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21 三扳红丝(1)
021 三扳红丝(1)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老太太一坐下,厅里的气氛更加浓重起来,不一会儿,外面便传来消息,称丁巳已经在外面候着了,老太太一下令传,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丁巳的到来,看到他,红丝的脸登时绿了起来。
        “丁巳,你搜查的结果如何?”舒浔易率先开口。
        “启禀侯爷,老太太,在红丝的闺房,除了搜出另外一只人偶外,还搜出黄金三十四两,白银五十余两,还有若干首饰。”丁巳斜睨红丝,一脸的鄙夷。
        “什么人偶?什么金银首饰?丁巳你这个狗奴才,不要陷害我!”红丝双眼通红,歇斯底里。
        “放肆,舒府乃礼仪之家,你作为当家主母的大丫鬟,竟然如此粗俗,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老太太敲着拐杖怒喝一声。
        红丝看老太太开口了,咬着下唇,有些不屑,却也不再敢出言不逊,撇了撇嘴,便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的脸色有些沉,眉头拧的死死的。
        看着二夫人的表情,红丝心里咯噔一下,眼中几番明灭,她家二夫人一向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之人,如今,她都这副表情了,难道……
        “呈上来!”
        这时几个下人端着几个大大小小的托盘,缓缓走进来,红丝睁大眼睛,眼眸里快速闪过一派汹涌翻腾的惧意。
        舒浔易屏着气,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宫里的大丫鬟一个月只有三两银俸,咱们府里的大丫鬟一个月有多少?”
        “回侯爷的话,按舒府规矩,大丫鬟月银二两!”丁巳哈着腰赶忙答道。
        “二两,那这些,你赚个几十年也赚不到吧,嗯?”舒浔易一扬手,小厮端着银子的托盘哗啦啦地散了一地。
        红丝颤着肩,低下头,“侯爷明察,这些都是主子们赏的!”
        “赏的?本侯倒也想知道,哪个主子出手如此大方?”舒浔易说着,斜睨二夫人。与此同时,红丝也求助地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轻轻端起茶碗,缀了一口,脸上已然恢复了淡然。“红丝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当然是我给的赏赐比较多,但这只是红丝奖赏中的九牛一毛。问问咱们舒府,谁不知道红丝的‘正反双面绣’名贯京城?有些贵小姐、贵太太想要绣品,自然要来求我,而咱们舒府的规矩,不准下人们自己私自赚钱,这些绣品就不能卖钱,而那些贵太太和贵小姐们,又不想拂了面子,说他们占了咱舒府的便宜,所以,自然就直接变成赏钱赏给红丝了。好像咱们舒府的规矩中,没有不能收外人赏赐这一条吧?是不是,母亲?”二夫人的嗓音提高了八度,直接向老太太发问。
        老太太面无表情地斜觑二夫人一眼,语气不善,“你现在是舒府的当家主母,规矩自然比我这个老太婆懂的多,何必明知故问呢?况且,红丝是不是贪墨,是不是克扣主子们的份例,那不是谁随便找些理由就能算的,自然有账本说话。”老太太说着,扫了一眼几个庶女,连带着,也看了一眼舒安夏。
        “母亲哪里的话,在咱们舒府,除了侯爷以外,我们做晚辈的,还是唯您马首是瞻呢!至于账本,都在那摆着呢,母亲若不相信,可随时查看。”
        二夫人这话说的极其艺术,表面上字里行间挑不出任何问题,然而却包含了很多意思,比如舒府还是侯爷说的算,你就不必多事了,再比如,我们尊重你,听你说话,只是因为你是长辈而已。再者,她这话里摆明也强调了侯爷大家长的地位,这样对于庶子出身的舒浔易是极其受用的,尤其舒浔易还非老太太亲生,这隔了层肚皮,真是隔了很多东西。
        果不其然,二夫人话一落下,侯爷的眼眸亮了亮,虽然他的脸仍然绷着,但是线条却缓和了很多,舒浔易看着老太太的神色,赶忙咳嗽了一声,“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本候在与不在,都要听母亲的!”舒浔易一边说着,一边给二夫人使了个眼色。
        二夫人赶忙点头,笑容都拉到了嘴边,“侯爷教训的是,媳妇不会说话,母亲您别见怪!”
        老太太冷哼了一声,转过头,闭目养神起来。
        跪着的红丝嘴角悄然弯起,果真还是二夫人有本事,几句话就帮她化解了危机。想到这里,红丝的脊背直了直。
        舒安夏悄悄地退了一步,几个身材高大的丫环暂时遮挡住了她小小的身影,她赶忙东张西望了几圈,还是没看到惠人的身影,她让惠人找人去演一出戏给舒天染,中间不会出了什么岔子吧?
        “夫人说的也不无道理,金银的事儿,可以暂不计较,但是人偶的事,红丝你又怎么解释?”舒浔易视线转到另一个托盘中的人偶,登时眼神又变得凌厉起来。
        “侯爷明察,红丝并不知道什么人偶!”红丝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缓缓道。
        闭目养神的老太太倏然睁开双眼,“呈上来!”
        丁巳端着托盘,递到老太太身前。“左边这个是在红丝姑娘身上发现的,右边这个是在她房中搜到的。”
        “丁巳,你不要乱说话,我什么时候有人偶?还有,在我房中搜出来,那更是一派胡言!”红丝狠狠地盯着丁巳,恨不得咬他一口。
        丁巳撇了撇嘴角,一脸不屑,“不光小的看见了,侯爷也看见了,红丝姑娘,你还想怎么抵赖呀?”
        “你——”红丝愤愤地瞪他一眼,转而将视线转向舒浔易,“侯爷明鉴,红丝身上何时藏有人偶?如果侯爷不给红丝一个明白,红丝绝不服气!”
        “放肆!”二夫人在舒浔易开口之前,打断了红丝的话,“在咱们北国,谁不知道咱们侯爷为人正直处事刚正不阿,不会让任何人含冤,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别有居心和犯错之人……”二夫人说到这里,顿了顿,挑眉看了一眼丁巳。
        丁巳登时冷汗涔涔,二夫人这话,明摆着就冲着他来的,但是他明明是奉命办事啊……
        “是,是,红丝糊涂了,侯爷定会给红丝一个公正的评判!”红丝连忙磕头,表情也缓和了很多。
        站在一旁看的舒安夏心里冷笑,这一对主仆可真都是演戏高手,一唱一和的,让她这个原本怒气满盈的爹爹,脸上都挂上了笑容,要不是她早想到这些,后面还安排了更劲爆的戏份,要不等会三扯两扯,红丝顶多就被罚个面壁,啧啧,好戏还在后头……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