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逆尊绝魅》-> 第六十五章:冥冥注定
第六十五章:冥冥注定 作者:月笙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6
  •     看着怀里气息微弱的少女,月莲生眼里涌现现浓浓的担忧和疼惜。转眼之间,两人的身影就已出现在一所巨大的宫殿之中,月莲生小心翼翼的将少女放到诺大的床榻之上,此时的少女就好似那瓷娃娃般的脆弱,不堪一击。
        “来人……”月莲生轻轻出声
        “尊主!”凭空出现一个身着黑衣的英俊男子,单膝跪地向着月莲生拜道,等候着月莲生的吩咐。
        “在这三天之中,守护好这里,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是!属下遵命!”说罢,身影渐渐消失于原地,就好似来时般的无声无息。
        月莲生转身坐到床榻之上,将少女扶起靠到自己的怀里,感受到少女此时的脆弱,月莲生心疼而又无奈的叹了口气,为少女不顾后果的所作所为感到气恼的同时又是深深的自责,早知道她会变成这般,当初自己还不如直接跟了去……
        在炼狱时就感知到她的伤已严重的伤及五脏六腑,所以才会这般的不堪一击,连变回原来的模样都没有力气了,这样的她真是太胡来了。
        看着手上的血迹,月莲生将视线又转移到少女的背上,那原是白衣,可现在却完全的被那鲜红所浸透,月莲生轻轻拉开少女的衣襟,一件件的将其褪下,直到只剩下一件肚兜和里裤为止,看着那白衣的肌肤以及白色的肚兜下所隐藏的白****,月莲生的眼暗潮涌动,再过几日雪聆风即将十四岁,年龄虽小,但是却练功的原因,身子已然发育得特别的快,现在好似那十六岁的少女的身子一般……
        可是最吸引月莲生的却是在那白皙肌肤之上的青青紫紫的伤痕,那些伤痕重的伤可露骨,而最轻的都会沁出丝丝鲜血,到底是怎样的坚强女子才可忍耐到这般地步!如果自己再晚去一步,是不是就意味着……
        月莲生深深呼了口气,他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永远不会!看着少女背后那更为严重的伤势,月莲生伸出手轻轻抚上,可是却引起少女的一阵轻颤,在睡梦中都会这般,一定很痛吧……
        将少女整个都抱在怀里,缓缓闭上双眼……
        大殿之内安安静静,无一丝的声音,可是在那巨大的白色床榻之中却发出阵阵光芒,隔着那白色的轻纱,可看到那光就是从那月莲生身上所发,柔和的光茫将两人紧紧包围其中。
        看着那紧紧相交的手,不知不觉就会让人想到那么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两人绝世容姿,就好似那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一般,让人觉得是那般的梦幻,那般的不真实,而又同时让人羡慕不已……
        而门口的黑衣男子感受到里面的力量时,心却被狠狠的震惊了!主子居然动用了那种力量来救那个女子,难道那个女子就那么的重要吗?!让主子做到这种地步的人,至今还不曾有一个!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漫长而又飞快,三天已过,安然沉睡的女子脸色虽依然苍白,可是身子所受的的伤却已渐渐好转。月莲生看着怀中的女子,嘴角牵起一抹温柔笑意,明日他的小聆儿就十四岁了呢……
        “嗯……”少女的嘤咛声在这大殿之中响起,随即意已闭合许久的美眸在一双充满惊喜与柔情的目光之中缓缓张开。
        雪聆风缓缓睁开双眸,突然入眼的光芒使她觉得有些许的刺眼,而模模糊糊的眼前居然有着一张脸,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当看清了眼前的俊脸,雪聆风的双眸不自觉地渐渐放柔。
        “月莲生……”可适当这微微沙哑但却带着着丝丝撒娇和依赖的话语一出,雪聆风一愣,这真的是自己的声音?月莲生惊喜而又宠溺的望着有些呆愣的她,随即将她抱得更加的紧了紧。
        “嗯,为夫在这呢,娘子有何吩咐?”邪魅温润带有磁性的声音缓缓流淌在雪聆风的耳旁,让雪聆风不自觉的感到沉迷,他的怀抱真的好暖……
        抬起头来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雪聆风的心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想要依赖,想要撒娇,想要和他在一起……
        深深呼了一口气,雪聆风平静下了心中涌动的暗潮,双眼向着四周望去……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所庞大的寝宫,这寝宫奢华大气,淡雅悠然,巧夺天工,可称为鬼斧神工之作,淡雅、悠然、霸气、邪魅集一身,不可侵犯又让人向往,就好似它的主人一般。
        “这是哪里?”
        “小聆儿,这是为夫的寝宫,你就好好安心的养病吧,明日娘子可就十四岁了呢,过几日等娘子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为夫就带你回去可好?”听着耳旁询问的话语雪聆风点了点头,又将视线转到这所诺大的床榻之上,这床榻真的好大,金丝勾着白纱,金穗悬挂其上,风格和学院的好像,可是却更为足够躺上七八个人!
        可就这时耳垂突然传来一阵微微刺痛,雪聆风被从神游状态之中拉回,微微不满的看向上方那近在咫尺的俊脸。
        “你做什么?”语气之中有着丝丝的嗔怒,可是却让月莲生的心情没由来得好。
        “娘子,你之前这般的胡闹,现在伤好了连看都不看一眼为夫,娘子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得到惩罚啊?”惩罚?雪聆风蹙了蹙眉头,刚想开口问道,可是却被一冰凉封住了双唇,雪聆风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脸,一时之间呆滞住了,虽然她现在刚刚十四岁,可是心理年龄却已是成年人了,这还是她两世以来的初吻呐……。
        腰间突然一紧,微微刺痛,对上眼前微微不满的双眸,雪聆风诧异了,正想说话,雪莲生趁机而入,大舌与那丁香小舌狠狠的纠缠起来,扫荡着她口中的甜蜜,那般的霸道,但是却也是那般的温柔……
        感觉到胸腔里的空气渐渐稀少,浑身也渐渐酥软无力,只能依附着男子的怀抱……
        暧昧的气息在这宫殿之中流转,看着眼前已小脸儿通红,双眼迷离的少女,月莲生的唇微微离开,两唇之间拉开一道暧昧的银丝。
        “呼呼……”由于亲吻,少女满脸通红的狠命呼吸着,月莲生看着眼前迷离而妩媚的少女,低低的笑声在这宫殿之中传开。
        “呵呵……”
        “笑什么……”少女渐渐恢复了清醒,向着月莲生看去,可是现在她的小女儿的姿态显露无疑,嗔怒的看着月莲生。
        而月莲生却将额头抵上她的额头,双眼相对,那眼里流露出的满足与幸福,不自觉地让雪聆风的心柔了下来。
        “小聆儿…谢谢你信任,我的身份总有一天我会如实的告诉你,可是现在我的身份却只能给你带来危险,我会永远等着你,会永远陪伴着你,没有期限的永远……”说罢,月莲生怜惜的轻轻印上那已被他吻得火红的唇,轻柔的摩擦着。
        “月莲生…我可以依赖你吗……”
        “……”雪聆风的话没有得到回答,可是那腰间的手臂却更加的紧了紧,彼此的呼吸交融,她可以感觉到他那有力的心跳,雪聆风笑了,无声的笑了,彼此的心早已交融了不是吗…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所注定的必然……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题外话------
        亲们…收藏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