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26 离歌心意
026 离歌心意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安夏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回到“夏园”,忽然,她神色一凛,警觉性高了起来。特工的职业敏感性告诉她,她屋内有人!
        舒安夏放慢了脚步,眼神向四周瞄着,她窗子掩住了,说明来人是个警觉性极高之人,不想被人发现,她的房门虚掩着,却留了个缝隙,说明来人要告知主人有朋拜访,再加上她门槛旁的那几片白色的花瓣……。
        舒安夏心里一乐,嘴角扯了开来,是他!
        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淡淡的杜若香气从屋内飘了出来,舒安夏扬了扬眉,莞尔,“出来吧!”
        屏风边,黄色纱帐轻轻撩动,那个一身白衣的绝色男子,眼带笑意地走出来,“这次留了三个提示,看来还是多了。”
        舒安夏翻了翻眼睛,“你还不如说,每次下棋都让我赢半子,是多了……”
        燕离歌干咳了两声,尴尬地舔了舔唇,“碰巧,碰巧。”
        舒安夏斜觑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燕离歌也反看她,目光灼灼。
        他的黑眸是那么幽深,又是那么深邃,仿佛是一个蕴藏着无尽宝藏不断吸引你去挖掘的海底漩涡,吸引得人移不开眼。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四周登时安静了,一切的花鸟虫鱼的叫声此时都仿佛成了多余,渲染和环境都成了两人眸中的陪衬,他们的眼中,只剩下彼此的倒影。
        这时,“吱呀”一声门响打断了两人的思绪,舒安夏身体一紧,向门口望去,只见惠人端着水盆笑意盈盈地走进来。
        舒安夏蹙眉,想起燕离歌,赶忙转头,然而,刚刚他所站的位置,早已空无一人,屏风后的纱帐轻轻地飘了出来,舒安夏失笑摇摇头,他的动作如此迅速,如果不是刚刚跟他对视的感觉那么真实,那么强烈,她还真要误以为自己在做白日梦。
        “六姑娘,你在找什么?”惠人诧异地看着舒安夏,抻了抻脖子,向里面望去。
        “没什么,你什么事儿这么高兴?”虽然惠人见过燕离歌,但是上次是基于迫不得已,燕离歌藏的如此迅速,也是不想坏她闺誉,索性,她就领了他这个情。
        “别提了,八姑娘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在她回园子的路上,把一堆奇怪的香料洒到她头上,结果你猜怎么着了?八姑娘的脸,现在都成了马蜂窝了。”
        舒安夏一愣,“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是刚刚啊,现在小桃已经去请太医了呢!”惠人放下水盆,“您先洗个脸,我等会送饭菜过来。”
        待惠人刚准备出去,忽然回过头,“六姑娘,你身上的香囊呢?”
        舒安夏低下头,果真她一直随身携带的香囊不见了。
        “奴婢去找找。”
        舒安夏点点头,待惠人出去,那抹白色的身影又从屏风后走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她总觉得这次燕离歌的脸色有些苍白。
        “你上次的伤怎么样了?”原本想询问一下他身体状况的舒安夏,一开口便后悔了,想起上次他伤的部位以及……
        燕离歌听她这么一问,苍白的脸上也登时泛起一抹红晕。“嗯,都好了。”
        舒安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遇到了上次的事儿,燕离歌比她还害羞。“刚刚舒天香的脸成了马蜂窝,是你的杰作吧。”
        燕离歌弯弯嘴角,“打了你足足十下,这点惩罚,还是便宜她了。”
        舒安夏一愣,一股暖流从心底涌上,氤氲了她的双眼,无论前世还是今生,燕离歌是第一个帮她出气的男人。前世的她锋芒太露,所有的人都认为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恨她恨的咬牙切齿,最后她不明不白的死在自己设计的流弹手中,想必会笑死一批人吧。
        轻轻地叹了口气,舒安夏一抬眸,燕离歌白衣上一块触目惊心的鲜红,闯入了她的视线。
        “你怎么了?”舒安夏赶忙上前一步,轻轻地扯开他的手臂。燕离歌向后躲了一下,身体却因为不适闷哼了一声。
        “别动!”舒安夏的声音冷了下来,强扳着他的手臂,让他转过身去。
        登时,舒安夏的心狠狠一抽,燕离歌的整个背部白衣,全都变成了玄色,鲜血打湿不算薄的衣衫。
        “你又受伤了?”舒安夏赶忙拉着他去床上坐下,伸手就去解他的上衣前襟。
        忽地,燕离歌握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解衣的动作,“不要紧,就是旧的伤口被扯开了。”
        燕离歌说的云淡风轻,舒安夏心里却极不是滋味。通过这几次的接触,她知道燕离歌的轻功不错,只不过,他在受了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还让舒天香毫无察觉的将香料洒到她头上,必然费了不少力气,这伤口,也定然是在那个时候扯开的。
        想到这里,舒安夏刚要再解他的衣衫,然而,暖暖的感觉从她的手背传来,她这才发现,燕离歌正在握着她的手。
        看着舒安夏视线下移,燕离歌也跟上她的视线,当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到那双交叠的双手的时候,燕离歌尴尬地赶忙松开。
        “我——”
        舒安夏轻笑了一声,被松开束缚的双手又开始工作,三下五除二,燕离歌的前襟扣子就都被解开。
        白衫脱下,舒安夏这才看到,燕离歌的整个背部多横上了一条触目惊心的刀伤,刀伤很长,一直到了腰际。虽然被白布缠着,但裂开的伤口打湿了白布,伤口清晰可见。
        “你一点都不像皇族,倒像是个悍匪,每次都带伤,还一次比一次严重!”舒安夏没好气的开口,从柜子中拿出剪刀、布条和金疮药。
        燕离歌也是无奈地扯扯干涩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皇上被软禁,我作为他的嫡亲外甥,却丝毫帮不上忙。”
        “软禁?”舒安夏拧起秀眉,惊诧地看着他。
        燕离歌一脸凝重地点点头,“上次我将皇上要的东西交给他之后,过了不久皇后就发了一道懿旨,说皇上暴病。现在算算时日,早朝已停了半月有余,母亲去了数次皇宫,都是被遣返回来,无奈之下,我只能夜探皇宫!”
        “早朝停了半月?”她在大宅深院的,果真消息闭塞,也许除了“皇帝换了”这种爆炸性消息,可能其他的都传不进来。不过她记得前世电视剧的经验,一般皇帝上不了早朝,就离政变不远了。
        “嗯。”
        “除了夜探皇宫,就没有其他方法能见到皇上了么?”
        燕离歌想了想,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记得你上次说过,皇后是个极其谨慎之人,她既然软禁了皇上,那么她必然让皇上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所以,假如皇后能出宫……”
        燕离歌的黑眸霍地一下亮了起来。“再过七日便是顾老太太寿辰,皇后作为顾家嫡出之女,一定会出席,我怎么没想到?”
        舒安夏扬扬眉,“当局者迷。”
        燕离歌轻笑了一声,大掌摸上了舒安夏的头,“古灵精怪的丫头。”……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