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逆尊绝魅》-> 第六十七章:任务出行
第六十七章:任务出行 作者:月笙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6
  •     看着来人,雪聆风两人不觉诧异,月莲生挑了挑眉头出声问道:“四长老?”是的,来访的正是雾启学院的四长老,听到月莲生的疑惑,四长老只是笑了笑,然后看向了雪聆风。
        “雪聆风,你的身子好点没?”
        “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四长老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雪聆风看着眼前慈笑的老人,不知怎的心里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好像那笑并不适合他一样……
        “呵呵,这次来是要交代给你们一个任务。”
        “任务?那伍老头儿不是出门儿了吗?怎的还会有任务?”月莲生皱了皱眉,对于这个任务有些疑惑。
        “啊…院长是出门了,不过在出门前还是把这个任务交代了下来,而且这段时间学院的大小事务,都由我们这几个长老来代理,所以经过商议才定了下来。”听了他的解释,两人都明白了。
        “那个任务是什么?”雪聆风缓缓问道。
        “那个任务就是要你们去药谷去取千菱花。”听着这话,月莲生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看向四长老。
        “药谷?千菱花?为什么非要去药谷不可呢?这千菱花别处也有啊。”这药谷……而四长老却只是笑了笑,随即缓声说道。
        “这是院长吩咐下来的,我们也不知为何,可能是学院大赛将要到来,药谷离这里还是较为近的吧,也可节省一下时间。”听完他的话,月莲生的眉稍稍平复下来。
        “难道就我们两人?”雪聆风看着四长老。
        “当然不是了,还有你弟弟雪含笑和雪净初。”含笑和净初也去?雪聆风皱了皱眉头,这含笑去还有可能,但这净初去……似是看出了雪聆风的疑惑,四长老抚了抚胡须,再次出声。
        “这雪净初虽然资质颇高,可是却缺少历练,所以也会随你们一起去,时间就定在明日,明日一早你们就可以出发了,好了,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我先走了。”说罢四长老转身离去。
        “月,你怎么了?”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皱着眉头,还从来没见过他这般样子。
        “小聆儿,你真的要去?”月莲生却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雪聆风感到诧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小聆儿,去药谷必要经过一处地方,而那处地方名为‘五灵之地’,可那里虽天地灵气充沛,但是却无法使用魔法斗气和灵力,只要一使用力量,那么身处环境就会更加的危险。”听着月莲生的一番话语,雪聆风更加诧异,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就连月莲生也会这般的凝重。
        “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里丛林密布,气候湿热,有着各种有毒的植物和动物,虽然它们不像魔兽一般会魔法攻击,可它们却是比之魔兽更增添了几分危险,之所以无法使用魔法斗气和灵力,是因为它们会吸收,然后强大自身。”听了月莲生的话语,雪聆风的眼渐渐变得幽深,那好似就是热带雨林啊……
        “你去过?”对于那里知道的那么详细,想必亲身经历过吧……
        “嗯,曾经去过一次,可是那里真的是有着意想不到的危险啊,而且进去容易,出来可就难了啊。”
        听着他的话,雪聆风不觉有些鄙视,进去容易出来难?那他如今怎么还站在这里啊……仿佛看出雪聆风的所想,月莲生无奈的笑了笑,可是那眼里凝重却还是挥散不去,那里不管是谁恐怕都会忌讳三分吧……
        “好了娘子,我们就洗洗睡了吧……”这话一出雪聆风双眼忽的一眯,我们?哼哼…还想一起睡?哼哼哼……随后诺大的房间里就出现了这幅景象……
        白色的床榻之上,一个白色的身影斜靠在上,而那身影并不是雪聆风而是那妖孽的月莲生……
        白色衣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露出白皙的胸膛,几缕湿润的墨发松松散散的披在身上,而那张长得人神共愤的脸此时正面带笑容的,望着对面那坐在软榻之上刚刚出浴的白衣女子,雪聆风淡漠的瞄了一眼那妖孽,又淡淡的收回。镇定的喝着刚刚倒的茶水,可那心里的‘悲愤’却无人可知……
        “娘子,为夫困了……”
        “困了就睡……”
        “娘子,为夫渴了……”
        “渴了就喝……”
        “娘子…为夫饿了……”
        “饿了就吃……”
        “娘子,为夫想吃你……”
        “……”
        无聊的对话,雪聆风却已无言相对,转过头去看了眼床上的妖孽,有淡漠的转过头来,随即清冷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
        次日清晨,雪聆风却还是在月莲生的怀里醒来的,对于这个妖孽,雪聆风已经彻底无奈了,一番梳洗打扮,不一会儿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女就横空出世!一身绣着金丝的白色的劲装白袍,脚踏金丝白软靴,秀长的墨发被一根白色丝带吊在脑后,额前碎发俏皮的垂下,整个人都显得更加的精神俏丽!
        看着这样的雪聆风,月莲生的眼里一抹惊艳一闪而过,这还是头一次看到雪聆风这般的打扮呢,看来自己的眼光很不错,这身衣服定制的很是合适。
        “呵,小聆儿这一身很好看。”月莲生看着雪聆风愈发的满意,愈发的高兴,这是他的娘子呢!
        “嗯…这衣服穿着也很舒适……咦?你的衣服……”看着月莲生身上和自己身上款式相同的白袍,雪聆风有些诧异,她怎么觉得她好像又掉到一个套儿里了……
        “呵呵…小聆儿,以后你的日常起居为夫都会照顾到的。”听着这话,雪聆风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抽搐,难道她真的栽到这个妖孽的手里了?
        “姐姐!我们来了!”忽然院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雪聆风转头往外看去,一道嫩黄的小身影从院儿外跑了进来,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里。
        “姐姐,小初好想你啊!”雪净初紧紧地抱着眼前的白衣少女,抬起头来冲着雪聆风白嫩的脸颊就啵了一口,可就在这时,雪净初突然感觉到自己悬空而起,转头看向那个正提着自己的衣领邪笑的白衣男子。
        “呵呵,小子,胆儿挺肥啊”看着那笑,雪净初后脖颈突然感到一股寒意,随后看了眼雪聆风又看了眼月莲生,随即扯开嘴角大叫一声:“姐夫!”
        这一叫把正在喝水的雪聆风可给呛得够呛!哎呦喂!亲弟弟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惊悚!姐姐的小心肝儿已经再经不起惊吓了!
        “嗯……”月莲生倒是很满意这种称呼,缓缓的将雪净初放下,转头望向雪聆风扯出一个大大的笑来,可雪聆风却很淡然地瞟了他一眼,无视,而后继续淡定的喝茶,可雪净初却非常狗腿的看着月莲生。
        “姐夫啊…你看我都改口了,是不是得有红包啊?!”听着这话,雪聆风再次的喷了!转头看着那小不点儿,直磨牙,阴森森的声音响起“雪净初…你小子是不是皮又紧了……”可是却遭到了那哥俩活生生的彻底无视,雪聆风淡定的悲哀了……
        “呵呵,当然有了!姐夫可不像某些人那般小气。”说罢手中一闪,一个火红的小动物出现在手掌之中!雪净初定睛一看,那居然是个小豹子!
        “呵呵,净初小弟,这是金血豹,天下间少见,金血豹是豹中尊贵的存在!血脉精纯得很呐,你可以契约它当你的魔兽,它也是同属风系的。”雪净初看着手里的小家伙,可爱的大眼里满是兴奋与好奇,月莲生看着那还在喝茶的雪聆风无声的笑了笑。
        “姐姐!我们该走了!八哥还在门外等着呢!”雪净初突然想起来进屋的目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转头对着雪聆风说道。
        “嗯……”雪聆风放下手中茶杯,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身旁月莲生与雪净初相随,三人出了小院儿门口,看到的就是雪含笑,可是身旁空乐染与闻人云歌居然也在!
        “七姐!我们走吧!咦?你怎么会在这里?”当看到雪聆风身旁的那抹白色的身影,雪含笑皱起了眉头,可是雪净初却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
        “姐夫和姐姐住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嘛?!”晴空霹雳啊!雪含笑的脑海里一直回旋着两个字‘姐夫,姐夫,姐夫……’
        “姐夫?姐夫?!”雪含笑的呢喃着,好似回过味儿来一般,突然大叫起来。
        “是啊!怎么了?”雪净初很是诧异他的反应,难道受了什么刺激不成?
        “那、那、那、那就是说他、他、他们住在一个寝室内?!”
        “对啊!”雪净初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少年,难道是真的出了什么毛病不成?!而雪含笑则是彻底的崩溃了,这个世界真的…好疯狂……他想泪奔呐……
        “好了…不要再闹了,时间到了,我们该启程了,不过云歌你们怎会来?”雪聆风疑惑的望着这两人,昨日四长老并没有说过这两人会来啊。空乐染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闻人云歌说出了答案。
        “亲姐姐走哪儿,小弟们就跟在哪儿。”听完雪聆风只是点头笑笑,可是这句话却一直陪伴了雪聆风的一生,多少年后想起来雪聆风还是淡淡而笑,可身旁的身影却没有少一个……
        “出发!”一声号令,三只巨大的火炎狼拉着车辇渐渐离去,可是就车辇消失后不久,原地又渐渐地闪现了一个身影,看着那车辇消失的方向,嘴角扯起,可那笑却是那般的阴森……
        ------题外话------
        亲们~收藏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