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42 自食恶果
042 自食恶果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安夏轻笑出声,扬起手中的香囊,却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只不过,这个香囊中装的是跟‘绞股蓝’气味极其相似的‘夏枯草’!”
        舒安夏话音一落,厅内登时安静了。
        四姨娘眼中立即闪过一抹慌乱,看向李太医,李太医嘴角抽搐了几下,又看看舒安夏,挺了挺脊背,“我堂堂太医院资深太医,难道还分辨不出‘夏枯草’和‘绞股蓝’吗?”
        舒安夏没有理他,双眼定睛看着舒浔易,“请把陈太医请来,拆开香囊,香囊中到底是‘夏枯草’还是‘绞股蓝’一验便知。”
        陈太医很快就到了,看到李太医之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李太医眼神有些躲避,身子出于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
        舒安夏暗暗观察四姨娘,记得她前世看过的历史剧,一般宫里的嫔妃互相陷害之时,通常都会自己服食少量的‘桃仁’或‘三菱’,四姨娘的脸色有些沉,鼻翼两侧有淡淡的黑斑,八层是服食了‘三菱’。舒安夏轻轻地将眼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这回可怪不了她了。
        陈太医的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香囊中装的果真是“夏枯草”,这时,下面的三姑六婆们开始发挥其傲人的想象力。“咦,既然这两种香料不冲,怎么会出现小产迹象?不会是装的吧?”
        “保不准呢,这姨娘当久了,歪歪点子自然多,说不准就故意陷害嫡女呢!”
        “就是,这顾家来提亲了,谁不知道顾老太君最属意咱们六姑娘,四姑娘学问再好,也不过是个庶女,顶多给顾三公子当个姨娘。”
        三姑六婆们越说越大声,四姨娘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舒浔易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舒安夏,他不记得他的子女中有人学过医理,为何她会懂?再加上,上次他替她完成的半幅“百欢图”,他竟然发现,她的画功,竟然跟他不相上下!不,不,更准确的说,是在他之上?还有,那个眼高于顶,郡主贵女都不屑一顾的顾瑞辰,为何独独选中她?虽然明面上看顾府和舒府结亲,是为了拉拢他,但是他最清楚,以顾府的实力,根本就不用拉拢舒府,况且顾老太君也指明,选女只是借口,他们顾府,只要舒安夏!到底她……
        “侯爷——”四姨娘委屈地低喃打断了舒浔易的思绪,舒浔易有些迷茫地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四姨娘那张快要抽到一起的脸。舒浔易的眼前有一丝恍惚,曾经的倪姨娘带给他的,都是笑脸,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倪姨娘从不撒娇,从不委屈,虽然他总是觉得她不够女人,如今他才明白,倪姨娘的委屈和苦闷,都憋在心里,而把自己最快乐最积极的那一面展现给自己。真的怀念以前的日子,倪姨娘掌家的时候,二十年来,一直都是相安无事……
        想到这里,舒浔易霍地甩开四姨娘的手。四姨娘有些踉跄,本就借着舒浔易站立的身体颤了颤,心里闪过一丝恐慌,侯爷不会已经发现……
        猛地摇摇头,不会的,翠婷办事不会留下尾巴的,自我打气之后,四姨娘扬起脸,眼泪汪汪地望着舒浔易。
        舒浔易懒得看她,别过脸去。
        “老身也想知道,既然不是‘夏枯草’和‘绞股蓝’相冲,为何四姨娘还会有小产迹象?”
        四姨娘身子一颤,脸色惨白,她没想到老太太会开口发难,一时间没了对策,慌忙看向李太医。
        李太医掀了掀嘴,避重就轻道,“可能是四姨娘操劳过度,老夫一时糊涂,差点冤枉了六姑娘。”
        舒安夏弯起嘴角,笑意盈盈,“李太医您过谦了,谁不知道太医院一向纪律严明,对有失医德者一律革职严办,李太医也算半个掌事,自然不会将错就错。不过,陈太医今儿也来了,我爹爹又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不会让李太医含冤的!更加不会让‘夏儿’含冤!”舒安夏说完,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四姨娘。
        四姨娘的身子晃了晃。
        李太医一听舒安夏的话,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咬牙切齿地瞪了她一眼。敢情她的意思,好像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李太医心里冷哼,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嫡女而已,他才无所畏惧,随即又鄙夷地看了一眼陈太医,他陈明敢动他吗?
        舒安夏笑容可掬地看着四姨娘,“不知四姨娘的安胎药平日由谁负责?”
        四姨娘愣了一下,不知舒安夏为何忽然提起安胎药,有些紧张地眨眨眼,“当然是翠婷负责。”
        “翠婷姐姐舒府一向以认真负责出名,肯定是亲力亲为不会假手她人咯?”舒安夏转过头,直视翠婷。
        “那当然。”翠婷轻蔑地回了舒安夏一眼,朗声道。
        舒安夏满意地点点头,走到舒浔易面前,福了福身,“夏儿上次跟陈太医请教的时候,知道了一些中草药的常识,如果夏儿记得不错,孕妇鼻翼两侧出现黑斑,应该是误食了‘三菱’,而‘三菱’在咱们北国,实属禁药,很难买到,再加上‘三菱’气味怪异刺鼻,而且药剂量又‘恰到好处’,如果说‘误食’似乎又有些牵强……”舒安夏欲言又止。
        这时,众人脸上一副恍然大悟,鄙夷和嘲讽一起投向四姨娘。
        舒浔易霍地转过头,也凌厉地看向四姨娘,嘴唇抿起,带着不容抗拒的乖戾。
        四姨娘不知所措地摇着头,楚楚可怜,“侯爷,妾身才是受害者,您不能冤枉我。”
        “冤不冤枉,找出药渣一验便知。”舒安夏不依不饶。
        四姨娘一听药渣,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翠婷投给她一记安心的眼神,随即开口,“启禀侯爷,熬完药,药渣早就扔掉了。”
        “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这时一直沉默的陈太医缓步走上前,“只要老夫在四姨娘手指取一滴血,就可知道四姨娘服食的是不是‘三菱’,其分量有多少。”
        陈太医话音落下,四姨娘脸色大变,慌忙地看向翠婷,有两个太医在场,装晕是不可能的了,怎么办?
        “好,立刻验!”
        舒浔易话音刚落,翠婷咬紧牙,小脸煞白,颤抖的握紧双拳,扑通一下跪地,“不用验了,侯爷恕罪,是奴婢在四姨娘的安胎药中下了‘三菱’,嫁祸六姑娘,请侯爷恕罪!”
        舒浔易登时脸色大变,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一掌拍死翠婷。
        “不知一个宅门婢女,如何弄得禁药?”舒安夏再来一棒。
        翠婷慌忙地看向李太医,李太医阴狠地看着翠婷,警告味儿十足。
        “不想死就快说!”舒浔易耐性磨光了,声音冷了八度。
        “是,是李太医。”
        “你这个贱婢!”李太医大步上前,扬起手就要打。
        “这里是侯府!”舒浔易怒喝一声,阻止了他的动作。
        “明天开始,你不用再来太医院!”陈太医轻蔑地看了一眼李太医,冷声道。
        “陈明,你敢……”
        “明日本侯也会上朝奏表今日之事!”
        李太医一听,气得差点背过气去,狠狠地甩了袖子,阴沉的脸走了出去。
        这时,厅内又安静了下来,众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回四姨娘身上。
        “父亲,女儿有话要说。”一直呆在角落里的五姑娘舒冬烟,这时缓缓走上前,怯声打破了这怪异的沉寂。
        舒浔易不耐烦地蹙起眉,“说。”
        “一个多月前,女儿在花园里看到六妹妹掉了香囊,被翠婷捡了去。”
        舒浔易一怔,带着询问地眼神看向舒安夏。
        舒安夏委屈地回了一眼舒浔易,又看了看众人,轻轻地点了点头。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四姨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送的荷包有问题,她假如说没送过荷包给四姨娘,岂不是拂了四姨娘的面子?众人也纷纷了然,这嫡女就是嫡女,教养和气度就是不一样,冤枉了自己也要给庶母面子。
        虽然翠婷把所有罪名都认了,但是众人谁还不明白这幕后主使是谁,只不过她仗着肚子,可以保全自己而已。想着,各种嘲笑和歧视的眼神纷纷向四姨娘袭来。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