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顾小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26
  •     楔子(一)
        时间:2010年7月13日
        地点:R国首都S市。
        “Boss,一切准备就绪,吴秘书长正在‘Shangri—la’并于十分钟前叫了特别服务,监控系统已经切入,随时准备行动!”
        杨蓓儿满意地点点头,她的团队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
        “Boss,这次真由你亲自出马?我们可不想亲眼看你的‘真人秀’。”
        杨蓓儿将手中的沙漠之鹰扔了过去,“想看,我现在就脱给你看!”
        刚刚发话的男子,立即双手举国头顶,猛地摇头。开什么玩笑,得罪老板,后果很严重。
        “30分钟后行动!”
        S市的‘Shangri—la’是R国唯一一所六星级国际酒店,位于全市商贸中心,距国会议员办公场所仅五百米,是接待外宾的最佳选择。
        “小姐,你不能进去!”杨蓓儿刚刚走到‘Shangri—la’门口,就被尽职的保安拦下。
        “应召服务!”杨蓓儿媚笑着,对着小保安道。
        小保安瞠目结舌,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像天使一样的美丽女孩儿,竟然只是个应召女郎,但是当讲机再次响起之时,他的希望彻底破灭了,眼前这个女子,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应召女郎,而她服务的对象,正是那个顶层总统套房游泳池内的年近五十的总统秘书处秘书总长。
        小保安微微转动身子,让出了路。杨蓓儿挑眉一笑,修长的手指划过她风衣腰带,风衣的前襟瞬间敞开,四周瞬即响起一阵唏嘘声,薄薄的风衣下,仅着三点式的她,将完美的身材显露无遗。
        杨蓓儿满意地看着众人的反应,一路畅通无阻地搭上专用电梯直通顶楼。
        视频监控器工作室的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并为注意到,顶层的监控程式已被悄悄更改。
        “叮——”顶层电梯门打开,数只最新式“FY—2”****对准了她。
        杨蓓儿嘲讽一笑,摆动的腰肢贴上枪口,继续前进。
        “站住!”人群中,护卫队队长开了口。
        “理由?”杨蓓儿向来惜字如金。
        “为了秘书长的安全!”这时,护卫队长已经开始流汗。
        杨蓓儿妩媚勾起唇瓣,俏臀摆动的幅度更大了,左摆右摆,几下就窜到护卫队长的身前,杨蓓儿身体前倾,纤细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抖动的乳沟若有似无地蹭着他的身体,“那,需要搜身吗?”杨蓓儿吐气如兰,热气全部喷洒在护卫队长的耳畔。
        护卫队长身体一颤,紧绷的身体,和下身的变化清晰地传递了重要的信息。
        “真的要吗?”杨蓓儿娇嗲地开口,舌尖还不凑巧碰到了护卫队长的耳垂。
        “按——按照规定,是——是的!”护卫队长结结巴巴地说完了整句话。
        杨蓓儿邪魅一笑,手腕一个漂亮的翻转,风衣里面,那个仅剩的蔽体的胸衣和丁字裤飘然滑下,一个完美的女性躯体借着风衣在护卫队长和所有拿着枪支的护卫队员眼前若隐若现。
        所有人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下巴砰砰将地砸了数个坑。
        “怎么样?检查完了吗?我可以进去吗?”杨蓓儿的媚笑着,轻柔的手腕再次袭上护卫队长的额际,那颗硕大的汗珠,在她手中瞬间被隐去。
        “可以,可以!”护卫队长将头压得极低,语无伦次地回答,。
        杨蓓儿满意地得到了答案,一个优雅地转身,修长的双腿跨入了最后一道门。
        闭目养神的吴秘书长闻声抬起了头。
        当身材惹火的杨蓓儿猛然闯入他视线的时候,秘书长霍地一下起身,眼珠子差点飞出来。
        杨蓓儿嘴角含笑,瞬间之内,单手向后,将门把手翻转死扣。随即,她扭动的腰肢幅度更大,魅笑着。
        吴秘书长满意地上下打量她一周,身体一个窜步,就将杨蓓儿揽入怀中。
        “不啊,你真讨厌!”杨蓓儿嗲声嗲气。
        “别说,今天来的这个,可真是极品!”吴秘书长说完,肥大的唇眼看着就要落下。
        “别——”杨蓓儿的玉指贴上他的唇,“你可知道,有人花1000万美金买你的命!”
        吴秘书长一听,肥大的唇弧度扬起的更大了,“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说完,对准杨蓓儿的樱唇,就直直亲了下来。
        下一秒,他的身体停在半空中,眼中像是看到什么惊诧之物一般,眼球突出,瞬间没了焦距。
        杨蓓儿厌恶地从他僵硬的手臂中跳出来,抬眼看了一眼吴秘书长眉心的那滴血,这次血滴的形状还算完美。
        满意地扬扬眉,杨蓓儿快速地炸弹顶在门口,然后用她那个既是通讯器,又是利器的万能变换的戒指,快速地割开将整个城市一览无遗的那扇窗子。
        一股强风迎面吹来。
        杨蓓儿弯起嘴角,叩击枪版的同一刻,她从八十八楼的窗子,一跃而下。
        “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云霄,‘Shangri—la’大楼的顶层,登时浓烟滚滚,火光四射。
        车鸣声、求救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惊慌中的众人,哪里有人注意到半空中漂浮着的淡蓝色的降落伞?
        “boss,非常完美!”戒指传来了她得力助手的声音。
        杨蓓儿扬起唇,“预计3分钟内降落在‘埃菲尔广场’”。
        “车会在四分半钟内到达!”
        “ok!”
        分秒不差,杨蓓儿完美地降落在‘埃菲尔广场’。收起淡蓝色的降落伞,伞面又恢复成风衣状。
        杨蓓儿看了一眼戒指,还有一分半钟。
        这时,一个圆嘟嘟的小女孩拽着数十个气球,从她身后跑过。
        忽地,她转过身,“阿姨,你好漂亮,送给你!”小女孩笑靥如花。
        杨蓓儿眨眨眼,手指刚刚触碰到线,突然,小女孩瞳孔一变,一层紫色染上。
        砰!
        “紫瞳!”
        杨蓓儿失去意识前,最后吐出的两个字。
        ==楔子(二)
        “好饿、好渴,求求你们,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舒安夏虚弱地舔了舔干涩的唇瓣,粗糙的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窗子。
        “求求你们,放我出去••••••”呼救的生意一声比一声干涩沙哑。
        “仗着自己是大夫人女儿敢欺负我嫡姐,你还真以为你是嫡女啊,慢慢享受吧,六姐姐!”
        舒安夏隐约传来舒府的幺子染哥儿这咬牙切齿的声音。
        “四弟弟,咱们快走,免得等会儿被哪个欠嘴的丫鬟看到了,咱们还得挨罚,因为这个贱蹄子挨板子,也太不值了。”舒天香说完,掩着嘴嗤嗤笑了起来。
        “谁说咱们能挨板子?现在舒府谁不知道是母亲说了算,就算祖母也要忌惮母亲三分,谁要是敢欠嘴,我先撕烂了她的嘴!”染哥儿趾高气扬道,虽然只有九岁,却也跋扈的狠。
        “四弟弟、八妹妹,求求你们,放我出去••••••”舒安夏的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虚弱。
        “丑八怪,别叫了,叫死也没人放你!”
        这是舒安夏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