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16 彼时温柔
016 彼时温柔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舒安夏回到“夏园”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脚上的疼痛加上饥肠辘辘,她早已身心俱疲。
        刚刚推开房门,一股香喷喷的热气扑鼻而来。
        舒安夏寻味儿望去,只见饭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有金丝小笼包,凤爪,羊肉汤……燕离歌坐在桌旁,笑意盈盈地望着她。
        登时舒安夏的鼻子一酸,“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身上有伤,怎么能不按时吃饭?”舒安夏略带责备地瞪了他一眼,但是心里却泛上了一股异样的感觉,第一次有人等她吃饭呢。
        燕离歌略带歉意地挠挠头,“我正巧还不饿,所以……”
        舒安夏颔首,快走了几步,忽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脚部传来,舒安夏一个趔趄……。下一秒,一股清新的杜若香气掩盖了饭香充盈在她鼻间,舒安夏愣了愣,又贪恋般多吸了两口。
        “你脚怎么了?”天籁般的男声在头顶响起,舒安夏一怔,这才发现,她竟然在燕离歌的怀里!舒安夏赶忙退开些距离,尴尬地弯弯嘴角。
        “你的脚到底怎么了?”燕离歌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的窘境,整个视线全部落在她的脚上,也不知是不是她多心,她觉得燕离歌第二次开口的声音仿佛冷了许多。
        “额,不小心把热水洒上了,没事没事,咱们吃饭吧。”舒安夏本想跃过他坐下,哪知下一秒,她的脚下一空,整个身体就被燕离歌抱了起来。
        出于本能地,舒安夏赶忙抓住他领口,“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闭嘴!”燕离歌冷着脸,就朝着床的方向走去。
        舒安夏愣了一下,他在生气?想想前世电视剧中的狗血情节,男女主吵架之后,男主通常会怒气冲冲地把女主扔在床上,然后——看现在他的架势,燕离歌真的在——生气?
        思忖间,她的床已经近在眼前,舒安夏拧起秀眉,闭上眼,等待着按照预期剧情被摔到床上,然而预期的疼痛没有传来,舒安夏悄悄地睁开一只眼,只见燕离歌轻轻地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床上,柔软的大掌轻轻地触上了她的膝盖。舒安夏瑟缩地将腿收了一下,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燕离歌手向前伸了一下,扣住她的脚腕。
        当鞋袜尽数退去的时候,舒安夏白皙的脚面上,那硕大的水泡便映入燕离歌的眼。
        “又是你们家二夫人?”燕离歌眯着眼,抿着唇,周身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冰冷。
        舒安夏舔了舔嘴唇,“唔。”
        后来的事儿舒安夏已经记不清了,她只是知道燕离歌给她喂了饭,她的脚上有清清凉凉的感觉,而眼睛上却是温温热热的,之后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翌日清早,她的卧室中已经没有了燕离歌的身影,床头的枕头上,依然萦绕着淡淡的杜若香气,一时间,舒安夏的心里五味俱全。
        她知道,燕离歌,走了。
        光着脚踩下地,梳妆台上的那块黑玉显得异常耀眼。舒安夏轻轻地执起,冰凉的感觉沁便全身,他将随身之玉赠给了她,到底是对于救命之恩的感激,还是……然而,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社会里,他们又能做的了几分主?
        轻轻地笑了一下,舒安夏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第一次有了想要割掉那块胎记的冲动。
        与“夏园”的安静形成鲜明对比的当然是“香园”。当舒天香听说二夫人一点都没有惩罚舒安夏之时,盘子碗子碟子可是摔了一地。二夫人走进“香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杯盘狼藉。
        “香儿,你又开始胡闹,看看你的样子,像个泼妇一样,成何体统?”二夫人登时脸沉了下来,语气中带些指责。
        舒天香一看到二夫人,小脸立即抽到一起,满腹的委屈浮上,“母亲,你怎么能就这么放过舒安夏?就是那天她搞的鬼,才让女儿的手臂这样,你不能就这么放过她,我不依我不依嘛。”
        二夫人蹙眉,“瞎说什么,太医已经说了,你这是着凉了,再养上半个月就好了,你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红丝替你绣屏风,不好么?”
        “不好!肯定是她,要不然怎么碰到她我手臂就抬不起来了呢?”舒天香依旧不依不挠。
        “那天的情景我们都看见了,你自己也证实了,就不要再用这个事儿做文章了。”二夫人叹了一口气,舒天香是她的心头肉,但是却一点都没取到她的优点,不但行事鲁莽还刁蛮跋扈,讲理都讲不清。
        “这个事儿可以不追究,那她败坏舒家门风呢?她竟然趁着顾三公子去搜查的时候洗澡,她明显就是居心不良。母亲,这个一定要治她的罪。”舒天香说的神采飞扬,越说越起劲儿。
        “这个事儿就更不可能了。”二夫人说到这里,眉毛拧的更深了。小声附到舒天香的耳边,呓语着。
        “什么?她说顾三公子要对她负责?怎么可能?”舒天香双眼瞪得溜圆,声音立即提高八度。
        二夫人翻了翻眼睛,狠狠地剜了舒天香一眼。
        “母亲,这一听就是谎言嘛,舒安夏长的那么丑,顾三公子怎么可能看的上她?母亲,你去请顾三公子过来,跟她对峙,让顾三公子看看她那张丑陋的真颜!”
        “据舒安夏的说法,她当时蒙着面,也挡着黄纱帐,顾三公子不可能看得清她的容貌,所以,如果出于内疚答应对舒安夏负责,也不无可能。而且,他只是说负责,并未说明媒正娶。”
        “那也不行,不准有人跟我抢顾瑞辰。;”
        “所以说这件事你就不要闹了,如果真找顾三公子来对峙,有与没有,都把事情闹大了,顾府向来讲究规矩,到时候无论做大还是做小,舒安夏都是非嫁进去不可了。”
        舒天香一听二夫人都劝她算了,她真是咽不下这口气,憋着嘴全然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心里更是骂了舒安夏八百六十遍,哼,在府里的日子长着呢,敢打顾三公子的主意,她定要让舒安夏吃不了兜着走!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