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35 引君入瓮
035 引君入瓮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庆园内,两女子相对盘膝而坐,一女子三十左右,粗布衣衫,却不失雍容,另一个笑容淡淡,水眸中却透着精光。
        “我从不知道六姑娘的棋艺这么好。”五姨娘笑着,落下一黑子。
        “五姨娘也是真人不露相。”舒安夏手执白子,紧随黑子。她这话说的一语双关,她跟惠人出来以后,就直奔五姨娘这儿,在舒安夏的记忆中,五姨娘膝下无子无女,平时鲜少与人接触,成为姨娘前,她是倪姨娘的大丫环。
        “有些东西,露了就不再有存在的价值。”五姨娘意味深长地笑笑,落下最后一子,“六姑娘,你输了。”
        “果真还是姨娘技高一筹,夏儿输的心服口服。”舒安夏弯起嘴角,缓缓从炕上坐起。
        “六姑娘心中有事,再加上故意让之,我还真是胜之不武呢。”五姨娘也跟着站起来,端起茶,喝了一口。
        这时,园外传来一阵嘈杂声,舒安夏垂着眼,晶亮的眸子闪了又闪。“姨娘,咱们再来一局如何?”
        “这人生也如棋局,下棋之人往往也不得已身在局中。”五姨娘放下茶碗,这时,一个二等丫鬟匆匆跑进来,“六姑娘不好了,二夫人抓了你园子里的人,现在在‘冰园’门口呢。”
        舒安夏扬扬眉,表情的淡淡的,“知道了。”
        那个二等丫鬟有些呆愣,有些焦急地看着舒安夏,“惠人姐姐跟他们吵起来,好像二夫人要动家法了。”
        “小优,下去吧。”这次舒安夏还未开口,五姨娘便出声打断。小优撇撇嘴,悻悻出去。
        五姨娘拿起白子,“这次六姑娘先走。”
        舒安夏抿着唇,“如果彻底砍倒一棵大树,除了砍掉她的枝干,如何能断根呢?”舒安夏说着,落下了一枚黑子。
        五姨娘莞尔,“大树之所以能越长越繁茂,是因为它长在树林里,土壤和水分的相互供给,你可见过独树而繁茂的?”
        这时,小优又匆匆跑进来,“不好了,二夫人对惠人姐姐动了板子,动静可大了,老太太、侯爷和四姨娘都过来了。”
        舒安夏扯起嘴角,感激地看了一眼五姨娘,“受教了。”遂缓缓起身。
        “我也好久没出这‘庆园’了,我就随六姑娘出去透透气。”
        舒安夏眨眨眼,这个情,她记下了。
        “庆园”和“冰园”是舒府离着最近的园子,当舒浔易、老太太和四姨娘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家丁,按着一个大丫鬟狠狠地打板子。
        “媳妇,你这大半夜的,搞这么大动静,所谓何事?”
        “这个贱婢怂恿小姐触犯家规,母亲,您说该不该打?”二夫人扬扬眉,脸色又恢复那骨子傲气。
        “二夫人打的是六丫头的丫鬟吧?”挂着一丝倦意的四姨娘,走上前轻声问道,舒浔易一手揽上四姨娘的腰,将披风解下,搭在四姨娘身上。二夫人看着这一幕,轻轻地眯起眼。
        “正是。这三更半夜的,六丫头并不在房中,想必侯爷和老太太也想知道她在哪儿吧?”二夫人故意忽略四姨娘,别以为暂时得了侯爷宠爱就要爬到她头上去,她得让她时时刻刻记住,她就是个身份低下的姨娘。
        “行了媳妇,别卖乖了,有什么就直接说吧。”老太太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
        “来人,进‘冰园’把六小姐给我请出来。”二夫人朗声吩咐,几个家丁立刻冲进了“冰园”。
        “侯爷,您刚下了指令,不得任何人探视倪姨娘,否则按家法处置,不知此话可做效?”
        舒浔易眼底一沉,“当然做效。”
        “刚有婢女亲眼所见,六丫头不顾侯爷之命,执意进入‘冰园’,还请侯爷——”二夫人还未等说完,为首的家丁便匆匆走出来,答复“无人。”
        二夫人蹙眉,脸色微变,低头看向屁股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惠人,如果舒安夏不在冰园里面,她为何会死命拦着?刚刚她眼中的慌乱,明明那么真实,难道她是故意的?二夫人摇摇头,不可能,她只是个丫鬟。于是,二夫人咬了一下牙,“重新给我搜。”
        舒浔易的脸色黑了一层,四姨娘拽了拽他的袖子,用眼神示意他耐心。舒浔易皱了一下眉,没有说话。
        第二次搜完,家丁们仍然是两个字:“无人”。
        二夫人咬着牙,脸彻底黑了。“不可能,再搜。”
        “母亲可是在找夏儿?”一个清朗的女声从身后响起,众人回过头,只见舒安夏一身小姐衣裳,优雅地从“庆园”中走出来,旁边是眼带笑意的五姨娘。
        二夫人心里咯噔一下,秋荷明明说舒安夏换的是大丫鬟的衣裳,一种不祥的预感涌出,她先设计倪姨娘,就是要引舒安夏入局,怎么会?
        “给祖母请安,给父亲、母亲、四姨娘请安。”舒安夏走上前福了福身。五姨娘也跟着上前行礼。
        舒浔易摆摆手,连看都没看五姨娘,“这深更半夜的,你搞的什么乌龙?”这话是对二夫人说的。
        二夫人眉头一蹙,还没等开口。
        “惠人,你怎么了?”舒安夏惊呼,赶忙跑了过去。
        “六姑娘——”惠人“鼻子一酸”,大颗大颗的眼泪滚下来,“二夫人让奴婢说您在‘冰园’,奴婢坚持不说,二夫人就打了奴婢。”
        “你这个颠倒黑白的贱婢。”二夫人眼神一凛,怒喝。
        “媳妇,动用家法可是重罚,惠人又是大丫鬟,你总点给个合适的理由吧,有侯爷在,相信以权压人的事儿,应该不会发生。”老太太冷哼了一声,缓缓道。
        二夫人恨得牙痒痒,是谁那么嘴欠把老太太请来了跟她作对?二夫人憋住一口气,阴狠地看了一眼舒安夏,舒安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嘲笑。登时,二夫人恍然大悟,这次她是着了舒安夏的道儿。
        二夫人咬了咬牙,“这次是媳妇没调查清楚就动用了家法,是媳妇的过错。”
        老太太扬起眉,转头看向舒浔易,“侯爷,怎么说惠人也是大丫鬟,这平白无故挨了打不说,这深更半夜的,把咱们所有人都请来,是不是也该给个交代呢?”
        舒浔易抿了抿唇,还未开口,舒安夏便上前一步,抢先开口,“父亲三思,母亲掌家在即,不要为了一个丫鬟,影响了母亲的威信,再者,母亲可能是有些时日未管理家事了,所以才会弄出今晚这么大的乌龙,还请老太太、父亲等体谅,夏儿觉得,这件事就算了吧。”
        二夫人听了舒安夏的话,手气得直哆嗦,舒安夏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不是逼着侯爷严惩她吗?舒安夏故意说她“掌家在即”,就是提醒侯爷她还没恢复掌家之权呢,这用家法惩罚大丫鬟,犯了规矩。再者,又刻意提醒侯爷弄出今晚的乌龙是因为她有段时间未处理家事了,言外之意就是没了处理家事的能力。尤其是最后,她还说“这件事就算了吧。”语气无奈又卑微,侯爷向来要面子和名声,当着他的面,出现这种委屈,让他大家长的面子往哪儿放?
        果不其然,舒安夏说完,舒浔易的脸沉了又沉,思索半响,舒浔易冷冷地看向二夫人:“你暂时还不适合掌家,好好在园子学习,等什么时候能像四姨娘一般稳妥处事了,再说掌家之事。”
        “侯爷——”
        “不要再说了。”舒浔易不耐烦地摆摆手。
        二夫人咬起牙,凌厉地看向舒安夏,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舒浔易说的是“暂时不能掌家”,“暂时”的意思就是还有希望。舒安夏轻轻地摸了摸鼻子,眨眨眼,二夫人,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下一秒,舒安夏死死地掐了一下大腿,缓步走到舒浔易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父亲,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倪姨娘纵有千万般不是,也跟您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为您孕育了一双儿女,如今母亲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却未能见倪姨娘出来看看,她会不会是……。”舒安夏欲言又止,大颗大颗的泪水瞬间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