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08 巧取金针
008 巧取金针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小桃呆在柴房的第二天傍晚,就被舒天香接了回去,小桃哭哭啼啼添油加醋地说了自己挨打的过程,气得舒天香暴跳如雷。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那三个小厮打了她的狗,就像打了她的脸一般,翌日她便差人,每人抽了五十鞭子,这也正符合了舒天香睚眦必报的行事作风。
        小桃虽然被降了等级,但是在“香园”还是做原本的那份儿工作,对于舒安夏曾经的“好心援助”,她们双方都三缄其口,整个舒府表面上一片祥和。
        对于“香园”的动静,小桃总是有意无意地向她们这边透露着,比如哪个嬷嬷被打了,舒天香又发了什么脾气等等。但是最有用的消息却是舒天香天天叫着手指疼!
        轻轻地敲着桌面,舒安夏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她终于知道二夫人要打什么牌了。算算日子已经十日有余,舒天香支正**的金针必须要取了,幸好她平时少动,又被软禁,放慢了金针入骨的速度。
        “六姑娘,不好了……”惠人急急忙忙从门外跑进来,一脸的焦急。
        舒安夏心里咯噔一下,惠人向来是稳重有余,能让她失去方寸的,必然……
        “你先喝口水,慢慢说。”
        “不能慢了,‘香园’那边传来消息,舒安夏昨夜忽然手肘骤疼,二夫人一大早便差人请了太医,现在八层已经在里面看诊了。”
        “是小桃传的消息么?”
        惠人愣了一下摇摇头,“不是,‘香园’的下人们都在讨论。”
        “那没关系,我们再等等。”舒安夏抿了一口茶,轻声道。
        “不能等了,太医只要做了详细的检查,就会发现金针,到时候不但二夫人不会放过你,就连老太太也不会善罢甘休。”
        “我们去了也见不着舒天香,只会惹来怀疑,而且现在不是取针的最好时机。”
        “什么意思?”惠人不解地看着舒安夏。
        “你还记得小桃说这阵子舒天香一直叫手指疼么?”
        惠人点点头。
        “我一直思索安妈妈给的信息,到底二夫人想要用什么方式嫁祸我,小桃的信息就让我想通了。”
        惠人聚精会神地盯着舒安夏,等待着下文。
        舒安夏轻轻地扯起嘴角,缓缓起身,将桌上的青花瓷碗倒满水,然后双手小心翼翼地端起来,绕着惠人走了一圈。
        惠人的嘴巴弯成了“O”字型,恍然大悟,“那天是八姑娘直接从丫环手中接的碗,只要当时那个丫环说,受人指使在碗底做了手脚,那么八姑娘就成了受害者。而端碗的受力过程是手指,所以如果八姑娘是‘被陷害’的,手指就必然要疼。”
        舒安夏投过去一记赞赏的目光。
        “天啊,以二夫人的势力,就算让丫环说天空是红色的,丫环都得照说了。六姑娘,这不是摆明了挖了个坑让你跳么?”
        舒安夏点点头,“所以取针的时机还未到。金针已经在舒安夏的支正**十日有余,连通了血脉,取出针的一个时辰之内,舒天香的手臂会异常有力,之后一个月便会如脱臼一般,如果我们现在取了针,也就从间接上帮了二夫人的忙,把我自己推入了火坑。”
        “只是八姑娘的手肘已经开始疼,又请来了太医……”
        “手肘会有些不适的感觉,但是按天数来说,还不至于请太医,而且,这个消息是‘香园’人尽皆知的,如此大的动静……”舒安夏抿了抿嘴,又喝了一口茶。
        “是二夫人故意的。”惠人双拳紧握,牙齿磨得咯咯直响,“那什么时候才是取针的时机?”
        “后天,农历十三!”
        每月的农历十三是舒府游园的日子,老太太会带着家族中所有的女眷在巳时一刻出府门,未时三刻归。本月自然也不例外。
        舒安夏站在出府门的必经之路上,来来回回的踱步,不时地向‘香园’的方向望着。今日是她抄底的最后机会,每次游园完,所有舒府女眷都会在老太太那儿共用膳食,而二夫人想要“指正”她,自然就会选今晚。
        当巳时的钟声敲响的那一秒,她终于等来了她期盼的身影。
        “八妹妹,怎么这么巧,你也来赏花?”舒安夏笑意盈盈地快步走过去。
        舒天香见来人,嗤了一下鼻子,扭过头嗔怒地看着小桃,“你不是说池子里的荷花都开了么?就这丑样儿还敢让本姑娘来看?”舒天香有意无意地指了指荷花池,却用眼角的余光意有所指地扫了一眼舒安夏。
        舒安夏弯弯嘴角,亲切的拉起舒天香的手。“八妹妹也是来看荷花的?我也是听说荷花开了,才过来的,原来还只是骨朵而已。”说着舒安夏脸上登时涌上一抹失望之色。
        舒天香嫌恶地将舒安夏的手甩开,“六姐姐不好生在园子里养着,小心等会儿手破了腿断了的,老太太又赖上其他人。”
        丫丫的呸的,你丫的嘴里就不会说点好话,舒安夏在心里不禁将舒天香的祖宗十八代已经问候了一遍,虽然这些祖宗她也有份儿。
        问候完毕,舒安夏“委屈”地看着舒天香,眼底登时氤氲的一层雾气。
        “真是晦气,本想出门散散心,却碰到丑八怪,小桃,咱们回园子。”舒天香说完,刚要转身。
        “八妹妹请留步。”
        舒天香扬扬眉,斜睨舒安夏。
        “我听说下个月是顾将军府老夫人的寿诞,咱们舒府的贺礼由八妹妹准备,不知可有此事?”舒安夏一边说着,一边靠近了和舒天香的距离。
        舒天香戒备地看了她一眼,“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这与你何干?”
        “八妹妹受我牵连被禁足,我这个做姐姐的又帮不上任何的忙,心里很难过,正巧我的绣工还算过得去,所以我想出份绵薄之力,就当弥补对八妹妹的牵连之罪,可好?”舒安夏的语气十分诚恳,“怯生生”地看了一眼舒天香。
        舒天香冷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什么都想跟我抢?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
        “八妹妹误会了,我只是帮忙,对外这个绣品还是由八妹妹所绣,我绝不跟任何人说。”舒安夏急忙补充。
        舒天香扬了扬眉,转过身,将信将疑地看着舒安夏,她的眼眸黑黑的,没有一丝波澜。她也常常听府内的人说,舒安夏虽然性子怯懦无用,但是绣工可堪称一流,红丝是母亲的大丫环,为人刁钻刻薄,常常也不把她放在眼里,所以她还真不愿意去求她,但是舒安夏可就不一样了,本来就胆小怕事,量她也不敢出尔反尔,跟她抢这个头功。想到这里,舒天香的脸上立即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往前走了一步,抓住舒安夏的手,亲切地道:“当真?”
        “千真万确。”舒安夏嘴角划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一只手回握她,另一只手则是不留痕迹地移到她的手肘,她的手臂轻轻一动,“灵蛇金钿”便从她袖中滑出,至于掌心。舒安夏手腕轻轻用力,向外侧翻转了半圈。
        “该死!太深了。”舒安夏心里不禁腹诽,用余光瞄了一眼只露了一点头的金针。而此时舒天香突然吃痛甩开舒安夏,“你干什么?”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