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05 演戏高手
005 演戏高手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精彩、精彩。”
        香园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半角,安妈妈迈着四方步,似笑非笑地从门里走出来。
        舒安夏心里咯噔一下,悄悄地瞄了安妈妈一眼,然后半低下头,屈了屈膝,“给安妈妈见礼了。”
        “呦,您可是候府的嫡出小姐,这礼我这老婆子哪能受的起啊?还是说,六姑娘您心虚,才不得不给下人行礼?”安妈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却是言辞犀利。
        “安妈妈的长辈,又是母亲的奶娘,给您见礼,您当然受得起。至于心虚之说,夏儿更是不懂,夏儿一没杀人放火,二没打家劫舍,一直谨守本分、恪守礼节,不知该从哪里心虚?”舒安夏抬起头,不卑不亢地看着安妈妈,晶亮的水眸里,不含一丝杂质。
        安妈妈弯弯嘴角,“不知六姑奶所指‘母亲’是哪一位?”
        舒安夏咬着下唇,一字一句道:“当然是夏儿的嫡母,二夫人。”
        看着舒安夏眼中的一闪而过的精明,再加上刚刚的那一幕,安妈妈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倪姨娘总算……。”忽然,安妈妈的话戛然而止,她的眼神向远处瞥了瞥,眉心不自觉地锁了一下,安妈妈登时收起笑容,冷言道:“六姑娘小小年纪就如此恶毒,算计姐妹,难道你不觉得可耻么?为了在老太太面前争宠,耍阴耍狠伤害嫡妹的身体,这眼看着顾老夫人的贺礼准备在即,因为六姑娘的关系,导致八姑娘赶不出来工,您对得起八姑娘,对得起舒府么?”
        舒安夏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香园半掩的窗沿,登时满腹的委屈涌上小脸,随即舒安夏掩面抽泣起来。
        “算了算了,就会哭,看了就叫人心烦。”安妈妈挥了挥手,示意让舒安夏赶快走。
        “安妈妈留步,我带了点小点心,麻烦转交给八妹妹。”
        “八姑娘还缺你这点吃的么?别以为老太太的厨子就比二夫人的好,快走快走……。”
        舒安夏撅着嘴,“不舍”地向香园望了一眼,然后徐徐转过身。
        就在她转头的那一瞬间,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浮上舒安夏的嘴角。安妈妈也是个演技高手,这才是以前的舒安夏和下人的相处方式呢。
        这时的天空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碧云赶快撑开伞,小跑追上舒安夏。
        “六姑娘,怎么办,安妈妈肯定会去二夫人那里告你的状,以后你在府里的日子就更难过了。”碧云哭丧着脸,担忧地看了一眼身后越来越远的香园,满脸焦急。
        “她不会!”舒安夏没做过多的回答,但语气却是极其坚定。
        撑着小伞的一主一仆,心思各异,谁也没注意到小径旁茂密树枝上的那抹白色身影。
        燕离歌轻轻地勾起唇瓣,幸好他先支走了付文钰,否则,这么精彩的一幕他又哪能发现?这个看似普通的小女孩,是个演戏高手呢,真是对得起她那双明亮的眼睛。
        雨越来越大了,舒安夏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安妈妈是府里的老妈妈,又是二夫人的奶娘,身份一直高人一等,在府里,也有着不可取代的威望,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安妈妈亦是倪姨娘的奶娘。
        之前香园大门的攒动,必然是安妈妈想要提醒她隔墙有耳,故意弄出声音。之后,安妈妈说了那些话,虽然言辞犀利刻薄,但是每句话都透露着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二夫人已经想好对策,先把舒天香软禁,然后再在舒天香的手上做文章,从而嫁祸给她。这样,舒天香那鄙陋的绣工就不用上台面,反而可以名正言顺的找红丝当替工,真可谓一举双得啊。
        这样看来,二夫人还未发现舒天香的支正**的金针,而是用类似的手法嫁祸给她,那么她现在有两件事需要做,一是如何让二夫人不发现支正**的那根金针,二是如何不留痕迹的把二夫人的设计躲过,而不被二夫人发现。她该怎么办?舒天香根本就足不出户,她要怎么取出金针?二夫人又要用怎样的手段陷害她?她又怎么才能躲过呢?
        舒安夏蹙眉,使劲地摇摇头。
        二夫人是个极厉害的人物,无论是心计还是背景。对于现在的她,根本就惹不起,她必须慢慢的积聚力量,才能有打倒她,救回倪姨娘的机会。所以,这关她一定要过,到底她该怎么办?
        “琴瑟园”是舒府最为贵气,用度最为奢华的园子,当然,这也是二夫人的园子。“琴瑟园”的原名是“琴园”。北国有个习俗,除了大家长(老太太级别的)住的园子可以单独命名外,其余的园子一律按照主人的名字命名,二夫人大名蔚冰琴,她住的园子自然就是“琴园”,然而,自从倪姨娘被降了身份之后,二夫人巧舌如簧,到底说动了侯爷,也就是她老爹,将琴字后面加上了一个“瑟”,取琴瑟和鸣之意。
        园子的名字一改,一方面彰显了二夫人是侯爷心中至爱的身份,另一方面也巩固了二夫人在候府的地位。候府上下,纵使有人千万般不满,但最终也被压了下去。
        二夫人躺在贵妃椅上,轻轻地摇着,丫环眼尖地递上刚刚晾好的菊花茶,二夫人端过茶碗,长长的指甲轻轻划过青花瓷的杯壁,缀了一口。
        “小桃,你刚刚说六姑娘去看望八姑娘了?”
        “是,但是被安妈妈挡在了门外。六姑娘被安妈妈训斥了,于是哭哭啼啼的走了。”
        “哦?安妈妈是如何训斥她的?”
        “安妈妈说……”小桃事无巨细的复述了一遍当时的情景,而二夫人,是越听脸色越不好。
        “你说六姑娘碰到了表少爷和另外一个男子?他们说什么了?”
        “是,六姑娘就是请了一个安,并没有说话。您也知道,六姑娘一直都是那一副哭丧委屈的脸,好像死了娘亲一般晦气,表少爷和那位公子定然也不想看到她,影响心情嘛!”回想起她从窗缝里看到的舒安夏那个表情,她真想上去踩上几脚。
        二夫人脸色一沉,手中的茶碗向旁边一摔,清脆的响声登时传来,吓得小桃一个哆嗦,连忙跪地。
        “谁不知道六姑娘已经过继给我,难道你是诅咒我么?”二夫人凌厉地看向小桃,精致的妆容下是掩盖不住的怒气。
        “小桃不敢、小桃不敢,小桃指的是倪、倪姨娘。”小桃一边说着,一边叩头,冷汗顺着她的脊背流了出来,阴湿了淡绿色的衣衫。
        “无论是四姨娘还是倪姨娘还是府里的任何一个姨娘,都是你们的主子,也是我的姐妹,你们应该日日盼望主子们身体健康,这才是你们的本分,如果以后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定不轻饶!”
        “是、是,奴婢知道了。”
        就在小桃连忙磕头认错的时候,几声清脆的拍掌声音响起,紧接着,一袭深蓝色长袍、意气风发的男子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小桃一看来人,杏目撑得老大,整个身体都止不住颤抖起来。
        “侯爷……”二夫人连忙起身,精致的脸上挂上温柔的笑容,便迎了上去。“侯爷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用过午膳了么?妾身让厨房去准备。”二夫人一边说着,白玉般的手便搀上了舒浔易的手臂。
        “刚在母亲那里用过了,等会还有些事要去趟府衙,你就别忙活了。”舒浔易爱怜地拍了拍二夫人的手,笑着说道,舒浔易虽然已经步入不惑之年,但是由于底子好,他仍然像刚刚而立一般,眉宇间英气逼人,看得二夫人别不开眼。
        “侯爷公务这么繁忙,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午睡一下才是,怎么还来我。”二夫人娇嗔着,虽然话是这样说,但她的眉眼间,却是满满的幸福。
        “幸好我来了,要不然怎么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府内总是有一些对你不公的议论,什么陷害排挤其他姨娘,独揽大权,如今看来,她们真是不知所谓,如果以后再有这样不知轻重的下人,不用报备,直接找人牙子卖了就是了!”舒浔易温柔地看着二夫人,眉眼间满是浓浓的赞赏。
        “谢谢侯爷对妾身的肯定,只要是为了这个家好,为了姐妹和睦,能更好的伺候好侯爷,琴儿受些委屈也是应该的。”二夫人说着,水眸氤氲了一层雾气,小手搂过舒浔易的腰,头轻轻地靠上了舒浔易的肩膀。
        舒浔易身体一紧,如此妩媚柔细的身体在怀,他又怎能不乱?顷刻间,他便取得了主动权,大掌顺着二夫人的前襟就滑了进去,头一低,吻上了二夫人的香唇。
        跪在地上的小桃看着情意浓浓的两人,一时间傻了眼,不知何去何从,二夫人趁着空档狠狠地剜了小桃一眼,小桃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从门口爬了出去。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