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62 暴风骤雨(3)
062 暴风骤雨(3)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浔易已经进宫三天了,仿佛顷刻间没了音讯般,打探不到任何消息,京城中的正规军、锦衣卫愈发多了,城中各个守门,似乎都增加了几倍的兵力。
        白日里去医馆,主干道两侧的商铺全数休业,茶楼酒肆甚至都摘了牌子,一种暴风骤雨将要降临的气息。
        舒府内的气氛也好不到哪儿去,老太太从祠堂出来,厚着老脸动用了一切能动用的资源,然而没一个能使上力,没一个能打听出皇宫消息的。二夫人也急了,修书几次回蔚家,希望蔚家能帮忙疏通关系打探舒浔易的消息,另一方面希望蔚家派来自卫队,保护舒府安全,但是蔚家的反应彻底印证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二夫人接到的回复只有寥寥几个字,“情势危急,勿扰!”
        实在无奈之下,老太太和二夫人将最后的救命稻草放到了有意向跟舒府结亲的“顾家”,顾家的男人们都去了城外,带走了大半的顾府自卫军,剩下为数不多的自卫军,只是仅仅够保护顾府的安全。一时间,两个平时意气风发的主母,都失了方寸。但是又担心府内人心涣散,只好扯谎说晚些时候顾瑞辰会来保护舒家。
        这下,舒府的女眷们都安心了。
        “舒安夏,你给我滚出来!”舒天香那令人厌恶的声音打断了舒安夏的思绪,舒安夏蹙起眉,现在舒府内,还乐此不疲找茬的人,就只有这个胸大无脑的舒天香了。
        “舒安夏,我告诉你,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将你的丑事宣扬出去,让你永远都嫁不出去!”舒天香手一掐腰,气势汹汹。
        舒安夏被她吵的头疼,霍地起身,走了出去,阳光下,舒天香挂着面纱,浓妆艳抹,金银头饰插了满头,晃得舒安夏一阵眩晕。她总是觉得舒天香的脑子有被驴踢过的嫌疑,如今一看,不止是踢过,估计上去猛踩加上蹂躏N的N次方加一了。
        舒天香看到舒安夏的表情,以为她是因为看到她满头的金银首饰嫉妒了,才不敢去看她,更加得意洋洋了,仰起脖子冷哼一声,“今日瑞辰哥哥要来保护我,我现在郑重警告你,如果你再故意接近瑞辰哥哥,别怪我不客气!”
        舒安夏冷哼一声,不想理她,舒天香见自己又被忽视,一个箭步冲上来,就去抓舒安夏的手臂,舒安夏一个闪身,舒天香扑了个空,懊恼地一咬牙,舒天香刚要回身,舒安夏抬起脚就踹上了舒天香的屁股。
        舒天香一个趔趄,呈狗吃屎状就趴在地上,湿濡的感觉就从她鼻间涌出。舒天香不可思议地咬住牙,用手抹了一把鼻间,登时满手的鲜红惊了她的眼。
        “舒——安——夏!你敢踹我!”舒天香咬牙切齿,像疯狗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就扑向舒安夏。
        舒安夏脸色一沉,眼底闪过一抹乖戾。这时,忽然一阵巨大的嘈杂声由远及近传来。
        “不好了,快跑——”
        “快关门!快关门!”
        歇斯底里的舒天香也被吵闹声怔住,回头望了一眼掉了一地的金银首饰,舒天香很很地剜了舒安夏一眼,便去捡首饰。
        碧云穿过月牙门匆匆跑进园子,看到满脸血污还蹲在地上捡首饰的舒天香先是一愣,随即,也来不及管她,焦急地开口,“六姑娘不好了,据说有一只打着‘救主’旗号的正规军冲破了城门,和城中的正规军和锦衣卫厮杀起来了,正规军和伪军根本分辨不出来,而且忽然多了很多南国人,城中乞丐也纠结起来烧杀抢劫,到处都是混乱一片。”
        舒安夏眼神一紧,赶忙开口,“舒府的各门可都关好?”
        “老太太从顾府回来之后,就吩咐舒府闭门三日,四个正门现在都没问题,谢管家已经吩咐人去检查其他偏门,二夫人下了命令,让各园子的小姐姨娘都好好在园中呆着,千万不能出府。”
        捡完首饰的舒天香嗤之以鼻,一手掐腰一手狠呆呆地指着碧云,“你少在这危言耸听,刚刚母亲还说,过不了多一会儿瑞辰哥哥就会来保护我们,你再在这儿乱嚼舌根,小心我让母亲赏你二十板子!”
        舒安夏不屑地扫她一眼,懒得理她,拉着碧云的胳膊就往屋内走。舒天香一咬牙又要发飙,这时,老太太带着几个小厮匆匆走过来。
        “六丫头、八丫头你们赶快回房,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如非迫不得已,千万别出来!”老太太的声音急促,脸色有略微的苍白。
        “祖母,您现在怎么也糊涂了?瑞辰哥哥等会就来了,我们怕什么?”舒天香扬了扬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老太太嘴角一抽搐,剜了一眼舒天香,对着身后的小厮道,“你们四个留在‘夏园’”,然后又将视线向右移了移,“你们两个去‘香园’,顺便把八姑娘‘请’回去!”
        舒天香一听老太太给舒安夏留了四个人,给她只留了两个,登时心里就不痛快,“他们那些人算什么东西?就算他们敢得罪舒府,也万万不敢得罪蔚家,我舅舅可是鼎鼎大名的‘北国第一兵马大元帅’,谁敢动本姑娘?”
        老太太一听脸黑了一半,心里不禁犯了嘀咕,舒天香一直都是胸大无脑,二夫人定是跟她说了什么话,她才会这么努定那些人不敢犯上门,难不成,二夫人跟她使诈,自己留了个心眼儿?
        老太太想到这里,一股儿气冲上来,转头对着身后的小厮道,“你们全部留在‘夏园’,把刚给‘香园’留下的婆子一起调到过来!”
        舒天香一听老太太把留给她的婆子都调走了,气鼓鼓地瞪着老太太,连礼都没行,直接一跺脚,就向园外走去。
        舒安夏轻弯嘴角,福了福身,“谢谢祖母,夏儿一定关好房门,请祖母宽心!”
        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正向园外走的舒天香,听到舒安夏的回答,忽然一愣,随即,嘴角扯起了一个算计的弧度,眼中阴狠闪过,机会来了,这段时间她跟舒安夏的新仇旧恨,今晚就能一块算了,舒安夏,你不是要紧闭房门吗?她今晚就要让舒安夏尝尝,得罪她舒天香的后果!
        ------题外话------
        国庆中秋两节遇,合家团圆精神俱。祝亲们双节快乐,全家幸福安康。
        另外,推荐经典现代好文《盛世娇宠之契约军婚》http://www。/info/438104。html,精彩不容错过哦!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