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27 寿宴风波(1)
027 寿宴风波(1)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直到顾老太太寿辰的这一天,舒安夏才真正领略了,什么叫“空前绝后。”
        一箱一箱的金银珠宝,一车一车的绫罗绸缎,从顾府大门,一直排到了京门守卫,上百个人足足搬了三个时辰还未搬完,写礼单的人已经换了几茬,个个都写到手抽筋,顾府号称京城第一大府,其占地面积仅略逊于皇宫,然而,舒安夏却找个能坐的地儿都难。到处都是人。
        舒府几个大家长全体出动,就连被软禁的二夫人也来了。快到适婚年龄的嫡女带着婢女都跟着来了,在舒安夏看来,这些王孙贵族们,给顾老太太贺寿倒是假,变相的相亲倒是真。这些嫡小姐们聚在一起比穿衣、比服侍、比贵气,就连她们的婢女也家长里短的比。
        轻轻地叹了口气,舒安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女人多的地方就是麻烦。今天的她戴了一个薄纱蒙面,上次陈太医给的“金丝软玉膏”确实有神奇的疗效,十几日下来,红斑就淡了很多,再加上她脸上的脓包褪尽,生出了新的肌肤,虽然不敢说是美女,但绝对也跟丑女挂不上边。只不过舒安夏之前留的名声实在太震撼了,今天这个场面和她现在的样子,还不足以撼动她之前的“形象”,所以,她必须韬光养晦,找个更加合适的时机,一雪前耻。
        这时,几个太监纷纷过来传话,说是皇后娘娘叫各家小姐们去前厅。轻轻地弯弯嘴角,果真如老太太所料,皇后又开始了她的老把戏,不知道一向了解皇后喜好的二夫人,可是做足了前戏?
        顾府的前厅比顾府的花园更加奢华,琉璃金顶镶嵌,碧玉理石为基。当舒安夏到达前厅之时,大多数小姐已经按照家族门第等级落座,她淡淡地巡视一周,看见正在找她的惠人。
        和几个盯着她的小姐轻轻点了点头,舒安夏跃过众人,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舒天香紧挨着她,看着她过来,水眸一挑,冷哼。
        舒安夏耸耸肩,不以为意,舒天香今日跟她一样,也戴了一个面纱,即使不看,也不难猜测,舒天香面纱下面的脸,有多么精彩!
        “皇后娘娘驾到——”尖细的太监声打断了舒安夏的思绪,舒安夏随着众人起身,行礼,“皇后娘娘万安,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免礼吧,在宫外,大家不必拘束!”
        皇后娘娘走进来的同时,今日来拜寿的各家主母也纷纷跟在后面按等级落座,当然也包括了二夫人。
        轻轻地抬起头,舒安夏这才看到久闻大名的皇后。她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穿了件暗红色凤纹宫装,五官不是很精致,也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但是却隐隐透着一股贵气。
        仿佛感受到了异样的眼光,皇后的眼神忽地一下向她这边扫了过来,舒安夏一怔,赶忙低下头。一股极强的压迫感登时笼罩上她。
        舒安夏低着头的秀眉,轻轻蹙起。
        皇后落座之后,淡淡地扫了一眼身旁的闫嬷嬷,闫嬷嬷一个手势,几个婢女就将文房四宝摆上了桌子。皇后凤目扫了一下四周,端起翠玉琉璃杯,抿了一口茶,缓缓道:“男人们都在议事,我们女人们就自己找点乐子吧。既然所来各家小姐,皆是大家闺秀,不是才名满京城,就是才气震四方,那今天就开始才女最基本的——作诗开始吧。”
        “请皇后娘娘出题!”离皇后最近的右相夫人恭敬地说道。
        “本宫也就不出题了,各位小姐们尽兴发挥吧,本宫倒想看看,谁的诗词能更符合本宫心意,谁的诗词更能打动本宫,谁的诗词更能描写出本宫的心里所想。”
        各府的主母纷纷点头称是,小姐们跟着打开了竹简。
        舒天香低着头,眼神时不时地瞄着舒安夏,舒安夏静静地坐着,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不一会儿,还算工整的小楷浮于竹简上。
        磨墨的惠人突然手一抖,些许墨汁溅了出来,惠人紧张地蹙起眉,六姑娘写出的那几句五言绝句,是描写冷宫女子不得宠,对皇帝的控诉和哀怨,用这首诗来描写皇后的心意,可是会让皇后震怒的。舒安夏斜睨了她一眼,快速地眨了眨眼。
        惠人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那首小诗,似乎又哪儿不太一样?哦,对,小诗明明出自于六姑娘之手,但笔体又不像六姑娘平时写的,更像是……。惠人带着些许疑问侧过头,只见一旁给舒天香磨墨的小桃紧紧拧着秀眉,频频向这边张望,还时不时地望一两眼皇后身后站着的闫嬷嬷。
        惠人有了一丝了然,看小桃的表情,这舒天香定然是把闫嬷嬷买通了,而且在整个舒府,谁不知道除了四姑娘以外,就是倪姨娘教出来的六姑娘的学问最好?所以,舒天香定然是要将自己的诗跟舒安夏的诗交换。想通了这一点,惠人稍稍放松了一口气,但是眉头依然皱的死死的,如果等会收诗的不是闫嬷嬷而是皇后身边的哪个婢女怎么办?又或者闫嬷嬷收了钱不办事怎么办?她家六姑娘写的这首诗,绝对会让皇后发飙,少不了挨上几十板子!
        这时,记时婢女的摇起了铃铛,皇后身下的四个婢女,一同走下来收诗。惠人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小手死死地抓着舒安夏的手腕,视线转向舒天香。一旁的舒天香仿佛也没预料到是此等场景,小脸登时变得惨白。
        舒天香的反应更让惠人肯定了自己的担忧,舒天香买通的是闫嬷嬷,而不是这几个婢女,那这件事就糟糕透顶了。
        这时,收诗的婢女已经走到惠人跟前,惠人的手紧紧抓着舒安夏,细细密密的汗珠布满了她整个额头。
        “惠人,收诗的姐姐来了。”舒安夏轻轻地推了推惠人,小脸上挂着憨态可掬的笑容。惠人咬着下唇,颤抖着手将竹简卷好,递了过去。
        看着婢女们吃力地抱着那么一大摞竹简,舒安夏更加坚定了要在北国发展造纸术的想法。
        相较于舒安夏的镇定,舒天香可是紧张很多。不但频频地望着闫嬷嬷,看看二夫人,还时不时地看着舒安夏,她手里的丝帕都快被拧成线了。
        四个婢女收完,统一交给了闫嬷嬷清点,闫嬷嬷悄悄地瞥了一眼舒天香,眼角浮上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惠人双拳死死地攥着,舒天香也绞着手帕,众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落到那摞起的竹简上。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