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逆尊绝魅》-> 第六十八章:红衣刺杀
第六十八章:红衣刺杀 作者:月笙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6
  •     晌午,高高的太阳悬在天空,让人感到炎热和困倦,在一条宽阔的山路之上,一辆白色车辇缓缓而行,慢悠慢悠好不惬意,车外艳阳高照,鸟鸣蝉叫,而车内却是低沉一片,可那低沉却是从一人身上发出来的……
        “含笑,你不会真的受挫了吧……”空乐染看到一旁躲在角落里画圈圈的雪含笑,靠了过去,戳了戳雪含笑的肩膀,悄声问道,而后眼睛瞄向那靠在月莲生怀里闭目养神的白衣少女。
        “你说呢…他们两个住在一起那么久…身为弟弟的我居然会不知道?!”雪含笑越说越委屈,身上散发出挥之不去的阴沉气息,看着那邪魅的白衣男子,一阵磨牙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吱吱”的声音,好不渗人。
        “唉……”空乐染长叹一声,可这一声叹气,却引来的雪含笑疑惑,雪含笑撇了撇嘴,继而问道:“你叹个什么气儿,又不是你姐姐被人睡了。”这话一出车厢里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雪含笑疑惑的向着周围望了望,可是却没有任何发现,搓了搓肩膀,继续低沉着。
        “唉…我是不会放弃的……”这话引起了雪含笑的鄙视,向着空乐染抛了个卫生球。
        “你放弃个什么?你有什么好放弃的?”空乐染却没有回复雪含笑的话,只是看着那安然养神白衣女子露出的衣衫一角笑了笑,随即也闭上了眼。
        车内雪净初正与闻人云歌坐在一起讨论着面前的血金豹,雪含笑继续低沉着,空乐染安然闭目养神,而靠窗而卧的白衣男子却看着怀里的少女笑了笑,刚刚那温度可真是冷啊……
        车辇悠然前进,一点也看不出急切的样子,林海渐渐靠近……
        “怎么了小聆儿?”看着怀里突然睁开双眼的少女,月莲生淡淡的问道。
        “这是到了哪里?为何灵气突然如此浓重?”
        “这里就是‘五灵之地’的边缘了,现在我们就已无法使用灵力了,我们会靠着边缘到达药谷的。”听着月莲生的话,雪聆风点了点头,坐起身子看向窗外,可突然车身一震,浓重的杀气在空中蔓延!
        车内众人一惊,纷纷提高警,月莲生抱紧雪聆风,感受到那浓重的杀气,月莲生眯了眯眼,到底是谁会要来刺杀他们。
        “砰!砰!砰!……”车辇墙壁一阵撞击的声音,“咻!”忽然一支利箭穿破车辇的墙壁,随即无数道破空声响起,众人一致起身向外翻去,刚刚落脚,只见那车辇“砰!”地一声,化为了无数碎片!
        “七姐!”雪含笑等人迅速站到雪聆风的一旁,警惕的望着四周,不幸中了箭的火炎狼发出声声低吼,忽然倒地而亡!这一幕使众人大惊,这火炎狼都是宗者阶级的,可是却被一直简简单单的箭羽所射杀!这……
        “咻咻咻!……”破空声接着传来,箭就如同箭雨一般,密密麻麻毫无空隙!众人纷纷躲避,同时掏出自己最拿手的武器,打落箭羽,可是当众人的余光瞄到那白衣少女时,却纷纷的惊呆了!
        白衣少女在那密密麻麻的箭雨中仿若翩翩起舞的白蝶,身影迅速,姿势刁钻,支支箭羽擦身而过,却无法伤之丝毫。这样的反射神经是怎样炼成的啊?!月莲生的眼渐渐幽深……
        箭雨渐渐消失,众人也停下了动作,可就在这时,在众人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批带着面具的红衣人!一时之间原本就很浓重的杀气仿若成了实质一般,布满了这一方天地之中!
        “他们是谁?”雪含笑喃喃自语,怎么也想不到有谁会跟他们接下仇怨,家族方面也不曾听说过他们,这应该是针对于他们雪家或者月莲生的,阿染他们跟随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那会是谁呢……
        “大家小心……”雪聆风看着周围的红衣人,眼里渐渐凝重,这里不能使用灵力,也就是说在这里就相当于在现代的环境一般,而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杀手……他们是杀手……认识到这一点,雪聆风的心微微凝重,单看人数来说就是个差距,他们足有三、四十人,而她们却单单只有六个人,不妙啊……
        “呵,小聆儿看来今天会是一场大战呐……”月莲生邪魅的声音响起,可是却让人感到了一股寒意。
        “唰!唰!唰!”几十道红衣身影突然闪动,向着雪聆风等人急速而来,手中纷纷寒光闪现,看着突然闪现在身边的红衣身影,雪含笑等人奋起反击,可是由于不能使用魔法斗气,渐渐处于下风,最后只能苦苦的支持着。
        而这边白衣身影双双闪动,雪聆风下手狠辣无情!招招致命!角度刁钻诡异,让那敌人毫无机会反击!更为可怕的是…她那一身杀气!她的杀气,不可察觉,可是却又冰冷的深入骨髓,仿若陷入黑暗之中再也出不来了一般…整个人好似那…地狱罗刹……
        而那同样一身白衣的月莲生,却好似逗弄自己宠物一般左闪闪、右闪闪,还时不时的帮助一下雪含笑等人,但是那双眼里却始终都有那白衣少女,当感受到少女身上所散发出的冰冷无情的气息时,月莲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她变成这般模样,好似她将这世界遗弃,或是…这世界将她遗弃了一般……只有她自己……
        月莲生的心情突然之间变得糟糕透顶,再没了之前逗弄的心情,看着不断攻过来的红衣人,月莲生的嘴角拉起邪肆的笑,轻轻一挥手,前方人影立即化为粉末,随风消失……
        看着眼前的两个白色身影,剩下不足十人的红衣人眼里渐渐出现恐惧,他们此时已经纷纷受伤,可是却在无力反击,眼里渐渐出现绝望,其中一人突然向着空中发射一枚黑色的炮弹,众人大惊,却已来不及阻止,雪聆风看着眼前的几个红衣人,缓步向前走去,可是却有几人突然口吐黑血,死了……
        雪聆风迅速出手,将那还没有来得及咬破口里药囊的红衣人卸下了四肢和下颚。看着眼前眼露惊恐的红衣人,雪聆风笑了笑,笑的迷离。
        “你们是何人…是谁命令你们来进行刺杀的…又是为了什么……”冰冷的声音缓慢而出,红衣人眼中惊恐愈深,被卸下下颚的嘴里不停地流着血,可突然红衣人瞪大了双眼,七窍流出黑血,白色小虫从七窍爬出,布满红衣人的整个身体。
        “咔哧…咔哧……”咀嚼食物的声音在空气中森然响起,引起众人一阵寒战,而后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红衣人变成了一堆阴森森的白骨!
        “那是蚀蛊虫,被人施下之后就要绝对的效忠于那人,不可有二心,如有二心就会遭到这般的报应。”听着耳旁月莲生的话语,雪聆风却仰起了头深深的呼了口气,随即就要转身,可是一阵微风吹来,地上红衣一角被掀开,一个并不明显的红色“弑”字暴露在空气当中!
        雪聆风双瞳猛地一缩,随即向着那“五灵之地”走去。身后月莲生看着那“弑”字双眼一眯,随即也转身离去,只是那微微挥动的衣袖,却使那满地的尸体都化为摊摊血水,融入土地之中……
        雪含笑等人并没有惊异,关于家族纷争,这种毁尸灭迹的手段,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可是看到那白衣少女走去的方向却都愣了一愣,随即都缓过神来。
        “姐姐!那是五灵之地啊!你往那走做什么?!”雪净初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了上来,仰着小脸儿问道那淡漠清冷的白衣少女,而少女却揉了揉他小脑袋。
        “躲难,‘弑逆’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惹得起的……”说罢,雪净初与雪含笑脸色纷纷一变,弑逆…难道又发现了他们么……
        空乐染与闻人云歌对视一眼,皱起眉头,“弑逆”…他们好像在哪听过啊……摇了摇头几人跟随少女步伐,向着那“五灵之地”走去,即使前方再危险,可他们的决定却不会轻易的改变……
        几人身影渐渐消失于那丛林之中,而原地那浓浓的血腥味儿也被那风渐渐淡去,宽阔的道路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
        树木参天,丛林交错,湿热的空气使人感到不太舒适……
        雪聆风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心中有了底儿。果然和她猜想的不错,当时听月莲生所描述的,就觉得像是热带雨林,现在眼前的一幕果然是验证了她的猜想啊,可是这雨林却更显诡异神秘,有着灵气,却不能使用灵力,到底是与那现代不同啊…真是个不正常的世界……
        “接下来,大家不要触碰这里任何的东西!绝对不能!也不可随意乱走!”说罢,就转身向前走去,也许雪聆风自己没有注意到,可是旁人却早已注意到了,自从他们进入到这里以来,她身上的气息就开始变得阴沉……
        “七姐,为什么我们要进来这里?”雪含笑还是有些疑惑,这里岂不是更加的危险?
        “这里可以使我们更加的安全,只要我们走出这里,那我们在这次猎杀游戏中就赢了,穿过这里也可直接到达药谷,只是环境更加的危险罢了,可在外面,那些不定的因素会使我们陷入被动的境地,也会更加的危险,如果那样还不如我们自己掌握主权……”清冷的声音仿佛可以驱逐炎热。
        听了少女的话,几人有些愣愣的回不过神儿来,这种思想他们从没有见过,而且她刚刚说了什么?猎杀游戏?这种词他们以前从没听过,而且这少女的分析能力也让他们感到心惊,感觉这少女好像身经百战,是个天生的作战指挥者……
        几人心思繁杂,对于少女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感想颇深……
        雪聆风说完转身离去,那背影毫不留恋,冰冷、甚至有些决绝,让人觉得她就像是一阵风般,一去不复返。
        雪聆风缓步向前走去,可是却突然感到手上一片温暖,诧异的转头望去,熟悉的魅惑气息传来,看着那张俊脸,雪聆风微微一滞之后,浅笑浮现,随即手反握住那大手,与那大手十指相交,紧紧相握。
        前世,仇老待她像亲孙女一般,给了她一份真挚的亲情,但同时她也是那仇老的接班人,需要继承那黑暗势力,所以在她十一岁那年与其它一百多个身份背景各不相同的孩子被扔到了各种危险的地区历练,活得下来就活,活不下来那就死吧,总之那时候的生命好似完全没有价值一般,而这热带雨林就是其中一个历练地点……
        一到这里,她就好似回到了前世,她的童年虽然再次得到了亲情,可是却也同时让她变得冷情,她的童年几乎就是在厮杀中度过的,厮杀…为了能活下去,只能不停的厮杀……黑暗恐怖的回忆出现在了脑子里,身体也不自觉的回到那时的状态……
        感受到手中的温暖,雪聆风此时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以前从来只有自己一人,而现在却多了这一份温暖,手紧了紧,与身旁的男子向前走去。
        身后雪含笑等人看着那两手相握、并肩而行的两人,心里百味杂陈,欣慰…失落…高兴…还是别的什么……
        几人深入丛林,可在刚刚的山路设之上,却又出现了一批红衣之人,可是当闻到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味儿,看到地上的那一滩滩的血水时,领头的红衣人一挥手,山路之上红衣消失……
        ------题外话------
        嘿!亲们~怎么样啊?!如果觉得文文哪里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来问小笙哈!嘿嘿,不要忘了多多收藏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