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丑颜嫡女》-> 002 丑颜伪装
002 丑颜伪装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翌日大清早,舒安夏就被丫鬟叫了起来,又到了给老太太请安的日子。舒府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农历遇一和五,都要去“福康园”给老太太请安。
        “福康园”顾名思义,取自“幸福安康”。
        鉴于上次被关的事儿,老太太准了她三个月不用请安,名义上是爱护孙女,实际上是为了她宝贝孙子不用受罚,今日是她恢复后的第一个请安日,自然马虎不得。
        坐在镜子前,舒安夏盯着圆边雕花镜中反射出来的容颜,心中五味俱全。
        三个月前,当她第一次从镜中看到自己之时,连续砸了五个镜子——巴掌大的瓜子脸上,到处都是指甲大的脓包,布满了整张脸,让人根本就看不清五官。难怪她身体原本的主人会被冠上“京城第一丑女”的名号。
        待冷静下来,她停用了所有她四妹舒天香送来的胭脂水粉,用碾碎的芦荟汁代替,果然脓包消掉了大半,只是右眼四周这大片红斑……似胎记又不像,似乎是……
        轻轻地摇摇头,脓包不见了,她的整张脸也不再那么骇人,小巧的五官渐渐显露出来,点染曲眉,秀眸惺忪,素齿朱唇,假如没有了这块红斑……
        “六姑娘,今天就梳个云髻吧,这三个月,您可是变漂亮了呢,定然能给老太太一个惊喜!”流月拿着桃木梳子,兴奋道。
        听了流月的话,舒安夏登时一个激灵,所剩无几的睡意彻底消失殆尽。恐怕只有惊不会有喜吧,淡淡地扫了一眼梳妆台上的胭脂,舒安夏抿着唇,晶亮的眸子亮了亮。
        “流月,你那儿有胭脂么?”
        流月愣了愣,“当然有啊,只是,六姑娘您这些都是上等的胭脂呢,八姑娘送来的时候,说是给宫里娘娘用的,只赏赐给我们侯府四盒,就连四姨娘都没有呢。”
        “知道了。”舒安夏淡淡的笑了笑,“去把你房里的胭脂拿过来。”
        流月撅着嘴点点头,一脸不解地出了房门。
        舒安夏到“福康园”的时候,老太太不在,反而二夫人和四姨娘在用早餐。
        一份燕窝粥、一份虎骨、一份凤爪、三碟清淡的小菜和一笼蟹黄包。
        舒安夏请了一个万福,二夫人眼都没抬,只有四姨娘朝她温柔地笑了一下。
        舒安夏没有动,一直低头屈膝,保持着万福的姿势,以三个月前舒安夏的身体,这个姿势十秒都挺不了,现在粗略估计,至少有三十秒了,她的身体依然稳如泰山,看来她这三个月的苦练没有白费。
        半响,四姨娘放下手中的汤匙,略微偏了一下头,轻声道:“夫人,六姑娘来了。”
        舒安夏蹙了蹙眉,二夫人觉得“大夫人”这个称呼不吉利,所以自从她亲娘被降了位份之后,二夫人还是让府内保持着对她原有的称呼,其实原本以二夫人显赫的家世,就算给她身为庶子却由长子身份继承侯位的爹爹当正妻都绰绰有余,只不过二夫人碰到舒浔易之时,舒浔易已经娶了她娘亲,并育有一子,北国向来讲礼法,倪姨娘未犯七出,就算“蔚家”势力再大,也不能让舒浔易无缘无故休妻,为此,皇帝亲自下旨,封二夫人为平妻。平妻之说一般都只是存在商贾之家,在显贵的候府设平妻,倒还是头一遭。
        听到四姨娘的话,二夫人扬了扬眉,没有看向舒安夏这边,而是用余光扫了一眼四姨娘,四姨娘尴尬地低下头去。
        舒安夏心里冷哼,好个二夫人,都几个月不见了,这会儿才刚见面就给了她个下马威!
        忽然,几声极轻的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传入舒安夏的耳中,舒安夏轻轻地勾起嘴角,不经意间,玲珑的小手向下一沉,死死地掐了一把大腿。
        登时,舒安夏眼底快速氤氲了一层雾气。
        “瞧,这委屈的,夫人不过让六姑娘请个安,怎么像死了娘一样?”二夫人身边的刘妈妈冷哼一声,悻悻开口。
        舒安夏“胆怯”地看了一眼刘妈妈,随即头垂的更低了,仿佛下一秒就要贴上自己的锁骨。
        二夫人讥诮地看她一眼,舒安夏出了名的怯懦胆小,被她宝贝儿子关了一次,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人……好像更没用了。
        “谁在放肆?”一个半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传来,离着舒安夏最近的四姨娘手指颤了颤。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刘妈妈身体一颤,眼底的一抹惧色一闪而过,转头看向二夫人,二夫人扬了扬眉,刘妈妈半低下头,但是嘴角却浮上了一丝笑意。老太太身边的一个婆子而已,现在谁不知道候府是二夫人当家,只要二夫人给她做主……
        想到这里,刘妈妈脊背直了直。
        这时,绣着百花图的门帘轻轻一撩,八姑娘搀扶着老太太,旁边跟着何妈妈缓缓地走出来。
        几抹视线投过来,舒安夏的头更低了。
        “刘妈妈在府里也有些年头了,是资历最老的一批嬷嬷了。”老太太眼带笑意。
        刘妈妈得意地扬了扬脖子,老太太果真不敢拿她怎么样,于是,她的说话底气更足了三分,“老奴进府三十三年了!”
        “三十三年,果真是太久了,久到……”老太太顿了一下,双眼瞬间爆发出一道凌厉的光,随即她的嘴角勾出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
        刘妈妈瑟缩了一下,迅速低下头,她的脑中浮现出一个人,老太太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上次这样笑,一个粗使婆子就……
        “砰”!
        刘妈妈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刚刚摔碎的茶托的碎片,近在她眼前。
        “这茶托的唯一用处,就是护着茶碗,而当它摆不正自己的位置的时候,留着也就没用了。”老太太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刘妈妈冷汗涔涔,刚刚的气势全无,求救似地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眼都没抬,舀了一勺燕窝粥送入口中。
        “这皇后表姐赐予的厨子手艺就是不一样,母亲您也尝尝。”二夫人刻意加重了“表姐”二字。
        二夫人话音刚落,老太太登时收起笑容,瞬间,冷冽的目光投向二夫人,二夫人依旧悠闲地吃着早点,仿佛是人间美味般。
        老太太推开八姑娘扶着她的手,“八丫头,你不是早就饿了么?在我那儿尽孝一个早上了,也该陪你母亲说说话了。”
        “不嘛,我要陪祖母一起吃。”舒天香丝毫没注意到老太太和二夫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依旧撒着娇。
        二夫人的脸有些黑,她这个女儿只能用四个字形容“胸大无脑”。蹙了蹙眉,二夫人沉声道:“天香,过来!”
        舒天香看母亲脸色变了,撅着嘴,悻悻然走了过去,这时,依旧半弯着身子,做“万福”姿势的舒安夏闯入了她的视线。
        “大清早就看到个丑八怪,真倒胃口!”舒天香哼哼着。
        “天香,不得无礼,六丫头是姐姐。”二夫人说着,扬眉看了看老太太,“六丫头,还杵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去跟老太太亲近亲近?”
        “是!”舒安夏压着头,刚动了动身子,腿一软,身体就扑通一下摔向了一边。
        舒天香嘲讽的笑声立刻传遍饭厅的每一寸角落。
        老太太没接话,厌恶地看了一眼将鲍鱼塞进嘴里的二夫人,脸色阴沉地坐了上位。
        舒安夏“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
        “老夫人,您的膳食来了。”门口丫鬟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怪异的气氛。
        “端上来——”
        “我来!”刚坐到二夫人身边的舒天香腾地起身,小跑几步,迅速接过丫鬟手里的冬果莲子羹。
        舒天香得意地向老太太走去,经过舒安夏的时候,双眉一起向上扬,满眼的得意之色。
        舒安夏始终低着头,不发一言。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在她长长的睫毛掩盖下,晶亮的眸子发出了异样的光芒。
        舒天香走的速度越来越慢,莲子羹的汁因为她的晃动溢出了少许,烫得指尖异常难受。要不是老太太把顾将军府老夫人寿宴的贺礼给她准备,她才懒的伺候她呢!想着顾府的三公子,舒天香的心啊,啧啧,忍不住怒放起来。
        舒天香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眼看着就要到了老太太身前。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