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09 闺秀之态
009 闺秀之态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该死!太深了。”舒安夏心里不禁腹诽,用余光瞄了一眼只露了一点头的金针。而此时舒天香突然吃痛甩开舒安夏,“你干什么?”
        舒安夏一脸“茫然”地看着舒天香,“八妹妹,你怎么了?”
        舒天香蹙眉从上到下打量她一番,想着这几日自己身体的不适,甩甩手,“我累了,先回去了,六姐姐自便吧!”
        看着舒天香的背影,舒安夏的眸光登时犀利起来,她的耳力比常人好很多,此时,不远处嘈杂的脚步声已经传入她的耳中。趁着舒天香还未察觉,她必须把握住这最难得也是最后的机会。
        “八妹妹,请等等!”
        舒天香闻声回头,看见舒安夏小跑过来。舒天香不耐烦的刚要开口。忽地,只见舒安夏脚下一个趔趄,腿一抖,身体便向舒天香扑去。
        舒天香赶快向后退了一大步,下一秒她双手环住舒天香的肘关节,手指捏住刚刚探出来的金针的尾翼使劲向外一拔。
        突如其来的刺痛让舒天香手猛然一抖,出于本能地,她双手来回一弯,对着舒安夏的前胸狠狠推了过去。
        舒安夏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借着舒天香的“助力”,她身体顺势向后方最大限度的倒去。
        她等的人们,已经如期而至,倒地之前,舒安夏的余光依稀可以看到二夫人那张瞬间铁青的脸和老夫人眼底的怒气,以及众人那张可以塞进鸡蛋的嘴巴。
        “放肆!胡闹!”老太太拐杖敲地的声音引起了舒天香的注意,舒天香转过头,一脸茫然。当看到众人鄙夷的神情之时,舒天香委屈道,“是六姐姐要打我,我是迫不得已才推了她。”
        躺在地上的舒安夏不禁嗤之以鼻,恐怕舒天香自己都没弄明白刚刚那一幕是怎么回事,只不过她爱推脱责任的本性,让她在顷刻间就编出了此等拙劣的谎言。
        众人听到了她的说辞,鄙夷之色更浓了。
        舒天香委屈地看向老太太,老太太则是扬起脸,转过头去。这时,舒天香才看到老太太身边,脸色不善的二夫人。
        “母亲——”舒天香略带哭腔地跑过去,双臂缠上二夫人的手臂。“你要相信我!”
        二夫人咽了咽口水,舒天香总能把她的老脸丢到家了。“还不给长辈们行礼?”
        二夫人一说,舒天香这才想起来,刚刚光顾着给自己辩解了,都忘记给长辈们行礼了。舒府素来以礼仪闻名,无论什么事,都没有这个“礼”字来的重要。
        舒天香赶快福身,给长辈们问了安。
        这时,几个奴婢已经将舒安夏扶了起来,舒安夏“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颤抖”着双腿弯下,给长辈们做了“万福”。
        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其他长辈们也是纷纷点头,心里都不禁暗暗感叹,正牌嫡女就是不一样。
        “祖母,其实刚才的事儿是有些误会,您们别错怪了八妹妹。”舒安夏请过安,就立即说起了刚才的事儿。
        “哦?”老太太扬了扬眉,转过头看了一眼众人,“我倒是想听听,夏儿是怎样的说辞?”
        “已经是荷花盛开的季节,素闻我们舒府所处龙脉之脊、人杰地灵,这偌大的北国,除皇宫的御花园,还有哪处可与舒府媲美?因此我和八妹妹犹如良禽择木鱼寻佳饵,就想一睹满池荷花的盛景,殊不知,我们算错了日子,荷花还只有骨朵,失望之下,我们又不想悻悻而归,便相聊片刻,我们姐妹已有数日不见,甚是想念,聊到兴奋激动之刻,我便忘形,握住了八妹妹的手,八妹妹素来很少与我亲近,可能是忽然之间不习惯,才将我推开,然后就是众位长辈们所看到的情景。”舒安夏不卑不亢地看着老太太,一字一句道。
        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众位长辈的眼中也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丝赞赏。
        “香儿,你六姐姐说的可是实情?”老太太凌厉地将目光转向舒天香,朗声问道。虽然老太太的嘴角噙着笑,但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严厉。
        “是,是,就是六姐姐说的那样子。”舒天香赶忙附和。
        “媳妇啊,你刚刚不是说香儿的手指受伤了,上次的事儿是有人做了手脚么?怎么刚刚我看香儿推夏儿那一下子,可不像一点受伤的样子?到底是我看错了呢,还是你弄错了呢?”老太太直接看向二夫人,众人的目光也随着转向二夫人。
        “是媳妇弄错了,前几日香儿手指连续疼了几天,媳妇担忧之余,难免有些小题大做,这是媳妇的过错,还请母亲责骂。”二夫人低下头,应声道。
        “责骂就免了,你一个人管理这么一个大家子,难免会有些疏漏,如果实在忙不过来,就找四姨娘帮你分担分担,另外,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嫡女也好,庶女也罢,都是舒家的子孙,你作为半个大家长,侯爷的贤内助,尤其要把这碗水端平。”
        “是,母亲说的是,儿媳记住了。”二夫人连连弯腰点头。
        站在一旁的舒安夏不禁嗤之以鼻,平时没人的时候,她可见没见过二夫人这么“贤惠孝顺”,其他族人不在的时候,她不是明嘲暗讽,就是拉筋示威,现在在族人面前,竟然“恭敬”地听着老太太训话,真是个能屈能伸的高手啊。
        这时,一道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舒安夏顷刻间感受到了很强的压迫感,舒安夏赶快“胆怯”地低下头,双手使劲绞着自己手中的帕子。
        二夫人蹙起眉,刚刚舒安夏说的那番话不卑不亢,害得她差点以为换了一个人,而如今,她暗暗打量她,又是那副胆小怕事的样子,这才该是舒安夏的本色,不过,她怎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咱们该出门了!”老太太的话打断了二夫人的思绪,众人纷纷跃过舒安夏和舒天香,向大门走去,临出门之前,二夫人又回头望了一眼那个快要消失的背影,她今天回来已经要把事情弄清楚,如果有人敢在她眼皮底下弄什么妖蛾子,看看她怎么收拾她!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