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66不知死活,四姨娘以身犯险
066不知死活,四姨娘以身犯险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一直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女婢小姐身上的公主,根本没注意到舒思玉的异样,众人也都被这怪异紧张的气氛震慑着,都小心翼翼,怕被这个刁蛮公主盯上,所以,也没有注意舒思玉。。请记住本站唯有一个人——舒安夏。
        站在下面的舒安夏始终垂着头,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算计和狡黠。当公主下令处死右手臂有抓伤之人的时候,她悄然抬眸,嘴角弯起。
        这时,有个小厮进来,脸色匆匆地跟着舒浔易说了什么,舒浔易转头给太平公主行了个礼,便起身告辞,离开前,留下一句话,“舒府的人,任凭公主处置!”
        太平公主冷冷地扫了一眼众人,姨娘、小姐、丫鬟全部低着头,各个战战兢兢地,生怕麻烦惹到自己身上。
        这时,太平公主包裹得像粽子一般的手刚刚抬起,她便倒抽一口冷气,她已经吃了大量止痛的汤剂,但是只要稍微动一下,就是钻心的疼痛。咬着牙,太平公主眼中的杀意更重了。
        “你——过来。”太平公主用眼神斜睨离她最近的丫鬟,她身边的太监赶忙用手指了指。那个丫鬟一听叫她,身上的颤栗更甚,一个痉挛,便趴在地上,“公主明鉴,公主明鉴,不——不关——奴婢的事儿!”
        太平公主一听嘴角狠狠抽搐,不耐烦地冷哼,“拖出去,砍了。”
        婢女一个激灵,“砰砰”往地上磕头,脑门立刻破了一个血口子,“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拖下去——”
        还未检查就已经处死了一个,站着的其他人更是恐惧万分,整条腿颤得无法抑制。太平公主看得眼烦,让十个婆子按照身份等级把所有人分成几排,婢女丫鬟全部由婆子检查,其余姨娘和小姐,则是由太平公主亲自查看。
        舒思玉的心七上八下的,时不时地看站在下面的四姨娘,四姨娘原本以为又有好戏可看了,但是当她看到舒思玉的眼神之时,忽然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出于本能地,四姨娘暗暗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舒安夏。
        舒安夏的表情淡淡的,很安静,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的这种反应和表情,更是让四姨娘心里不痛快,跟她交锋几次,她的表情越是平淡,后果就越严重。
        想到这里,四姨娘忽然脑袋灵光一闪,舒安夏的手臂上有个大秘密——没有守宫砂!如果婆子检查小臂,能把舒安夏的大臂一起掀露出来,啧啧,舒安夏的名声也就完蛋了。想到这里,四姨娘满眼兴奋,赶忙抬起头,给舒思玉使了使眼色。
        舒思玉见四姨娘将目光扯到舒安夏身上,微微蹙眉,先是一脸不解地吩咐了身边的婆子几句,婆子点头又走到了四姨娘身边,几个人窃窃私语一番之后,舒思玉的脸上登时扬起了算计的笑容,眼底却满是浓浓的乖戾之色。
        忽然,舒思玉上前一步,俯下身,在公主的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太平公主听着听着,紧蹙的眼眉终于舒展开来。
        舒思玉说完,不经意间瞥了一眼舒安夏。
        舒安夏感受到异样的目光,仰起头,眼皮颤了颤。
        婢女们被婆子们粗鲁地扯开衣袖,一个一个过,婆子们检查完,没有问题的便摇头,看到婆子摇头的婢女,立即像得到大赦一般,喜极而泣。
        就这样,在舒府众多女眷中,占绝大多数人数的丫鬟婆子都检查完毕,有一个三等丫鬟因前几日提水不小心刮破了右手小臂,被拎了出来。
        婢女颤抖着,至今还不明白,为何自己因为一个刮伤的伤痕被揪出来,“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公主饶命!”奴婢们出于本能地认错方式。
        太平公主扬扬眉,看着她手臂上,明显是大面积刮破的肌肤,“你也知道你该死?”
        婢女一听公主这么说,杏目撑大,满是惊恐之色,一股强强的气闷卡在喉咙,断断续续地发声,“奴婢——奴婢——”。
        “来人那——拿十根银针来!”太平公主神色一凛,便吩咐道。
        几个婆子会意,不一会儿,便拖着个托盘,上面整整齐齐摆放了十根银针。
        冷眼看着这一切的舒安夏轻眯起眼,这个主意必定是舒思玉所出,她又想干什么?
        这个时候,太平公主低声吩咐了一下身边的婆子,婆子连连点头,然后迅速走到婢女面前,抓起一块布,塞到婢女嘴里,然后拿起她的手,直接用银针扎入她的缝隙中。
        婢女无比惨烈的叫声从喉咙中发出,舒安夏暗暗蹙眉,太平公主在让婆子学她昨晚遭遇的情形,忽然,刚刚舒思玉的附在太平公主耳边说话的情景又闯入她的脑海,舒安夏轻轻闭上双眼仔细回忆,当时舒思玉的口型。
        霍地,舒安夏撑开如烟水眸,晶亮的水眸中又恢复了自信光芒的色彩。
        四姨娘、舒思玉、想跟她玩么?
        思忖间,婆子已经将十根银针全部插入婢女的指甲缝中,其间,婢女昏过去三次,都被婆子用盐水泼醒。
        待再次醒来,婢女已经疼得浑身僵硬抽搐,无法再动。
        刑毕,太平公主压低声音,“怎么样,发现了没有?”
        “发现了!”
        舒安夏的耳朵轻轻地动了动,她的耳力比一般人好,如果是这个距离,只要不可以附在耳边,她便能听得到,果真不出她所料,四姑娘用这种方式转移太平公主的注意力,而且顺便把屎盆子扣在她头上。只是,四姨娘这边也蠢蠢欲动,还有她不知道的什么事儿吗?
        果不其然,太平公主一听她说“发现了”,眼神“腾”的一下凌厉起来,声音也冷了三分。“谁?”
        “是奴婢的六姐姐,舒安夏!”
        虽然舒思玉已经将声音压得低到不能再低,但还是让舒安夏听得真真切切。舒安夏舔了舔唇,心里冷哼。
        她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舒思玉主动来找她对弈,她又怎能不如了她的愿?
        想到这里,舒安夏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而这个笑容,正巧跟太平公主投过来的杀戾之色不期而遇。
        舒安夏没有说话,赶忙低下头,露出一抹“怯懦”之色。舒思玉看到舒安夏的表情,心中多了几分冷笑,四姨娘还跟她说要小心六姑娘舒安夏,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根本就是四姨娘受惊过度,畏首畏尾,才将这么一个普通嫡女看得那么厉害。
        悄然撇撇嘴,舒思玉见公主没立刻发作,便又加上一句,“都是奴婢的错,公主刚到舒府那天,为了给奴婢提升地位,训斥了六妹妹,哪知道奴婢的六妹妹是个心狠的,奴婢真是……”舒思玉说着说着,眼圈泛红了。
        站在下面的其他人听不到舒思玉说的话,看到她一副委屈难过的表情,还以为公主在斥责她,只有舒安夏听得到她的声音,唇边露出嘲讽的笑意。
        太平公主牙齿磨得咯咯作响,“腾”地站起来,丹凤眼猩红,怒视舒安夏,“给本宫出来!”
        舒安夏没接话,也没去看太平公主,依旧垂着头,脸上满是坦然之色。
        双手传来钻心般疼痛,太平公主咬着牙,“‘禾颜郡主’你给本宫站出来!”
        舒安夏一听,太平公主已经点了大名,先是一个颤抖,然后脸上浮上一抹“惊恐”之色,她“慌慌忙忙”站出来,行礼,“奴婢在。”
        “跪下!”
        舒安夏定睛看着太平公主,眼中满是怯懦和委屈。
        太平公主怔了怔,这双眼睛,确实有些熟悉,只不过昨夜的那双水眸,更亮更邪魅,傲骨中带着睥睨天下的云淡风轻,她这双眼睛……。差太多了。
        想到这里,太平公主刚要爆发的怒气,压下了一些,缓缓地坐回主位上。
        “你昨夜去哪儿了?”
        “奴婢就在自己房中——”舒安夏顿了一下,“睡觉!”
        太平公主轻哼了一声,“把袖子挽起来,给本宫看看!”
        一听要挽袖子,舒安夏的脸上立即露出为难之色。
        舒思玉一看舒安夏的为难,更是得意。四姨娘真是神机妙算,舒安夏不敢挽袖子,更会让公主怀疑。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虽然还有些微微刺痛,却阻挡不了她的好心情。想到这里,舒思玉嘴角的弧度更甚,舒安夏,你就等死吧!
        太平公主一看她的为难,狭长的丹凤眼眯起,刚刚压下去的怒气,立即有迸发出来。
        “去,你们去把她的袖子给我扯下来!”太平公主斜睨身边的婆子道。
        婆子们一听,立即围上来。
        舒安夏“委屈”地看着太平公主,同时淡淡地扫了一下幸灾乐祸的舒思玉,嘴角轻勾的同时,她的手腕翻了个圈,还未等动,只见一齐向她围过来的婆子们,忽然一起惨叫,下一秒,几个婆子四仰八叉的向身后倒去。
        太平公主一怔,丹凤眼中怒火更甚,咬牙切齿——“舒——安——夏!”
        “表妹,火气太大可不好,小心没有人敢要你!”一个天籁般的男声传入,打断了太平公主的刺耳的叫喊,一下秒,一个玄色长袍的绝色男子,便如天神般从天而降。
        太平公主一看来人,脸色的怒色登时被欣喜所取代。而太平公主身旁的舒思玉,更是身体晃了晃,白皙的脸上立即浮上一抹红晕。
        男子双腿一收,准确无误地落在舒安夏身前,正好隔开了舒安夏和太平公主。淡淡的香气飘入鼻中,舒安夏唇瓣上扬。即使不用看他的脸,如此邪气霸道的味道,除了顾瑞辰还能有谁?
        “表哥!”太平公主嘴角牵起,声音甜甜的,一脸兴奋,旁人看到这个架势,如果不是太平公主手上的伤,估计她会冲上去给顾瑞辰一个大大的拥抱。
        顾瑞辰皱了皱鼻子,扫了一眼要冲上来对付舒安夏的婆子,登时脸就沉了下来,“公主好兴致!”
        太平公主一听顾瑞辰叫她公主,撅了撅嘴,“太平又惹表哥生气了吗?”
        太平公主此话一出,在场的其他人差点跌破眼镜,这还是那个盛气凌人、刁蛮跋扈、狡诈狠毒的太平公主吗?
        “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你未来表嫂,难道我不该生气吗?”顾瑞辰黑眸一动,满脸不善。
        太平公主一听瞠目结舌,眼珠子恨不得瞪出来,而舒思玉则是身子猛地颤了颤,不可思议地看向顾瑞辰。
        顾瑞辰始终没有看舒思玉,只是冷冷地瞪着太平。
        登时,一股浓浓的悲伤从心底涌上,舒思玉的眼中,立即氤氲了一层雾气,呼之欲出。
        这时,太平公主才从顾瑞辰这句爆炸性的话中反应过来,忽然太平像是想起来什么,赶忙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舒思玉,当舒思玉那盈盈水气的双眼映入她眼帘之时,太平那股气更甚。
        “本宫就说嘛,从见她第一眼就没个好样儿,一股骚狐狸的狐媚劲儿,勾引谁不好,敢勾引本宫的表哥,你丫的是不是不想活了?”太平公主这回强忍着疼痛,一边说一边豁然站起,从主位上走过来,脸上那多彩的表情,大有要跟人决一死战之势。
        顾瑞辰抿起唇,居高临下地瞪着太平公主,眼神锐利如刀。“你再说一遍试试?”
        太平公主被顾瑞辰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寒之气震慑到,双腿一颤,停住了向前的脚步。
        她表哥第一次对她这么凶,也第一次有这种眼神,都是为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太平公主死死地咬住下唇,憋了一口气,凌厉地看向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婆子们,怒气冲冲地大喊,“你们是死人吗?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的衣袖给本宫撕了!”
        婆子们一听,慌忙点头,刚要再次围过来。
        “你们敢上来试试?”顾瑞辰脸色一沉,乖戾的视线转向那一群婆子。
        婆子们面面相觑,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眼中都露出不同程度的怯色。刚刚打在她们身上的东西,还刺痛刺痛地惊醒这她们,如今谁还敢上前一步?
        出于本能地,所有婆子一齐向后退了几步。
        太平公主一看,更是生气,“侍卫呢?你们都是死人吗?”
        顾瑞辰冷冷地向四周望了一眼,“谁敢?”
        太平公主见此时已经没人听她的命令,一时间面子挂不住,狭长的丹凤眼泛起水雾,气鼓鼓地看着顾瑞辰,“表哥就会欺负人,表哥变了,再也不是只疼太平的表哥了!”太平公主说着,便嘤嘤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想去擦眼泪,奈何她包得像粽子一般的手,一触到脸更疼了,她的眼泪就更凶了。
        顾瑞辰看着太平的样子,微微蹙起眉。
        这时,一直沉浸在自己悲伤中的舒思玉微微咬了下唇,揽过太平公主的肩。太平仰起头,丹凤眼上挂了一层水雾,两人对视。
        半响,太平公主吸了吸鼻子,“表哥,太平只是想找出昨夜袭击太平之人,表哥你看看,太平的手已经成这样了,你尝过那种被针刺穿透指缝的感觉吗?表哥,十指连心啊!”太平公主一见硬的不行,便开始来软的。
        “不行,我丫头的身体只有我才能看!”顾瑞辰黑眸一翻,双臂一展,直接将舒安夏护在身后。
        “表哥——”太平公主气愤地一跺脚。
        顾瑞辰快速地转过身,象征性地撩了一下舒安夏的袖子,“好了,我看过了,没问题!”
        舒安夏看着顾瑞辰的样子,忽然有些想笑,彼时戏谑孩子气,和此时的沉稳有担当,都是他顾瑞辰,是那个一直把她放在心尖上,在她有麻烦之时,时时刻刻第一个冲出来的顾瑞辰。
        忽地,舒安夏的鼻子也有些酸,不知是感动、感激亦或是……。这时,太平公主忽然脸色惨白,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便倒地。
        众人慌慌忙忙地将公主抬到内室,园子中的丫鬟婆子姨娘都散了,四姨娘气得牙痒痒,原本好好的一个机会,就这么让顾瑞辰给毁了。不过,他毕竟是个男子,不可能一直呆在舒府,想到这里,四姨娘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跟着一行人也进了内室。
        太医给太平公主把了脉,得出结论是气急攻心,需要静养,于是便开了副药。
        舒思玉的视线始终追随着顾瑞辰,只不过顾瑞辰从始至终也没看她一眼,他的眼中,占满了舒安夏的影子。
        舒思玉咬着牙,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一定已经把舒安夏凌迟数遍了!
        四姨娘看着舒思玉的样子,心里堵得慌,看着顾瑞辰对着舒安夏那满脸温柔的笑意,四姨娘觉得异常刺眼。
        轻轻地冷哼一声,四姨娘上前,“顾三公子,您可别忘了,这里是内室!”
        顾瑞辰扬了扬眉,斜睨她,“太医不是男子吗?”
        四姨娘征了一下,“是!”
        “他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四姨娘嘴角一抽搐,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太医是大夫!”
        顾瑞辰一副了然的表情,“舒府向来是北国的礼仪之府,讲究礼数,如今,嫡出小姐还未开口,你这个姨娘倒是出来赶人了?这可是待客之道?等会儿舒侯回来,我可要问问,这舒府的礼仪之府之名,是不是该换换了。”顾瑞辰嘴角上扬,说到云淡风轻。
        四姨娘一听,脸色登时比锅底还黑,张了几次嘴,也没敢再出声。
        一旁的舒思玉见到顾瑞辰如此对四姨娘,心里更加难受,假如此时换做倪姨娘,他一定会恭恭敬敬的吧?死死地咬住下唇,忽然一股浓浓的恨意涌上,这都是因为舒安夏那个小贱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时间过了好一会儿,昏迷的太平公主幽幽转醒,太医又给太平公主把了把脉,确认无事后,便拿着药箱离开。
        太平公主脸色苍白,眼中满是疲惫之色。舒思玉赶忙上前坐在床边嘘寒问暖。
        这时,婢女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黑浓的汤药走进来,上面冒着热气。
        一直沉默的舒安夏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让她们闹了一个早上了,终于轮到她了。
        想到这里,舒安夏立即上前一步,双手接过婢女手中的汤药,“给我吧!”
        太平公主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之色,本想发作,但看到一旁温柔看着舒安夏的顾瑞辰,便咬了咬唇,把将要说的话憋了回去,心里腹诽:等着顾瑞辰不在,她再好好收拾她!
        四姨娘和舒思玉看到舒安夏的动作,都不约而同地蹙起眉,四姨娘脑中灵光一闪,难道舒安夏要讨好太平公主?
        不行,绝对不行!心里暗暗想着的同时,四姨娘已经给舒思玉使了使眼色,舒思玉会意,立马起身,去接舒安夏手中的药碗。
        “四姐姐快放手,公主因妹妹生气,怎么都要让妹妹尽点心!”舒安夏故意向后躲了躲,却能恰到好处地让舒思玉搜到盛满汤药的碗。
        “六妹妹不懂公主习性,还是由姐姐来吧!”话语间,舒思玉的手指已经触碰上了碗的四周。
        “还是妹妹来吧!”
        “还是姐姐来吧!”
        如果这是去赴死,两姐妹争先恐后,众人还会感动一下,姐妹情深。然而此时,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位,现在却如此“谦让”,让其他的心中难免有些鄙夷。
        就在这时,舒安夏忽然手一抖,瓷碗中滚烫的药汁滚了出来。舒思玉吃痛,刚要松手,只见舒安夏手一滑,整碗的汤药,便好巧不巧地扣上了舒思玉的小臂。
        舒思玉惊叫一声,瓷碗应声而碎。
        “四姐姐,你没事吧?”舒安夏惊慌地叫着她的同时,灵巧的小手已经撩起舒思玉的袖子,舒思玉惊恐的想要躲避,但为时已晚。
        看着药碗被打,本想借题发挥狠罚舒安夏的公主,看到舒思玉撩起手臂的那一瞬间的抓痕,登时傻了眼。
        回想起最晚那个女子的眼神,那么聪慧,那么狡黠!太平公主登时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泼下,怎么会、怎么会……。但是想想舒府中的平庸之辈,除了舒思玉,谁还能那么聪明?
        太平公主的身体顷刻间冰冷的无法抑制,但是她的心更冷。眼前这个唯一能走进她心里的人,唯一让她真心对待的人,竟然会这么对她?!
        牙齿磨得咯咯作响,太平公主憋住气半响,心里又出现了另一个声音,不会的,不会是她!
        太平公主纠结的脸上反反复复出现各种各样的表情,她怎么也不敢去求证,也不想去求证。
        站在一旁的顾瑞辰却看明白了舒安夏的意图,扬了扬眉,“四小姐的手臂怎么有伤?”
        顾瑞辰一开口,舒思玉的小脸立即变了色,舒思玉镇定地咽了咽口水,“昨晚不小心划伤的。”
        “是划伤还是人为的抓伤,太医一验便知,来人,去把太医请回来!”顾瑞辰扬起一个算计的笑容,直接吩咐。
        “不用验了!”一直冷眼看着的太平公主一声怒喝,“通知伏侍卫,即刻回宫!”
        舒思玉一听公主下令回宫,便知公主已经认定了是她所为,而且不想追查下去,但是从此,她跟公主之间,这么多年的信任也就完全崩溃了。她也完全失去了公主这个后台。
        不,不,绝对不能!舒思玉心中反复叫了数次,但是却不敢叫出口,她也无法解释手臂上的抓伤,如果真把事情闹大,除了坐实她的罪名,更没有任何好处,依旧换不回公主的信任。
        怎么办,怎么办?
        舒思玉聪明的脑袋急速地转着,奈何怎样都想不出来对策。就这样,公主一行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舒府,舒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令舒安夏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太平公主那般刁蛮,视人命如草芥,竟然会对舒思玉如此包容,究竟她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太平公主走之前,眼中挂着的盈盈水气,俨然是被亲人背叛般的痛和伤。
        轻轻地咬住下唇,以舒思玉的聪明,绝对不会放弃太平公主这么一个强大还无心机的后台,要想彻底拆散她们的联盟,还要想办法才是。
        还有四姨娘,那日为何那么极力地响掀开自己的衣袖?如果说她知道那晚之人是她,绝对不可能,但是除了这个,四姨娘还有什么动机?
        她手臂上,该有什么吗?
        霍地,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她脑中闪过,轻轻地摸了摸自己脸上已经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红色印记,她的心猛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这个,不会是……“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舒安夏的思绪,舒安夏循声望去,春梅抱着一沓新衣裳,笑意盈盈地走进来。
        “六姑娘,您的衣裳好了,赶快试试合不合身。”
        舒安夏这才想起,还有两天,便是秋夕大宴了。对于未婚的王孙贵族,最期待的莫过于这一天。
        帝后赐婚,是秋夕大宴一个最精彩的环节,当然之前的各种才艺表演,以及各家小姐的大显神通,也会吸引不少人的眼球。
        想想那日在太平公主面前顾瑞辰说的话,舒安夏的双颊不自觉地泛上一抹红晕。
        “六姑娘,你又想顾公子啦?”春梅看着舒安夏的表情,笑着调侃,
        舒安夏剜了她一眼,浅浅一笑,“就你多事!”
        春梅眨眨眼,忽然,她小脸一沉,“本来咱们还有五米上好的蚕丝,奴婢想给您做件里衫,可是奴婢刚拿到手,就被三房的刘姨婶子给拿走了。”
        舒安夏一听“刘姨婶子”才想起来,三房还有个这号人物没收拾呢。
        “哎,三老爷带过来的姨娘中,只有四个得宠的,结果公主来了舒府,一下子处理掉三个,三老爷纵有再多不满,也不敢去找公主理论,只好闹侯爷,于是侯爷就从长房这里把家用和银钱,给了三老爷补贴。这刘姨婶子可就威风了,以为自己当定了三婶子,各个园子窜,手脚还不干净,老太太也不说……。”春梅提起她,一堆的抱怨便跟着来了。
        舒安夏扬起眉梢,秋夕大宴前,她还真得再做一件事儿呢。转眼就到了夜晚,舒府的夜晚,总是不够平静。
        三房内的刘氏,刚用过晚膳,就觉得燥热无比,虽然这几日老爷夜夜都留在她房中,但是她仍然觉得不够满足。记得昨夜欢爱之后,老爷还问她,是不是弄点什么新花样,她左思右想,觉得做这档子事儿,还是不要在床上,也许换个地方,感觉就不一样了。
        唇边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她考察过,舒府花园的荷花池边,是个不错的地方呢。
        想到这里,刘氏更加燥热了,赶忙去翻她的肚兜。大红色?摇了摇头,夜晚不够魅惑。水蓝色?又摇了摇头,不够清澈。明黄色?还是摇摇头,太死板。
        就在刘氏为挑哪个肚兜而困惑的时候,那条用从长房抢过来的蚕丝做成的肚兜映入她的眼帘。还是她的贴身丫鬟懂她的心。
        想到这里,魅眼迷离的刘氏赶忙叫来人,一个穿着青色衣裳的奴婢低着头,便进来了。
        “把这个给三老爷拿去,并告诉他,去……”刘氏一边小声说着,一边递给丫鬟一个半透的肚兜。
        丫鬟低着头,应了。
        满脑子想着欢爱的刘氏,媚眼朦胧,并未察觉到自己满脸诡异的潮红以及传话丫鬟的脸。
        说完,她便出了房门,直奔花园的荷花池而去。微风一吹,刘氏一个激灵,**不减反增,不自觉地她加快了脚步。
        另一侧,三老爷从江西带过来的李管事也是燥热难耐,自从公主处理了三老爷的三个姨娘后,三老爷夜夜留在刘氏房中,害得他一点机会也没有,想想以前,如果三老爷不在,他不去窦氏那儿,还可以去刘氏那儿,哪像现在,他都憋了几天了,再憋下去,就内伤了。
        这时,忽然一个蚕丝肚兜从天而降。
        李管事眼睛睁大,口水流了老长,定睛地盯着那个飘过来的肚兜。他赶忙一把捞在手中,下身不自觉地紧了。
        紧接着,一个稚嫩的童声传来,“在花园的荷花池边。”
        李管事闻了闻,“荷花池?”这么新奇的点子,果真只有刘氏这个骚蹄子能想出来。
        想到刘氏,李管事身上的火已经要烧起来了,外套都来不及披上,便踩上一双鞋,便朝荷花池跑去。
        刘氏在荷花池边找了块较平的草地,前面还有一片半高不高的树丛,刚好可以挡住身体,刘氏满意地笑了笑。时间又过了一阵子,三老爷还没来,刘氏已经开始不耐烦,轻解罗裳,对池顾盼自怜,荷池碧水,隐隐约约倒映成熟女子如雪的肤光。
        待李管事刚刚一到,便看到这么一幅活色生香的场景,李管事登时热血沸腾,慌慌张张便猴身扑上,来不及脱衣服,就手一扯,嗤啦一声,也不知道哪件衣服裂了,扔了一地。
        刘氏一听有响动,醉眼朦胧地看向来人,她的眼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不过看着他猴急的模样,刘氏弯起嘴角,呻吟越发**。
        李管事身子颤了颤,热血呼一下冲到头顶,月色下一个狼扑,草丛间顿时响起一些隐秘而暧昧的声响,两个集中精力做某时的人,谁都没注意到身后的变化……
        “好人……”刘氏正觉得陶醉,天上人间神魂颠倒,忽然觉得不对劲儿,老爷何时这么有冲劲儿了?这个感觉倒像是——
        努力地又睁大了双眼,刘氏这才看清,来人果真是李管事而非三老爷。
        “是你——”刘氏声音嘶哑,却带着娇嗔。
        “小贱人,不是小爷还能有谁?”李管事动作不慢,还不忘将怀中女子揉得更紧。
        刘氏本想推开他,这个节骨眼上,她可是准备封三太太的人了,怎么能冒险呢?小手刚挪到李管事的胸前,想推开他,李管事的双臂,却钳得更紧。
        刘氏的手抖了抖,唇间低低一声轻喘……李管事比老爷年轻,真是比老爷棒多了,再一次,就最后一次,刘氏的心里如是告诉自己。
        然而,人的侥幸总是会在每个“最后一次”上败得一塌糊涂。
        就在刘氏已经心里努定这是最后一次的时候,四周忽然举起了数个火把。
        刚刚还雄风威武的李管事一惊,登时泄了,出于本能地抓了件东西遮自己的下身。却殊不知,他这一拽,把刘氏拽了个精光。
        四周的火光渐渐多了,刘氏的眼前一阵晕眩,对上了三老爷那张焚天怒焰的脸。
        李管事杖毙,刘氏卖去了青楼,这是这件事最后的结果。三老爷回舒府大宅不到一月,四个姨娘全部处理掉,至此,无奈的老太太又开始为三老爷选妻选妾。
        ==翌日中午,用完了午膳,舒安夏拿出了一本书,不知是因为秋夕大宴在即,还是因为其他,舒安夏总觉得隐隐不安。刚翻了两页,碧云便匆匆进来叫她,说四姨娘邀请她去花园一聚。
        舒安夏一听四姨娘请,眼皮跳了跳。宫变那晚,四姨娘身上还有个大疑惑等着她去求证呢。只不过,又是去花园!
        等着舒安夏到的时候,四姨娘已经在荷花池边等了一刻钟。看着她来,脸上立即泛起笑容,“六姑娘。”
        舒安夏象征性的福了福身,“四姨娘!”眼神却不自觉地瞥上了她的肚子。她的肚子比之前——更大了。
        【】
        不留痕迹地扫了一下周围,四周安静的出奇,除了秋风吹过,水的动力挤压着池边的响动,其他什么都没有。
        四姨娘笑了笑,脚步又靠近了她几分,“六姑娘,明日秋夕大宴上要表演的才艺,可准备好了?”
        舒安夏冷笑了一声,四姨娘果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原来是要打探她明日会有什么表现。
        轻轻地掩嘴笑了笑,舒安夏眼中满是惊讶,“还要准备什么才艺吗?夏儿没听说呀,多谢四姨娘提醒,夏儿等会回去就准备!”
        四姨娘一听,嘴角抽搐了一下,恨不得把舌头咬掉,但转念眼珠转了转,立即恢复常色,“六姑娘又说笑了,舒府谁不知道六姑娘的才华,不用准备,也必然艳压群芳!”
        舒安夏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之色,不谦虚地应了下来,“谢姨娘吉言,夏儿定然尽全力,为舒府争光!”
        舒安夏此话一落,四姨娘眼中立即闪过一抹极快的狠戾,转而便上前一步,拉住舒安夏的手,“最近咱们娘俩之间出现了一些不该有的嫌隙,六姑娘不要往心里去,待秋夕大宴一结束——”
        四姨娘刚说到这里,舒安夏的耳朵动了动,一个熟悉沉稳的脚步声向他们靠近。
        舒安夏瞳孔一缩,眼神一紧,登时明白了四姨娘的用意。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秒中,那个脚步声的主人刚刚露头的瞬间,四姨娘狠狠抓住舒安夏的手,自己的身子便向身后的荷花池倒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