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04 君是离歌
004 君是离歌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一连下了几天雨的路面十分湿滑,碧云一边提着伞,一边拎着食盒,走起来十分费力。舒安夏紧跟着碧云,清冷的微风夹着树上存留的雨滴,吹打着她额前的碎发,登时让她的头脑清明很多。
        以二夫人的做事风格,怎能轻易让她白白占了这么大一个便宜,所以即使她没发现什么问题,也会制造些问题出来,既然这样,舒天香被斥责在于没端稳莲子羹,那么,端的动作在于过程,也就是手或者肘,所以……。
        想通了这一点,舒安夏刚要叫住碧云,便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声。
        “奴婢参见表少爷,参见……”碧云的话戛然而止,杏目撑得老大,嘴巴微微睁开,死死地盯着站在表少爷身后的男子,身体呈办弓腿状,僵在那里,一看就是行礼只行了一半。
        男子淡淡地扫了一眼碧云,仿佛碧云无礼的注视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黑曜石般的眸子没有一丝波动。
        舒安夏也有些诧异,碧云比她高半个头,她又紧跟在她后面,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碧云半弯的腿,和僵直的身体,前面是有两个身影,在这条狭窄的小路上挡住了她们行走的路,只是,碧云的反应也太怪了。
        “碧云……”
        “放肆!”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喝打断了舒安夏的话,也打断了碧云的思绪,碧云猛然从呆愣中回过神,将视线移回盛怒的表少爷,心底一股难言的感觉涌上,登时涨红了脸。
        舒安夏轻轻地拧起眉,小手不自觉地将碧云向身后拉。碧云像是遇到暴风雨的海燕忽然找到了避风港一般,瑟缩地连续退了几步,舒安夏的视线登时明亮起来。
        与此同时,她也找到了让碧云如此失态的根源。
        眼前这个男子,是极美的。虽然用美来形容男子是不尊重的,然而,在舒安夏丰富的堪比电脑的大脑里,却再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辞藻来形容他。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完完全全是造物主精心雕刻的,没有一丝瑕疵,他的皮肤仿若初生的婴儿一般,晶莹剔透。
        燕离歌早已习惯每一个陌生女子对他的注视,也习惯了她们眼中的惊讶,但是碍于世俗和封建礼节,她们大多看几眼,就佯装害羞,别过脸去。像眼前这个女子一般,毫无掩饰肆无忌惮的打量还是头一遭。眼前这个女子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衣着朴素,梳着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发髻,小巧的瓜子脸原本会是个美人胚子,然而,眼角却好巧不巧地嵌着一块拇指大的胎记,影响了整体的和谐,然而她的眼睛却是极亮的,应该说,他人生活了整整十七年,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明亮,如此吸引人的眼睛,让人看了就放不下,看了就忘不了,这双眼睛,就好像一个充满魔力的海底漩涡,能将所有人都紧紧吸进去。
        站在一旁的付文钰也是极为吃惊的,他是燕离歌的伴读,对于燕离歌的习性极为了解,他对任何事、任何人都是兴趣缺缺,对于每个女子的无礼注视和倾慕都是云淡风轻的一笑而过,从没有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女子更别说注视。然而,他今天却对着这个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有些丑陋的六表妹注视足足有三分钟,甚至还有继续看下去的打算,这让付文钰更加不淡定。
        “六表妹,舒府向来以礼节名天下,作为舒府的嫡出小姐,更应该光耀门楣才是。尤其是主子的一言一行,直接会影响到下人。”付文钰说着,剑眉挑了挑瞥向碧云。碧云一手提着食盒,另一只手死死地攥着衣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舒安夏眼角挑了挑,付文钰的话简单翻译过来就是你这个大姑娘家家的,上来就这么无礼注视陌生男子,给舒府丢了脸。至于碧云呢,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碧云之所以这么没礼貌,都是因为她这个主子就是歪的。
        “不知是文钰表哥到来,夏儿有礼了。”舒安夏弯弯嘴角,随即做了一个万福。
        付文钰勉强点点头,虽然是迟来的礼节,但是这个外界评价不高的表妹还算聪明,经他一点拨,还能开窍。他刚要回礼的话,还没说出口,便又传来舒安夏甜美如黄莺般的声音:“人都是有感情的,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每个人对于所欣赏的事物或者所喜欢的人,表现出应有的兴趣,那就叫‘人之常情’,也是人的本能反应。假如这种最基本的感情和最本能的身体表达都被视为可耻的话,那么有这种观念的人,也不能被叫做人了。”
        “那叫什么?”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付文钰脱口而出。
        “冷血动物。”
        燕离歌扑哧笑了起来,略带清脆的笑声打断了原本不善的气氛,再观付文钰,儒雅的脸色泛起一层紫红色,隐约挂着一层怒气,对着舒安夏冷哼一声,便气鼓鼓地将视线转向在一边看好戏的燕离歌。
        “舒府代有才人出,一朝表妹戏表哥。”燕离歌朱唇轻启,虽然带着淡淡调侃的意味,但是他的声音,却比天籁还天籁。
        舒安夏和付文钰同时张了张嘴,舒安夏张嘴,是诧异燕离歌不但长相出彩,就连声音竟也是如此好听,而付文钰张嘴,是诧异燕离歌第一次跟同龄女孩子说话,这趟带他来舒府,似乎有意外收获呢。
        这时,远处香园的房门轻轻地动了一下,珠帘后,似乎有个晃动的人影。舒安夏立即收起笑容,屈膝福了福身,“表哥有礼,公子有礼,夏儿要去看八妹妹了。”舒安夏说完,正视燕离歌。
        燕离歌淡淡地点了点头,侧身让出一条路。
        舒安夏的脚步很轻很慢,当经过燕离歌身边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杜若香气扑鼻而来。舒安夏吸了吸鼻子,又贪恋地多吸了两口,身后紧接着传来燕离歌低低的笑声。
        舒安夏登时加快了脚步,脸颊有着淡淡的灼热,她向来韬光养晦掩盖锋芒,然而,刚刚似乎让她破了功,那个轻动的房门后面,到底是谁?又看到了多少呢?
        想到这里,舒安夏停住脚步,秀气的眉毛不自觉地拧起。
        身后已经安静,脚步声也渐渐走远,碧云扭过头,快跑几步追赶上舒安夏,“六姑娘,人世间怎么会有这么美的男子?他是谁?会不会是神仙下凡啊?”
        舒安夏转过头,看着他们背影刚刚消失的那条小径,叹了口气,“除了长公主的独子,谁还能有这样的风采?”
        碧云的眼睛登时瞪得老大,“刚刚那人是长公主的独子?”
        “‘南舞北歌’并称天下双杰,刚刚那人,定是咱们北国长公主的独子——燕离歌。”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