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29 寿宴风波(3)
029 寿宴风波(3)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安夏轻轻地扬了扬眉,好戏如果就这么落幕,又怎么够劲儿?于是,她缓缓起身,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神情的注视下,缓缓走到了厅中央。
        台上的顾瑞辰静静地看着她,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像个局外人一般,冷眼看着跳梁小丑们表演,现在她终于舍得起身了?看着她那双晶亮的充满算计的水眸,他真想知道接下来会有怎样的精彩?
        舒安夏轻轻地福了福身,“皇后娘娘请息怒,这首小诗的出处,也许还有待商议。”
        二夫人怔忡了一下,看着“挺身而出”的舒安夏,眼底浮现出一抹喜色和感激。
        “你又是谁?”皇后凌厉地看向她,冷冷道。
        “奴婢舒安夏,是舒天香的嫡姐。”
        “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舒府小姐。”皇后冷哼。
        “皇后娘娘,此言差矣!”
        听着舒安夏的话,二夫人一惊,冷汗涔涔,今天这几个丫头怎么竟给她找乱子,先是舒天香给她丢脸,现在又到了舒安夏,竟然敢顶撞皇后娘娘,她们都皮硬了是不是,非要每人给她带上几十板子回去才舒服是不是?
        想到这里,二夫人赶忙回头给舒安夏使眼色,舒安夏没有理会二夫人,跪下深深地叩了一个头,缓缓道:“奴婢知道天有多高,因为奴婢看到了皇上和皇后娘娘;奴婢更知道地有多厚,因为奴婢感受到了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恩泽。”
        舒安夏一边说着,一边被自己的话酸倒了牙,但是这恭维奉承的话甚是管用,一说完,皇后脸上凌厉的表情就有所缓和,扬了扬眉,皇后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闫嬷嬷这时又递上了一碗新茶,皇后淡淡地喝了一口,“闫嬷嬷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从没搞错过任何一个信件或者物品,你说这首小诗出处有待商议,你可是在质疑闫嬷嬷的办事能力?”
        舒天香一听皇后的话,登时急了,又张了张嘴。二夫人又死死地瞪了一眼舒天香。舒天香委屈地憋着嘴,想说的话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舒安夏扯起嘴角,舒天香如果不张嘴,这戏怎么能唱下去?于是,舒安夏吸了口气,缓缓道:“奴婢当然不敢质疑闫嬷嬷的办事能力,只不过——”舒安夏故意拉长音,斜睨了一眼舒天香。
        舒天香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生怕舒安夏反悔。
        舒安夏咽咽口水,“只不过刚才交诗的时候,奴婢交的有些晚了,可能这样,带给了收诗的姐姐一些困扰。”
        二夫人回过头,投过去一记赞赏的目光,舒安夏这话说的很艺术,虽然表面上说是自己延误了,实际上暗指收诗的姐姐给弄错了,避重就轻,却也不得罪最难缠的闫嬷嬷。而且,舒安夏只是说“出处有待商议”话未说死,也说了“自己交晚了”虽然暗示诗就是她所写,但是也没明确说,这倒是给自己留了几条后路。
        皇后扬了扬眉,探究似的看着舒安夏,半响,缓缓开口,“你们姐妹情深本宫知道,但是本宫还是相信自己调教出来的人,今日是喜庆日子,本宫不追究你欺瞒之罪,下去吧!”
        一旁的舒天香,心都快揪一起了,心里不禁开骂,这皇后怎么这么死板。
        舒安夏重重地叩了一个头,“将皇后娘娘比喻成冷宫女子,这可是死罪,奴婢……”舒安夏说着,惋惜地叹了口气,又为难地看了舒天香,水眸里,满是同情之色。
        看着舒安夏一副要退缩的样子,再加上舒安夏那句“死罪”,舒天香登时就蒙了,用膝盖蹭蹭向前挪了几步,“皇后娘娘,那诗词是舒安夏写的,奴婢不过是买通了闫嬷嬷,让她把我们的诗词调换了而已,那首‘梨花有几枝,美女一二三’才是奴婢写的,冒犯您的是舒安夏,不是奴婢!请皇后娘娘明鉴!”舒天香话音落下,二夫人登时面如死灰,如果现在她手里有一把匕首,她真想捅死舒天香算了。闫嬷嬷脸也如黑炭一般,眼底闪过一抹阴狠,二夫人一个哆嗦,回过身,就给舒天香一巴掌。
        皇后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斜睨闫嬷嬷,闫嬷嬷赶忙跪地,“娘娘明鉴,老奴并没有做过!”
        前厅内的气氛开始变得怪异,其他几位夫人也三三两两的议论起来,舒天香捂着脸嘤嘤哭着。
        这时,一直看戏的顾瑞辰从下面的竹简中抽出了一个,丝毫不觉得火上浇油道:“姑母,这里果真有一首‘梨花有几枝,美女一二三’的诗。”
        顾瑞辰话音落下,其他小姐们纷纷掩嘴嗤笑起来。二夫人咬着牙,她真想一头撞死。
        “皇后娘娘,奴婢觉得八妹妹这首诗,还有值得深究的地方。可否让奴婢说上一说?”舒安夏温软的声音打破了这怪异的气氛,众人纷纷侧目,将视线移向舒安夏。
        “说——”皇后的声音冷的让人发毛。
        “虽然从诗词表面上看,是描写女子不得宠,对所爱男子的控诉,然而,此诗出在皇后娘娘之手和出在第三人之手,意境是截然相反的,所以奴婢反而觉得这诗做的好!”
        “哦?”皇后扬扬眉,等待她的下文。
        “前面两句‘花枝出建章,凤管发昭阳’说的是皇上和皇后娘娘伉俪情深,幸福恩爱的场景,后面两句‘借问承恩者,双娥几许长?’从外人的角度而言,翻译过来就是‘夫妻共来承恩者,百年恩情共绵长。’”
        舒安夏这话一说完,二夫人真想痛哭流涕,舒安夏不但把诗词的意境给扭转过来了,还承认了这诗就是舒天香所写,这样多少挽回了一些闫嬷嬷的面子。偷偷的看了一眼闫嬷嬷,二夫人立即迎上了一股杀人般的眼神。
        皇后没有说话,严厉却带着探究地盯了舒安夏,厅内的议论声渐渐小了,都屏住呼吸,等着皇后娘娘的指示。
        “甚妙、甚妙!”顾瑞辰的拍手叫好声再一次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顾瑞辰竖起大拇指,“这诗做的好,解释的更好。姑母,侄儿觉得不该罚,反而该赏。”
        舒天香一听顾瑞辰也为这首诗叫好,脸上登时浮现一抹红晕,好像真是她写的一般,二夫人赶忙给舒天香使使眼色,舒天香这次倒是反应快,“皇后娘娘,刚刚是奴婢胡言乱语,这首诗确实是奴婢所做,跟闫嬷嬷没有关系。”
        “可是另外一首诗,她明明也背出来了。”人群中不知谁不合时宜地嘟囔了一句,在本就安静的前厅内,却显得异常刺耳。
        “八妹妹刚刚所背的诗,是我们在府内闲玩儿时的歌谣,奴婢一时脑中无诗,只好将歌谣写了上去,还望皇后娘娘恕罪!”舒安夏的话说的十分到位,二夫人真想就此给她叩几个响头。
        舒天香的头立即点的跟拨浪鼓似的。舒安夏看着舒天香因为点头而一抖一抖的面纱,忽然嘴角扯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算了,今日大喜的日子,这个小插曲就过去吧,本宫累了,你们自己玩吧!”皇后不耐烦地摆摆手,起身。明眼人都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都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众人也跟着起身行告退礼,就在众人弯腰的时候,舒安夏的手指刚一翻转,手中之物还未等掷出去,一股凌厉的风从耳边扫过,下一秒,舒天香的面纱,霍地一下滑落下来。
        舒安夏一怔,回头望去,只见顾瑞辰轻轻地摸着鼻子,脸上挂着那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