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55 新人旧人
055 新人旧人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李氏眼皮一挑,“大半夜的鬼叫什么?”

        “奴婢看见、奴婢看见——”

        李氏脸闪过一抹不耐烦,蹙眉道,“到底看见什么了?”

        “奴婢看见有人进了六老爷房里,看身影,好像是红川姑娘。”

        “什——么——?”李氏双目猩红,一把抓住婢女的肩膀,指甲死死抠进去。

        “奴婢说,红川姑娘进了六老爷的房——”婢女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还没说完,李氏已经跃过她,愤恨地看了一眼“琴瑟园”,便小跑起来。

        怪不得二夫人这么晚了叫她过来,怪不得红川那个小蹄子天天去她园子里转悠,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以为爬上了老爷的床就能当侧夫人吗?想的倒美,李氏咬牙切齿,看着她怎么收拾红川!

        李氏大张旗鼓的回到园子,强忍着将要一涌而出的怒气,来到六老爷的房门前。

        房门依旧半敞着,隐约可见室内,一男一女交叠着,男的正在奋勇地驰骋。

        “嗯——嗯——六老爷你真棒!”

        “加速——加速!”

        “六老爷威武!”

        红川娇媚地说着每一句暧昧的词儿,激得六老爷愈发的兴奋。

        “你这个骚蹄子,真够味儿,二嫂调教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

        “那老爷看在二夫人的面子上,就收了奴婢吧!”红川的称呼直接由“六老爷”变成“老爷”,气煞了站在门口的李氏。李氏一咬牙,直接踢开了六老爷的房门。

        巨大的碰撞声激得床上两个一震,原本还硬挺的六老爷,被李氏这么一吓,登时软了下来,红川也傻在那儿,不可思议地看着忽然闯进来的李氏。

        “你这个贱蹄子,勾引人勾引到我‘石园’来了,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李氏声嘶力竭,一边说着,一边冲到了床边,长长的指甲一把抓上红川的香肩。

        红川吃痛,半起身就往六老爷怀里钻。

        这下李氏更气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长长的指甲在黑暗中就乱抓开来。

        原本还在气恼懊恼自己突然软下来的六老爷,被李氏这么一抓,登时焚天怒意染上眉梢。下一秒,六老爷大掌一翻,狠狠地捏住李氏的手腕,李氏吃痛,倒抽一口凉气,看着六老爷护着红川,登时一抹浓浓的委屈就涌上心头,“老爷,你护着她?”

        实践证明,男人在欲求不满的时候,千万别惹他,再加上六老爷刚刚被红川夸完威武,便软了下来,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几种怒气混在一起,六老爷根本没理会李氏眼中的悲伤和委屈,捏着她的手腕继续用力。

        “老爷,你快放手!”李氏见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另一只手就死死地去抓六老爷的捏着她手腕的手。

        几道鲜红的血檩子立即浮上六老爷的手臂。看着被伤的六老爷,角落里的红川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满是心疼之色,“六太太,你快放手,你怎么舍得伤了老爷?”

        李氏一听,目赤欲裂,气炸了肺,更加歇斯底里。六老爷一听,所有怒气都集中在手上,抓着李氏的手腕狠狠一拽。

        只听“咯嘣”一声,李氏的惨叫就响遍整个“石园”。

        翌日一大早,整个舒府的下人都在议论纷纷。二夫人的大丫鬟红川在二夫人的授意下爬上了六老爷的床,原因是要报复在“窃玉事件”中,伤了八姑娘的六太太李氏。李氏被二夫人设计,捉奸不成,反而弄得自己手臂脱臼。六老爷甚是喜爱红川,不顾李氏反对,坚决要纳红川为妾。李氏一时气吐了血,并发毒誓,从此跟二夫人势不两立。

        二夫人躺着也中枪,至此,李氏和二夫人彻底决裂。

        转眼又过了十日,舒安夏闲来无事逛花园,“好巧不巧”地碰到在荷花池边一手吊着纱布,另一手扔石头的李氏。

        “给六婶子请安!”舒安夏福了福身,笑意盈盈。

        李氏抬了抬眸,斜睨她一眼,冷哼,“在园内看到令人恶心的人,在园外也不得清净!”

        舒安夏扬眉佯装没听懂李氏的讽刺,纤指一抬,“咦,那不是六叔吗?”

        出于本能地,李氏扬头一望,只见不远处走过来两个身影,女子依偎在男子的肩头,男子紧紧地搂着她,满脸笑意。这两人正是六老爷和红川无异。

        “这明日六叔就要娶红川过门了,今日还这么如胶似漆,真是羡煞旁人啊!”舒安夏说着掩嘴嗤嗤笑了起来。

        李氏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盯着那说说笑笑的两个人。这十日来,老爷夜夜在红川房中,她手臂未愈,诸事不便,然而,老爷连一句问候都没有,果真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想到这里,李氏咬着牙,更加气愤那个始作俑者——二夫人。这些账,她要一笔笔记得清清楚楚。

        “参见六叔!”舒安夏“有礼貌”地福了福了身,笑意盈盈地看了一眼红川。红川也礼貌性地对着舒安夏福福身。这时忽然看到舒安夏身后的李氏,红川脸色变了变。

        “一条臭鱼还有脸出来!”李氏咬牙切齿地瞪着红川,恨不得要将她拆吞果腹。

        红川“怯懦”地看了一眼李氏,向后退了几步,躲到六老爷身后。六老爷长臂一伸,揽住红川手收得更紧了,不耐地看着李氏,“你闹什么闹?一个长辈,在小辈面前也不嫌丢人?”

        李氏一听,双眼瞪得发红,声音提高了一倍,“你都好意思当着小辈的面亲亲我我,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六老爷赶忙左右看了看,见没人过来,愤恨地瞪了李氏一眼,“明天的纳妾仪式,如果你不想让我顺便休妻的话,你最好给我安分点!”说完,六老爷就搂着红川的腰,意气风发地走了。

        李氏一听,身体一个踉跄,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曾经对她言听计从、百般呵护的丈夫的背影,才十日,仅仅十日,他就变成如此了吗?李氏咬着牙,心里将二夫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又一遍,此仇不报,她枉为人!

        舒安夏轻瞄着李氏,眼尾带笑,六老爷被李氏压制的久了,心中的气早就积怨已深,现在碰到了一个对他百般崇拜的红川,他当然重新找回了做男人的感觉。看着李氏气得发紫的嘴唇,舒安夏眼底的笑意更大了,把惠人伤了那么重,李氏,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