒思玉没有看他,舒浔易更加着急,帝后的诡计他又不是没有领教过,看着这架势舒思玉和皇后是达成了某个共识,这个傻孩子到底知道不知道,皇后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要搬倒舒府而已!

        舒思玉说完大义灭亲的话,在场的众人也明白的差不多七七八八了,看来这个舒四小姐是亲眼看见了舒六小姐的作画,不过其实就算没有人证,也显而易见了,这两幅画如出一辙,无论从背景的渲染、景物的勾勒,还是笔力的清浅,都一样毫无挑剔。如果说出自两人之手,那更加是不可能的事儿。

        这时,众人心中也差不多可以肯定了,今日这个舒府六小姐是难逃一死了。

        皇后扬了扬手,“好孩子,说吧!”

        舒思玉舔了舔唇,刚要张口,坐在座位上的舒浔易却忽然“腾”地一下站起来,“玉儿,帝后面前你说话要小心,乱说话或者乱嚼舌根,都是死罪!”舒浔易死死地瞪着她,果真是四姨娘肚子出来的,白受了这么多年的教育,目光如此短浅。

        舒思玉一听舒浔易的怒斥,忽然身子颤了颤,四姨娘就说过舒浔易对舒安夏偏心,没想到今日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斥责她,暗暗地咬住下唇,舒思玉赌气地憋起嘴。

        坐在高位上的长公主扬了扬眉,“舒侯,皇上还在呢,你这么教训女儿,是不是不太合适?”自从宫变之后,舒浔易被卷了进来,虽然最后舒府平安,但是舒浔易早却一同树了皇后和长公主这两个劲敌。

        舒浔易脸色一暗,又投给舒思玉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转过头对着皇上说了一堆什么臣该死不该冒犯的话,皇帝不耐烦地摆摆手,舒浔易见好就收,又坐回了座位上。

        正殿内,再次恢复安静,众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殿中央舒府的两个女儿的身上。她们一个跪着一个站着,一个颤颤巍巍欲言又止,一个脊背挺直,端庄淡然,但是大多数人只能看到两个女子的背影,却不知道,假如他们站在正面,就会看到不一样的画面。那个跪着的女子眼中满是算计和狡诈,而那个从容淡然的女子,晶亮的水眸中却是睥睨天下的云淡风轻!

        见舒思玉迟迟不开口,皇后的脸冷了三分,眼神中多了抹不耐,舒思玉身体一紧,心里开始做了衡量,舒浔易毕竟是她血亲的爹爹,她回去只要认个错就好了,想到这里,舒思玉扬起一个自认为好看的笑容“奴婢是亲眼所见,这两幅画都是出自于六妹妹之手!”

        舒思玉话音一落,舒浔易登时面如死灰,整张老脸上是满满的失望和愤恨。

        舒安夏冷笑着弯起唇瓣,她早就等着舒思玉这句话呢,如果她不说,她还真没办法让事情进行下去呢。

        这时,大殿内陆续开始传来小声的议论声。

        “舒安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皇帝的眼中满是凌傲和冰冷,早已不是被困时,那个需要帮助的老人。

        “几个公公手中所拿的两幅‘千里江山图’都是出自于奴婢之手!”舒安夏正了正身子,坦然道。

        皇帝的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复杂,“既然你已经承认,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来人——”

        “慢着——”

        “等一下——”

        两个现场关注度最高的男子一同起身,长公主一见燕离歌站了起来,立即掬起一抹凉薄的视线,狠狠地瞪向他。

        燕离歌死死地咬住下唇,双拳死死地攥着,仿佛要抠破手心。半响,经过激烈的心里斗争,燕离歌直了直脊背,躲开了长公主的视线。

        反观顾瑞辰,则是毫不客气地直接走到殿中央,先是蹙眉看了看皇后,然后又略带审视地瞧了瞧舒思玉。

        舒思玉一看到顾瑞辰,俏脸上出于本能地浮上一抹红晕。顾瑞辰心里冷笑了一声,脸上却是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四小姐亲眼所见,六小姐是作画呢还是题诗呢?”

        舒思玉被他这温柔一笑弄得心猿意马,大脑立即短路,也没来得及多思考,就随便说了个答案——“题诗”。

        顾瑞辰满意地点点头,温润的嘴角上扬,“很好。”

        然后,他霍地转过身,脸上恢复了原有的严肃和一本正经,“此图有两处疑点,其一,卷轴的‘千里江山图’上题诗的笔迹线条生硬,运笔不自然,转折处手抖且无张力,跟六小姐的诗画之功,相差甚远,只要是明眼人,一看便知!”顾瑞辰顿了顿,凌傲地看了一下众人。

        众人听顾瑞辰这么一说,视线纷纷又转到画上,不一会儿,大家的惊叹和小声的议论又再次传出,无外乎,顾瑞辰见识远见,观察细微,题诗的笔迹和作画之人,应该非同一人。

        听着众人的评断,顾瑞辰满意地轻笑了一声,继续道,“其二,也是此图最大的疑点,且看图画部分,用的是上好的‘祁山墨’里面加了‘百叶香’所以卷轴一开便有淡淡的香气,而且用此墨作画,下笔紧凑生灵,有立体感;而反观诗词,用的是普通的‘研墨’,颜色较浅而且里面夹着一点棕色,所以说明题诗之人平时偏爱练字,虽然功力不怎么样,但是却达到了一种痴迷,会将墨汁中,参入自己的血。”

        舒思玉一听顾瑞辰对题诗之人的评价,登时面如死灰,她一直以为她的字和才学都是顾瑞辰最欣赏的,尤其是她的字,她最引以为傲。却不曾想,顾瑞辰的评价一句句如刀割一般,闯入她的心,“笔迹线条生硬,运笔不自然,转折处手抖且无张力!”如果不是现在在皇宫的大殿上,她真是想一头撞死!

        众人一听顾瑞辰的分析,纷纷点头称是。舒安夏轻弯唇瓣,没想到,他竟然观察得这么仔细,怪不得两幅卷轴打开之时他什么也没说,原来是在观察这个。想到这里,一股暖流流过,投给他一记感激的眼神。

        顾瑞辰回望她,用眼神告诉她安心,一切有他。

        背后的燕离歌已经默默坐下,原本紧蹙的眉头,更加没了缝隙。

        跪着的舒思玉看着两人之间的眉来眼去,双拳死死地握着,尤其看着舒安夏脸上那明媚的笑容,她恨不得把她的嘴撕碎。

        皇帝没有说话,而是咬着牙等着冷然站在下面的舒安夏和自信满满的顾瑞辰。

        “皇上若还是不信,大可找文渊阁大臣一同来验,看看题诗笔迹到底是不是出自奴婢之手!”看着这么“卖力”帮她澄清的顾瑞辰,舒安夏潋滟一笑,配合道。

        跪着的舒思玉忽然冷哼一声,刚要开口刁难舒安夏,顾瑞辰便豁然转身,居高临下地斜睨她,“如此看来,四小姐刚刚所言,‘亲眼所见六小姐题诗’岂不是天方夜谭?”

        舒思玉身子颤了颤,脸红一阵白一阵,这还是那个温文有礼的顾三公子吗?还是那个在她和太平公主上香遇袭,如天神般降临,救她们出水火的顾将军吗?为何他的眼中全是冷漠,为何他对她的言辞,如此犀利?

        小手不自觉地攥起,舒思玉的眼底迅速氤氲了一层雾气。

        顾瑞辰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女人就擅长用眼泪这一招,不过除了他的丫头,谁的眼泪都对他没效果,于是,顾瑞辰抿了下唇,继续道,“大殿之上,帝后面前,也有人敢信口雌黄,不知皇后娘娘认为,该如何处置呢?”这回顾瑞辰没叫“姑母”而是直接叫了“皇后娘娘”。皇后心里也清楚,顾瑞辰这是逼她要做个决断呢。

        此时的众人纷纷唏嘘,各种鄙夷地眼神一齐投向舒思玉。

        “这个舒四小姐人品真够卑劣。表面上说的多忠义,不过就是嫉妒妹妹比自己的才华好!”一夫人率先开了话头,小声道。

        “的确,真没发现呢,我刚刚还想,娶儿媳妇,就要舒四小姐这样端庄贤惠的才女,现在一看,果真不能光看美丽的驱壳,内在才重要,看着她人模人样的,连自己的妹妹都陷害!”

        “我看呀,指不定那首诗,就是她做的呢!不过这事儿怎么说,都出不了舒府,舒侯这次可是麻烦了。”

        舒思玉一听,死死地咬住下唇,求救似地看向皇后。

        皇后柳眉倒竖,扯起一抹好看的笑容,“皇上,‘瑞辰’分析的头头是理,臣妾也觉得凭借一幅画就定舒六小姐的罪,有失公道,再加上秋夕是个喜庆的日子,依臣妾看,这件事就过去吧!”

        皇后话音一落,沉默良久的长公主却不屑地冷哼一声,“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个喜庆的日子就坏了国法,那以后还用什么去谈规矩?”

        皇后一听长公主反驳她,嘴角一抽搐,刚要接话,声音却被下面的一个犀利清冷女声打断。

        “素闻长公主刚正不阿,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只不过,秋夕盛宴不单单是一个宴会,同时也代表了下半年的祥和,不知长公主执意要生事端,是不是想破坏原有的祥和呢?”此声一出,众人登时倒抽一口冷气,惊诧和佩服的眼神不约而同地向声音的主人投去。

        现在谁不知道长公主和皇后无论在前朝还是在后宫都是平分秋色,除了皇后,还有谁胆敢这么跟长公主说话。

        神情淡淡的舒安夏的眼中,也多了一抹不可思议,带着一丝探究,舒安夏将目光转向声音的主人——二夫人。

        二夫人神情淡淡的,嘴角扬起一个乖戾的弧度,端起琉璃茶杯,轻缀了一口。

        反观舒浔易,老脸比锅底还黑,今日他舒府的人都吃错药了吗?一个一个都给他出状况,虽然他刚刚在长公主面前吃了憋,但是二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说这样的话……。长公主随便一指,治她的大不敬之罪简直轻而易举。

        看着众人屏住呼吸,舒浔易有些不情愿地起身,刚一抱拳,他将要出口的话便被长公主打断。

        “舒侯夫人言之有理,是本宫考虑不周,此事还请皇兄做决断!”长公主说完,垂下眼,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的水眸,让人看不起表情。

        包括舒浔易在内的众人,一听长公主的话,下巴差点掉下来,这哪里还是那个盛气凌人的长公主?

        舒浔易的额角狠狠抽搐,他今日的心脏已经遭受了几次打击了,再这样下去,他得被人抬回府了。

        皇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舒四小姐,你先起身吧!”

        舒思玉叩首谢恩,缓缓地站起来,眼神的余光中,舒安夏挂着的青白色面纱显得异常刺眼,忽然想起几个月前二夫人和四姨娘送给舒安夏的药膏,舒思玉的闪过一抹阴狠的笑意,突然舒思玉猛然上前一步,秀臂一伸,就直抓舒安夏的面纱。

        舒安夏原本在诧异着二夫人和长公主怪异的暗潮流动,加上之前燕离歌说过长公主逼着他娶舒天香的话,舒安夏的心里更是浓浓的疑问。所以此时,她并未注意到舒思玉的动作,待她感觉到有人接近,为时已晚。

        舒思玉的小手,已经够上了她的面纱,并且猛地一用力——

        舒安夏的面纱划出一道亮丽的弧线,飘在空中,缓缓下落。

        “嘶——”全场的众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眼前这个舒府的六小姐,真的是那个传闻极丑无比,几十年不能要坐冠“丑女”之名的舒府六小姐吗?

        太夸张了,太扯淡了。想想那些有美女、才女、贤女之名的各大家闺秀们,谁有这样的风姿?谁有这样的气质?

        这时,一个夫人终于憋得忍不住出声,“如果说长公主的公子称为‘北国第一美男’的话,‘北国第一美女’绝非舒家六小姐莫属。”

        “的确,还说什么舒家四小姐是舒府最漂亮的女儿,跟这个六小姐比起来,简直差得太多了。”又一夫人赶忙接话。

        “这个舒侯也真是,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又是饱读诗书、满腹才学,竟然放在府内藏着掖着,看来这么极品的女儿,是专门给顾三公子留着呢!”户部尚书的陈夫人,看着离自己身旁不远处的顾瑞辰,掩着嘴轻笑到。

        顾瑞辰闻声,扬了扬眉,嘴角弯起一个满意的笑容。

        陈夫人像得到鼓励般,更加肯定自己这条马屁路线走对了,心里暗暗算计,秋夕盛宴一过,她得赶快去舒府看看,舒侯还有没有哪个女儿到了适婚年龄,还跟这个六小姐关系不错的。

        一努定,陈夫人正了正身子,斜睨舒思玉,“你们看舒府这个四小姐,简直就是蛇蝎美人,枉我还替我们家老二去求过亲,一个庶女而已,还弄这么多幺蛾子!”……

        舒思玉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舒安夏这张完美无瑕的脸,悬在空中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连番的打击已经超出舒思玉心里承受的极限,忽地,她双眼一翻,昏死过去。

        几个太监把舒思玉抬了下去,舒安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静静地看着桌前的茶碗,长长的睫毛垂着,让人看不清表情。

        舒思玉从小天赋异禀,可以左右手同诗,用嘴叼笔写字,这件事如果要继续追究,舒思玉想推卸责任也不可能。只不过,此地是皇宫,此事关系到舒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要收拾舒思玉,以后有的是机会。

        身旁的老太太频频地看着这个聪慧的孙女,满眼的赞赏。

        舒安夏是个以大局为重的孩子,知道轻重缓急,倪姨娘能有她这样的女儿,也该欣慰了。

        除去这场闹剧,在场的各位都是心知肚明,本次秋夕盛宴的头名到底该花落谁家。

        皇帝虽然有些不满,但最终还是判定舒安夏是赢家,并赐予舒安夏一道空白圣旨。转眼天就黑了,众闺秀小姐们纷纷集中在御花园准备看烟花,顾瑞辰在离开正殿之前,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舒安夏,他在冷宫门前等她。

        冷宫是离皇宫西侧门最近的宫殿,只要出了西侧门再行千余米,就到了集市。民间的秋夕节可比皇宫热闹的多,不但有“比诗大会”、“斗舞大会”、“曲画大会”等等,比皇宫热闹好玩得多。而且像在舒府这种门第森严的世家望族里的大家闺秀,肯定没参加过,想着舒安夏一定能喜欢,顾瑞辰的嘴角就不由自主地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频频地望向从正殿过来的小径,他的丫头动作也太慢了,这都快一个时辰了。

        忽然,顾瑞辰的耳朵轻轻动了一下,他的黑瞳闪了闪,终于来了。

        极度兴奋地转过身,映入顾瑞辰眼帘的,却是一个他极其不想见到的身影。

        狠狠地蹙起眉,顾瑞辰的脸冷了三分。

        “你来干什么?”顾瑞辰脸一沉,眼神锐利如刀。

        舒思玉愣了一下,憋了憋嘴,她刚刚偷听舒安夏嘱咐舒冬烟要注意安全,她要来冷宫这里找一个人的时候,她就猜到了,舒安夏要见的人,肯定是顾瑞辰!

        所以她先舒安夏一步来了,但是一看到顾瑞辰那厌恶的眼神,她的心就如刀割一般,明明是她先认识的顾瑞辰,明明以前顾瑞辰对她很温柔的,都是因为舒安夏那个贱人!她不甘心,不甘心,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想到这里,舒思玉一咬牙,尽量让自己脸色如常,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是五妹妹让我过来的,六妹妹嘱托五妹妹,说她跟燕公子有些事儿要说,让五妹妹过来告诉你一声,但是五妹妹跟陈家公子相谈甚欢,便找我来帮忙传下话!”

        舒思玉很聪明,知道以她和舒安夏的关系,如果直接说‘舒安夏嘱托她来告知顾瑞辰’,顾瑞辰一定不会相信,然而,如果说舒安夏嘱托舒冬烟来传话,那么可信度就高了很多。

        顾瑞辰虽然聪明绝顶,但是一遇到舒安夏的事儿,尤其是舒安夏和燕离歌的事儿,他总是会乱了方寸。

        虽然这个舒思玉心机深沉得让他厌恶,但是当她说出这句话之时,他的心还是难免有些难受。

        依稀记得第一次,和他丫头见面的场景,她光着身子,把燕离歌藏在浴桶里。她一直想不通,是怎样的女子有这样的勇气和善良,为救人一命,不顾名节。之后,在顾府的寿宴,她和燕离歌之间的那些眼神互动,那些默契,无不让他嫉妒得想死。他原本就想让燕离歌拿走虎符,然后去制约皇后的野心,然而,他看到他的丫头为了燕离歌冒险,赌气之下,他还是去跟她抢虎符,但是却没想到,他从头到尾都盯着她将‘虎符’放进衣袋里,却仍然被她掉了包。从那时起,他就认定了,只有这个女子,才是他想要的女子,普天之下,也只有她,才能配得上他。

        然而,她又一次地因为燕离歌陷入了险境,他毫不留情地杀死了那些想要伤害她的人,但是燕离歌的阴影,却深深笼罩了他。

        他一向自负,所向披靡,但第一次,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他失去了自信,因为他不知道燕离歌到底在她的心里有多少分量。

        就在顾瑞辰沉思的瞬间,舒思玉轻巧将手中的一整瓶香粉撒到自己身上。

        暗暗攥紧拳头的顾瑞辰,深吸了一口气,暗暗下了决心,无论他在他丫头心中的分量如何,他都要守护在他身边,哪怕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小小的角落放着他,那就足够了。

        忽然想通了,顾瑞辰的脸上也不再纠结,而是扬起好看的笑容。因为一直陷入了思绪中,他的警觉性降低了不少,并未发现舒思玉已经走到他的旁边。

        舒思玉用余光阴狠地扫了一眼小径上越来越近的人影,唇边的算计更甚。

        忽地,舒思玉猛然向前一步,双臂极快地搂过顾瑞辰的脖子。满脑子是舒安夏的顾瑞辰,被舒思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舒思玉将红唇凑了过来。

        顾瑞辰曈昽一缩,下一秒,他纤长的手指倏然钳住舒思玉的下巴,捏碎的力道,将她狠狠地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顾瑞辰身子晃了一下,眼前一阵晕眩。

        “该死!”顾瑞辰暗暗骂了一声,竟然被这个卑劣的舒思玉下了药。他死死地咬住牙,冰冷的黑眸中闪过一抹骤起的肃杀。

        舒思玉被顾瑞辰这么一甩,连续退了数步,狠狠地撞上了一旁的树枝,她一个不稳,四仰八叉地倒了下去。

        舒思玉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她明明就已经要亲上去了,只要亲上去,舒安夏定然会气得走开,这样带她身上的****香粉起了作用,她和顾瑞辰木已成舟,那么谁都不能拆散他们了。

        然而,事情怎么变成这样?

        刚从小径露头的舒安夏,便看见环着顾瑞辰脖子的舒思玉,她脸色一沉,还没等她去收拾舒思玉,顾瑞辰就已经把她狠狠地甩到一边。

        俏丽的薄唇弯起,舒安夏投给顾瑞辰一记赞赏的眼光。

        顾瑞辰一看到舒安夏,俊脸上登时浮现出歉意和一抹担忧。

        舒安夏轻笑了一下,用眼神告诉他,她相信他。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早已看清了顾瑞辰对她的那份心,不管舒思玉用什么卑劣的手段去挑拨离间,都无法破坏她跟顾瑞辰之间的那份信任和默契。

        看着舒安夏的表情,顾瑞辰终于扯起一抹安心的笑容,不知怎么,刚刚提到燕离歌带给他的阴霾和压抑,在看到她来了的那一瞬间,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舒思玉洒在身上那股怪异的香粉味儿开始弥散,顾瑞辰的身体有些晕眩。

        舒安夏这才发现了顾瑞辰的不对劲儿,快了几步走上来,扶住他。顾瑞辰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手臂搭上舒安夏的香肩。

        舒安夏摸了摸他的脉搏。

        “罗蝶香粉!”一种专门针对男人的强力****。

        舒安夏咬着唇,森冷地看了一眼舒思玉,眼中划过一抹杀意。

        这时的顾瑞辰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丫头,你快走!”

        舒安夏知道顾瑞辰在极力地强忍着,又怕会失控忍不住伤害她。虽然跟一个中了强力****的男人独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但是此时此刻,她绝对不能扔下他不管。

        轻轻地眯起眼,舒安夏稳了一下顾瑞辰的身体,从怀中掏出一个药丸,忽地,舒安夏俯身,手指狠狠地捏开舒思玉的下巴,舒思玉极力地想要躲开,却怎么也动不了。登时,她的眼中出现惊恐之色,她从来都不知道舒安夏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道。

        一个清甜的药丸从她的喉咙滑下,舒思玉死死地掐住自己的脖子,想要抠出来,然而奈何她怎么努力,药丸却是越滑越深。

        舒思玉狠狠地瞪着她,“你给我吃的什么?”

        “你想要什么,就给你吃什么。宫里除了皇上,只有太监能帮你解决了,你只有半个时辰,赶快去找人吧!”舒安夏冷笑一声,扶着身子滚烫,而且越发沉重的顾瑞辰,便消失在夜色中。

        舒思玉惊恐地捂着自己的胸口,无法消化舒安夏的话,这时,一个笨重的轱辘轱辘的轮子声,传入舒思玉的耳中。

        舒思玉闻声回头,只见一个面色冷沉的小厮,推着舒天香,缓缓地走出来。

        “四姐姐——”舒天香唇瓣一弯,翘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舒思玉一见她,眼神登时冷了三分,戒备地看向她,“你来多久了!”

        “该看不该看的,都看见了;该听和不该听的,也都听见了。”舒天香笑着哼了一声,“这也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让瑞辰哥哥分了心,即使‘追风’轻功再厉害,都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听呢!”

        舒思玉一咬牙,登时觉得有些面子挂不住,毕竟他刚刚强吻顾瑞辰,不但没成功,反而被他甩了出去。

        舒天香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扬了扬眉,“四姐姐,你想知道四姨娘哪儿去了吗?”

        舒思玉一听四姨娘,眼神登时警觉起来,从昨日起,她就没见到四姨娘,而今日秋夕盛宴如此盛大的节日,四姨娘却也不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想到这里,舒思玉的心忽然紧紧一抽搐。现在的舒府,只有四姨娘一个真心对她好,她可千万别处什么事儿才好啊!

        盯着舒思玉一波三折的表情,舒天香的嘴角弯起一个乖戾的弧度,“四姨娘被爹爹废了手脚,扔去后山自生自灭,如果不是母亲把她捡回来,她现在早就尸骨无存了!”

        舒思玉一听舒浔易把四姨娘废了手脚扔去后山,小脸上立即泛出惊恐之色,细弱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泪水迷满了双眼。

        “怎么会?怎么会?就算爹爹不理会我和大姐的感受,可是毕竟还有二哥在啊,二哥虽然是庶子,但是那么争气,爹爹怎么能这么狠心?”舒思玉的手指狠狠地抠着地,指甲泛出血丝。

        “不要怪爹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舒安夏搞的鬼,四姨娘和母亲走到今天,都是舒安夏的诡计,四姐姐,如果你想报仇,就跟我联合起来,我们一起努力,一定要让舒安夏死!”舒天香一提到舒安夏,满满的双眼中,是毁天灭地的恨意。

        舒思玉也颤抖地握紧拳头,咬牙切齿—,“舒——安——夏!”

        这时,舒思玉忽然捂着胸口猛烈地咳嗽起来,她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大腿,浑身燥热的悸动一波一波地敲击着她的心。

        “四姐姐,你的药力发作了!”舒天香说着,给身后的“追风”使了个眼色。

        “追风”会意点头,松开轮椅,一步步走上来。

        “不——不——八妹妹——”舒思玉浑身瘫软,此时的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一点力气也没有。

        舒天香嘴边阴冷的弧度更大,“放心吧四姐姐,‘追风’会让你很舒服的,不过你要记住,今日的一切,都是舒安夏带给你的,你一定要找她报仇!”

        舒思玉的耳边反反复复回荡着“报仇”、“报仇”、“舒安夏!”,但是耳边的声音却是越来越飘忽。那个在她眼前晃动的身影,忽然变成了顾瑞辰的脸,舒思玉飘忽地咧嘴一笑,立即扯开了自己胸前的扣子,露出红色肚兜,声音柔媚而婉转,“顾公子——”

        “追风”的黑眸始终沉着,大掌一扬,舒思玉敞开的衣衫里面,已然变成了空心。舒思玉幸福地傻笑着,抓起追风的手掌,就放到了她的衣衫里面。

        冰冷的触感袭来,舒思玉忍不住舒服地呻吟一声。

        追风的脸始终紧绷着,让人看不出表情,仿佛这一切就是舒天香吩咐的,他不过就是完成主人的任务而已。

        一阵秋风吹过,迷乱的舒思玉,忽然找回了一些理智,她眼前的身影变成了一个陌生男子,而不是她爱的顾瑞辰。

        憋足劲儿,舒思玉使出她浑身的力气,想要将眼前这个男人推开,然而,奈何她如何使力,都像是软绵绵的拳头,反而更加激起追风的**。

        追风一把抓住她胡乱摆动的小手,已经不耐烦地扯碎他眼前的折腾,大掌一翻,衣衫的碎屑漫天飞舞。

        不一会儿,一阵**魅蛊的声音,便在冷宫上空回荡。

        舒天香冷冷地看着地上追风和舒思玉,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心里不断叫着,“恨吧,恨吧,恨死舒安夏!”

        话说另一侧,扶着顾瑞辰的舒安夏从最近的西南角的侧门出来,找来一辆皇家马车,就急速地往舒府奔,路上,顾瑞辰几次运功,想要把****从体内逼出来,然而,他越费力,药就走的越深,他身上也是越来越滚烫。

        顾瑞辰怕伤害她,一遍一遍地赶她走,舒安夏咬着牙,暗暗祈祷马车要快点到舒府,只要回到舒府,回到‘夏园’,虽然不能立即给他解毒,但是起码能不让他现在这般像死了一般难受,看着他爆出的青筋和血管,她真担心他下一秒,就血管崩裂而死。

        这时,疾驰的马车忽然一个刹车,她和顾瑞辰的身体向前倒去,她赶忙伸出手臂,想要护住他的头,然而,极力隐忍着撕裂般难受的顾瑞辰,也竟然跟她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

        舒安夏咬着牙,握住他滚烫的手,转过头问车夫,“发生什么事儿了?”

        车夫无奈地叹了口气,“百姓们都在庆祝秋夕,整条大街都挤满了人,马车根本就过不去。”

        舒安夏一听,身子颤了颤,握着顾瑞辰的小手更紧了。

        “丫头,你先走——快走——”顾瑞辰咬着牙,声音沙哑隐忍。

        “我走了任其你自生自灭吗?”舒安夏神色一暗,咬住唇瓣。

        “走,我怕——我怕,我会伤害你!”顾瑞辰的牙齿磨得咯咯作响,本就困难的呼吸紧憋着。

        “你不会!”舒安夏的声音说得如此坚定,与此同时,她快速地扫了一眼他的身体,傲然般的…。呼之欲出。

        外面大街上的吵闹声和烟花声一点一点袭来,刺激着马车内两人的神经。舒安夏抿起唇,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下一秒,她的手松开了和他紧扣的手指,两只灵巧的小手一起附上了他的裤带……下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