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56 再补一刀
056 再补一刀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是夜,静谧的让人不安。
        “石园”内的李氏死死地捂住耳朵,将厚厚地棉被压在她脑袋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原本为了促进感情,她和老爷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然而,自从有了红川,她夜夜听着隔壁欢爱的声音,就愈发抓心挠肝,无法入睡。
        今夜他们兴致更胜,连续了几次**,红川那骚蹄子的叫声,真是让她恨不得撕了她的嘴。
        李氏地指甲死死地挠着床,发出慎人的摩擦声,李氏一咬牙,狠狠地敲了一下床板,又一次地翻了身。
        “吱——吱吱——吱吱吱——”依旧是挠床板的声音,李氏双腿一收紧,屏住呼吸,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跟床板的距离。
        “吱——吱吱——吱吱吱——”
        李氏一个激灵,隔壁的“嗯嗯啊啊”怎么也变成了“吱吱”?被子下面的身体开始冒汗,李氏受伤的手臂似乎有刺痒刺痒的感觉,她抿住唇,缓缓地将被子向下拉了一点。
        有些许空气进来了,带着一丝凉气,她的头发不知是因为被子的摩擦还是什么,总觉的有种微弱的撕扯的感觉。
        “吱——吱吱——吱吱吱——”
        这种声音愈发清晰了,李氏手臂一个颤抖,被子又被拉下一大截,正好露出了她的眼睛和鼻孔。
        李氏死死地闭着眼睛,耳朵竖起,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周围的声音,半响,终于确认不再有挠床板的声音之时,李氏舒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双眼。
        眼前还是她的那张冰冷的床,冰冷的帷幕,冰冷的……
        “轰——”当李氏的视线上移之时,一个苍白如死人般的面孔在她眼前放大!李氏的心脏猛一收缩,手臂死死地捂住,连滚带爬地向床的角落里滚去,因为太过用力,她的手臂又被折了一下,发出嘎嘣声的同时,钻心的疼痛袭来。
        此时的李氏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恐惧早已掩盖掉所有疼痛,斗大的汗珠从李氏的额头涌出,她牙齿打颤,想叫却发不出声音。
        那张脸升得越来越高,长如白绫的白袍仿佛吊在空中一般,来回游荡。李氏的脑中忽然涌出了几个字:“超度亡灵!”
        关于那个“昆仑白玉佩”的传说,她一直有些忌讳,但是她明明没有滴血进去,怎么会……
        这时,那个上升的白袍鬼面忽然停住,紫黑色的嘴唇一张一合,随着红色舌头的吐出,一个白色的物体缓缓从舌底滑动下来。
        昆仑白玉!
        李氏浑身一个机灵,只感觉下身“哗”地一下流出很多液体,阴湿了她的底裤、床和被子,此时的李氏已经感觉不到,双眼凸出,眼底的毛细血管瞬间撑爆了一根,一股鲜血从眼底流出,流过她惨白的脸上,极其骇人。
        下一秒,她一口气没憋上来,双眼一番,便昏了过去。
        那个鬼魅般的身影看着晕过去的李氏,瞬间一分为二,舒安夏从白袍底下钻出来,拿出一把刀子,动作娴熟地在李氏脑袋上开工。不一会儿完工,两个身影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夏园
        舒安夏和碧云刚进房门,就相视大笑起来。
        “没想到六太太平时看起来那么威风,竟然还尿裤子,恐怕那床板都要滴水了!”碧云一边脱掉长袍,扯掉白色面皮,一边说道。
        舒安夏斜睨她,嘴角弯起,“幸好你憋住了,要是真笑出声,那可就露馅儿了。”
        “当然。不过想想她把惠人打成那个样子,我还真想吓死她!”碧云愤愤道。
        “李氏现在恨二夫人,绝对比恨我多,如果现在收拾了她,岂不是给二夫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李氏虽然不够精明,但是作为一把好使的枪,还是有利用价值的。”舒安夏轻笑了一声,解释着。
        碧云挠挠头,半撅着嘴,现在她越来越听不懂舒安夏说的一些名词了,什么“枪”啊,“利用价值”啊,不过她知道,她们姑娘的想法,总是对的,这就足够了。
        翌日一清早,舒府各园内的姨娘婶子小姐夫人都来“石园”为六老爷庆祝,就连不能走路的二夫人也被人抬着进了“石园”。
        六老爷一身大红长袍,给足了红川和二夫人面子,红川虽然只穿暗红色喜服,却因为其清丽的容貌,引得各园小姐夫人们的赞叹。“石园”内一片喜气。
        老太太也从祠堂出来,坐上了主位,其他各房太太姨娘小姐,按照身份正偏嫡庶等级落座,这时,老太太左手下第一个位置的空位,引起的众人的注意。
        那个位置,正是六老爷的正妻李氏之位无异。
        丈夫娶妾,作为正房妻子,要不妒不忌,欢欢喜喜,才是“贤”。李氏平日以刁钻刻薄出名,因此,她的缺席,便引来众人的各种猜测、各种看戏。
        “你们说,今日这六太太能不能来?”四房一姨娘率先挑开话头。
        “肯定不能,六老爷平时对她可是言听计从,结果这次这么大的事儿,忽然不听了,她哪能受得了?”又一姨娘接话。
        “老太太在这儿坐镇呢,假如她不来,老太太肯定不同意,况且咱本国也有礼法呀,正妻不喝茶,那就不算纳妾!”
        “这六太太要是真的不来,那就是跟六老爷对着干呢,如果今日六老爷娶不成红川,那就丢脸丢到家了!”又一姨娘说完,几个姨娘纷纷应和,然后掩嘴嗤嗤笑了起来。
        六老爷听到这里,原本娶妾的好心情消失殆尽,眼神一冷,转过头,就奔着李氏的房间而去。其他几个八卦姨娘,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小跑着跟上了六老爷的脚步,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兴奋。三姑六婆的本质,在她们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思忖间,众人已经来到了李氏的房门前,满是的怒气地盯着那紧闭的房门,六老爷毫不留情地踢向了李氏的房门。
        “砰”地一声巨响,房门从中间横裂而开,抱着被子缩在墙角落里的李氏一个哆嗦,便迎上了六老爷那含着毁天怒意的黑眸。
        李氏一看到六老爷,眼底闪过一抹惊喜,颤抖的身体仿佛流过一丝暖流,给了她希望。
        然而,六老爷却是死死地瞪着李氏,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那些尾随而进的姨娘们,惊诧地盯着那个满脸血污脸色苍白,且光着头的李氏。
        半响,有的人憋不住了,背过身,捂着嘴偷笑起来,尽量不让自己出声。
        听着其他人的嘲笑声,六老爷更气,直接大掌一翻,就将他手旁的梳妆台给拍个粉碎。
        李氏不可思议地盯着那个她一直护着的男人,看到她这样,竟然不闻不问,更为可气的是,他眼中的熊熊怒火,竟然是因为她不出席他的纳妾仪式?
        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李氏的心,就像被狠狠插了一刀一样难受。
        此事一过,三姑六婆们又开始发挥傲人的想象力,有人说六太太李氏是被“昆仑白玉佩”中的亡灵报复,被鬼剃头;也有人说李氏为了对抗六老爷,故意将自己剃成光头,让六老爷无法完成纳妾仪式;更有人说,李氏——疯了。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