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11 竟然是他
011 竟然是他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你干什么?”他的声音虽然嘶哑无力,但却让舒安夏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形压力。
        舒安夏舔了舔唇,扬起脸,登时,舒安夏的心里咯噔一下。
        这双眼睛,她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明亮,如此的深邃,他的黑眸,就像一望无际的星空一般,吸引的人无法移开视线。
        “果真是你!”舒安夏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对着眼前这张平凡无奇的脸,淡淡道。
        男子的眼睛闪了闪,好看的眉毛微微拧了拧。
        “额——”一声痛苦的呻吟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舒安夏看了一眼右腿箭伤四周越来越多的黑血,转而又看了他一眼,忽地,她双手一齐用力,撕开了他的裤子。
        男子愣了一下,当他意识到舒安夏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的脸登时像火烧一般,瞬间别过脸去。
        舒安夏好笑地看着他的动作,此时的他,仿佛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一般。
        “你忍一忍,我要把箭头拔出来,然后给你吸毒,如果忍不了,就把这个方巾塞嘴里。”舒安夏话音刚落,还未等男子应喝,她的手便附上箭端,猛然拔出来,血忽地一下喷了出来。舒安夏二话不说,用毛巾简单地擦了一下之后,她便俯下身,开始为他吸毒。
        当舒安夏柔软的嘴唇贴上他大腿的那一瞬间,男子的身体猛然紧绷起来,刚刚的疼痛只不过是小儿科,此时的难忍才是极致的。他的身体涌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流,从下身缓缓而上,仿佛要把他燃烧一般。他屏住呼吸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这种感觉从他的口中发出声音。
        舒安夏正在全力吸毒,当然没有注意到男子的身体的变化和反应,当他的伤口开始涌出鲜红的血液的时候,舒安夏用袖子抹了一下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忽地,男子傲然的窘态映入她的眼帘。
        舒安夏愣了一下,登时脸颊如火烧般。男子也别过脸去,目光闪烁,不敢与她对视。
        舒安夏深吸了一口气,迎着头皮将金疮药和布条包在他伤口上。就这样,舒安夏和这个陌生男子在无比尴尬的情况下,度过了这个雷电交加的夜晚。
        翌日一大早,舒安夏还在朦胧的睡梦中之时,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舒安夏睡眼朦胧地打开门,迎上了惠人那张焦急的脸。
        “不好了,来了好多官兵。”
        舒安夏登时清醒了不少,水眸撑大,“怎么会有官兵?”
        “说是昨夜皇上遇刺,为抓刺客,全城搜捕。”惠人一边说着,一边伸长脖子向里面望。
        舒安夏这才想起她床上还有个人,昨天为他处理伤口的情景又浮现在她眼前,“遭了!”舒安夏惊呼一声,赶忙跑到床边,床边盆里的血衣早已不见了踪影。
        “早上来打扫,看见你们睡的很沉,我已经处理了。”惠人赶忙出声,但是脸上却是为难之色,“六姑娘,这男女授受不亲,你竟然敢跟男子同榻,这要是传出去,毁了您的闺誉,这以后可怎么办?”
        “早上除了你,还有谁看见?”舒安夏蹙眉道。
        “没有了,我将其他人支出去了。”
        舒安夏点点头,幸好今日是惠人当值,如果是碧云看见此等情景,必然惊的大呼小叫,到时候,真是难收拾了。
        “六姑娘,现在怎么办?此人来历不明,又恰巧官兵来搜查,假如,假如他是……”
        “刺客么?”舒安夏接话。
        惠人担忧地点点头。
        “不会,他是我一个故人,赶巧昨夜受了伤,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舒安夏看了一眼床上眼皮微动的人,昨夜他反反复复发烧了几次,终于到早上有了好转,虽然昨夜几乎耗尽了他所有体力,但是练武之人一向警觉,惠人进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定然醒了。
        惠人咬了咬唇,欲言又止。
        舒安夏看出了惠人的担忧之色,“你是不是怕官兵的搜查?”
        惠人连忙点头。
        “舒府怎么说也是一个堂堂候府,官兵就算搜查,也不会进内室,这是咱们北国的规矩。”
        听到舒安夏这么说,惠人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这样就好,那奴婢去打些热水来,您清洗一下。”
        舒安夏点点头,拍了拍惠人的手背,示意她放心。
        惠人悻悻走了出去,关上房门。
        舒安夏轻声移步到床边,“既然醒了,就起来吃些东西吧。”
        男子尴尬地咳嗽两声,缓缓睁开双眼,当他的黑眸对上舒安夏的水眸那一瞬间,他的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羞涩。
        舒安夏轻笑出声,将稀饭端到他面前。
        “你伤口发炎,只能吃些清淡的。”说着,舒安夏舀了一勺稀饭,吹了吹,递到他嘴边。
        男子愣了一下,剑眉蹙了蹙,“你怎么那么肯定我不是刺客?”
        舒安夏弯弯嘴角,“因为你是燕离歌!”
        燕离歌的手轻轻地抖了抖,缓缓地闭上双眼,他的眉头紧紧皱着,脸上尽是痛苦之色。半响,他缓缓开口:“我就是朝廷要抓的刺客!”
        舒安夏瞠目结舌,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但是很快,舒安夏便发现了他的用词。
        “朝廷?”
        燕离歌点点头,“北国的江山姓‘赵’,而北国的朝廷却姓‘顾’!”
        舒安夏有些怔忡,一时间无法消化燕离歌的话。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舒安夏闻声像门口望去,门吱呀被推开,惠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六姑娘,那些官兵们是一间房一间房的搜,无论已婚女眷还是未出嫁的闺房,都毫无例外。这不,他们刚从三姑娘的闺房出来,就奔着咱们这边来了。而且他们拿着皇后娘娘的手谕,谁也不敢抗旨啊!”
        “皇后娘娘?二夫人不是皇后娘娘的远房表妹么?怎么她嫡出闺女的闺房都搜?”
        “想跟皇后套关系了人多了,蔚相都算不上什么重要人物,你们二夫人顶多算个跳梁小丑罢了。”燕离歌插话。
        惠人敬佩地瞄了一眼燕离歌,“刚刚官兵闯入三姑娘闺房的时候,三姑娘衣着不端,二夫人还说她丢了她的脸,影响闺誉,六姑娘你是不是要赶快梳洗一下?”
        “知不知道领兵的是谁?”燕离歌打断惠人的话。
        “好像是顾将军府的三公子!”
        “顾瑞辰?”燕离歌脸上一遍,掀起被子就准备下地,猛然一个趔趄。
        舒安夏眼疾手快地冲过去扶住他,“你疯了?”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
        “我必须走。”
        “你内伤外伤加起来都去了大半条命了,现在出去就等于送死!”
        “顾瑞辰有‘战神’之名,他所带领的‘顾家军’所向披靡,你以为只是单单靠一个‘勇’么?他的聪明与睿智如果说是第二,北国没人敢认第一。”
        “也就是说,你以‘美’闻名,他以‘睿’闻名呗?”舒安夏笑着调侃。
        燕离歌脸上又是一大片红晕。
        这时,杂乱的脚步声从园子外传来,舒安夏眉毛一缩,快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她的视线落在那个热气腾腾的水桶上面……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