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36 更胜一筹
036 更胜一筹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一提起倪姨娘,舒浔易眼底立刻闪过一抹厌恶,二夫人嘴角抽搐了一下,暗暗皱眉。这时,一直沉默的四姨娘,看了一眼二夫人,笑意盈盈地走上前,挽住舒浔易的胳膊,“侯爷,六姑娘说的是理,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吧?”
        舒浔易脸色一暗,没有接话。二夫人则是听到四姨娘这句话时,张狂地扬起嘴角,一股满满的得意之色涌上,四姨娘就是个姨娘,舒浔易的秘密,还只是她一个人知道。
        四姨娘看着舒浔易的冷淡,加上二夫人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是该去看看,倪姨娘平时就是个闷葫芦,如果出了意外,我们舒府也难辞其咎。”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老太太终于开口了。
        舒浔易一听老太太发话了,立即打发了几个人去了“冰园”。
        站在一旁的舒安夏,双拳死死攥着,脸越来越冷,她一直以为,舒浔易也许还对倪姨娘有情,然而,他今日的表现,根本就不配为人夫,为人父!
        打发进去的小厮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回话,倪姨娘躺在床上,感觉不到气息,叫了很久都没答复。舒浔易这才神色一紧,赶忙吩咐去请了太医,然后就跨步进了“冰园”。看着舒浔易走进的二夫人,忽然闪过一抹慌乱,上前一步就抓住了舒浔易的袖腕。
        舒浔易冷冷瞪她一眼,暗含警告。
        舒安夏看着他们一来一往的眼神,轻轻地眯起眼,似乎有些事情,要等着她去挖掘呢,趁着众人不注意,舒安夏跟趴着的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惠人眨眨眼,让她放心。
        “冰园、冰园”,园如其名,除了摆设简陋,就连温度都比园外冷上几分。当舒浔易进入主卧内室,看到床上那个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人儿的那一刻,眉头一皱,凌厉地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一个瑟缩,无辜地摇摇头。
        大家等了一会儿,太医就到了。把着脉,太医的脸色越来越沉重。半响,太医叹了口气,“病人中毒已有月余,深入骨髓,恐怕……。还是准备后事吧。”
        “中毒月余?不,不可能的,母亲昨天还说倪姨娘……。”舒安夏“泪眼婆娑”地看了一眼二夫人,将“跟男人私通”咽了下去,但是在场的除太医以外的人,都明白了。舒安夏见效果达到了,忽然扑到太医脚下,颤抖道,“太医,求求您救救倪姨娘。”
        太医摇摇头,“老夫,无能为力。”说完,拎着医箱就离开了。
        室内忽然像死寂一般,落针可闻。
        舒安夏“含着泪”,可怜兮兮地看了看老太太,又看了看舒浔易。
        老太太眼神一凛,终于忍无可忍,“侯爷,我们偌大候府,竟然草菅人命,倪姨娘中毒月余,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却还被扣上了私通男人的罪名?”
        舒浔易脸色一暗,瞪向二夫人。
        “不是,昨日倪姨娘……。”二夫人低下头,一时语塞,昨日倪姨娘明明好好的,还甩了她一个巴掌,怎么今日就这样了?太医还说中毒月余,怎么可能?悄悄地看了一眼四姨娘,二夫人神色一冷。
        “如果不是今日二夫人自己搞出这么大乌龙,恐怕就算倪姨娘死了,也没人发现吧?我记得之前的三姨娘死了整整一个月才被人发现,尸体腐烂的臭味招来大量的蛇鼠蚊蝇,侯爷,应该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吧?”老太太说完,舒浔易脸色大变,抿起唇,愤怒地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打了一个冷颤,慌忙低下头。
        “咱们候府,怎么说也是礼仪之府,我虽然老了,也不能总看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发生,今日死的是个姨娘,明日呢,有可能就是个哥儿,甚至就是我自己!”
        “母亲罪过,您说这样的话,折煞儿子了!”舒浔易慌忙低下头,给老太太行礼。
        “今日的事儿,孩子们也都在,侯爷,给个说法吧。”老太太冷冽地扫了一眼二夫人,语气中,是不容置喙的威严。
        舒浔易抿着唇,氤氲的怒气布满了整张脸。还未等舒浔易开口,门外便传来一阵嘈杂声,舒浔易眉头一皱,几个丫环和小厮,头发散乱的跑进来。
        “侯爷饶命,侯爷饶命,奴婢知错了。小的知错了。救救奴婢,救救小的。”
        二夫人一看跑进来的几个人,刚刚还平静的脸上登时抽搐起来。这两个人今早已经给了银子打发了,怎么会……。
        垂着眼的舒安夏悄然弯起嘴角,他们可是比她算的时间晚了呢。
        “你们是谁?”舒浔易眯起眼,瞪着跪在身前的两个人。
        “奴婢是揭发倪姨娘的环儿,昨日跟倪姨娘衣衫不整的那个男人就是他。”环儿指向旁边叫王柱的小厮。
        “侯爷恕罪,小的是被逼的,是二夫人逼迫小的这么做的。”王柱颤抖着连忙叩头。
        “是啊,侯爷,请救救奴婢,奴婢的青儿姐姐因为给倪姨娘下药,已经死了,奴婢不想死啊,不想死!”环儿脸色惨白,浑身颤抖。
        “住口,贱婢、死奴才,你们给我住口。”二夫人双目猩红,上前对着环儿就是一脚。
        “住手,舒府还有没有家规?北国还有没有王法?”老太太凛住气息,一字一句道。
        二夫人看着气势凛然的老太太,又看了看满脸怒气的舒浔易,缓缓地跪下身来,一脸委屈,“母亲,侯爷,请你们明察,这两个人犯了家规,早上刚被媳妇赶出去,现在忽然回来,必然是受人指使,诬陷媳妇。”二夫人“恭敬”地看着老太太,眼中满是氤氲的泪水。
        “不,侯爷,奴婢有证据。”环儿说着,慌忙从内衣里兜掏出一张纸,呈给舒浔易,“这是红绫姐姐给奴婢的药方,奴婢就是按照这个给倪姨娘抓药的,上面是红绫姐姐的亲笔字。”
        “小的也有证据,小的不可能跟倪姨娘有染。”王柱说着,就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
        女子们别过脸去,而舒浔易却看的真真切切。王柱,是个太监。
        二夫人死死地瞪着两人,仿佛要喷出火来。
        环儿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青儿姐姐死的好惨,奴婢只想保命,请侯爷救救奴婢,请……。”环儿说到一半,忽然双手掐住脖子,口吐白沫。
        老太太吓得连退几步,惊恐地看着二夫人。舒浔易瞪大双眼,双手握得咯咯直响。
        舒浔易闭上眼,四周忽然静谧的可怕,半响,舒浔易缓缓睁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二夫人,“从今日起,没我的命令,你不得踏出‘琴瑟园’半步,所有府内事务,不得再过问。”舒浔易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口,“王柱、红绫,杖毙。”
        听到“红绫杖毙”,二夫人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去,几个小厮进来,把她抬回了园子。老太太和四姨娘相继离开,四姨娘离开前,满意地对舒安夏眨眨眼。
        确定了四周无人,舒安夏赶忙拿出一颗药丸,塞入环儿口中,不一会儿,环儿幽幽转醒,看见舒安夏,水眸里满是感激,“谢谢六姑娘救命之恩,谢谢六姑娘。”
        “你拿着银子立即离开,永远不要再回来。”
        “是!”环儿重重地扣了几个头,趔趄地起身离开。
        看着环儿的背影,舒安夏的嘴角弯起了一个邪恶的笑容,早上二夫人将他们送出府的时候,她故意找人假装二夫人要灭口,又给青儿下了药,让她“惨死”在他们面前,然后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救了他们二人,这一出戏演得还不错,虽然没降了二夫人的身份,但总是把她困在“琴瑟园”了,此时的二夫人就是瓮中之鳖,来日方长。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