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45 游戏开始
045 游戏开始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顾瑞辰扶着顾老太君进来,跟老太太寒暄了一阵子,李长再对顾瑞辰点头哈腰,极其谦恭,顾瑞辰传了舒浔易的话,要隔日早上才能回府,这样李长再挑选姨娘一事就暂时搁置。顾瑞辰以等舒浔易为由,跟顾老太君在舒府暂住一日,一时间,舒府腾出了最上等的客房,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
        舒安夏摸了摸隐隐作痛的额头,从顾瑞辰进来的那一刻,她的额角就开始抽搐,今晚注定是个不宁夜。
        琴瑟园
        听着二夫人吩咐完小厮的话,旁边的舒天香手舞足蹈的抱着二夫人的脖子,“娘亲,女儿今天太高兴了,还是您厉害,这回一定要除掉舒安夏那个贱蹄子!”
        二夫人不悦地扫她一眼,“你别高兴的太早,重头戏还在今天晚上!”
        舒天香两眼瞪得发亮,“五姐姐肯定会行动吧?母亲,你要不要再去警告她一下?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二夫人水眸闪闪,“她不行动就更好了,你就放心吧,舒安夏这回,嫁定了!”
        “蓉园”内,舒灵玉眼睛红红的,一脸愁容地看着四姨娘,四姨娘也是眉头紧蹙,表情沉重。
        “四姨娘,怎么办?夫君看着五妹妹的眼神,让女儿心里好难受。”舒灵玉吸了吸鼻子,用手帕拭泪。
        “大姑爷再娶姨娘,那已经是不容改变之事,但是姨娘更担心的是,他会娶谁过去!”四姨娘叹了口气,轻声道。
        舒灵玉一愣,“姨娘何意?”
        “今日的一切,表面上好像一切都像板上钉钉一样,选中五姑娘,但是从我跟在二夫人身边这么多年,对她的了解来看,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机会。现在之于她而言,最大的眼中钉不是我,而是随时可能醒来的倪姨娘,还有那个有嫡女身份的舒安夏。如果这次的事儿,大姑爷娶的是舒安夏,你这个庶女的正妻身份就岌岌可危,这样可就是一箭双雕,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绝对!”四姨娘眯起眼,心中的想法更加肯定。
        “姨娘,快帮我想想办法,不能让他娶个嫡女啊!”舒灵玉颤抖地抓上四姨娘的手,缓声道。
        四姨娘拍了拍她的手,“姨娘有分寸!”说着,她的眼中闪过一抹算计。
        是夜,舒安夏用过晚膳,便靠在摇椅上假寐,已经到了戌时,该来人了。
        果真,片刻功夫就响起了惠人的声音,“六姑娘可睡下了?五姑娘来找您了!”
        舒安夏睡眼惺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有请!”
        舒冬烟进来,两眼通红,看到舒安夏的时候,一下扑到舒安夏怀里,痛哭起来。
        舒安夏捋了捋她的背,“五姐姐,有事慢慢说,有夏儿在呢。”
        舒冬烟抬起头,断断续续地开始说了起来,简而言之之意就是二夫人强迫她要给李长再做小,让她帮忙想办法。
        看着舒冬烟那成串的泪水,舒安夏微微蹙眉。
        “六妹妹,今夜之后,姐姐就是大姐夫的姨娘了,姐姐想最后放纵一次,你能陪我喝点酒吗?”舒冬烟擦了擦眼泪,淡声道。
        舒安夏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轻轻地点了点头。
        酒很快就拿上来了,舒冬烟先是自饮了几杯,几杯酒下肚,舒冬烟的说话声音大了些,不像开始那般拘束。
        “六妹妹,姐姐敬你,希望你能找个心仪的如意郎君!”说着,将杯端到舒安夏面前。
        舒安夏弯弯嘴角,跟她碰了杯。这时,忽然舒冬烟手一滑,她的杯子咣当一声落到桌上,桌面的酒顺着桌沿流到舒冬烟身上。舒安夏赶忙低头,拿起帕子替她擦拭。
        混乱中,舒安夏用余光看到舒冬烟往她酒杯中放了什么东西。
        舒安夏咬了下唇,若无其事地扯起一抹笑容,“要不五姐姐换一下我的衣服吧!”
        舒冬烟慌忙地摆摆手,“不用了,六妹妹,咱们继续喝酒吧!”
        舒安夏颔首,又端起酒杯,放到唇边,舒冬烟看着她的酒杯,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双眸死死地盯着舒安夏手里的杯子,手臂发抖。舒安夏无奈地叹口气,舒冬烟看来真是没有害人经验,她这个表情,就算舒天香那种人,也会怀疑。
        舒安夏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又将杯子放下,舒冬烟看着她放下的杯子,反而舒了口气。
        舒安夏叹了口气,这个舒冬烟,还是有良心的。
        “五姐姐,你知道吗?夏儿现在非常能理解你,没有娘亲的孩子有多苦。夏儿虽然是嫡女,但是从小,都是跟庶女一样,卑微的活着,直到上次,我差点被舒天香害死,夏儿才真正意识到,除了自己帮自己强大起来,没有人能帮你,在北国,无论想在哪个家族立足,不能靠贤,不能靠善,只能靠心计,靠智慧。但是,算计别人也好,做坏事也罢,都要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要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让自己后悔终身!”
        舒安夏说完,舒冬烟的身子不可抑制地摇晃起来,
        这时的舒安夏,已经将事情理顺的**不离十了。二夫人先是刻意安排舒冬烟的打扮和出挑的举止,让她放松警惕,现在又利用了懦弱又对她十分孝顺的舒冬烟来给她下药,这个计谋好,今夜过后,木已成舟,即使舒浔易震怒再来追查,也是查到下药的舒冬烟身上,而跟她却没有丝毫关系。再加上,她曾放出风声,这个时候倪姨娘是苏醒的关键期,如果听说了她这个嫡女嫁给了庶女的丈夫为妾,估计倪姨娘醒来也会再次被气死吧。
        这个舒冬烟,从开始就被二夫人利用,但是对于害她,舒冬烟还是有一丝不忍,如果不是刚才看到她放下杯子那一刻,舒冬烟明显松的那口气,她也就不会再多给舒冬烟一次机会。舒冬烟,成仁成佛,一念之间,就看你自己了。
        舒安夏想到这里,又将杯子端起,缓缓地拿到唇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舒冬烟霍地起身,用手打掉了舒安夏手中的杯子,然后扑通一下跪下,泪流满面,“六妹妹,姐姐对不住你,这酒不能喝啊!”
        舒安夏放下酒杯,轻轻地扶起她,将她散乱的发丝掖到而后,轻声道,“五姐姐,别害怕,一切有我!”
        忽地,一个身影从窗前闪了闪,舒安夏给舒冬烟使了使眼色,舒冬烟会意,点头的刹那,一记手刀,劈上了舒冬烟的后颈。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