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40 拖你下水
040 拖你下水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爹爹,请听女儿一言。一直以来,您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以前,女儿只能远远地仰望您,如今,女儿能轻轻摸上您的衣袖,能触碰上您孔武有力的手臂,您不知道,女儿的心有多兴奋。您之于女儿,不仅仅是父亲,更是女儿心目中的神啊。所以您的疼爱,就是女儿的庇护,是女儿心中最向往的东西。”舒安夏顿了顿,继续道,“八妹妹虽然年龄还小,但是女儿常常听她说起父亲,对父亲的景仰和爱戴,以及父亲对她的宠爱,所以如果您惩罚了她,不但会破坏她心中这个高大的父亲形象,更主要的是,会让一个做女儿的心死。”舒安夏说到这里,顿住了,斜睨舒天香。
        舒天香的头点的像拨浪鼓一样。看着舒安夏的眼神,也从怨恨转为诧异。
        舒安夏心中冷笑,继续道,“但是,女儿心里明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八妹妹既然犯了错,就肯定逃不过惩罚,女儿只是单纯的企盼,八妹妹不要被血浓于水的亲人惩罚就好,毕竟心痛大于身痛,希望父亲能感念女儿们对您的这份儿心!”
        舒天香听完舒安夏还是让舒浔易惩罚她,立即咬牙切齿地又瞪她一眼。
        四姨娘听了舒安夏的话,登时脸色惨白,舒安夏的意思很明显,侯爷跟舒天香这种血浓于水的感情不要轻易破坏,但是舒天香又不得不惩罚,所以,这个惩罚舒天香的棘手之事,就该由她来做。
        四姨娘心里抖了又抖,舒天香犯的错如此之大,如果她惩罚轻了,不但不能服众,失了威信,又会让侯爷对她掌家失去信心;但是如果惩罚重了,她就彻底得罪了二夫人,得罪了“蔚家”,无论是哪一点后果,她都是承担不起的。
        想到这里,四姨娘双拳紧握,可怜兮兮地看着舒浔易,心中却叫了千百遍千万不要交给她处理。
        然而,老天爷总喜欢恶作剧,舒安夏的话刚刚说完,舒浔易便颔首,“舒天香在书房放火一事,就由四姨娘来处理。”
        舒天香一听由四姨娘处罚她,登时咧开了嘴,四姨娘是铁定不敢得罪她母亲,所以也不会重罚她,想着,舒天香满是期盼地看向四姨娘。
        四姨娘一看舒天香的眼神,一股气闷,身体一颤,捂着胸口,下一秒,她双眼一翻,就向后倒去。
        舒浔易长臂一捞,四姨娘不偏不倚地倒在舒浔易的怀里。
        “四姨娘……。”舒天香可是急了,这个时候四姨娘可不能倒下,如果换了爹爹惩罚她……舒天香一个哆嗦,赶忙上前。
        站在一旁的舒安夏唇瓣掀起,这么烂俗的办法也能想出来,她轻轻冷哼一声,提了半步,一抹坏笑勾起。
        “四姨娘……。”舒安夏的小脸上泛起了浓重的关心,小手也抓上了四姨娘的虎口,一根极细的针就这么瞬间扎了下去。
        “啊——”就像膝盖弹跳反射一样无法抑制,四姨娘的手臂霍然扬起,舒安夏一个侧身,四姨娘的手背,不偏不倚地打在了舒浔易的脸上。
        “啪!”这清脆的响声犹如天籁,舒天香瞠目结舌,四姨娘,她疯了吗?
        舒浔易剑眉倒竖,揽着四姨娘的手臂,向外一推,四姨娘踉跄退了几步,扶住身后的桌子稳住身体,“侯爷,我……”
        “做你该做的事吧。”舒浔易冷冷一句,将视线转向舒天香。
        四姨娘死死咬住下唇,“舒天香顽劣纵火,打三十板子,外加罚一年月银。”
        舒天香瞠目结舌,她想着四姨娘性子软,如果要罚她顶多是个禁足或者面壁,竟然要打她三十板子,那她屁股岂不是要开花?还罚一年月银?!想到这里,她脸都快抽到一起了,愤恨地看向四姨娘。
        四姨娘柳眉倒竖,别过脸去。
        舒浔易意味不明地点了下头,抬步走了出去。四姨娘跟在他后面,在临出门口前,忽然转过头,定睛看着舒安夏。舒安夏挺直脊背,回望她。
        忽地,四姨娘嘴角抿成一道乖戾的弧度,舒安夏,你等着。
        转眼又过了十日,之前舒天香被打得皮开肉绽,消停了几日,四姨娘也看似平静,燕离歌仍然没有消息,长公主三日前来了舒府拜访,意欲不明,跟舒浔易密谈了几个时辰,最后愤愤离开。顾府也送来了聘礼,大大小小整整十个箱子,意图很明显,要在舒府为顾瑞辰挑个媳妇,老太太和舒浔易笑的合不拢嘴,这亲一定,舒家的站队也就彻底明确了。
        揉了揉发痛的额角,舒安夏这几天右眼一直跳着,她总觉得有大事情要发生。
        “六姑娘,不好了,四姨娘出现小产迹象,太医正在请脉,姑娘们都去探病了,你也去看看吧。”惠人匆匆赶进来,脸上一副焦急之色。
        舒安夏霍地一下起身,抿起唇,水眸微眯。
        “六姑娘?”惠人看着舒安夏的表情,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你是不是觉得……。”
        “没什么,兵来将敌水来土堰!”
        等着舒安夏赶到的时候,“蓉园”内挤满了人,叽叽喳喳,舒安夏厌烦地跃过这些三姑六婆,她们探病是假,幸灾乐祸倒是真。
        这时,角落里的舒冬烟进入了舒安夏的视线,这个舒府的五小姐,生母是已死的三姨娘,也许因为自卑,她一直安安静静,怯怯懦懦,舒安夏唯一见过她的一次,是在给二夫人请安时,她打碎了一个青釉瓷瓶,被二夫人罚了月银半年,禁闭三月。
        感受到了舒安夏的视线,舒冬烟回一温婉的笑容。舒安夏也笑着点点头,不知是因为看到她想起了原来的舒安夏,还是因为没娘的孩子比较可怜,总之,舒安夏对于这个庶姐,感觉不差。
        这时,四姨娘的大丫鬟翠婷从内室走了出来,一脸沉重。叽叽喳喳的人们一齐将视线集中到她身上。
        “四姨娘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各位的心意侯爷领了,为了让四姨娘好好休息,侯爷请各位先回。”翠婷扫了一下众人,淡淡道。
        三姑六婆们不悦地发起了牢骚,但也纷纷转身,舒安夏垂下眼,她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于是,也跟着众人转身。
        “六姑娘,请等一下,太医说四姨娘的小产迹象不是意外,侯爷请您到内室一趟!”翠婷扬声,引来人们纷纷侧目,一时间,各种惊诧鄙夷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到了舒安夏的身上。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