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19 惊见丑闻
019 惊见丑闻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菜肴很丰盛,舒安夏却没什么胃口,趁着大家尽情享受之际,她悄悄地退了出来,她只是知道倪姨娘小产,被诬陷成喝堕胎药,当然,这种诬陷故意把罪名坐实,无疑是为了让二夫人上位,舒浔易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然而,刚刚她从舒浔易的眼中,却看到了不同的成分,他眼中的那抹由期待到愤怒到心痛的挣扎,绝不是假的。
        如果刚才,舒浔易那瞬间流露出来的感情是真的,那么他应该是对倪姨娘有情分的,虽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毕竟是他第一个女人,还给了生了一双儿女。只是,如果真的有情分,那么二夫人再风花雪月,挑拨教唆也不至于贬妻成妾,难道这其中的缘由……看来,她真得找时间去看看倪姨娘了。
        “六姑娘好兴致,众人都在里面把酒言欢,唯独六姑娘,出来欣赏美景。”一个较为苍老的声音夹着笑意从身后传来。
        舒安夏脊背一紧,缓缓地回过身,站在她身后捋着胡子微笑的,不是陈太医是谁?
        舒安夏立即正了正身,做了万福。“难得陈太医记得,舒安夏惭愧!”
        “六姑娘如此出众,想忘也难。”陈太医捋着胡子,轻笑开口。
        舒安夏尴尬地扯扯嘴角,“陈太医请慢慢欣赏,舒安夏先行告退了!”舒安夏刚刚抬起脚,陈太医的声音挡住了她的去路。
        “前阵子,贵府的八姑娘手臂疼,是二夫人请老夫来诊治的。”
        “陈太医医术高超,舒府的老少的健康,还要仰仗陈太医您!”舒安夏莞尔,谄媚道。
        陈太医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十分不巧,老夫发现八姑娘支正**有一根极细的金针,按大小长短比例来看,应该是技艺高超之人所用的的绣针。”
        舒安夏扬了扬眉,嘴角弯起,“舒安夏听不懂您再说什么,只好先行告退了。”
        “六姑娘以为,如果不是老夫给八姑娘所开之药,以镇痛为主,八姑娘会挺上那么多天不再请其他大夫么?”
        舒安夏一怔,向陈太医深深鞠了一躬“陈老恩情,夏儿记住了。”
        “不必行如此大礼,老夫也是受人所托。”
        “受人所托?”舒安夏蹙起眉,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那张绝美的脸,转而又摇摇头,如果他有陈太医这样的心腹,那夜伤成那样,根本不至于冒险到她这里。
        “另外,老夫这里还有一盒‘金丝软玉膏’,对于六姑娘脸上胎记有很好疗效。”说着,陈太医将从袖子中掏出的一个翠绿色的瓶子递给了舒安夏。
        舒安夏双手接过,“这个也是‘受人所托’?夏儿可否问一下,此人……”
        舒安夏还未说完,便被远处跑来的碧云打断,“六姑娘,你可让我好找。”
        陈太医看看来人,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舒安夏,转身离去。
        “六姑娘,陈太医怎么也在这?”
        舒安夏看着陈太医的背影,一时间五味俱全。“碧云,咱们走吧。”
        “可是里面还没完……”
        舒安夏斜睨了她一眼,碧云立即闭上嘴。
        回‘夏园’的路,还是那条路,但是今日走起来却是特别的长,舒安夏一路步子缓慢,沉思不语,碧云不解地跟在后面,嘟着嘴。
        这时,右前方的假山后面窜出一个红色的身影,然后又快速地消失了。碧云揉了揉眼睛,小手颤抖地抓上舒安夏的衣袖。
        舒安夏不解地转过身,顺着碧云的视线,假山一侧,露出一个红色的衣角。
        舒安夏轻轻地拍拍碧云的手,用眼神示意,她俩一起悄悄地走过去,碧云紧张地摇摇头。舒安夏眼神一冷,瞪了她一眼,轻手轻脚地向着假山走去,碧云看着舒安夏过去,无奈之下,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越靠近假山,假山后的声音就越清晰,似乎是一个女子在嬉笑,还有一个稚嫩的男声,舒安夏拧起秀眉,这声音……
        “红丝姐姐,我去跟母亲说,让你调到我房里。”
        “染哥儿,现在还不行,二夫人不会同意的!”
        “可是,我想时时刻刻都跟你按摩啊,按摩好舒服,好舒服嘛!”舒天染撒娇,死死地抱住红丝的腰。
        刚刚蹲在草丛中的舒安夏和碧云瞠目结舌,舒天染才九岁……。
        “染哥儿,你要记得,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准对其他人说,而且你更要记得,你离不开红丝,长大以后你要娶红丝哦。”红丝掩嘴嗤嗤笑着。
        “当然了,我长大要娶红丝姐姐,染儿时时刻刻都记得!”舒天染信誓旦旦,小脸扬起笑容,小手袭上了红丝的胸脯。
        “染哥儿,别,现在大白天的……”
        “白天怎么了,我们不是经常在白天按摩吗?”舒天染说着,小手已经顺着红丝胸前敞开的衣襟伸了进去。红丝的身体登时紧绷,靠着墙,软软地向下滑了些,适应了舒天染的高度。
        红丝闭上眼,身体开始随之扭动,极其享受。舒天染咧嘴开笑,眼神变得迷离,他的红丝姐姐啊,总是能让他这么舒服……
        正在“表演”的两个人极其尽兴,却不知观看的两个人却有些吃不消。
        碧云蹲在草丛中,双手颤抖,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嘴巴撑得大大,舒安夏的小手死死地捂在她的嘴上,生怕她叫出声来。但是舒安夏的心,也是扑通扑通快要跳出嗓子眼。
        大约过了一刻多钟,红丝和舒天染才一前一后离开,舒安夏才放开碧云,两个人瘫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六姑娘,红丝胆子太大了,染哥儿才九岁。”碧云皱着眉,脸上褪不去浓浓的不可思议。
        “染哥儿虽然九岁,但是嚣张跋扈程度已经超出了成年人,所以我不同情他。”舒安夏冷冷道,心里又补上一句,“九岁就把真正的舒安夏害死了!”
        “奴婢也不是同情他,只是以前听大夫说过,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房事,以后会造成不举。毕竟是舒家的幺子……”碧云欲言又止。
        “以后怎么样,我管不着,但是眼前这个机会,绝对不能放过!”舒安夏冷冷道。
        “难道要去禀告二夫人?如果红丝否认,我们也没办法啊!”碧云担忧道。
        舒安夏镇定地勾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看了碧云一眼,缓缓转过身,既然红丝有了这个心思,被卖出舒府,也就不能怪她了,这次她一定要弄出动静,红丝、舒天染、二夫人,一个也跑不掉,就当…。为真正的舒安夏,报个小仇吧。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