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32 顾老试探
032 顾老试探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待舒安夏回到前厅,大部分闺秀们已经坐好。顾老太君和皇后并坐中间主位,下手右边第一便是老太太,左边位置空虚。舒安夏磕头见礼,然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席位坐了下来,旁边是怒目而视的舒天香。
        舒安夏耸耸肩,懒得看她,这时几个公子簇拥着燕离歌,兴致勃勃地走进来,手里都拿着一个夜光杯。不难猜测,这夜光杯应该就是蹴鞠比赛赢了的奖品。
        燕离歌若有似无地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走上前给顾老太君、皇后和各家夫人行了礼,各家夫人纷纷赞叹燕离歌的相貌和才能,甚至几个夫人直接当面提了一下自家小姐的名讳。燕离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礼貌而疏离,皇后直接赐了三杯烈酒,燕离歌爽快的一饮而下,脸上同时泛起了潮红,显得更加俊美。
        舒安夏暗暗皱眉,蹴鞠比赛的强度恐怕就让他的身体吃不消,再加上这烈酒……
        心有灵犀般,燕离歌向她看了过来,并投给她一记安心的眼神。舒安夏侧了侧身,将手臂抵在桌上,手指指腹不经意地摸了一下头上的发簪。
        燕离歌会意,垂下眼,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也轻轻地敲了三下。
        舒安夏嘴角的笑意更大了。
        这时,门口的太监禀告,说长公主到了,皇后说了句“有请”的同时,一个一身紫红宫装的贵妇,便从门口进来。
        这是舒安夏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长公主,不同于皇后的平庸,长公主的姿色,可谓是人间绝品,毫无挑剔的五官,贵气冷艳的气质以及那不怒而威的震慑力。
        这也难怪会有如燕离歌一般美貌的孩子,只是……舒安夏的心里忽然浮现出了一种怪异的感觉,这个长公主似乎有些眼熟?再次努力搜寻了一下舒安夏残留的记忆,她十分确定这是她第一次见长公主。
        跟着长公主身后进来的是顾瑞辰。顾瑞辰脸上挂着笑,笑容有些张扬,看起来心情大好。走过舒安夏身边时,故意斜睨了她一眼,挑了挑眉。
        舒安夏翻了翻眼睛,没理他,别过脸去,却对上了舒天香那杀人般的眼神。舒安夏嘴角抽搐了一下,又将身子转了回来。
        长公主给顾老太君拜寿之后,便坐上了下手左边空着的位置。舒安夏蹙了蹙眉,虽然顾老太君是寿星,但是今日的座次安排,似乎有些失了尊卑。然而长公主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任何不悦。
        顾瑞辰在长公主之后给顾老太君拜寿,又给长辈们见礼。顾老太君摆了摆手,示意顾瑞辰过去,脸上是难掩的宠溺。
        顾瑞辰走上去,一本正经地跪在顾老太君脚边,孝顺地给顾老太君锤了几下腿,顾老太君满意地抓过他的手,又摸了摸他的头,眼底的笑意更大了。顾瑞辰拽了拽顾老太君的胳膊,身体提起,凑到顾老太君耳边,轻声耳语着。
        顾老太君一边点着头,一边又挨着个儿看向下面的闺秀。
        舒安夏扫了一眼厅内那些大家闺秀们看着顾瑞辰崇拜迷离的眼神,额角不禁抽搐,忽然一个邪恶的想法冒出:如果这些大家闺秀们,知道了顾瑞辰流氓的另一面,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种表情?
        想了想,舒安夏还是轻轻地摇摇头,古代女子某些世家望族的男子的崇拜和爱慕,不会因为其任何缺陷而改变的,这也是受封建礼教荼毒的结果。一直沉寂在自己思想中的舒安夏,并未注意到来自于头顶的几道探究的眼神。
        接下来便是各家闺秀们轮流正式拜寿。
        各家闺秀们纷纷按照年龄长幼,家庭门第等级拜寿。包括舒安夏在内的舒府嫡出小姐,被排在了倒数第二位。
        舒安夏弯起嘴角,意料之中。
        顾府的财气,再一次体现在顾老太君给晚辈们的红包上,很大,沉甸甸的,从红包外层的色泽看,里面装的应该是金子。
        轮到舒若香、舒天香和舒安夏拜寿的时候,舒安夏夹在舒若香和舒天香中间,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磕了几个响头,又按照正式的拜寿礼节拜过之后,就到了赏赐环节。
        然而,让众人瞠目结舌的是,顾老太君身边的大丫鬟的托盘里,只有两个红包!
        舒若香和舒天香面面相觑,舒天香死死地瞪了舒安夏一眼,意思很明显——你就是个多余的。舒安夏没有理会,想起刚刚顾瑞辰那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这时,顾老太君的大丫鬟开始分发红包,先是拿起一个递给舒若香。舒若香眼底闪过一抹喜色,双手接过就退了下去。
        接着,就是剩下的另外一个红包,舒天香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忽然脑中有一个念头闪过,舒天香屏住呼吸,胆怯地看了一眼皇后,顾老太君会不会是知道了刚才的事儿,所以故意要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她今天已经够丢脸了,如果再被这样羞辱一次,她以后真的不用出门了。想到这里,舒天香的裙摆下面的小手已经攥出了汗,整个脊背挺的直直的。
        这时候二夫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如箭在弦,如果舒天香得不到顾老太君的赏赐,那么这些在座的官邸勋贵之家,谁还敢提亲?娶个庶女做妻不要紧,娶个民商百姓的女儿做妾也不要紧,但是如果娶了个顾家排挤的小姐,那就是大大的问题,先不说面子上挂不住,就单单官途仕途,就是绝对的问题。
        这时,顾老太君的大丫鬟缓缓走到了舒安夏的面前,拿起托盘中剩下的那个红包。
        舒天香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心里叫了千万遍“不要给”,二夫人端着酒杯的手颤抖着,酒杯中的酒全部洒出来也全然不知,下面的闺秀们表情各异,所有的视线都落到了那仅剩的一个红包上。
        顾老太君的大丫鬟顿了一下,然后向着舒安夏福了福身,脸上挂着一抹抱歉的笑容,然后直起身,跃过舒安夏,将红包递给了舒天香。
        众人瞠目结舌,舒天香的心,扑通一下又咽回了肚子里,但是整张脸,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变得扭曲,一双不争气的眼泪夺眶而出。
        二夫人也登时松了口气,手指隐隐传来一丝疼痛,带着些许疑问低下头,二夫人只见她的手指已经被酒杯的边缘割破,手指流出的鲜血和烈酒掺在一起攀附在酒杯边缘。
        舒天香赶忙接过红包,又磕了三个响头,这才下去,退下去之前,舒天香眼角还挂着眼泪的双眼,还不忘炫耀地带着一抹嘲笑地扫一眼舒安夏。
        舒安夏半垂着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晶亮的水眸,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
        这时,前厅内已经鸦雀无声,众人心思各异地看着仍然尴尬地跪在顾老太君身前的舒安夏。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