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41 姨娘毒计
041 姨娘毒计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安夏眯起眼,缓缓向前走。
        翠婷弯起嘴角,还是四姨娘聪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又让她用这种方式叫六姑娘进内室,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即使与六姑娘无关,也会落人口实,再加上这些家族三姑六婆们的夸大其词,六姑娘的名声,必然受到极大的损坏,那么跟顾府议亲之事……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厅内响起,翠婷惊诧地捂着自己的脸,瞠目结舌。众人的眼中也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诧异,这个平时怯懦的六姑娘,竟然敢打四姨娘的大丫鬟?
        “放肆!太医可说四姨娘小产迹象是我所为?”舒安夏气势凛然,满脸怒意。
        翠婷眼神闪了闪,“不是。”
        “爹爹可说与我有关?”
        翠婷眼皮又颤了颤,“没有。”
        “那你如此阵势,故意引导他人曲解,坏我名声,你可知罪?”舒安夏气势凛然,眼中满是不可亵渎的睥睨。
        翠婷捂着脸,瞥了一下下面,看着众人恍然大悟,又略带鄙夷的神情,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了,一直以来她都是四姨娘的得力助手,哪件事办出岔子过?如今这么点小事……不行,绝对不能办杂了。想到这里,翠婷脊背直了直,仰起头,“你明知四姨娘喜‘旃檀香’,还故意送装有‘绞股蓝’的香囊给四姨娘,你不是居心叵测是什么?太医说了‘旃檀香’和‘绞股蓝’单独用没问题,然而只要混在一起,极寒,会令孕妇小产,你说跟你有没有关系?”
        “住口!”一声不悦却有些虚弱的女声传来,紧接着舒浔易扶着四姨娘缓步走出来,旁边是如有所思的老太太。
        舒安夏眯起眼,静静地看着走出来的几个人,果真是给她挖的坑,只不过,翠婷所说装有“绞股蓝”的香囊……舒安夏眼睛一亮,上次跟四姨娘示好之时,她确实丢了个香囊,香囊里装的……
        想到这里,舒安夏了然一笑,原来想用这个做文章,她不好好“配合”怎么行?
        于是舒安夏扬了扬眉,半垂下头,“我确实送了个香囊给四姨娘。”
        这回轮到翠婷呆愣了,明明事情不该这么发展的,舒安夏怎么这么容易就承认了?秋荷还没出场呢!在舒浔易怀里的四姨娘也是若有所思,赶忙给秋荷使了使眼色。
        没来得及走的众人纷纷给老太太和舒浔易行礼,这个当下,秋荷赶忙跪到舒浔易脚下,“侯爷明鉴,奴婢没有撒谎,四姨娘所带荷包,确实是六姑娘所赠。”
        听着秋荷开口,舒安夏脸上立即出现惊诧之色,将视线转向秋荷,“咦,这个荷包我是在顾府寿宴之前送给四姨娘的,那时,你还没来‘夏园’,你为何会知道我送了个香囊给四姨娘,难道你一直监视我?”
        众人听了立即了然,又是一个卖主求荣的贱婢。
        秋荷像被打了一个耳刮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了下唇,硬着头皮道,“六姑娘记错了,您是前几日差奴婢送来的。”
        “前几日就更不可能了!从半月前,我就让你和春梅去了洗衣房,负责我‘夏园’的盥洗,算算日子,我也有半月未见到你了。”舒安夏拧着眉。
        秋荷冷哼,舒安夏承认了让两个大丫鬟去负责盥洗,她这个恶主形象也就奠定了。刚要弯起嘴角,但接下来舒安夏说的话,差点让她背过气去。
        “我要是真想送礼物给四姨娘,放着我房里的两个大丫鬟不用,为何用你这个向二夫人打小报告的奴婢?”
        本来众人听到舒安夏送两个大丫鬟去洗衣房的时候,还可怜了一番秋荷,觉得她卖主是有原因的,然而,听到舒安夏这句话,登时明白了,原来这个丫环已经出卖了主子一次,怪不得会被送到洗衣房,这样的卖出府也不足为过。
        秋荷气得两只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求救似地看着二夫人,在侯爷面前如果她被拆穿撒谎卖主,定是少不了挨板子。
        四姨娘蹙眉扫了一眼秋荷,赶忙给翠婷使眼色,只要舒安夏承认了荷包是她送的就行了,其他无所谓。
        翠婷会意,赶忙走上前,福了福身,“荷包确实是一个多月前送来的,秋荷姐姐应该是记错了时间。”
        “混账,不确定就在侯爷面前乱嚼舌根,赶快带下去,禁闭一个月。”四姨娘抢先出口惩罚秋荷。
        舒安夏挑了挑眉,掩嘴笑了起来,“还是等等吧,说不定等会儿秋荷又记错了什么事儿呢!”
        看着舒安夏的表情,秋荷一个激灵,明明是秋天,她怎么这么冷?
        四姨娘阴狠地看了舒安夏一眼,嘴角弯起,这时,老太太不高兴了,沉声道,“赶快说正事吧,李太医,你把你刚刚在内室说的话,再说一遍给六姑娘听。”
        舒安夏这才注意到,这次来的不是一直给舒府看病的陈太医,而是一张新面孔。太医行了个礼,挑衅地看了一眼舒安夏,朗声道,“四姨娘房内燃‘旃檀香’有助于保胎安神,四姨娘随身携带的香囊里装有‘绞股蓝’有清脑提神之功效,乍一看,这两种香,都是利身之物,然而,混在一起,却是大大害身,有孕之人会令其小产,无孕之人,会导致终身不育!”李太医的话刚落下,底下响起一阵抽气声,一时间,狠毒鄙夷气愤惊诧的眼神一齐向舒安夏投过来。
        舒浔易也皱起眉,若有所思。
        李太医见效果不错,继续道,“所以,这个香囊就是导致四姨娘差点小产的根源,而既然这个香囊是有人所赠,那么赠香囊之人之心,歹毒至极!”
        李太医最后一个字说完,厅内登时安静了,落针可闻。舒安夏一直垂着眼,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当各种繁杂的眼神一齐向她压来的时候,她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和表情。
        一直不说话的舒浔易,也终于转过脸,正视舒安夏。
        “爹爹也相信,夏儿想害四姨娘和未出世的弟弟吗?”舒安夏眨眨眼,“天真”地望着他,一脸企盼。
        舒浔易为难地咬了下唇,黑曜石般的眸子闪了闪,“如果这次的事与你无关,爹爹答应你,以后无论什么事,爹爹都相信你!”
        丫丫个呸的,说到底还是不信她。舒安夏心里暗骂,但是嘴角却如荷叶般弯起,“族人都在呢,请爹爹信守承诺!”
        这时四姨娘笑着挽起舒浔易的手臂,“侯爷,我看这件事就算了,或许夏儿并不知道‘旃檀香’和‘绞股蓝’会对孕妇有害,毕竟她还是孩子。”
        舒安夏嘲讽地看了一眼四姨娘,她出手果真针针见血。她这么一出“大度求情”反倒坐实了她的罪名,再加上那句,“她还是孩子”,谁不知道舒府向来“以孝立本”,重视从小教育,四姨娘这话一出,族人们定然觉得问题严重了。
        果不其然,四姨娘这话一落,一直看热闹的六婶子,就走了出来,“四姨娘,这可不行,我们都知道你心地善良,不忍心惩罚六姑娘,但是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不好好管教以后还不杀爹坎娘?”
        一听六婶子的话,舒浔易脸色倏然一变,像蒙上了一层锅底灰。
        舒安夏冷哼一声,快步上前,气势凛然地转过身,从李太医手里夺过香囊。
        李太医惊诧地看着她,“你,你想毁灭证据?”
        舒安夏嘲讽地看了他一眼,将香囊递到鼻子下,不错,是她的香囊,里面的东西没被动过。
        于是舒安夏福了福身,“多谢四姨娘好意,夏儿知道旃檀香’和‘绞股蓝’混在一起使用的危害。”
        舒安夏话音一落,这回轮到四姨娘吃惊了,有些戒备地看了她一眼。
        “明知故犯,小小年纪如此狠毒,更要狠狠惩罚。”六婶子又开口了。
        舒安夏轻笑出声,扬起手中的香囊,却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只不过,这个香囊中装的是跟‘绞股蓝’气味极其相似的‘夏枯草’!”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