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17 一斗红丝
017 一斗红丝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又过了几天便到了农历的伏天,天气开始变得闷热,舒安夏摇着扇子,喝着凉茶,水眸盯着自己摆下的棋局。记得几日前跟燕离歌下棋之时,他每盘都只输给她半子,他的眼睛总是那么亮,还总是温柔的看着她笑……
        舒安夏使劲地摇摇头,她怎么又想起了燕离歌。轻轻地叹了口气,舒安夏放下手中的扇子和茶碗,缓缓地走下地,这几日“香园”太安静了,安静的让她有些不安。小桃传来消息,农历十五那日下午,三姑娘舒若香就去了“香园”,好巧不巧地,不小心将“福康园”发生的事儿,说漏了嘴,导致舒天香从十五的晚上一直闹到了十六早上,二夫人亲自过去,才好不容易平息了此事。
        从那以后,舒天香对她的态度也变了,只要提起她舒安夏,就一口一个骂。虽然小桃不知道舒若香到底说漏了什么,但是舒安夏却更加肯定了舒若香的心机。
        这时,开门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舒安夏的思绪,舒安夏闻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碧云那张喜人的脸。
        “按照你的吩咐,我和流月去‘账房’闹了一场,总管也被我们问的哑口无言。”流月是“夏园”的三等丫环,负责“夏园”的琐事。
        “唔。”
        “我还故意说了,要去找老爷和老太太评理,那个总管脸都绿了。”碧云继续道。
        “做的好!”舒安夏笑着点点头,“红丝克扣咱们的份例已经够了五两,按照舒府规矩,她该被卖给人牙子了。”
        “想想这个我就兴奋,红丝仗着自己是二夫人的大丫鬟,气势都压过了主子,真是生气,这回咱们扳倒她,也算给舒府除了一个大害!”碧云兴奋地手舞足蹈,刚要继续开口,却被一声冷冷的女声打断。
        “这么个雕虫小技根本扳不倒红丝,六姑娘是故意让你们去闹的。”
        碧云转过头,只见惠人风尘仆仆的走进来,脸上挂着一丝倦意。
        碧云嘟着嘴,不服气地瞥了她一眼,扬起头道:“你没听六姑娘说红丝应该被卖给人牙子了吗?”
        “你也说了,六姑娘说的是‘应该’,而不是‘一定’。在舒府应该的事儿多着呢,又有多少真正实现了?”惠人冷哼。
        碧云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气鼓鼓地将视线转向舒安夏,想听着她亲口确认惠人错了,然而,舒安夏只是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端起凉茶,喝了一口。
        “红丝一定会被卖出舒府。”
        听到舒安夏的话,碧云立即扬起下巴,刚想炫耀一番,然而舒安夏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从天堂跌倒地狱。
        “但是不是现在。惠人说的对,是我故意让你们去闹的!”
        碧云的嘴角狠狠抽搐,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不可思议地看着舒安夏。
        “这是原始账目的手抄本,你保管好。”惠人走上前一步,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口中拿出一个本子,舒安夏赶忙接过翻开,里面的数据果真是最原始的。抬头看了看惠人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舒安夏吸了吸鼻子,“谢谢。”
        惠人羞赧地眨眨眼,算是应了,看着这对主仆默契地互动,碧云的脸黑了一半……
        正如舒安夏所料一样,碧云和流月前脚刚闹完,总管后脚就去找了红丝,添油加醋地学了一番,红丝气得眼冒金星,却又没有办法,最后只好去求助二夫人。
        二夫人正在给鹦鹉喂食,听了红丝的话,眼皮都没抬一下。“这么点小事还用乱了方寸么?看看整个舒府,谁敢卖你?”
        “是,只是……”红丝不知该怎么接话,她心里清楚,没二夫人的指示,当然没人敢卖她,只是如果这事儿闹到老太太那去,无论二夫人再怎么袒护她,她都少不了挨几个板子,这挨板子是小,丢了面子可是大。想想她可是在下人堆里作威作福的,如果被打了板子,日后还怎么立威啊!
        “只是什么?少不了几个板子么?”二夫人扬扬眉,又扔给鹦鹉一块吃食。
        红丝赶忙点头。
        “打你就是打我,你觉得舒府上下,有人敢么?”二夫人转过头,正色道。
        听着二夫人这么说,红丝立即扯开嘴,“当然没人敢!其实奴婢挨几下打没关系,只是奴婢觉得这个六姑娘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派人去账房闹事,您看之前那几件闹心的事儿,不都跟六姑娘有关?依奴婢看,六姑娘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红丝愤愤道。
        二夫人蹙起眉,斜睨了红丝一眼,“如果你少贪一点,让大家都过得去,哪还有今天的麻烦?况且,你觉得一个连滚烫的装满沸水的茶碗都不敢躲开的人,能搞出多大的动静?”
        红丝看二夫人变了脸,赶忙低下头称“是”。心里极度懊悔,她最近真是有些乱了方寸,她明知道二夫人最讨厌“因公论私”,“借刀杀人”她刚刚的做法,正是借二夫人的刀,杀六姑娘,况且,二夫人最欣赏她的,就是能准确地帮她分析形式和某个小姐的小心思,她如今是明显因为份例的事儿针对六姑娘,所以她说的话必然大打折扣,失算啊失算。
        红丝思忖间,二夫人已经差不多喂完鹦鹉,轻轻地放下食盒,往前踱了几步,半响,二夫人定睛看着红丝,缓缓道:“真正让我忧心的,是四姨娘生的四丫头。”
        “四姑娘?”红丝有些诧异,“她只是个庶女啊,二夫人何来忧心?”
        “她是庶女,但是也是第一个除正牌皇亲国戚以外,能进‘国学堂’的女子,你觉得整个北国,包括嫡女在内,有几个能超过她?”二夫人一字一句道。
        红丝怔了一下,半响才消化了二夫人的话,怪不得当二夫人听说四姑娘去“国学堂”的时候,暴跳如雷,但是四姑娘也是个争气的,通过了重重考验,虽然勉强在最差的班级维持最后几名,但是好歹也算是站住了脚。
        忽然红丝猛然摇摇头,她是在说六姑娘,怎么被二夫人扯到四姑娘身上了?账本的事儿二夫人也没说怎么解决,可叫她怎么办才好?
        二夫人早就看看透了红丝的小心思,看着她额角细细密密的汗珠,半响,缓缓开口:“去‘账房’领几本新账本,找总管帮你重新抄写一遍,不合适的数据,就适当修正一下。”二夫人说完,眼带笑意轻盈地向摇椅走去,舒安夏也就这点小聪明,先前,她还真是高估她了。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