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49 急转直下
049 急转直下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二夫人刚进“夏园”,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园子内翻了出去,登时心中一喜,她的人动作还快,那个中毒之人已经死了吧,她把验尸官也请来了,只要等会一验——精尽而亡,她倒要看看侯爷的脸往哪儿搁。
        再加上舒安夏背上了命案,这辈子也就彻底毁了,想到之前屡次被她算计,二夫人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二夫人——”刚刚升了等级的她的贴身大丫鬟红艳,战战兢兢地指着那个黑影,二夫人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红艳立即噤声。
        没给舒安夏喘息时间,二夫人带着其他几个婢女直接就踢开门闯了进来,蜡烛点上的那一刻,她们只看到了只穿着肚兜,香肩若隐若现的舒安夏。
        舒安夏看到二夫人,先是脸色一变,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二夫人看到舒安夏的慌乱,心中更加得意,使了使眼色,几个婢女便纷纷往里屋走去。
        舒安夏迅速地地披上了件纱衣,赤足踩在地面上,脸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二夫人扬眉斜睨了一眼翻箱倒柜的婢女,便跟舒安夏闲话起来。
        “夏儿你冷汗涔涔,可是做了噩梦?”
        一听二夫人问起,舒安夏立即氤氲了一层雾气,“母亲,刚刚夏儿梦到您被一个黑衣鬼缠身了,那个黑衣鬼七窍流血,手里还握着您的紫玉蟠龙佩,要跟您索命,可吓死夏儿了,幸好夏儿看到您了,要不夏儿定是整夜不能眠。”
        二夫人冷笑一声,心里腹诽:小蹄子,装什么装,用鬼神之说吓唬我,待会找到了有你好看的。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母亲很好,夏儿放心。”
        舒安夏赶忙点头,拍着胸口,好像真的放心了一般。二夫人微微蹙眉,出于本能地将手摸上了腰间。
        下一秒,二夫人的笑凝在嘴边,她往腰间空荡荡的果真少了什么。这下连红艳也着急了:“二夫人,莫不是刚才丢在小姐园子里了?”话音未落,红艳便被二夫人狠狠剜了一眼。舒安夏假装不知,慧眸狡黠的转了转:“母亲,天气这么冷,您在女儿的园子里做什么二夫人脸色尴尬难辨:”咳咳,我瞧你这园子里菊花开得正艳,就过来看看。“”这般夜色下赏菊,母亲真是好兴致。“
        这时,婢女们纷纷出来,皆无一例外地摇着头。内室已是一片杯盘狼藉。
        二夫人秀拳紧握,脸色黑了一层,她已经带人在”夏园“外蹲了两个时辰,明明那边已经给了信号,而且她也看到了她的人,为何还没抓到?!
        二夫人咬着牙,眼神愈发冰冷。
        舒安夏水眸闪闪,嘴角弯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母亲,最近园子里好像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尤其您走夜路的时候,要小心些哦!“
        二夫人听她一说,身子颤了颤,满是戒备地向四周望了一眼。随后,她冷哼一声,刚走到门口,舒安夏甜甜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母亲,要不要女儿送送您?“
        二夫人冷冷一甩手,走的步法更快了。
        琴瑟园
        二夫人留了二等丫鬟在”夏园“找寻她的紫玉蟠龙佩,其他人都跟着她回到了琴瑟园。折腾了一个晚上,她的人显得有些疲惫,然而,她还未等进园子,便看到舒浔易带着丁巳朝这边走来。
        ”侯爷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二夫人有些诧异。
        ”蔚将军班师的庆功宴有些细节要跟你商量一下,大军现在已经过了凉州,咱们就只有不足月余的时间准备了。“
        二夫人温柔地点点头,双臂环上了舒浔易的手臂,小脸贴了上去,妾身先伺候爷梳洗,等会儿,咱们在床上慢慢讨论。”二夫人说的柔情蜜骨,酥了舒浔易的筋。舒浔易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眼底的**乍现,“小妖精!”
        二夫人舔着唇,用胸脯在舒浔易的手臂上蹭了蹭,登时舒浔易的身体更紧了,下身有是反应,于是,他长臂一弯,直接将二夫人凌空抱起,三步并两步便走到了房门前,踢开门。红艳眼疾手快地准备去打水伺候。
        而就在这里,“砰”地一声巨响传来,红艳闻声望去,只见,刚刚还在舒浔易怀中的甜言蜜语的二夫人,此时四仰八叉毫无形象地摔在地上!
        红艳震惊,赶忙跑过去扶她,然而,在她进入房中的那一瞬间,身体彻底石化了。二夫人的床上,安静地躺着一个**男子!男子的面孔已经扭曲,蹊跷流血,身体的各个地方,到处是青紫的伤痕。红艳惊恐地向下看去。
        “轰!”
        **男子的苍白的手指,紧紧地攥着二夫人的紫玉蟠龙佩!
        红艳想叫二夫人,但是奈何她却如何也发布出音,其他几个跟着进来的婢女,除了惊吓更是惊吓,有的甚至直接晕了过去。
        舒浔易死死地攥着拳头,下嘴唇已被咬出了血丝,他的黑瞳开始向外扩散,毁天灭地的焚天怒火仿佛要在下一秒把二夫人吞噬。
        “爷你不要相信,不要相信,跟妾身无关,真的跟妾身无关!”二夫人的牙齿一直打颤,有些语无伦次。
        舒浔易半弯下腰,大掌一把捏上二夫人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提起,二夫人的双手抓着舒浔易的手,祈求地摇头。
        舒浔易咬牙切齿,“本侯如此宽容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本王的?三更半夜,一个死在你床上‘精尽而亡’的男人。”舒浔易越说声音越冷,手指也愈发的收紧。
        这时,红艳扑通一下跪地,抱着舒浔易的腿,“侯爷,求您了快放手,再不放手就出人命了!”
        舒浔易双目猩红地瞪着二夫人,手臂的力气愈发加重。
        “侯爷,蔚将军就要回来了,您杀了二夫人,不是让侯府跟将军府翻脸吗?”
        盛怒中的舒浔易听到“蔚安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底闪过一抹愤怒和厌恶,随后,他的手臂收紧,对着床的方向狠狠一甩,二夫人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直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撞****柱。
        二夫人只听“咯嘣”一声,她的整个后腰便失去了知觉。
        舒浔易又是深吸了一口气,背过身去,负手而立,声音冷如万年寒冰,“自己处理,这是本侯最后一次放过你,再有下次,犹如此玉!”舒浔易一回手,一阵强劲儿的掌风袭过,男子手中的紫玉蟠龙佩便成了碎末。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