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33 不做贵妾
033 不做贵妾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安夏半垂着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晶亮的水眸,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这时,前厅内已经鸦雀无声,众人同情怜悯地看着仍然尴尬地跪在顾老太君身前的舒安夏。
        长公主、皇后和顾老太君始终没有开口,三人心思各异,各自打起了算盘,从始至终,只有她们三人才能看到舒安夏的表情,舒安夏从看到那两个红包开始,表情一直是淡淡的,那双晶亮的水眸似乎在思索着、谋算着什么,然而却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丝慌乱。
        长公主一直蹙着眉,原本眼前这个女子过来拜寿之时,她并未看出任何一点出彩之处,脸上还带着面纱,传闻都说,她是京城第一丑女……看了一眼下面的离歌,从这个女子起身的那一刻,他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长公主的心里不禁有些气闷,离歌向来是懂事的孩子,他明明知道舒家的女儿不能……他怎么还有了异样的心思?更何况,一直以来离歌对于女人都是冷冷的,如今却……
        皇后一直用余光打量着长公主,目光也流连在长公主、燕离歌以及舒家这几个小姐的身上,当顾老太君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对这个舒六小姐试探的时候,她就知道似乎顾府要添人了呢。不过,不久之前那首小诗,这个舒六小姐也着实让她赞赏,有她当年的风范,只不过……皇后又看了一眼燕离歌,这两个人之间,好像也不简单。
        带着一丝好奇和诧异,顾老太君的视线也落在了舒安夏身上,能让顾瑞辰费了心思的女孩子,她还是真期待呢。自从舒安夏从座位走上来,她一直在打量着她,刚刚这一幕,也是她刻意安排的,不过这个舒府的六小姐,一直冷静自持,书理有度,还真是让她喜欢。
        于是,顾老太君扬扬手,打破了这怪异的沉寂的气氛。“丫头,你过来。”
        舒安夏欠了一下身,站起来,缓缓地走到顾老太君身边,跪在刚刚顾瑞辰跪下的地方,顾老太君的手掌抚上了她额前的刘海,慈爱的摸了几下。她的手很软,很厚,很大,有亲人的温暖,侧眼看了一下老太太,老太太的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地笑意。
        从她这个角度又看了一下皇后和长公主的表情,忽然舒安夏的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涌上。
        下一秒,已经不容舒安夏多想,顾老太君便将手腕上的碧绿翠镯退了下来,抓过她的手,眼看着就要给她戴上。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气氛急转直下,众闺秀们眼中的同情立即收回,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嫉妒还有一些怨恨。传言舒府六小姐极丑无比,顾老太君此举,不是意味着……
        这一刻大家倒是心照不宣。
        二夫人刚刚好些的脸色立即变得铁青,舒天香死死地咬着下唇,嘴边渗出一抹血丝,就连舒若香也是有些哀怨地看着她,众人的目光此刻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到了那个将要套上舒安夏手腕的碧绿翠镯上。
        然而,让众人更为震惊的是,舒安夏的手,在这一秒钟,躲开了。
        说实话,舒安夏看到那碧绿翠镯,还真是有点舍不得,记得她有一次去云南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家翡翠店的镇店之宝跟这只就差不多,色泽和圆润程度似乎不如这只,但是她记得当时的标价是一千五百八十八万,所以,不难想象,眼前这只玉镯的价值,只不过,她们都是明白人,这只玉镯就相当于卖身契,如果要了这只玉镯,她就不再是——自由身了。
        顾老太君一愣,随即脸上染上一抹不悦,皇后和长公主殿眼中也有一抹诧异,但是长公主脸上似乎更多了一种失望,老太太有些不赞同的摇摇头,二夫人则是嘴角上扬,僵硬的表情中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顾瑞辰的脸上染上了一抹阴霾,而燕离歌始终都是表情淡淡的,若有所思,如果不是他长袖下面白皙的手指已经将皮肤抠破了皮,还真难发现他情绪的波动。
        舒安夏知道,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她把顾老太君得罪了,那她的麻烦就大了。于是,舒安夏移开了一些距离,重重地给顾老太君磕了三个响头。
        “夏儿感谢老太君的厚爱,只是如此贵重之物,夏儿不能收。”舒安夏没用“奴婢”,也没用全名,而是用了一个想跟长辈亲近的晚辈昵称,称呼了自己。
        顾老太君的脸色有些缓和,但是眼底的那抹寒霜,却未散去。“你是觉得,老身的这点小玩意,你瞧不上眼吗?”
        “当然不是,只不过以夏儿目前的身份,不配拥有这只玉镯。咱们北国是礼仪之国,舒府也是远近闻名的礼仪之府,现如今,夏儿是舒府的过继嫡女,夏儿的生母只是舒府的姨娘。”舒安夏顿了顿,水眸染上一层水雾,继续道,“夏儿从进入顾府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顾府的温暖,感受到了顾老太君的恩泽,夏儿是多么企盼和希望能成为顾府的一份子,然而,尊卑有度,长幼有序,现在夏儿上有嫡姐庶姐未嫁,夏儿怎能跃之?况且,夏儿也不想以这个过继嫡女的尴尬身份,给顾府带来不好的影响,人言可畏。再者,就是夏儿自身的问题,夏儿有自己的梦想,‘宁做寒妻,不做贵妾’。‘千与千寻千般苦,一生一世一双人’,夏儿想找的,是可以跟夏儿共度风雨,真正用心去疼爱夏儿的那个对的人。”舒安夏一袭话说的泪流满面,字字珠玑、句句到位,不但让顾老太君和顾瑞辰挽足了面子,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其一,她只做妻不做妾,其二,她要嫁,就要升了倪姨娘的位份。现下从舒浔易对倪姨娘的态度,是万万不可能给她升位份的,而且,以她的目前的身份,她也不相信顾府就这么明媒正娶她。所以,她将这个难题丢过去给顾瑞辰,偷偷地用余光斜睨了一眼顾瑞辰,想要用这招制她,他还太嫩了点。
        各府的闺秀们,听完舒安夏的话都震惊得合不上嘴巴,二夫人的脸色,是紫了又青,青了又紫。心里翻江倒海了几个回合,如果侯爷知道了今天的事,会不会为了攀上顾府,而升回倪姨娘的位份?再者,如果舒安夏嫁了过来,天香该怎么办?她对顾瑞辰的迷恋,似乎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想到这里,二夫人不自觉地看向脸色惨白的舒天香。
        舒天香已然是泪眼婆娑,双目猩红,她眼底的愤怒和恨,仿佛要把跪在台上的身影吞噬。
        “六小姐,你似乎误会了。”这时,顾瑞辰的朗朗声音传入众人耳中,众闺秀不自觉地将视线移回他身上,顾瑞辰脸上挂着笑,步伐稳健地走上前,“太君、姑母、长公主及各位夫人,数日前,瑞辰奉旨捉拿乱党,一不小心闯入舒六小姐闺房,舒六小姐当时在……。”
        舒安夏腾地一下起身,凌厉带着警告的目光扫向顾瑞辰。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