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47 突生异变
047 突生异变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看着舒天香一副不知悔改还拒绝解释的样子,舒浔易一股脑的火气冲到了头顶,下一秒,他大掌扬起,对着二夫人和舒天香,就拍了下去。
        二夫人咬着牙,闭着眼,眉毛挤到了一起,“砰”地一声闷响传来室内落针可闻。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二夫人翘起一只眼偷看,她万万没想到,在她身前挡着的竟然是衣衫不整的李长再!李长再捂着胸口,嘴角溢出来一丝血丝。
        “岳父大人,请手下留情。”李长再断断续续地说着,又吐了一口血,“香妹妹这么做都是因为小婿,小婿愿意替代香妹妹承担一切罪责。”
        此时的李长再已经肯定夜半跟他“诉情”的是舒天香,他心里登时乐开了花,谁不知道舒天香是个嫡女,又是二夫人的心头肉,娶了舒天香,他不但是稳定的舒家,同时也取得了二夫人背后的蔚家的支持,这可是一举双得啊。所以,他心里反复思量,迅速做了决定,只要娶到舒天香,自己吃点苦也不要紧。更何况李家早已今非昔比,岳父大人过重惩罚他的。权衡利弊之下,李长再这才冲了出来,充当了这个“护花使者”的角色。
        舒浔易居高临下地睨望着他,神情中埋藏着骤起的肃杀,李长再的身体抖了抖,出于本能地向后移了移。
        二夫人一看事情越来越遭,李长再这么一搅合,舒天香的闺誉就毁了,她一咬牙,故意让自己忽略舒浔易那杀人般的眼神,转过头对着李长再,一字一句道,“长再莫要胡说,天香整个晚上都跟我在一起,哪里能去找你?你定是认错人了!”
        李长再以为二夫人在欲擒故纵,怕他不会全心全意对舒天香,所以,赶忙摇摇头以表决心,“母亲请相信我,我跟香妹妹是情投意合,刚刚在树林,我们已经——”
        “住口!”二夫人脸色乌青了一大半,李长再越说越离谱,她实在听不下去了,怒声呵斥。
        舒浔易的脸色已经冰到了极点,黝黑眸中焚天怒怨,他颤抖地抬起手指,指着二夫人,“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可真是好样的,陷害嫡姐,手足相残,还不知廉耻、夜会情人!等明天早上母亲醒来,就赶快让母亲给舒天香准备嫁妆,你们母女能丢的起这个人,本侯还丢不起脸!”
        “不,侯爷,不,你不能听她乱说,天香是嫡女,怎能与人为妾?况且,跟长再约会的女子带着面纱,咱们舒府习惯带着面纱的,可不是天香啊。”二夫人双目猩红,意有所指舒安夏。
        躺在床上的舒安夏心里冷笑,二夫人这步棋又走错了,现在北国的朝堂上,谁不知道李长再的耳朵胜过百人之眼?上次李长再就是凭借耳朵,找到了近百锦衣卫没找到的皇后。
        果不其然,二夫人话音一落,舒浔易便嗤之以鼻,眼中的厌恶更深了,“本侯就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会不信长再的耳朵。不用再多说了,现在你们就去‘福康园’给我跪着!”
        转眼到了早上,然而舒府各个园子的人,除了舒安夏没一人安寝。四姨娘运气好,原本想弄点幺蛾子逼迫五姑娘不得不嫁李长再,然而,还未等行动就看到了大批的家丁往“竹园”里涌,一打听才知道舒天香出事了。
        四姨娘的心中真是五味俱全,一方面庆幸自己未行动,另一个方面对于嫁过去之人如果是舒天香,更是担忧。所以她一夜未眠,大清早就来到“福康园”等待今天的“三堂会审。”
        舒天香的眼睛红肿着,像杏桃一般,二夫人厚重的眼袋和黑眼圈,也失了往日的风采,舒安夏一脸“迷茫”也被请了来,老太太坐在主位,舒浔易负手而立,面色阴沉的骇人。
        老太太听了下人的禀告,简单了解了深夜之事,征询了舒浔易的意见后,也同意先给舒天香和李长再定亲,等舒天香及笄之后,立即完婚。李长再可是乐开了花,连连叩头谢恩,并且主动提出娶舒天香为平妻,四姨娘听到这个决定之时,面色巨变,舒灵玉当场就掩面痛哭起来。
        这时,跪着的二夫人霍地起身,双眸中绽放出毁天灭地的愤怒,一向温柔的眼眸中灌满了彻骨的寒意,她死死地盯着舒浔易,一字一句道:“我不同意!”
        “福康园”内的人,无不意外地被二夫人的这句话惊到了。长辈面前,夫君面前,她不但没用“妾身”用了“我”,而且她还当着众人的面,如此忤逆夫君,忤逆婆婆,那更是大不敬。按照北国“以孝为本”的礼仪之国精神,二夫人此时所为,轻则要被降位份,重则会被休妻的。
        舒浔易也显然被二夫人的话惊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半响,他的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原本平静的黑眸中,登时充满了焚天怒焰,他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你再说一遍!”舒浔易的声音中那彻骨的冰寒,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二夫人掐死一般。
        舒安夏蹙起眉,从早上起床,她的右眼就一直在跳,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似乎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二夫人一向不是冲动之人,如果说舒天香的终身大事让她乱了阵脚,她也不该“铤而走险”,难道……
        “妾身说,将天香嫁给李长再为妾之事,妾身不同意!”二夫人虽然这次用了敬称,但是语气却更强了一分。
        舒浔易一甩手,身体蹭地一下就穿了过来,大掌直接捏上二夫人的下颌骨,指尖不断收紧。二夫人死死地回瞪他,呼吸越来越紧蹙。
        “圣旨到——”
        一个尖细的声音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气愤,舒浔易愤怒地甩开手,警告地瞥她一眼,二夫人耳边两侧两个深深的手指印,看起来极其骇人。
        舒安夏偷偷斜睨她,忽地,二夫人轻蔑地向她这边扫了一眼,嘴角弯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举着圣旨的太监趾高气昂地走进来,圣旨一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蔚氏安强打退南国敌寇、保我北国之安,现封为‘北国第一兵马大元帅’,其妹蔚冰琴提供粮草军饷有功,特封‘皇家诰命夫人’钦此!”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