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67 秋夕盛宴,六小姐惊华出场
067 秋夕盛宴,六小姐惊华出场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安夏潋滟一笑,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之间,往往都是相互的。。请记住本站世人的眼中,通常只能看到的是结果。
        下一秒,舒安夏借着四姨娘抓着她的手劲儿,把她狠狠往回一拉,四姨娘的身子在空中打了个折弯,就像膝盖反射一般,四姨娘原本那双抓着舒安夏的双手,忽然借着身体的冲力,猛然拍上了舒安夏的胸口。
        舒安夏借着她的推力,膝盖一弯,便学着四姨娘刚刚的样子,向后倒去。
        “扑通”一声传来,水花四溅,喷了四姨娘满脸。
        “救命——救命——”
        舒安夏连续“喝”了几口水,小脸煞白,双臂“胡乱”地扑腾,想要拼命抓住哪根救命稻草一般。
        四姨娘惊恐地看着自己仍然悬在空中的双手,眼珠子就快要掉出来了,根本无法消化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刚被丫鬟请来的舒浔易,登时犹如一盆冰寒的水泼下,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四姨娘,竟然高举她的魔抓,狠狠地把他最抢手最有利于他仕途的女儿推进了荷花池!
        “贾——蓉——”舒浔易咬牙切齿,恨意震天怒响!
        四姨娘惊恐地转头,水眸对上声音的主人,她怎么也想不通,明明是她一手巧妙安排的这一出戏,怎么演变成了这个结果。不过唯一跟她预期一样的就是,那个焚天怒焰的身影,在她大脑还未能衔接的那一秒钟,也跳入了荷花池。
        舒安夏被救上来的时候,面色青紫,已经陷入半“昏迷”。
        舒浔易赶忙把舒安夏的腹部贴在自己的膝盖上,大掌一轻一重地在她后背拍打,见舒安夏还是没反应,舒浔易微眯的眼眸骤然变冷,神情中埋藏着骤起的肃杀。
        这时陆续冲过来一些小厮婢女,舒浔易狠呆呆地扫了一眼众人,“都是死人吗?还不赶快去请大夫?”
        四姨娘一听“大夫”两字,眼中更是惊慌。她已经让她的贴身丫鬟买通了“和圣堂”的徐大夫和谢管家,现在徐大夫就在门口候着呢,只要小厮一出门,谢管家就放这个徐大夫进来,检查过后,徐大夫就会说,“因为溺水小产”,那么舒安夏这个推她落水之人,便是始作俑者。现在情况怎么变成这样了?溺水之人变成了舒安夏,“和圣堂”的徐大夫又不知病人换了,如果再说“因为溺水小产……”
        “轰!”四姨娘的脑袋像要炸开了一般,这样舒浔易不但会发现她的诡计,更会知道她孩子早就掉了,她还利用孩子做文章的事实。怎么办、怎么办?
        她必须要组织谢管家放“和圣堂”的大夫进来!想到这里,四姨娘的身体已经出于本能地向大门口移动。
        “四姨娘——”一声极其微弱的女声传来,害得四姨娘一个激灵,四姨娘七上八下地转过头,看着舒浔易怀中,幽幽转醒的舒安夏。
        四姨娘微微蹙眉,她总觉的有哪里不对劲儿,刚刚不是已经脸色紫黑昏迷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恢复?她刚刚还以为,这是个意外,怎么会……
        带着浓浓的疑问,四姨娘瞄向舒安夏。舒安夏原本晶亮的水眸中氤氲了一层雾气,当看到她望过去的瞬间,雾气忽然凝结成晶亮的水珠,从她眼弯滚了出来。
        四姨娘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
        果不其然,看见舒安夏泪如泉涌地舒浔易立即询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舒安夏胡乱地摇着头,猛地抱住舒浔易的腰,小巧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爹爹,我怕——”
        舒安夏说得可怜兮兮,越哭身体颤抖地越甚。
        舒浔易赶忙拍着她的背,“爹爹在这,夏儿不怕。”说着舒浔易阴狠地瞪了一眼四姨娘,夏儿再聪明,还只不过是个孩子,她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舒安夏抱着舒浔易腰的双手更紧了,仍然抽噎,“夏儿做错了什么,爹爹帮夏儿给四姨娘道歉好不好?爹爹,夏儿真的不想死,不想死!”舒安夏说着,身体开始抽搐,激动害怕的情绪瞬间感染了舒浔易。
        “舒安夏,你乱说什么?”本想着忍气吞声的四姨娘,终于忍不住了,手指一抬,颤抖地指着舒安夏道。
        舒安夏一听她出声,死死地抠住舒浔易的手臂,整个肩膀都恨不得缩进他怀里去。
        舒浔易凌厉地抬起头,看向四姨娘,冷冽的目光中带着冷然的杀气。
        四姨娘一个趔趄,猛然退后了几步,不可思议地回望舒浔易。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他怎么能为了一个嫡女就想杀她?他不是说过,包括二夫人在内,以及他所有的子女,都是他仕途的垫脚石吗?他不是说过,他的心里,只真心实意地放过她一个人吗?他不是还说过,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像这次一般如此期待一个孩子的降临,如今她还大着肚子,他怎么就……。
        四姨娘冷笑了几声,一向坚强算计的水眸中,终于有了湿意,一个把权力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男人,根本不会把女人放在心尖上,尤其,他们在床上说的话,都是狗屁!
        四姨娘的思绪千转百转,舒浔易抿着唇,看着她眼中的盈盈水意,又扫了一眼她的肚子,语气有些缓和,“四姨娘,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四姨娘一听舒浔易给了她解释的机会,原本阴霾的心有了一丝希望,“侯爷,您误会了,刚刚是婢妾没站稳,六姑娘好心过来扶婢妾,婢妾也是出于本能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哪知会连累六姑娘……”四姨娘说着便嘤嘤哭了起来,那极度的“伤心”让外人看来无比真切。“如果是单单是婢妾一人,婢妾死不足惜,只不过婢妾还怀着侯爷的哥儿,婢妾哪敢…。”四姨娘说着愈发动情。
        舒浔易一听,剑眉颤了颤,冷然的脸上有些动容。
        趴在舒浔易怀中的舒安夏心里冷笑了一声,嘴角弯起,下一秒,她双臂一撑,从舒浔易怀中探出头来,一脸的茫然和诧异,“四姨娘,您刚刚不是还说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吗?如今舒府衰败——”
        “住嘴!你撒谎!”四姨娘声嘶力竭,气得浑身发抖。
        舒浔易一听,目赤欲裂,怒意瞬间染上了眉梢。他抿起嘴,近在咫尺的舒安夏依稀能听到磨牙的声音。
        这时,一个小厮来报,说谢管家已经把大夫请来了。
        四姨娘一听身子晃了晃,原本不好的脸色,更蒙上了一层寒霜。
        舒安夏不经意地斜睨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四姨娘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连环计,既然如此,她又怎能不给她表演的机会?
        想到这里,舒安夏一咬牙,双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夏儿,怎么了?”舒浔易察觉到怀中人儿的异样,赶忙低下头,审视了一圈询问道。
        “爹爹,我冷——”舒安夏的嘴唇被她咬得紫青,牙齿不住地打颤。
        舒浔易一个起身,打横抱起舒安夏,“这里离‘福康园’最近,先去老太太那儿让大夫给你瞧瞧!”舒浔易说完便吩咐小厮把大夫请到“福康园”。
        小厮应声下去了,有些不解地挠挠头,谢管家明明让他把大夫带到“蓉园”。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主子们善变,谁知道呢,他要再去“蓉园”把大夫请到“福康园”就是了。
        四姨娘听说要去“福康园”,脸上闪过一抹喜色,这样看病的园子有了变化,谢管家该有所察觉才是,不过从徐大夫去“蓉园”和“福康园”之间,肯定有时间差,只要她趁着这个时间找到谢管家……。
        “事情还没完,你杵在那干什么?”舒浔易的冷冰冰的声音打破了四姨娘的幻想,四姨娘无奈地咬着牙,垂头丧气地跟着舒浔易和舒安夏去了“福康园”。
        大夫不一会儿就进来了,拎着一个黑色药箱,煞有介事把脉看舌苔,四姨娘一看谢管家没跟着进来,心里更是紧张,密密麻麻的汗珠从额角渗出,心里祈祷无数次,希望这个徐大夫有点水准,能看出来这个病人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然而,老天爷总是喜欢捉弄不老实的人,大夫望闻问切都弄完,捋了捋黑亮的胡须,叹了一口气,“因为落水受到惊吓,寒气入体——”
        “啊——”四姨娘赶忙一声厉叫打断了徐大夫的话,立即上前一步,“大夫,我们家还六姑娘还未出阁,你可要想想办法帮她驱寒啊,千万不能留下什么病根儿,毕竟女人嘛,以后出嫁靠的还是这个肚子!”四姨娘一边说着,一边给徐大夫使眼色挑眉毛,尽量让他明白自己的意图。
        徐大夫轻轻蹙眉,鄙夷地看了一眼四姨娘,他一抹脉,就知道这个病人还是黄花大闺女,还用的着她提醒?本来他也诧异,明明是个大闺女,为何还要让他说小产?不过后来想想,这种大宅门里阴险狡诈龌龊的事儿多了去了,败坏人家名声,毁人闺誉,不都是这些三姑六婆们的争宠手段吗?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反正他是收了钱,就要给人办事呢!不过这个女人的话,实在是对他医术的怀疑,不屑地冷哼一声,徐大夫缓缓道,“去跟儿倒是不难,只要老夫给开个方子,按照方子吃上半月,必能达到效果。”
        四姨娘一听话题终于被自己岔开了,铁青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轻轻地动了下唇瓣,四姨娘潋滟一笑,“早就听闻‘和圣堂’的徐大夫医术高明,我们六姑娘教给您,定然能手到病除!”
        四姨娘奉承完,徐大夫的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仿佛他当之无愧“医术高明”的荣誉。
        躺着的舒安夏轻轻地冷哼一声,她刚刚就听出了徐大夫话中的端倪,想就这么转移话题,门儿都没有!
        想到这里,舒安夏淡淡一笑,“满眼纯真”地望着徐大夫,“您刚刚说我因为落水受到惊吓,寒气入体,然后怎么了?”
        舒安夏这一提醒,徐大夫才想起来,正事儿还没说,于是撇了撇嘴,“寒气入体,所以孩子保不住了!小姐还是好好养身体吧,毕竟还年轻。”
        徐大夫这话一说,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原本就担心舒安夏的老太太两眼一翻,差点晕死过去,舒浔易也嘴巴长大,双眼凸出,整个人石化在那儿。四姨娘则是更夸张,眼角嘴角一起抽搐,恨不得掐死徐大夫,她都提醒的这么明显了,他脑袋是榆木吗?她真应该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狗屎。
        舒安夏表情淡淡的,嘲讽地扯起嘴角。
        这时,呆愣中的舒浔易才从徐大夫的话中反应过来,他霍地起身,穿着黑靴的脚一抬,便狠狠地踹上了徐大夫。
        徐大夫受力,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直地飞了出去,“砰”地一声撞上了墙角,徐大夫呲牙咧嘴地揉着脊背,真后悔他为了一时的贪心来了舒府。
        四姨娘看着被踹飞的徐大夫,忽然灵光一闪,假如侯爷再来一脚,直接踹死他,是不是就死无对证了?想到这里,四姨娘苍白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颤巍巍上前,挽住舒浔易的胳膊,“侯爷,这个庸医敢在侯府信口雌黄,毁咱们嫡小姐的名声,婢妾看,绝对不能轻饶了他,应该处死!”
        徐大夫一听“处死”,可吓坏了,“侯爷饶命、侯爷饶命,是小的误诊、误诊,待小的再看看。”
        舒浔易一听徐大夫这么说,更是来气,大步又跨前了一步,抬起脚就又要踹上去。
        四姨娘看着舒浔易眼中的愤怒,心里登时乐开了花,幸好老天爷又帮了她一把。
        “爹爹,脚下留情!”舒安夏温婉沉静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四姨娘的美梦。舒浔易抬起的脚狠狠落下,长靴跟地面之间的碰触发出慑人的响动,令趴在地上的徐大夫更是颤抖。
        “其实像徐大夫这种医界小辈的话,您根本不必在意,女儿身体如何,是否是不知廉耻之辈,直接请太医院太医一验便知。女儿反而觉得,徐大夫并不像故意来毁女儿名声之徒,况且女儿跟他也是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他又无法预料女儿今日落水,种种原因叠加,女儿觉得徐大夫刚刚那句,‘因落水导致寒气入体,保不住孩子,应该是事先有人所教。今日落水的不巧是女儿,假如换做他人,想必徐大夫的诊断,也是此话无异!”舒安夏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四姨娘。
        徐大夫一听,不可思议地视线落到舒安夏身上。
        舒浔易顺着舒安夏的视线,看了一眼四姨娘。四姨娘死死地绞着手中的帕子,冰冷的感觉从脚尖用到头。
        舒浔易的牙齿磨得咯咯直响,心中已经有了数,怪不得他刚刚露头那一瞬间,他明明觉得是四姨娘要落入荷花池,为何最后变成夏儿落水?原来这个连环计是她早就设计好的,先故意落水然后嫁祸给夏儿,然后这个庸医就来了,坐实了夏儿的罪名。但是她却万万没想到夏儿拉了她一把,所以,她就借势把夏儿推入了水中!这个狠毒的女人!舒浔易咬牙切齿,幽深的黑瞳中是满满的焚天怒焰。
        四姨娘看着舒浔易的表情,知道他已经明白的七七八八,小脸登时跨了下来,眼神中是满满的祈求。
        舒浔易的剑眉越蹙越紧,黑瞳的怒焰中越来越多的是失望。原本四姨娘的善良和善解人意是他最看重的,然而,现如今她为了争宠争权争利益,竟然肯用她腹中的孩子做赌注。
        这还是一口一个爱他的女人吗?还是那个以他为尊,心中只有他的贾蓉吗?不是,她变了,变得好陌生。
        他知道,明日的秋夕盛宴会有人会蠢蠢欲动,但是嫡女也好,庶女也罢,他都会竭尽所能地给她们配得最好,那么多名门世族的大家闺秀在竞争,但是四姨娘呢,却给他窝里反!
        看着舒浔易眼中的失望之色,四姨娘登时怕了,一直以来,无论是犯了什么错误,只要有舒浔易的疼爱,惩罚都不好重,然而,这回他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不,不!四姨娘心里大叫,手微微抬起,却不敢上前一步。
        半响,舒浔易仿佛做了什么决定般,咬着牙,转过头投给舒安夏一记抱歉的眼神,然后冷冷地看着徐大夫,“来人,把他牙齿打掉,拖下去送到衙门!”
        贪心不足蛇吞象,徐大夫两眼一翻,便昏死过去。
        舒安夏潋滟一笑,果真如她所料,舒浔易不会彻查此事,毕竟四姨娘有个最好的护身符——肚子。
        想要搬倒她,就要先撕烂这张护身符。
        老太太一听舒浔易的处罚,老脸上甚是不满,轻哼一声,“公道自在人心,侯爷所为小心毁了自己名声。”
        “母亲所言甚是,儿子回去一定好好反省!”舒浔易说着,狠狠地剜了一眼四姨娘。
        四姨娘原本一听舒浔易下的命令,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侯爷还是爱着她的,虽然知道她错,仍然袒护她。想到这里,四姨娘幸福的笑意渗到了眼底,不经意间,她转头看向舒安夏。
        “轰!”看到舒安夏那睥睨天下的云淡风轻,她的脑中登时要炸开了一般。每次她出现这种表情,就有人倒霉,而且还是很惨的那一种!
        果不其然,下一秒舒安夏原本还挂着笑意的嘴角忽然一憋,大颗大颗的泪珠就从舒安夏的眼底滑落。
        “爹爹——”舒浔易一听舒安夏的哭腔,还以为是自己偏心的处理让她难过,微微地蹙起眉,舒浔易脸带愧疚地走到床边,抚了抚舒安夏的头,“夏儿乖,爹爹那儿有些好东西,等会都送到‘夏园’去。”
        舒安夏心里冷笑,舒浔易想用物质弥补她,也是堵她的嘴,让她给个台阶下。舒安夏吸了吸鼻子,台阶,她是给了,就恐怕等会舒浔易自己都不愿意下了!
        “爹爹,女儿刚刚落水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四姨娘的肚子,女儿好担心会伤到四姨娘腹中的弟弟,您请太医来,帮四姨娘看看可好?”
        四姨娘一听要找太医,刚刚缓和的脸色再次铁青,还没等舒浔易接话,便赶忙拒绝,“六姑娘不用担心,姨娘很好。”
        “可是,夏儿昏迷之时,有个很小很小的弟弟,满是是血地求着夏儿救他,爹爹,您还是找太医瞧瞧吧,要不然夏儿也不安心。”舒安夏声色动容。
        舒浔易拍了拍她的手,以为舒安夏担心过后四姨娘再用今日之事做借口,什么幺蛾子,所以一定要让太医来检查个明白,好替她作证。
        心里轻笑了一声,他这个古灵精怪的六丫头,是个聪慧的。
        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夏儿放心,今日爹爹在这里作证,以后四姨娘肚子有什么事儿,爹爹作证,跟夏儿无关,爹爹看,四姨娘此时也好好的,请太医的事儿,就不用麻烦了吧!”
        一旁的老太太仿佛看出了端倪,扯起一抹慈祥的笑容,“侯爷,老身也赞成,让太医来看看。你看四姨娘那肚子,真是怪,这都几个月了,怎么一点都不见长?”
        四姨娘一听,脸色煞白,一层铁青之色染上了薄唇,手臂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一听老太太这么说,舒浔易登时有了警觉,她敢用自己的肚子做文章,难不成……
        舒浔易霍地起身,一步一步地走向四姨娘。四姨娘面如死灰,舒浔易每走一步,她的心就沉一分。彼时,她多希望她日日能靠近舒浔易,此时,她却希望这条路永远都没有尽头。
        忽地,舒浔易大掌一掀,直接握上了她的手臂,四姨娘一个颤抖,钻心般的疼痛袭来。
        舒浔易咬着唇,大掌愈发收紧,拎着她就向门外走去。四姨娘的双脚有些虚浮,脑中一片空白……==翌日大清早,舒安夏早早就被春梅叫起来床,昨日的阴霾仿佛不再,舒府上下一片喜气洋洋。以老太太为首的舒府女眷们,各个盛装打扮,早早便在门口等着进宫的马车。
        让舒安夏诧异的是,她竟然见到了久违的二夫人。她穿了一件暗红色夹褙袄子,梳了个堕马髻,头带赤金拔丝金钗,面色清冷地坐在一个笨重的轮椅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凌厉之势。
        舒安夏看见她,福了福身,行礼。二夫人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直接让身后的小厮推着她走到一边。
        其他的女眷们看见挂着死人一般冰冷的脸的二夫人,纷纷躲开,小声议论开来,也没有人来请安,也没人搭话。
        二夫人冷笑了一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她这回算是彻彻底底地看透了。只不过,以为蔚家倒了她就完了吗?
        二夫人轻哼一声,等着瞧吧。
        这时,宫变那夜之后,一直如疯子一般生活的舒天香也被抬了出来,她一身大红通袖袄,梳了个高髻,满头金光闪闪的金钗银钗,张扬却露骨。她今日没遮面纱,左脸靠近下巴处有一块大大的腐烂,不难想象,就是当时绿矾的作用。跟二夫人一样,她也坐着一个笨重的轮椅,后面一个小厮推着。
        舒安夏轻轻蹙眉,这对母女,到底想干什么?
        一旁的舒思玉打断了舒安夏的思绪,她转身望过去,舒思玉站在小径处,频频张望,不用想,也知道她在等谁。
        四姨娘始终没有出现,没人知道昨夜舒浔易到底怎么处置了她。
        时辰到了,众人该出发了。
        小姐、姨娘们每两人一辆,夫人和太太们每人一辆。
        舒安夏故意挑着跟舒冬烟坐一辆马车。当她跳上马车之时,舒冬烟依旧低着头。
        今日的舒安夏穿了件水蓝色暗花底纹沛的通袄褙子,梳着百叶髻,插了金步摇和蜜蜡珊瑚珠花,耳朵上坠了一对赤金镶翡翠猫眼石坠子,高贵中带着几分轻灵,唯一煞风景的,便是她脸上仍然挂着青白色面纱。反观舒冬烟,梳了一个简单的云髻,没有任何头饰,一件素白色云纹花褙子,俏丽的双眼垂着,整个人无精打采。
        舒安夏轻轻地叹了口气,握住她的小手,冰凉的触感不由得让舒安夏一震。
        “五姐姐——”
        舒冬烟听到熟悉的声音,微微抬头,轻轻地一扯嘴角,舒冬烟的小脑袋,便有耷拉下去。
        舒安夏拧起秀眉,舒冬烟的眼神空洞得仿佛没有生气、没有灵魂的瓷娃娃一般。舒安夏心疼地咬了下唇,“五姐姐,能不能跟夏儿说说话?”
        舒冬烟的手指一颤,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惊恐之事一般,身子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舒安夏秀臂一伸,直接跃过她的肩,把她搂入怀中。
        “五姐姐,夏儿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但是,那一夜,你只是皮外伤,真的,忘记吧,夏儿求你,忘了吧!”舒安夏鼻子一酸,舒冬烟所受的委屈都是因她而起,虽然没破身,但是对于一个古代的大家闺秀而言,那日那些乞丐们对她所做之事,就相当于****!舒冬烟能坚持活下去,也许是一种信念,亦或是对死去的三姨娘的一个交代!
        舒冬烟一听舒安夏的话,终于忍不住了,憋了这些日子的眼泪,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舒安夏轻拍着她,鼻子也酸酸的。上一世,她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亲情、友情,因为作为一个特工,最基本的素质就是无情。来到这一世,她原本以为老天爷是要让她在这个时代改变历史、大放异彩,却不想,原来老天爷让她有了心。
        她因顾瑞辰而感动,因舒冬烟而心痛。
        轻轻地闭上眼,舒安夏攥着舒冬烟的手指缩紧,“五姐姐,从现在开始,我会保护你!”
        ==
        马车很快到了皇宫,宫门的侍卫们进行了简单的盘查之后,便放行。
        其他世家大族的小姐们已经到了大半,纷纷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的在下棋,有的在作诗品画,还有的在比划招式。
        这时,不知谁叫了一声什么,众人纷纷往东南方向跑。舒安夏诧异地拦住一个闺秀,“发生了什么事儿?”
        闺秀脸上闪过一抹娇羞,“顾公子和燕公子在驯马场比骑射呢,赶快去看看吧,等会没位置了。”
        舒安夏一听,嘴角狠狠抽搐,到底是他们俩太闲还是长公主和皇后太闲?为毛每次一个盛大的宴会或者什么,都要让他们比试,赛出个一二。
        思忖间,舒安夏也跟着众人的脚步,走去了驯马场的方向。
        皇家驯马场果真不同凡响,规模宏大、气势雄伟。正面主位至少有上百座位,看台也有几十,不过等舒安夏到的时候,整个看台上都挤满了人。
        舒安夏找了一个较远的制高点,从人群的缝隙中,隐约看到了看台中间的围着的两个人。
        一个一身玄色长袍,金鼎束发,下骑一匹黑色汗血宝马,另一个一身白衣,衣炔飘飘,云淡风轻,跟身下的通体没有一丝杂毛的白马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两人正是顾瑞辰和燕离歌无疑。
        看台上周围挤满了各府的大家闺秀,小姐们分成了两派,有人在叫燕离歌,有人在叫顾瑞辰。
        这时,中间一个花白胡须的老者打了一个手势,登时,响鼓四起。
        看台上的人们沸腾了,叫声连成片,一白一黑两匹马虎视眈眈,彼此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对方。
        鼓声一停,两匹马忽然同时嘶鸣,向前方跑去,与此同时,驯马场内骤然飞起数千只白鸽,顾瑞辰和燕离歌几乎同时拉弓,两只箭一同划破长空,一箭三鸽。看台上立即响起叫好声。
        燕离歌和顾瑞辰对视了一下,又同时夹了马腹,继续拉弓,不一会儿功夫,两人同时出了五箭,却都同时射中了十五只鸽子,不相上下。看台上沸腾了。转眼间已经过去半个时辰,无论是马跑着射,还是静着射,两人都分不出胜负。无论是飞翔速度不错的白鸽还是擅长赛跑的兔子,死在他们二人手里的数量都是一样。
        全场不禁哗然,大家闺秀们仿佛忘了闺秀风范,大声叫喊着为她们心中的英雄加油。
        舒安夏不禁叹了口气,从古至今,这种追星一族始终存在,尤其发展到现代,更是愈演愈烈。
        最后顾瑞辰和燕离歌的比试结果是平手。不知是因为过秋夕大节,还是两人早就商量好,总之,围观的闺秀们,既失望也不失望,既高兴也不高兴。总之就是七上八下,说不上来。
        时间很快就过去,转眼就到了午时大宴时间。闺秀纷纷回到了正殿,按照家族品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时,太监的一声“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长公主驾到——”打断了正殿内杂乱的声音,众人一齐起身,跪地行礼。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长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其实看着这“三人行”舒安夏一直想笑,她不明白,这个看似精明的皇帝,为何会夹在两个利欲熏心、权利至上的女人之间会左右为难。古代帝王的威严和权术,他却一点也没利用。
        轻轻地叹了口气,舒安夏喝了一口眼前的清茶。
        按照惯例,午宴间,各王孙贵族家的小姐们,要按照等级品阶依次表演最擅长的才艺,最后由帝后评出前三甲,赐婚给当年最出色的三名男子。而今年的规则稍微有些改动,评委由帝后两位变成帝后加上长公主三位,而且结果,由以前的前三甲,变成只要一位。把赐婚作为奖赏,也变为皇帝的一份空白圣旨,也就是说,要许诺给赢的人一个愿望。
        这下,各闺秀们可是沸腾了。虽然于她们而言,皇帝赐婚原本就是一个莫大的荣耀,然而,如今一份空白的圣旨,才更加具有吸引力,这无疑意味着她们无论身份品阶,只要赢了,便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便可以选择自己最爱的男子。
        想到这里,众闺秀们娇羞的眼神纷纷投向顾瑞辰和燕离歌这两个方向,跃跃欲试。
        这时,皇帝缓缓端起琉璃夜光杯,缀了一口,却又说了一条让闺秀想死的规则:无论表演什么才艺,都要在四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内完成,啧啧,相当于现代的五分钟。
        闺秀们登时傻眼,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哪个表演能在四分之一炷香之内完成?那简直就不是人,是神!
        太监们已经拿出了数个香炉,开始计时。
        坐在座位上的舒安夏,一直表情淡淡的,看着场内的闺秀们各显神通。时不时的,她能感受到两道炙热的视线,虽然不看,她也能猜出个**不离十。
        坐在对面的顾瑞辰不满地撇撇嘴,他都盯着她看这么久了,难道她就不能给个回应吗?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也好。
        轻轻叹了口气,他的丫头本就与众不同,他还能要求什么呢,不过他倒是十分期待等会他的丫头的精彩表现呢。
        想到这里,顾瑞辰的眼中又露出了孩子般的神气,比他自己出彩还要兴奋。
        坐在顾瑞辰不远处的燕离歌眼神中有着淡淡的忧伤,流连在二人之间。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什么变化……轻轻地苦笑了一下,此时的他,只能做一个母亲争权夺利下的傀儡,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拥有她?
        猛地摇摇头,燕离歌端起杯盏,一仰而进。
        等级高的王侯家的闺秀,纷纷开始表演,但是无一例外,全部因为时间不够而直接出局。
        舒浔易因为之前宫变中被削权,原本在宴会上还能排名倒数二、三的舒家,这次直接到了最后一名。
        因为舒若香未来,所以舒府的小姐的才艺表演从舒思玉开始。
        琵琶奏乐声响起,舒思玉跟着翩翩起舞,锦绣罗裙、轻歌曼舞,一支《踏歌》在众人百般享受中,缓缓完成。
        登时,正殿内掌声四起,纷纷对舒思玉的才艺赞不绝口。
        舒思玉之后,就轮到了舒安夏。舒安夏一直没让人知道的是,她有一个绝活——左右手同画。还记得之前,苦肉计骗舒浔易之时,舒浔易之所以没有任何怀疑,是因为时间太短,用常人的思维来说,根本不可能画得出来。然而,如果是左右手同画,那就不一样了,时间至少缩减了一半!
        想到这里,舒安夏的唇瓣已经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缓缓走到正殿中央。
        众人们看着太监铺成的十米长卷,一时间,正殿内的议论声四起。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姐,还敢让太监摆出十米长卷。”一夫人小声掩嘴笑着说道。
        “刚刚在驯马场的时候,她脑子是不是被马踢了?”另一夫人把头凑过来,接了话。
        “谁知道,这个舒侯的六小姐,可是出了名的丑女,你没看着吗,帝后面前她都要挂着面纱,也不知道丑成什么程度,还敢出来继续卖丑!”刚开始说话的夫人扬起眉,继续道。
        “看看他们舒府那个八小姐,那脸上一坨是什么啊?跟狗屎一样难看,这样的人都敢把脸露出来,你们想想看,这个六小姐要丑到哪种无敌的地步了。”这时,又凑过来一个夫人,好像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惊奇地说着。
        “你们说,不会是被她姐姐给刺激到了吧?舒四小姐,可真是才女,我看今日的宴会,必然是她获胜。这个六小姐嘛,估计看自己肯定赢不了了,所以故意来出出丑,给大家增添点笑料!”开始的夫人话音刚落,便有个什么东西打上了她的脸。
        她惊诧地用手一摸,一个光溜溜滑腻腻的感觉袭来,她咬着牙,从脸上一扒,登时,她“啊!”的一声惨叫从座位上跳起来。
        众人纷纷将视线投过去,帝后不约而同地脸色一沉。
        那个多嘴的夫人,颤抖地将手摊开,那是一只光不溜秋,滑不溜丢的水蛭,但是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她的手中只攥着水蛭的一半身子!
        众人呲牙咧嘴地看着,只剩下另一半身子,还使劲往她脖子血管中钻的水蛭,登时浑身起了一片鸡皮。
        上来几个太监,把这个多嘴的夫人拉了下去,其他几个夫人,纷纷惊恐地看着正殿中,十米长卷前站着的女子。
        女子的表情依旧淡淡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长长的睫毛垂着,让人看不清表情。
        舒安夏耳力比一般人好,刚刚几个富人们的议论声,如数进入到了她的耳中,她原本未想理会,却不想,他却不同意了。
        嘴角的温润的弧度更大了,舒安夏的如烟水眸,终于向顾瑞辰投去一抹感激。
        顾瑞辰掬起一把得意的视线高挑眉梢,像是得了蜜饯的孩子一般。
        这时,太监已经点燃了手中的记时香,琵琶轻乐也缓缓响起。
        舒安夏轻浅一笑,纤细的手指捞起两只狼毫,轻点墨汁,下一秒,她双臂开动,随着琵琶的节奏,轻盈的腰肢翩翩起舞,转身,翻跳,落笔,动作一气呵成,完美无瑕……
        就在檀香燃尽的最后一秒钟,舒安夏收了笔,完工。
        正殿内,登时鸦雀无声,众人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幅十米长卷的“千里江山图”。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叫好声响起,其他人才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一时间,叫好声震耳欲聋。
        舒安夏牵起嘴角,行了个礼。
        几个太监小心翼翼地将画扯开,展现在众人面前。
        然而,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嘴角带笑的皇上,突然间脸色大变,霍地站起身,微眯的眼眸骤然变冷,神情中埋藏着骤起的肃杀,“舒安夏,你想死吗?”
        舒安夏一愣,不解地看向皇上。
        众人也屏住呼吸,眼神中满是疑惑。
        皇上咬着牙打了一个手势,不一会儿,一个太监双手捧着一个卷轴画卷,就缓缓走进来。
        看着那熟悉的画卷,舒安夏一愣,那不是她书房中丢失的那卷……
        思忖间,太监已经将画卷递到皇帝手中,皇帝卷轴线一拉,又一副“千里江山图”倏然展现在众人面前。
        但是与舒安夏刚刚所做这幅画不同的是,那幅图上,却附上了一首诗!【手打更新】
        “五丁仗剑决云霓,直取天河下帝畿。冲天香阵透北都,满城尽带黄金甲。”
        “轰!”这首诗词的背后,舒安夏只能想到两个字——造反!
        舒安夏一惊,脑中忽然一个身影闪过。怪不得她书房的“千里江山图”不见了,原来是被偷走了并附上了这造反的诗句,献到皇上面前!
        如烟水眸骤然变冷,舒安夏凌厉地看向舒思玉。
        舒思玉的眼底满是精光,得意和挑衅之色毫不掩饰地回望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