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24 一算主母
024 一算主母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这四姨娘出场,每次都能给她惊艳,站在一旁的舒安夏的小心脏啊,都快激动的跳出来了,若不是这前厅有人在,她真想对四姨娘顶礼膜拜一下。四姨娘这话,说的太艺术了,本意处处帮二夫人开脱,然而放在此情此景下,却变成了火上浇油。
        其一,舒浔易在朝廷上以“刚正不阿”闻名,而四姨娘却偏偏把“刚正不阿”用到了二夫人身上,刚才二夫人那一系列的偏袒,无疑变成了讽刺,同时也败坏了舒浔易“刚正不阿”的名声,这怎能让舒浔易不气?其二,她故意强调刚刚的失足,是她自己没站稳,但是明眼人都看到了,是二夫人狠狠地甩了她一下,也就相当于狠狠地推了她一下,才差点让她摔倒,这种求情,就变成了指责。当然舒安夏更加可以肯定,四姨娘这一“失足”定然是自己找上的。其三,她故意让舒浔易收回‘不让二夫人掌家’的话,实际上,刚才也许舒浔易在气头上,随口一说,过后没人再提也就罢了,然而,四姨娘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让舒浔易收回这话,无疑就是让舒浔易打自己的嘴巴,所谓‘覆水难收’,即使他这话说错了,他也不会收。
        果不其然,四姨娘的话刚刚落下,舒浔易的脸就黑了一半,冷哼一声,“她要是有你这个气度,今天就不会闹出这么个事儿了。不用再说了,母亲年岁已大,管家之事就不能麻烦母亲了,你又有了身孕,不能让你太过操劳,这样,以后家中的事,就由你和二夫人共同掌管。”
        舒浔易迅速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既不用让他收回自己说的话,又不用担心四姨娘没经验而将家弄的一团糟,甚妙甚妙。
        四姨娘笑着领命,福了福身。虽然二夫人气得牙痒痒,但是脸上却保持着主母应有的气度,她早些日子怎么没发现,四姨娘竟然如此心机?想要掌家之权,那还真要有足够的本事呢。想着,二夫人眼底浮现出一抹鄙夷。
        四姨娘仿佛没看到二夫人鄙夷的眼神,笑意盈盈地看着舒浔易,询问道,“那红丝……?”
        “现在你掌家了,红丝就交给你处理!”舒浔易立即给了四姨娘权力,掌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置二夫人身边的大丫鬟。
        “红丝所做之事,令人发指,即使杀了她也不足为过,只不过,咱们北国还是法治国家,舒府也是礼仪之府,为了一个贱婢,毁了咱们名声就不值得了,所以蓉儿想,就撤去红丝大丫鬟身份,贬为最低等贱奴,卖给人牙子可好?”四姨娘声音温婉,听得人心痒痒的。
        舒浔易满意地点点头,“就按照蓉儿说的办!母亲,您看……”舒浔易这才想起还有老太太在,赶忙将视线转过,询问道。
        “侯爷都觉得好了,我这副老骨头自然没意见。只不过,刚才安妈妈请来了太医,说这几日染哥儿就觉得下身不适,是不是先找太医给染哥儿瞧瞧,再去管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老太太斜睨四姨娘一眼,缓缓道。
        “染哥儿下身不适?”舒浔易刚刚消下去的怒火又涌了上来,快让太医先看看。
        众人忙忙呼呼把染哥儿抱进屋,又将太医请进了内室,二夫人看着染哥儿被折腾来折腾去,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但当下这个节骨眼,她也不敢发表任何言论,只期待这场子赶快散去。
        舒浔易等着太医诊断,心里也不免有些焦急,毕竟是自己的幺子,年纪还这么小,可别得了什么怪病……。想到这里,舒浔易又瞪了一眼红丝,刚才那一脚真应该狠一点,直接把她踹死!
        已经昏迷了一阵子,刚刚转醒的红丝,忽然感到强力的压迫感,她瑟缩了一下,偷偷望过去,只见侯爷那张想要吃人的脸,她身体一个紧张,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侯爷,刚刚刘婆子拿给了我一个账本,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看?”老太太拿起桌上的茶碗,轻轻地喝了一口。
        “账本?”舒浔易有些诧异,“还请母亲示下!”
        老太太使了使眼色,她身边的刘嬷嬷便从袖中拿出一个本子,递了过去。
        站在下面的舒安夏终于扯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可是惠人的手抄本,她还以为老太太不准备拿出来了呢,害得她失望了好一阵子。
        舒浔易看着,眉头越皱越紧。忽然,他猛地合上账本,狠狠地向地上一摔。
        “红丝长期克扣小姐们和其他婢女小厮的份例,为何刚刚还有人说她的收入都是赏赐的?”舒浔易死死地瞪向二夫人。
        二夫人心里一抽,牙齿磨得咯咯直响,今日的事儿,已经让一向冷静有度的她乱了方寸,她还以为这场风波过去了,怎么又开始了?
        “丁巳,去把管家给我叫过来。”
        丁巳慌慌忙忙地跑出去,不一会儿,管家抱着几个账本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舒浔易冷冷地瞪着管家,看向地上的账本,咬牙切齿,“难道没有要解释的么?”
        管家赶快捡起地上的账本,一翻,额头登时滑下几颗豆大的汗珠。
        “侯爷,小的只是奉命办事,不关小的事儿啊!”管家连忙磕头。
        “奉命,奉谁的命?”舒浔易声音嘶哑。
        管家怯生生地看了一眼二夫人,二夫人眯着眼,警告似地看了他一眼。管家一个哆嗦,又低下头。
        “今天你不说,就杖责一百,全家赶出府!”舒浔易发狠了。
        “小的说,说,是——红丝!”管家低着头,也不敢再看二夫人那张杀人的眼神。
        舒浔易又狠狠瞪了二夫人一眼,一切都显而易见了。
        二夫人的心里极度郁闷和懊恼,什么改账本、做假账,都是小事情,如果放到平时,顶多就是斥责几句,结果事情怎么偏偏都发生在今天这个节骨眼上?
        舒浔易都懒得再看二夫人,气鼓鼓的都不知再如何发落,这个时候,太医缓缓地从里屋走出来。
        舒浔易赶忙迎上去,询问结果。
        “小少爷小小年纪,生殖器上却都长满了水泡。”太医满脸的不可思议,缓缓开口。
        “什么?”舒浔易的脸上惊了又惊,“那可如何是好?”
        “老夫只能尽力救治,搞不好,可能会落下病根。”太医叹了口气,惋惜地说道。
        “病根?”舒浔易脸色一变,“比如说……”舒浔易的心七上八下的,可别让他听到他最怕的两个字。
        “不举!”很不幸地,当他最怕的两个字从太医的口中说出的时候,舒浔易的身体晃了几晃。
        二夫人面如死灰,身体轻轻晃了晃。
        前厅的人还是一样的多,但是却更安静了,落针可闻。舒安夏听着自己一起一伏的呼吸声,心扑腾扑腾直跳,好戏该落幕了,她却忽然不是那么期待结果了。
        “蓉儿,从今日起,阔哥儿、染哥儿由你来带。”沉寂半响,舒浔易缓缓开口。
        四姨娘一听,脸上立即浮现出惊喜之色,阔哥儿可是她的亲身子,从出生之后,就一直长在二夫人身边……
        而一旁遭受连番打击的二夫人,听到舒浔易的话,眼角狠狠抽搐,想到平时被她疼在心尖儿上的舒天染,二夫人鼻子一酸,“侯爷——”
        “你再敢说一个字试试?——”
        二夫人张了张嘴,憋了一会儿,忽然像是想通般,退了下去,脸上渐渐恢复了平时的泰然自若。
        “从今日起,二夫人去祠堂面壁思过一个月,所有开销用度按照姨娘标准提供,家里大小琐事,暂由老夫人和四姨娘掌管。”这是今日舒浔易下的最后一个命令!
        四姨娘听到“暂由”两个字的时候,身体顿了顿,温婉的笑容僵持在脸上好一会儿,随即又恢复了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
        舒安夏心里冷笑,舒浔易暂时夺了二夫人的掌家权,只不过是想给二夫人个警告,什么面壁一个月,根本就是扯淡,顾老太太寿辰在即,作为皇后远房表妹的二夫人,会不出席么?寿宴回来,舒浔易不恢复二夫人的掌家权,二夫人会善罢甘休吗?
        二夫人也终究是二夫人,之前的一连番打击,让她失了方寸,差点自乱阵脚,这阵子,她是冷静下来了,脸上也恢复了原有的高傲和算计。
        舒安夏轻轻地叹了口气,二夫人,真是个劲敌。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