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逆尊绝魅》-> 第七十五章:嫉恨,阴谋
第七十五章:嫉恨,阴谋 作者:月笙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6
  •     熟人?可是在这种危险诡异的地方居然也会有认识的朋友?!这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众人向四周望去,又抬起头来看向天空之中的月莲生,他们确定刚刚并没有出现幻听!
        “刷刷刷!”树叶抖动的声音响起,突然在空地的边缘处,从那丛林里冒出了一大串的人来,他们身着绿色劲装,体形高大、健壮!
        可是站在最前方的那个年轻男子与身后之人相比却大不相同,就像是富家的公子哥儿!只见那人此刻正抬起头来与天空之中的月莲生遥遥对望,难不成月莲生刚刚说的就是他?
        “哟!这不是我们的月莲生,月大少爷吗?怎么今日到是有空来我这里做客啊?”说笑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原本场中沉重、血腥的气氛。
        “呵!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来了呢,怎的现在倒真的出来了?”月莲生抱着雪聆风,看着下方的穿着绿色劲装的男子,接着调笑道,雪聆风同时也望向那绿衣男子,那绿衣男子长相也很俊美,可是给她的感觉却是在其他人身上没有见到过的,丝丝狂野带有着阳光的温暖,这人是谁?
        “呵呵!都有人要端了我的老巢了,要是再不出来,那我不就无家可归了,如果真这样,到时还得麻烦某人负责才行啊~”话语之中透着丝丝随意与无赖,这一点倒与有些时候的月莲生很相像,但是什么叫“他的老巢”?难不成这是他家?!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有些迷惑,但还有着丝丝的趣味儿,这两人叙旧的方式还真是不同啊!
        “呵呵!这个嘛,以前倒是有可能,不过现在……有我家娘子在,恐怕就不能收留你了呢!”月莲生满足与“可惜”的声音落下,那绿衣劲装的男子锋眉一挑,娘子?
        眼光悠的转到了月莲生怀里那抹纤细的身影上,刚刚还没注意,可是当看到那绝世容颜和那出众的气质,心里暗暗惊叹,那少女定然不会普通!不然他刚刚又怎么会没注意到她的存在?在这个世上除了月莲生还没有几个能在他的眼前这般!娘子?这是从哪里搜刮而来的娘子?不会是抢的吧?
        “娘子?从哪里抢的?不过,这个事后再说,这位小爷,您来这里可不是专来看小的我吧,刚刚这里可是发出了不小的动静啊!”绿衣男子继续调笑道,可是却也将话题转到了正经话题上,但那语气中却充满了无所谓,月莲生挑了挑眉,意思很明显:那又怎样?这不是很正常?
        而下方绿衣男子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好友,虽然看不透他,但是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看他那挑眉的动作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正常?来端人家老窝是正常的?!呵呵!真是让人无可奈何,总之他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都会生气?
        “呵!凡是想要伤害我娘子的,都一律要消失,不然怎对得起我对家娘子的一番深情爱意?”说到这里,绿衣男子也听明白了,这是触到人家的底线了,否则依照平常,以月莲生的性子对于那种小人物就直接无视了,月莲生的性子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人除非你触到他的底线,不然他一般是不会生气的!
        “那畜生是该死!可是小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留这食人一族一条血脉吧,他们也终是可悲之人啊!至于那有眼无珠的畜生,随便怎样处置都可以。”绿衣少年看着那只剩下了半个身子的食人一族的族长,眼底暗潮涌动,月莲生是他的好友,可是他却不得不为了这‘五灵之地’而去请求好友绕过他们一族,否则,他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唉,好吧。”月莲生看着绿衣少年,叹了口气,他知道,不管是谁都有着许多的无奈,可是要不是他是他的多年好友,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不会顾忌的,可是那是为数不多,他多年的好友……
        “呼!小少,算我绿意欠你一次。”这种对话不禁让众人更加的疑惑起来,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感觉他的权利这般大?还有他对于月莲生的态度,友好?恭敬?他们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畜生,今日饶你族人一命,可是你就下地狱去吧。”月莲生的话语中,冰冷无情,本以为可以得救的食人一族族长,面露死灰,再不挣扎,身上混乱的元素也被强行压制了下来,可是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放弃挣扎等死的食人一族族长,突然睁大了眼睛,里面充满了不可置信,想要转头看向下方的某一点,可是浑身传来的剧痛却让他,无力承受!
        “啊!”痛得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这片林子,回响不断!可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那个半个身影上时,都大为一惊。
        不知为何天地元素都猛然往那半个身影之中聚去,原本那已被压制下去的元素之力也突然猛涨!并且隐隐有着突破月莲生所下的禁锢之力,而那族长也因体内过强的力量而痛苦不已,半个身子都被那强大的力量搅得渐渐扭曲起来,就连空气也跟着隐隐的颤抖起来,那庞大的力量,仿佛一触即发!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压制下去了吗?!为何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蓝灵瞪大双眼的望着天空之中的情景,脑子里一片空白,那突然增长的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族长不是已经没有余力再继续挣扎了吗?!为何……
        “不对!那族长应该已经没有能力再挣扎了!”闻人云歌冷静的分析道,脸上的沉重之中也隐隐透出来几丝焦急,身旁的雪净初与空乐染等人也是焦急不已,这种情况他们也从没遇到过!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楼玉清与大长老等人也是凝神在下方静静的观察着,对于这突变,他们心里也都各有所想。
        力量愈来愈大,几乎已经到了爆发点!如果不是月莲生的禁锢,说不定那力量此刻已然爆发!但是现在……
        “这是有人故意陷害吧。”雪聆风浅浅出声,望着眼前那已扭曲得不成样子的身体,眼底里却没有任何的慌乱,有的只有平静与淡漠。
        “嗯,是吧。”相较于雪聆风的淡漠,月莲生的眼里则是透着几许的高深意味,眼好似不经意的向下一瞥,不知为何,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收回视线,整个人往边上一靠,直接挂在了雪聆风的身上,雪聆风一脸黑线,这个妖孽能不能不要总是往她的身上扑!
        “娘子,为夫累了呢!”听到这话,雪聆风的嘴角也忍不住抽了一抽,累了?他还会累?再有一点。但是为什么还要往她的身上靠?难道她不会累吗?
        “妖孽。”雪聆风轻轻念道,声音非常小,仿若没有出过声音一般,可是一旁的月莲生却回过头来,对上雪聆风的眼。
        “既然娘子是妖孽的娘子,降服了妖孽,那么娘子就是妖孽中的妖孽。”听完此话,雪聆风差点咬了舌头,恨不得抽自已个巴掌,谁让自己嘴欠的,平白无故说出声来做什么。默默的转过头去,将身旁的妖孽当做不存在,她还不想丢命,眼前的才是最危险的!
        “呵呵!”欢快低沉的笑声传到下方人的耳朵里,让下方的人不觉又为他们捏了把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工夫这般开心的笑?!众人不禁怀疑,那人的脑子里不是进水了吧?!
        “嘶!”突然**破裂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紧紧地牵动着众人的心,月莲生也止住了笑声,抬起眼来,两者之间的黑暗之球,又开始动了起来,向着那族长而去,此时那族长已被折磨得毫无力气可言,连叫都无法再出声!看着眼前涌过来的黑暗,眼中不禁更加惶恐!
        “嘶!嘶!”**破碎,庞大的能量随着**的破碎而丝丝往外溢出,引起周围的空气的大幅度震荡!
        一时之间沙石、树叶随风乱起,单单是这溢出的力量就可引起如此波动,如果真的爆炸那么是不是他们岂不会也都会丧命于此?!突然察觉到这一点的众人不觉冒出一身冷汗!
        “这种力量?!怎么会如此之大?!”雪含笑惊叫出声,对于这种力量心里有着深深的忌惮,这种力量会要了在此所有人的命!
        一旁的闻人云歌皱起眉头,这种力量的突然增强,只有两种情况,一是那操作者的自身因素,二是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不会是后来出现的那些绿衣人,毕竟他与月莲生相识,那么就只可能是在场的人了!
        “怎、怎么会这样?”众人的最后边,苏妙雪看着这一切,脸色陡然白了起来,严厉的嫉恨被那恐惧所掩盖起来,而在她身旁的人也只是认为,她也如他们一般是在害怕这种力量罢了,都没有在意。
        这时,一道绿色身影拔空而起,飞到雪聆风两人的对面,双手忽然迅速接引而动,只见在那即将爆破的身子周围出现了一个黄色的四方结界!月莲生缓缓一笑,他们的默契还是如当年一般呢!
        “啊!”凄厉的吼叫声刺入人心,只见那半个身影完全已被那黑暗所吞噬!听着那在空气中回响久久不散的声音,众人无法想象那种痛苦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呼!结束了吗?”庞大的能量在空气中渐渐消失,众人纷纷觉得神经一松,压在心头上的那种沉重感终于渐渐消失,同时也在心里庆幸着,庆幸着她的平安。
        但是此时还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喜的是命保住了,或者是上空的两人都没事,但是那个例外的‘忧’就只有一个人了……此时的苏妙雪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却也对雪聆风更加的嫉恨起来,她恨雪聆风没有死在这里!苏妙雪,弯着腰,低着头,扶着身边的树,让人无法看到她的表情,可是她身上阴沉的气息,却让人得知她此时的心情并不好!
        林子里终于恢复了平静,可是……
        “咻!”突然天空之中那抹黑暗向着一个方向袭去!众人又是一惊,脑子根本转不过来,这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了?!那黑暗的影子,失控了?!众人向那黑影即将到达的地方望去,可是那里居然有着一个人!苏妙雪!
        “雪儿!快跑!”苍老的声音因焦急变得有些嘶哑,苏妙雪闻声悠的抬头向着周围望去,可是却只看到众人震惊的眼神,察觉有力量向着自己袭来,苏妙雪猛地抬起头来,但却只看见了一团巨大的黑影,那是…刚刚在天空之中吞噬了食人一族族长的黑影!
        “雪儿!小心!”苏妙雪正呆愣之际,忽然被人从一旁推开,黑色巨球击中那人,月莲生手一转,收回暗元素,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那人,消停了好一会儿的混沌,此时也不满的低吼了一声。
        当感受到滴落在手上的温热时,苏妙雪终于从那呆愣之中回过神儿来,抬起头来望向眼前护着自己的黑色身影,看着那张变得苍白不已的熟悉面庞,苏妙雪呆呆的咽了一下。
        “爷爷……爷爷!”苏妙雪抬起手来,双手颤抖的触上那正血流不止的胸口,眼里泪水伴着惊恐悠的流下,看到这里,众人也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儿个怎的这么惊险,不,是自从进了这个丛林之后,惊险就从没断过,可是现在这一幕又是唱的哪出戏啊?!
        黑色苍老的身影缓缓下落,倒在了地上,因伤势过重不停地喘着粗气,可那双苍老的眼却也直直的望向天空之中的那两人,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口中而出。
        “这位公子,不知老朽的孙女、呼…到底有何处得罪了二位,要值得公子下这般的杀手!”话落,众人视线一转也望向天空之中的那两人,而月莲生却笑了,笑的匪夷所思。
        “老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你孙女刚刚所做的,相信你这个做长辈的,也应该察觉到了才是,你说…她,该不该死呢?”月莲生的话虽是疑问句,可是那随之而来的威压却是对于那真相真真实实的生气了!
        两人所说的话,众人还是感觉云里雾里的,可是在心里却已隐隐感觉到,这苏妙雪一定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可是,那也不至于让她死啊!”
        “呵……”月莲生嘲讽一笑,看着那老头,仿佛是在看笑话一般,对面的绿意此时也有了不高兴的意味儿,这人怎的这般无理取闹。
        “人要有自知之明,如果没了自知之觉那么又和不懂人语畜生有何两样?你的孙女,居心不良,心怀不轨,妄想夺人性命,这条够吗?为自己私欲,而谋害他人,这条够吗?心思歹毒,目中无人,暗中对他人下手,不顾后果,这条…够吗?!”清冷的声音,犀利的话语响彻着一片天地,众人惊愣的望着天空之中的那个少女,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不成刚刚那都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月莲生看着身旁的纤细的人儿,忍不住温柔一笑,他的小聆儿就是这般的招人喜欢!这语言……啧啧啧!太犀利了!对面绿意此时也有些呆愣,初次见这少女,感觉这少女就好似一个瓷娃娃一般,清冷淡漠、文静沉默,可是现在,他改变想法了!其实他早就该想到了,能与月莲生在一起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一般人。
        “雪聆风!你血口喷人!”苏妙雪此时已完全回过了神儿,看着周围嘲讽的眼神和张张鄙夷的面容,又对上楼玉清那冰冷不满的眼,苏妙雪立刻就炸了!
        狠辣恶毒的眼神是那般的扎眼,尖锐的女声在这夜里显得是那般的刺耳!
        ------题外话------
        嘿嘿,亲们~文文在十四号就要上架了,所以这两天的字数会多一些,关于文文上架的有关问题小笙会在公告里和留言区写明,嘿嘿,祝亲们看的开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