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60 暴风骤雨(1)
060 暴风骤雨(1)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天香顶着猪头一样的脸和二夫人一齐回了舒府,原本舒安夏以为舒天香和二夫人会去找舒浔易告状,然而一直到了晚膳过后,还没有丝毫动静。
        舒安夏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以二夫人的风格越沉寂,就越有问题,再加上今日宴会上的南国安亲王秦烈舞,更是让她心神不宁,那试探的眼神,邪魅的举止,诡异的九宫图……
        如果说他跟她一样是穿越之人,她又觉得不像,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儿,她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还有,蔚将军的庆功宴,文武百官都在,为何唯独舒浔易没有参加?
        轻轻地摇了摇头,忽地,一个矮小的身影隐约从她窗前闪过,舒安夏水眸一紧,悄然跟了上去。
        那个矮小的男子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看再左右望望,头压得低低的,生怕有人跟踪一样,舒安夏蹙起眉,尽量寻找能够躲避的位置,并且跟他保持足够的距离。
        他们越走,舒安夏的秀眉就拧得越紧,终于矮小的男子在“书园”门前站住,四处张望确认无人之后,推门而入。
        舒安夏眯起眼,静静地望了一下四周。这里是她上次收拾舒天香的地方,书房内火后还未翻修,一片狼藉,二夫人引她来这里,是想还以颜色吗?
        嘴角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舒安夏“小心翼翼”地学着矮小男子的动作,推开了园子的门,闪身而入。
        “别动!”一把冰凉的匕首抵上了她的后腰,对方的声音嘶哑却有些颤抖。
        舒安夏挺直脊背,双肩颤抖着,脸上一副“惊慌”之色,稚嫩中夹着胆怯的声音响起:“好汉饶命!”
        矮小男子扬了扬头,得意地抹了一下鼻涕,“脱衣服!”
        舒安夏愣了一下,背对着他的小脸冷笑了一声,下一秒,她一个灵巧的转身,纤纤玉指就扣上了矮小男子的手腕。
        矮小男子吃痛,愤怒地瞪向舒安夏,握着匕首的手开始用力,舒安夏撇撇嘴,指尖一收,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掐住了矮小男子的喉咙,“咯嘣”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矮小男子的手腕脱臼,矮小男子呲牙咧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喉咙的另一只玉手,像是钳子一般,令他窒息。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带着几声细微的脚步声,舒安夏神色一凛,一记手刀便拍上了矮小男子的侧颈,矮小男子双目凸出,直接倒在后面的树丛中。
        舒安夏的耳朵动了动,脚步声更近了,她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四周,还是进了已是废墟的书房中的柜子。
        舒安夏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并且点燃了一盏油灯。
        “主上打算何时行动?”
        柜子中的舒安夏一愣,这是舒浔易的声音,他似乎在跟其他人说话,但是她明明只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轻轻地握住拳头,舒安夏安静地等待着另一个不属于舒浔易的声音,然而大约有一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另一个声音。
        出于好奇,舒安夏轻轻地动了下身体,借着书柜的缝隙,向外看去。外面果真有两个人,舒浔易面对着她,半低着头,毕恭毕敬地对这另一个男子说话。另一个男子负手而立,背着她,周身散发着慑人的寒气。
        “七日内。”就在舒安夏以为男子不会开口之时,如万年寒冰般的声音传入舒安夏耳中,舒安夏一个瑟缩,这个声音竟然是——秦烈舞!
        “皇后已经耐不住了,长公主也跃跃欲试,只要主上一声令下,属下和蔚安强里应外合,大事必成!”
        秦烈舞轻笑了一声,忽地转过身,一道凌厉地视线向柜子这边袭来。
        舒安夏一抖,赶忙侧过脸移开视线,心脏咚咚的跳动声,一点一点敲动着耳膜。
        “主上可是觉得有何不妥?”舒浔易发现秦烈舞脸色的变化,忐忑问道。
        秦烈舞转过头,冷冷地盯着他,“假如你的子女发现了你的秘密怎么办?”
        舒浔易怔了一下,脸上出现一抹挣扎,一咬牙,吐出了一个字,“杀!”
        舒安夏的手死死地捂住嘴,不禁有些颤抖,她一直以为皇后一派想篡位,长公主一派要保皇,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舒浔易竟然跟南国勾结,谋反!
        秦烈舞满意地大笑起来,“这才是成大事之人!”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小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侯爷,您在吗?”
        舒浔易和秦烈舞对望了一眼,声音一沉,“什么事儿?”
        “二夫人带人把‘夏园’围起来了,这会儿请您过去呢!”
        舒浔易眼底闪过一抹不耐,沉声道,“她又要干什么?”
        “有丫鬟报说六姑娘跟个野男人走了,二夫人说这关乎六姑娘的声誉,不能冒然求证,所以先把‘夏园’围起来,等侯爷去决断!”门外的小厮赶忙答道。
        柜子中的舒安夏攥起拳,原来二夫人来了一招双管齐下、釜底抽薪!她先找人引她来书房,如果在书房她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也许直接就被舒浔易大义灭亲了。然而二夫人又带人围住了“夏园”,就是一旦她有命安全回去,二夫人还能借此机会,毁她闺誉!
        思忖间,舒浔易和秦烈舞已经相继离开。
        四周又恢复的安静,舒安夏悄然打开柜门,轻轻一跳,下一秒,一股强大的掌力一闪,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舒安夏一咬牙,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满是络腮胡子的秦烈舞。
        秦烈舞邪魅一笑,“你记得,今晚你欠了我三个人情!”说完,秦烈舞在她脖颈一点,大掌划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便揽住了她的腰,脚尖轻点。
        眼前的景物飞速地倒退,舒安夏只能感觉到耳边刮来呼呼的风和身边这个邪魅男人的冰冷气息。
        “夏园”外,当被人抬着的二夫人看到舒浔易脸色不善地走来之时,轻哼了一声,看来舒安夏这个小蹄子还是命大,没听到不该听的!不过不要紧,只要侯爷带人进了‘夏园’,证实舒安夏未在园中,再加上那几个丫鬟的证词,舒安夏的闺誉不毁也难!到时候看看她还有什么资格嫁入顾府!舒天香的闺誉被抹黑了,她舒安夏也别想好!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