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20 二算红丝
020 二算红丝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时间转眼过了十日,天气愈发闷热,“夏园”里面,更是忙的不可开交。舒安夏捶了捶酸痛的肩膀,精细的绣针收了最后一针。
        “搞定!”
        “赶工了十日,终于算是完成了。”惠人笑着,接过舒安夏手中的人偶,“这绣工真是精致,尤其是这‘正反双面绣’,可是红丝的绝活,六姑娘你竟然能学的惟妙惟肖,分厘不差,厉害厉害。”
        舒安夏弯弯嘴角,“这次要是能扳倒红丝,碧云可是首功,如果不是她偷来的染哥儿的头发,这辛苦还真白费了。”
        “六姑娘你偏心啊,我和小桃去偷红丝的衣服,也费了不少力气呢!”惠人笑着对舒安夏眨眨眼。
        “嗯嗯,你们都是头功!对了,陈太医给的那副药,掺到舒天染饮食了么?”
        “昨日已经掺进去了,再一两日,就该有药效了。”惠人答道。
        “好,那咱们的戏,就演在三日后!”
        ==
        三日后午饭刚过,舒浔易穿戴整齐,带着贴身小厮丁巳,刚刚走到侯门大门,只见一个行色匆匆的大丫鬟,从门前的树丛穿过去。
        丁巳一愣,树丛中是没有路的,于是,立即大喝一声,“站住,侯爷在这还不赶快行礼?”
        哪知背对着侯爷的身影一顿,脚步更快了,匆匆就往内园跑去。
        舒浔易蹙眉,“这是哪个园子的大丫鬟这么没规矩?跟上去看看……。”
        这一主一仆转了身也加快了脚步,那个大丫鬟悄悄地转了一下身,看见跟上的两人,更加“慌张”,左右看了一下,立即从龚月型偏门钻了出去,好巧不巧地,窄门卡上了她的腰间,她的腰间登时掉出来一样东西。
        丁巳赶忙跑过去捡起来,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嘴角浮上一抹阴狠的笑容。
        待丁巳拿到舒浔易跟前,舒浔易定睛一看,那是一个精致的布缝人偶,人偶的背后,写着一排小字,“舒天染,生于乙丑年六月初八。”
        舒浔易脸色登时沉了下去,声音冷冷的,“这东西是什么?”
        丁巳为难地看了看舒浔易,“侯爷,小的不敢说。”
        “本候叫你说,赦你无罪!”舒浔易的黑瞳散发出凌厉地光,仿佛瞬间让四周的温度下降了几度。
        “是!”丁巳有些颤抖,“据小的所知,这是民间女子的一种求姻缘的巫术,女子将自己想嫁之人的头发缝在人偶心脏中,然后在人偶背后写上他的生辰八字,白天带在自己身上,晚上……。”
        “别吞吞吐吐的,晚上怎么样?”舒浔易愈发不耐。
        “晚上将男子的人偶,再和写着自己生辰八字的人偶放在一起,行夫妻之礼……。”
        “混账!染哥儿才九岁!”舒浔易愤怒的声音打断了丁巳的话。
        “是、是,这种人偶交配据说要配上七七四十九天,据说会损害男子的阳气和阳寿!”看着盛怒的舒浔易,丁巳又加上了一句话。
        舒浔易抿着唇,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丁巳,你现在带人去所有大丫鬟的房中搜,看看谁的房中有另外一只人偶,另外,你去把二夫人和所有姨娘都叫过来,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打我幺子的主意!”
        “侯爷,其实不用搜了,小的认识刚刚那个大丫鬟的背影,再加上如此精湛的绣工,除了她,没有旁人。”
        舒浔易眯起眼,咬牙切齿,“是谁?”
        “二夫人的贴身大丫鬟,红丝姑娘!”
        不出半个时辰,包括舒安夏在内的所有丫环婢女姨娘小姐,全部聚到了“琴瑟园”的前厅,舒浔易脸色铁青,凌厉地瞪着被五花大绑的红丝,红丝一脸茫然,委屈的布满了整张脸,求救似地看着二夫人。
        二夫人轻轻蹙眉,给了红丝一个安心的眼神,她也是临时被侯爷叫过来,还弄了这么多人来她的园子,可是从刚刚进屋到现在,侯爷只是紧抿双唇,除了让人绑了红丝,并未开口说一句话。
        二夫人又将询问的眼神看向四姨娘,四姨娘泰然自若地耸耸肩,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二夫人撇撇嘴,红丝犯的事儿多了,侯爷哪一次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想这次,应该也是做做样子,于是二夫人向红丝递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
        看到二夫人的眼神,红丝登时安心了不少。当丁巳带着人过来绑她的时候,她可是狠狠地抽了丁巳一个大巴掌,那个厮可别趁机告她一状才好,简单地巡视了一周,丁巳绑完她,人就不知去向了,难道是被她打怕了,不敢来了?啧啧,反正这个家有二夫人做主,只要二夫人在,她就一定没事。
        做了一系列思想准备之后,红丝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迎上侯爷凌厉的目光。
        舒浔易的黑眸微微眯起,不经意间,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红丝的心惊了惊,刚刚树立的信心又在顷刻间崩塌,她赶忙低下头去,惊出了一身冷汗。
        站在一旁的舒安夏悄悄舔了舔唇,人还没到齐呢,好戏可别开演得太早。她的想法刚刚闪过,便听门外传来声音,“老太太到!”
        舒浔易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赶忙起身,向门口迎了出去。二夫人心里咯噔一下,也赶快起身,和姨娘们一起跟了出去,以她的经验,一般老太太来了,事情就不简单了,红丝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之前的账本没做利索么?
        想着想着,二夫人环视一周,管家并不在这,应该跟这个事儿无关,那到底还能是什么事儿呢?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叫上我,是不是嫌我老了?不能处理问题了?”老太太还未进门,就传来了她带着浓浓怒气的声音。
        “母亲您误会了,这个事儿还没调查清楚,没告知您,是怕您忧心!”舒浔易赶忙行礼解释道。
        “不告诉我,我更忧心,侯爷也别嫌弃我这个老太婆多事,今天审人,我也要听听,谁敢在舒府弄这么大个妖蛾子。”
        “是、是……。”舒浔易赶忙让出一条路。
        老太太缓缓地走进来,斜睨二夫人,二夫人从容不迫地低下头,拐杖敲打着地面发出“杠杠”的响声,敲得二夫人心一颤一颤的,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