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25 掌掴嫡妹
025 掌掴嫡妹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二夫人如期去了祠堂,老太太放弃了自己的一半掌家权,交给四姨娘独管,四姨娘性子好,在舒府的口碑好,所以掌家近十日,一切风平浪静,舒府表面祥和无比。
        舒安夏蹙着眉,在竹简上算着日子,顾老太君寿辰在即,二夫人离重新掌家不远了,她还没找到机会向四姨娘示好,时间紧,她得尽快行动了。
        上次之后,她也一直想找机会去看看倪姨娘,问问她跟舒浔易之间的纠葛,然而,她找了几次,倪姨娘都闭门不见,她搞不懂舒安夏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连自己亲生骨肉都不愿多见的人,到底……
        无奈地叹口气,舒安夏穿好鞋下床,她得出去走走了。
        不同于这个季节该有的闷热,下过雨之后,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清香,蝴蝶和蜻蜓随处可见。舒安夏轻轻地勾起唇瓣,虽然她穿越来了小半年,但还真不曾去看一下古代的名山大川,整天憋在这个不大不小的舒府园子里,斗来斗去……轻轻地叹了口气,她的脾性真的好太多了,如果换做以前的她……
        忽然,舒安夏眼神一凛,前面不远处折了树枝,对着树又踢又踹的,不是舒天香是谁?
        轻轻地抿了抿唇,舒安夏的大脑在快速旋转之后,做出了果断的决定——回园子,离舒天香越远越好。
        正一肚子火无处可发的舒天香,拿着树枝狠狠地抽着树干,可就是不过瘾,这时,在小径出现的舒安夏便进入了她的视线,刚要找舒安夏出出气,她便扭头就走,这可气坏了舒天香。
        “舒安夏,你给我站住!”
        舒安夏撇撇嘴,无奈地转过身。
        舒天香一手甩开树枝,气势汹汹地走到舒安夏面前,指着舒安夏的鼻子就骂,“你这个姨娘生的贱蹄子,还敢假惺惺的装高贵?我呸。”
        舒安夏蹙眉,“八妹妹,我是你嫡姐,请你注意你的用词!”
        “嫡姐?真可笑了,除了三姐姐,我还真不知道哪儿又冒出来一个嫡姐。你是不是舒坦的日子过久了,忘了被关柴房的滋味儿了?”舒天香瞪了舒安夏一眼,眉毛一样,满副趾高气扬。
        舒安夏半眯起眼,轻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前世熟悉杨蓓儿的人,都知道这是她发怒前的征兆。就是因为舒天香和舒天染的跋扈,才害死了真正的舒安夏。想到这里,舒安夏手一紧,一枚极细的银针从袖口滑到她指尖。
        这时,几声轻轻的说笑声,借着微风传入舒安夏耳中,舒安夏又仔细听了听,跟四姨娘示好,这不,机会来了!随即,舒安夏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八妹妹,现在掌家的可是四姨娘,请注意你的用词,侮辱长辈,在舒府可是重罪!”舒安夏向前提了半步,“好心”提醒。
        “四姨娘?我呸,你别以为她一时风光就总能风光,她就是个姨娘,这辈子也就定了,她的儿子那就是庶子,她女儿学业再好也是庶女,那就是给人家当小妾的料!”舒天香翻了翻眼睛,嗤之以鼻。
        舒安夏抬眸看着舒天香身后树丛边隐约而至的身影,嘴角那抹邪恶的笑容更大了,下一秒舒安夏大步向前,扬起手,对着舒天香的嘴脸,狠狠掴了下去。
        “啪——”清脆的响声,带着回音在园子里显得格外惊人。树丛后刚刚露头的几个人也惊讶的不得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仿佛能塞进去一个鸡蛋,除了四姨娘。
        四姨娘轻轻地弯弯嘴角,美眸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舒天香瞠目结舌,捂着脸,双目死死地瞪着舒安夏,仍然无法消化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你竟然敢打我?”
        “你出言不逊,冒犯长辈,我作为嫡姐,难道不该打你吗?”舒安夏收拢指尖,挺直脊背,义正言辞。
        “你这个姨娘生的贱蹄子,竟然敢打我?我就是侮辱姨娘怎么样,当姨娘的都是贱蹄子。倪姨娘是,四姨娘也是,就连你这个小杂种更是!”舒天香说着,身体一弯,长长的指甲就对着舒安夏的脸挠来。
        舒安夏连忙退了几步,转过身,用背对着舒天香。这个时候不能还手,向四姨娘示好现在是恰到好处,如果还手,火候就过了。但是她也不能就这么硬生生的用脸挨她的打,现在就看四姨娘何时领她这个情,叫停。
        舒天香下手很重,一下又一下地打在她的背上,火燎燎的。
        终于在她数到第十下的时候,一个温柔却不失威严的女声响起:“住手!”
        舒天香怔了一下,第十一下的拳头还没落下,便看到四姨娘和她身边的几个丫鬟。
        虽然舒天香平时压根没把四姨娘放在眼里,然而,当面讽刺和冒犯四姨娘,还没有过,再加上现在二夫人被禁足,舒天香的心里还是有些打怵,吞了吞口水,“四,四姨娘?”
        “八丫头,你这是在做什么?”四姨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气势却很凛然,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
        “我在,我在……”舒天香赶忙收回拳头,脑中翻转了几个理由,可是却没有一个合适的,看着四姨娘脸上挂着的笑意,舒天香心一横,“是她先打我的!”
        “六丫头……”
        “回四姨娘的话,我和八妹妹闹着玩呢。”舒安夏直起身,简单用手梳理了一下散落的头发,先给四姨娘请了个“万福”,然后回话道。
        “呸,少来这套,谁跟你闹着玩?四姨娘,她刚刚打我,赶快抓她去柴房闭门思过。”舒天香掐着腰,盛气凌人。
        “可是八姑娘也打动手了呀。”四姨娘身边的大丫鬟翠婷小声开口。
        “你这个贱婢,哪有你插话的份儿?”舒天香指着翠婷,杏目狠瞪,一副要吃人的模样,翠婷缩了缩脖子,望向四姨娘。
        “好了八丫头,刚才的你也动了手,这样,就由姨娘来做个和事老,把这事儿过去吧。”四姨娘“温柔”地开口。
        “不行,是她先动的手,如果四姨娘没‘能力’处理这个事儿,我就去找祖母!”舒天香看着四姨娘一副软柿子的模样,登时来了气焰。
        四姨娘抿了一下唇,斜睨翠婷,翠婷会意,探究的神情看看舒安夏,又看看舒天香,“六姑娘向来是明理的主,这府内谁人不知啊?想必老太太也好奇,是什么原因让六姑娘忍不住动手打了八姑娘吧?”
        舒安夏弯弯嘴角,这四姨娘调教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一开口就说到点子上。
        果不其然,舒天香听了翠婷的话,小脸登时染上了一层黑色,气愤地一甩袖子,狠狠地瞪了一眼翠婷,“咱们走着瞧!”
        舒安夏也在舒天香走后,福了福身,离开了,一切恰到好处就好,她向四姨娘表明了她想靠拢她的立场,而这个心意,四姨娘领了,就足够了!
        看着舒安夏的背影,四姨娘的脸上溢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听着,今天的事儿,谁也不准外说,更不准私下议论六姑娘,假如有任何风言风语传出来,立即降等级卖出舒府!”
        “是!”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