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07 好戏重演
007 好戏重演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小桃一听,愣了一下,身体登时绷紧。吃了喝了之后,她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她跟舒安夏向来没有交清,为何她今天会这么“好心”的来看望她,不但带了吃的喝的,还带了上好的金疮药。难道她想拉拢她,帮她做事?想到这里,小桃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戒备,身体不自觉地向旁边移了移。
        “小桃姐姐,你怎么了?”舒安夏“天真”地眨眨眼,满是无辜地看着小桃。
        “六姑娘,你为什么对小桃这么好?”
        “因为你是八妹妹的丫环啊。以前倪姨娘在我身边的时候,就常常跟我说,自己丫环就是自己的姐妹,对待他们就要像自己的姐妹一样亲近,他们对你,也才能像对待亲人一般,你是八妹妹的丫环,就是八妹妹的姐妹,而我是八妹妹的姐姐,这样,你也就是我的姐妹了。八妹妹现在因为我受罚,我当然要照顾好她的姐妹啊!”舒安夏的嘴角轻轻翘起,满眼的真诚。
        小桃鼻子一酸,大颗大颗的泪水终于冲破了最后的防线滚落下来。“倪姨娘是这个府中最善良的主子,可惜,‘善’却不能在府里立足啊。”小桃呜咽着,爬了几下,伏在舒安夏的腿上,声泪俱下。
        舒安夏轻轻地抚摸着小桃的头,嘴角的弧度扯的更大了,她知道她已经成功拉拢到小桃了。
        小桃一直哭着,直到声音已经开始变得嘶哑。
        “小桃姐姐,今晚就去我那休息吧,您这样如果再受凉,会得大病的。”舒安夏算了算惠人那边准备的时间差不多了,就轻声建议道。
        小桃胡乱地抹了几把眼泪,点头应了。
        舒安夏小心翼翼地将小桃扶起,提起食盒,慢慢地向外走去。
        已经进入深夜,气温降了很多,虽然有舒安夏在旁边扶着,但是挨了打的小桃还是不由得瑟瑟发抖。
        这时,忽然有两道身影从前方的交叉小径闪过。小桃一个瑟缩停住了脚步,看向舒安夏。
        舒安夏有些“疑惑”地看向小桃。
        “有人。”当这两个字从小桃口中发出来的时候,都是颤抖的。
        舒安夏的小脸立刻扭成一团,抓着小桃的手也止不住颤抖起来,“怎么办?这么晚了会是谁?”
        小桃轻轻地拍了拍舒安夏的手背,定了定神,毕竟她比舒安夏要年长,这个时候不能害怕,于是,小桃指了指小径旁边的那颗小树,示意舒安夏他们两个躲到那里面去。
        舒安夏“会意”点点头,跟着小桃小心翼翼地藏了过去。
        那前面的身影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身,后面的身影吓了一跳,弓着身,也停在那。
        “今天老爷的行踪你通报的非常及时,再加上小桃那个蠢蹄子拍马屁挑错了时辰,让你捡了个大便宜,这五两银子是二夫人赏你的。”
        “多谢红丝姑娘,谁不知道您可是二夫人面前的大红人,说一不二,一言九鼎啊,今天定是您帮小的美言的,这些是小的孝敬您的!”后面的小厮一边说着,一边将刚刚接过的银子分了一少部分递了过去。
        “说到红人,也不是我红丝自夸,我说罚的,至今还没有逃的过的。就比如小桃那个蠢蹄子,如果不是我提醒,二夫人都差点忘了罚她。小桃今天可是犯了老爷的忌讳,所以,罚她罚的越狠,就越能讨老爷的欢心。”
        “是是,红丝姑娘您聪明过人,您不深得主子的心,谁还有这个资格呢?”
        “既然知道,你这是打发狗呢?”被叫做“红丝”的女子扬了扬手上了银子,语气变得不善。
        小厮赶快又将手上的银子分出一半,双手递了过去。
        女子掂了掂,满意地笑了笑,“这还差不多。”说完,转身消失在小径中。待女子身影消失,小厮呸地吐了一口痰,随即也消失在夜色中。
        戏落下了帷幕,舒安夏的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看着身边小桃那满目腥红仿佛要吃人的双眼,她知道这出戏演的很成功。
        夜,更静了。
        舒安夏就这样陪小桃在小树下蹲着,直到死死地抓着她的那双手不再颤抖。
        “小桃姐姐,你——还好吧?”舒安夏“稚嫩”的童音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亲切。
        小桃轻轻地点点头,“六姑娘,小桃不能跟你走了。”
        “为什么?”舒安夏扬起小脸,满眼的不解。
        “小桃如果去了你那,你就会被二夫人认定居心不良,况且,小桃是八姑娘的丫环,还要回八姑娘身边,所以必须得跟六姑娘你保持距离。”
        “小桃姐姐——”舒安夏眼带泪意,紧紧地抓着小桃的手。
        “六姑娘今日恩情小桃断不敢忘,如果日后需要小桃的地方,六姑娘尽管吩咐。”小桃说完,咬着牙一瘸一拐地向着柴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渐渐消失在夜里的背影,舒安夏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如果小桃真的跟她回了“夏园”她的麻烦可就不小了。她也在赌,赌小桃的良心,赌今天这出戏的效果,幸好,她赌赢了。
        这时,碧云从树的另一边匆匆跑过来,“六姑娘,我们演的怎么样?”
        舒安夏翘起大拇指,“一百分!”
        碧云有些不解,“什么是一百分?”
        舒安夏卖关子的笑了笑,“自己想!”转而跃过碧云,往“夏园”的方向走去。
        碧云挠了挠头,撅着嘴小跑追上了舒安夏的脚步,“奇怪,我们为什么不把责任推到二夫人身上呢?让小桃恨二夫人,不是比恨红丝更好么?”
        舒安夏笑着摇摇头,“二夫人是主,她是仆,如果命令是二夫人下的,她即使心中不愿,但也觉得天经地义,然而,这个命令如果出自于红丝就不一样了,她们同样为仆,红丝却凌驾于她之上,不但打了她,还进谗言让二夫人降了她的等级,她自然会心生恨意。所以日后,只要涉及红丝,她就会全力地帮我们。”
        “可是我们应该对付的是二夫人,红丝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碧云喃喃道。
        “二夫人这颗大树,得慢慢的坎,而红丝就是这颗大树中,最健壮的树枝。”这是燕离歌听到的这对主仆对话的最后一句话。
        自从受了内伤之后,他每天都要跑一趟舒府。今日疗过伤之后,他原本在树上睡觉,却不巧看到了躲在草丛中偷听的那个熟悉的身影,鉴于上次给他的“惊喜”,他不由自主地跟上了她的脚步,想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没想到,这个原本寂静的晚上,她又给他演了一出不平常的戏。这个叫舒安夏的小丫头,真的只有十四岁么?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