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06 冒险争婢
006 冒险争婢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整个下午小桃一直都惴惴不安,果真,晚饭时分,上面传来二夫人令,小桃被降为三等丫环,打十个板子并且罚俸三个月。小桃接到令时,差点昏死过去,虽然她知道,她拍马屁没挑正时候,反而倒霉的撞上了老爷,可是她没想到,二夫人会这么狠,她一直都自诩为二夫人的半个心腹,如今却因为几句话落得如此下场!
        行刑过后,趴在床上的小桃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她怎么也想不通,二夫人为何要对她这么狠。
        而另一侧接到同样消息的‘夏园’,却不平静。
        舒安夏盘膝而坐左手执黑子右手执白子,棋盘上黑子锋芒渐露白子虎视眈眈,势均力敌。
        “惠人,咱们该不该把小桃争取过来?”舒安夏左手落下一枚黑子,轻声道。
        “不该!”
        舒安夏悬着白子的右手在空中一滞,“为何?”
        “为人愚钝、立场不坚、善恶不明,用她太过冒险。”
        “立场不坚、善恶不明”舒安夏重复了一遍这两个词,转而抬起头,正视惠人,“你说,这应该不是二夫人的苦肉计吧?”
        “是与不是,为了她,不值得六姑娘冒险。”惠人一字一句道。
        “小桃是八姑娘的二等丫环,也算是半个贴身侍婢,她所掌握的八姑娘的生活习性和信息是不容小觑的,虽然现在降为三等,但是以八姑娘的挑剔程度,短期内未必能找到合适的人接手,那也就是说,小桃在一定的时间内,对我们有很重要的作用。”舒安夏小巧的下巴微微扬起,水眸诚挚地看着惠人,希望从她眼中看到赞同。
        惠人咬着下唇,眉头微微皱起,“假如正如姑娘所虑,这是二夫人的苦肉计怎么办?现在姑娘还这么弱,一旦被二夫人发现您的小心思,以后舒府就没有您的立足之地了。”
        舒安夏眼底闪过一丝了然,“我知道惠人你做事谨慎,但是这次只能铤而走险了。二夫人把舒天香软禁,就是怕中间出了纰漏,如果不把舒天香引出来,我们只有坐着挨打的份儿,小桃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惠人蹙眉思索半响,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奴婢陪六姑娘走一趟吧,这回要带什么礼物?”
        惠人话音刚落,舒安夏兴奋地从炕上跳了下来,两只白皙的小手搀上了惠人的胳膊,“带上一食盒的吃的和水,还有最好的金疮药!”
        夜晚的舒府是宁静的,少了白天的喧嚣和争斗,此时的安静就显得尤为珍贵。
        惠人一手提着灯笼和食盒,另一只手轻轻地牵着舒安夏,小心翼翼地在前面领路。
        舒安夏的小手被惠人的大掌包着,忽然有种被保护的感觉。舒安夏扬起脸看着惠人的背影,忽然咯咯笑了起来。
        惠人不解地转过头,刚要开口,忽然,借着灯笼的点点微光,有两个人影鬼鬼祟祟地从右后方的小路边闪过。
        “嘘——”惠人对着舒安夏使了使眼色,向后有方指了指,舒安夏会意,蹑手蹑脚地跟着惠人向右后方移动,惠人把灯笼塞到草丛里面,她和舒安夏也借着草丛,藏了起来。
        只见那一前一后的身影停了下来。前面的女子转过头,缓缓开口:“今天老爷的行踪通报的很及时,正巧小桃那丫头拍马屁又没挑对时辰,便宜了你,二夫人命本姑娘多赏你五两银子。”
        “谢谢红丝姑娘,谁不知道您在二夫人面前那是一言九鼎,定是姑娘为小的美言了,这就是孝敬姑娘您的。”丁巳一边说着,一边从五两银子中分出了一些递了过去。
        红丝扬了扬眉,脸色沉了沉。
        丁巳赶快又从剩下的银子中拨出了一半,嬉皮笑脸地递了过去,红丝绷着的脸才有了些缓和,小手一扬,银子就纳入了袖中,“这还差不多,以后好好干,少不了你的。”
        “是、是!”丁巳哈着腰连连点头,好似听着主子的教诲一般。
        红丝满意地扫他一眼,笑呵呵地转身走了。丁巳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呸”地一下,狠狠地吐了一口痰,也从小径匆匆离开。
        舒安夏看着一前一后走的两个人,“蹭”地一下从草丛中站起来,脸上是难掩的兴奋。“惠人,你快去找几个人,咱们这出戏,要这样演……”舒安夏垫起脚,附在惠人的耳边轻轻说了起来,惠人听着,眼睛愈发亮了。
        舒府有个规定,受过刑的奴婢,三天内不得回园子,以免把晦气带给主子,而这三天,她们只能在柴房中找到一块安歇之地。
        当舒安夏推开柴房的门的那一刻,看到的是小桃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艰难地喝着地上那碗不知放了多久里面尽是污浊的水。
        “小桃……”舒安夏不忍地叫了一声,快步走上前,将食盒放在地上,刚想要扶起小桃,然而,当舒安夏的手刚刚触碰到小桃的肩膀的时候,咬牙的抽气声登时传入舒安夏的耳中。
        “你不是挨的板子么?怎么肩膀也痛?”
        “二夫人身边的那三个小厮打的,板子鞭子一起上。”小桃咬牙切齿地说道。
        “什么?太过分了!他们平时就以****人为乐,母亲怎么能让这样的人渣在她身边?”舒安夏一边义愤填膺地说着,一边暗暗观察小桃的表情。
        小桃的眼底满是浓浓的恨意,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们是二夫人从娘家带来的,府上除了老太太和八姑娘的下人没被他们打过,其他哪个园子的下人都没少吃亏,八姑娘向来霸道,对待下人就像对待狗一样,拿他们当然也不例外,所以他们早就对八姑娘恨得牙痒痒,但是碍于八姑娘是二夫人亲生的,他们又奈何不了,所以这次有打我的机会,就像打了八姑娘一样,他们当然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舒安夏从食盒中取出她带来的干净的水,端到小桃嘴边,然后将她的身体微微扶起到合适角度,小桃咬着碗边,大口大口地吸了起来,她一边喝着,一边有些水从她嘴角溢了出来,混着她下巴上的泥土,滴在胸前的衣襟上。
        舒安夏舔了舔嘴唇,轻轻地在她胸前捋了捋,“小桃姐姐,慢点,别呛着。”
        小桃听着舒安夏细声细气的童音,忽然眼睛有些湿润。她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六姑娘才是个善的,虽然只比八姑娘大了几个月,可是懂事程度却像大了几年。她之前还侮辱六姑娘去讨二夫人的欢心,她真是太蠢了!
        “小桃姐姐,这还有些吃的,你还没吃东西吧?”舒安夏一边说着,一边拿出热腾腾的包子,递到小桃嘴边。
        小桃死死地咬着下唇,眼泪在眼眶里连续翻转了几个圈。
        “可是三姐姐也是母亲所生,难道三姐姐的下人他们也敢打?”舒安夏一边喂着小桃包子,一边轻声问道。
        “三姑娘跟你一样,是个软柿子。”小桃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当她意识到自己说什么的时候,立即闭上嘴,带着一丝歉意看向舒安夏。
        舒安夏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她并不介意,然后又递过去一个包子。
        小桃接过包子,咽了咽口水,“三姑娘性子好,对待下人又和善,所以这些恶奴们不怕她,再加上三姑娘的身体不好,即使下人受欺负了,她也没那么精力去管,所以这些恶奴自然也就欺负三姑娘的下人了。”
        舒安夏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了然。“小桃姐姐,我这带了些金疮药,你吃完我给你上些药吧,免得伤口发炎。”
        小桃一听,愣了一下,身体登时绷紧。吃了喝了之后,她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她跟舒安夏向来没有交清,为何她今天会这么“好心”的来看望她,不但带了吃的喝的,还带了上好的金疮药?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