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43 上香遇袭
043 上香遇袭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那日之事落幕,翠婷成了代罪羊,赶出了府,舒浔易虽然没有处罚四姨娘,却也冷落了她,并以安心养胎为名,夺了她的掌家权,至此,掌家权跌跌转转,几经波折还是回归了老太太手中。
        舒安夏轻轻地放了一颗棋子,四姨娘本不是心急之人,看到顾府提亲,这是急了,才自乱了阵脚。如果四姨娘事后仔细想想,定然会想的通,她不但选错了时机,也选错了方式。
        那日的事之后,陈太医来给倪姨娘诊治,说了一堆只要好好休养就有机会活下去的话,临走之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舒安夏一眼。舒浔易知道这个消息,又惊又喜,从那之后接连每日都来看望倪姨娘,虽然倪姨娘依旧“沉睡”,但是气色却好了很多。舒安夏浅浅一笑,又落下一枚棋子,倪姨娘还不到醒来的时机,等路铺好了,她会挑个最好的时机,让她苏醒。
        自从老太太掌家之后,总是有意无意地找她“谈心”,或者有意无意地对她多加照顾,到底……
        “六姑娘,老太太通知要您收拾一下,她要您去‘法青寺’上香。”惠人抱着新找来的药材道。
        舒安夏蹙了一下眉,淡淡地点点头。
        自从穿越过来之后,舒安夏一直在养病,鲜少出门,相较于上一次顾老太君寿宴,马车里坐着舒天香,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这一次倒是安静许多。一起跟她出门的只有老太太和几个家丁,老太太一直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舒安夏被看得尴尬,掀起帘子,看向窗外。
        相较于现代的生态,古代的这才叫大自然。郁郁葱葱的树木没有一丝杂质,纯粹的绿色,干净而养眼,阳光斜斜的射下来,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舒安夏闭起眼,深深地吸了一口。
        “咣当”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舒安夏目光一紧,几个黑色身影从马车后飞了过来。
        “夏儿,快放下帘子。”老太太的话音还未落下,几个星形的飞镖就飞了进来,舒安夏快速侧身,飞镖打在车窗上。与此同时,响起了几声马的嘶鸣。
        “祖母……”舒安夏有些担心老太太,赶忙看了她一眼。
        “夏儿别怕。”老太太以为舒安夏害怕,一把捞过她的手臂,想要将她搂在怀里,而就在这时,一个剧烈的摇晃,老太太身子一闪,头部就撞上了马车的窗棂,她双眼一番,想要抱舒安夏的手臂直直落下,晕了过去。
        “祖母!”舒安夏抓住窗棂,向前一探,还好,无大碍。马车又是一个剧烈的摇晃,随着一声木轴断裂的声音,马车彻底停住了。
        舒安夏抿了下唇,霍地一下掀开帘子,马车外六个黑衣人蒙着面,将马车围住,他们带出来的家丁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昏了过去,却没有致命的伤口。
        舒安夏眼神暗了暗,这些黑衣人虽然来势凶猛,却非取人性命,然而,从开始他们也没说过话,也就不是取人钱财,非性命、非钱财,那也就是说……。
        就在这时,为首的黑衣人给其他几个黑衣人使了使眼色,下一秒,六个黑衣人一齐而上,直奔她而来。
        舒安夏冷哼一声,一个伶俐的空翻,就从马车跳了下来,落地的那一瞬间,她抓起一个黑衣人的手臂,向前一带,一枚极细的金针就顺着他的腋窝穿了过去。
        “啊——”惨叫声响起的同时,舒安夏打了一个滚,滚到另一个黑衣人的脚下,两枚金针就穿过他的膝盖。这时一个手臂抓上了舒安夏的后颈,直接把舒安夏举过头顶,舒安夏坏坏一笑,对准他的百会**一扎。黑衣人松手的瞬间,舒安夏借着高度,对准旁边黑衣人的耳朵,一针而下。
        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舒安夏已经迅速地解决掉四个。另外两个黑衣人面面相觑。派他们来的人,根本没说过这个女娃娃会武功!
        舒安夏看着他们,脸上立刻浮现出一副“我很无辜”的表情,小手对着他们,轻轻地勾了勾。
        为首的黑衣人给另外一个剩下的黑衣人使了使眼色,另外一个黑衣人只好硬着头皮缓缓地向前走,舒安夏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眼中却是不容忽视的凌厉。
        黑衣人一咬牙,就在他冲上来的那一刻,身后的黑衣服射出了几颗飞镖,舒安夏瞳孔一缩,还未等向后翻,头顶斜上方就飞来一个更快速的物体,不偏不倚地打上了黑衣人的飞镖。
        黑衣人瞠目结舌,视线落在被打掉的飞镖上面,那是一片只有小指般的绿叶。两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慌忙地跑开了。
        四周恢复了一片安静,舒安夏抬头对着阳光射来的方向,“多谢!”
        “我可是救你一命,难道就一句‘多谢’了事吗?”熟悉的声音,带着戏谑的笑意从头顶传来,下一秒,一身玄色长袍的顾瑞辰从天而降。
        舒安夏扬扬眉,“原本他们也无取人性命之意,不过想抓了我坏我名声而已。”
        顾瑞辰凝眸深深地望着他,眼底满是浓浓的赞赏,霍地,他一步上前,大掌袭上舒安夏的腰,舒安夏手腕一转,还未等回击,她的两只手,就被顾瑞辰抓住,固定在身后,顾瑞辰的身体一倾,将舒安夏的身体压在树干上,他脸上又恢复了原有的玩世不恭,“六小姐给我的惊喜,一次比一次震撼呢,正如你上次给我的发簪一样,总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
        舒安夏心里腹诽,顾瑞辰总能这么无耻,明明是从她怀里抢的,还敢说她送的,但脸上却扬起了笑意,眨眨眼,“惊喜不敢当,我这么‘柔弱’呢。”
        顾瑞辰扬眉抿住唇不再说话,而是定睛看着她,琥珀般的双瞳闪烁着琉璃般的深邃光泽,舒安夏被他盯得有些尴尬,别过眼去。
        “两年前我见过六小姐!”
        舒安夏身体一紧,脸色微变。
        顾瑞辰嘴角翘起,“你,到底是谁?”
        舒安夏长长的睫毛抖了抖,抬起水眸,回望他,忽地,舒安夏踮起脚尖,红唇直接贴上他的薄唇,顾瑞辰瞠目结舌,身体颤了颤,随即他懊恼的低咒一声,刚要抬起手臂夺回主动权,他倏然发现,他的手臂竟然僵在那里,无法移动!
        下一秒,舒安夏离开他的薄唇,从他僵硬的双臂下钻了出来,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容。无论前世今生,她都有一个特好的习惯,就是将强力****涂在嘴唇上。挑衅地望了顾瑞辰一眼,舒安夏伸出手指,在顾瑞辰肩膀上轻轻一撮,顾瑞辰的身体便像失去支撑的竹竿,直直向后倒去……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