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61 暴风骤雨(2)
061 暴风骤雨(2)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浔易阴沉地瞪着二夫人,警告味儿十足,二夫人赶忙赔笑,打了个手势,让抬着她的四个小厮向舒浔易迎去。
        “侯爷——”二夫人故意将声音放柔,脸上柔情蜜意,舒浔易黑瞳闪了闪,压低声音,“夏儿又怎么了?”
        二夫人见舒浔易的不耐烦,咬了下唇,赶忙给刘妈妈使眼色,刘妈妈会意即刻上前,就跟舒浔易汇报了舒安夏如何恬不知耻地跟男人夜半幽会,如何甩开她云云。
        舒浔易脸越听越沉,刘妈妈越说声音越小,终于等舒浔易听不进去了,大掌一甩,狠狠地抽了刘妈妈一个嘴巴,转而狠瞪二夫人。二夫人的脸登时变了,刘妈妈是她奶娘,舒浔易这是明着打刘妈妈实则打她呢!
        “你这个嫡母当的真好,大张旗鼓的要保全嫡女的名声。”舒浔易说的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掌拍死她。
        二夫人嘴角抽搐了一下,委屈之色溢于言表,“侯爷,您看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也等着呢,您就——”
        “如果夏儿好好的在里面,你这个做嫡母的,是不是该给个交代?”
        二夫人扫了一眼围着“夏园”的小厮们,这么多人,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何况是已经出了园子的舒安夏,想到这里,二夫人一咬牙,“如果夏儿好好在里面,妾身就当着所有下人的面,给她鞠躬赔礼!”
        “好,这可是你说的!”舒浔易手指一抬,直指二夫人鼻子,神情中满是乖戾之色,下一秒,他猛然转身,直接拍开了“夏园”的门。
        朦胧中的碧云听到声音,披上一件衣服就跑了出来,看到这个阵势可是吓了一跳,“奴婢、奴婢参见侯爷,参见二夫人…。”
        “让开!”二夫人神色一凛,语气冻人。
        碧云心里暗叫不好,担忧地回头望了一下,六姑娘的房中有一盏微弱的油灯,若有似无的,她不会……
        二夫人看着碧云,心里更加努定了自己的想法,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二夫人给身旁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小厮一步上前就推开了碧云。
        碧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但随即一想到舒安夏,赶忙小跑了几步,“侯爷,留步,六姑娘闺誉重要,还请侯爷三思。”
        舒浔易沉着脸,顿住了脚步,脸上闪过一抹犹豫。
        “侯爷,妾身可是做了承诺的,如果不进门求证,您叫妾身如何自处?又如何给下人们一个交代?”二夫人一见舒浔易犹豫,赶忙下猛药。
        舒浔易责备地瞪了她一眼,大步一抬,刚要推门。
        “爹爹和母亲这么晚了,可是有事儿找女儿?”舒安夏清脆如黄莺般的声音从房内传出,下一秒,又是几盏油灯相继亮起。
        二夫人一听双眼撑大,身子一颤,猛地摇起头,不可能,不可能,她的人亲眼看着舒安夏去了书房,她又一直派人在这里守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舒浔易一听是舒安夏的声音,狠狠地剜了二夫人一眼,“夏儿不必惊慌,最近府内不算太平,爹爹过来看看,确认你无事便可。”舒浔易说着,就调头准备出园。二夫人一看要走,心里也急了,她已经折腾大半个晚上了,就这么无功而返,她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爹爹留步!”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舒安夏一身长袍外加一件披风,睡眼惺忪,“刚刚母亲好像说做了什么承诺?还要给下人们交代?不知所谓何事?”
        二夫人一听,脸色登时变成了酱紫色。
        舒浔易斜睨她,又凌厉地看了几眼刚刚指正舒安夏的刘妈妈,刘妈妈颤巍巍求救似地看着二夫人,二夫人一咬牙,半低下头,“母亲误信小人谗言,差点毁了你的闺誉,母亲给你赔不是了!”
        舒安夏状似惊讶地捂住嘴,“母亲您这是给女儿鞠躬赔不是吗?女儿可受不起,母亲快快请起,您的腿脚本来就不方便,可别再把腰给闪了!”
        二夫人一听舒安夏的讽刺和诅咒,差点把舌头咬掉,本来以为舒浔易在,她还要装装乖乖女,然而现在她竟然敢明着来挑衅了。
        舒浔易微微蹙眉,心里腹诽,这几次二夫人做的是太过分了,就连一直老实忍让的夏儿都忍不了了,他真的不能再纵容她了!
        想到这里,舒浔易抿了一下唇,“从今日起,‘夏园’内的事情,由夏儿自己决定,你不得再过问!”
        二夫人一听,脸色大变,她做平妻那阵子,园子内的事情也要听当时还是大夫人的倪姨娘的安排,她只不过是个嫡女,就能自主决定园子的事情,那把她这个主母置于何地?再加上今晚的事儿,她还如何在下人面前树立威信?
        “侯爷——”
        “不要再说了!”舒浔易不耐烦地摆摆手。
        舒安夏笑意盈盈,“其实这也不全是母亲的错,母亲也是听了小人谗言,爹爹,依女儿看,舒府的不平静,也都是这些小人作怪,女儿觉得,该‘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刘妈妈一听,老脸上满是惧色,二夫人也咬住下唇,“可怜兮兮”地望着舒浔易,毕竟刘妈妈是她的奶娘,舒浔易一定不会太过分的,二夫人如是想。
        舒浔易沉了声,“刘妈妈也是府内的老嬷嬷了,夏儿觉得该如何处置?”
        舒安夏轻笑了一下,舒浔易说了前面那句话,就是让她给个台阶下,毕竟刘妈妈是二夫人的奶娘,不能处置太过火了,不过,二夫人既然敢投大成本,她又怎能不好好配合?于是,舒安夏扯起一个温婉的笑容,“刘妈妈不是‘夏园’的人,当然由母亲处置,母亲受父亲大人影响和熏陶,定然会刚正不阿,夏儿放心!”
        二夫人这回,恨不得咬死她,舒浔易已经明摆着要让她给面子了,她却把这个难题丢给她,如果她处罚不周,定然会失了威信,但是如果处罚过重,刘妈妈……她从娘家带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她不能…。
        “这诬陷嫡女,至少也要二十板子了吧?”舒安夏状似想起什么,又补了一句。
        二夫人脸色铁青,咬着牙,“去,打刘妈妈二十板子,罚三月俸禄!”
        闹剧结束了,众人相继散去,想起房中还有个邪魅男,舒安夏叹了口气。
        昏暗的油灯只剩下一盏,油灯下,压了一张跟九宫图一样材质的纸条:“连环计、动杀机,子时三刻惊,宜移花接木,将计就计!”
        ------题外话------
        祝亲们双节快乐,出游的亲要注意安全噢!爱你们_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