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逆尊绝魅》-> 第六十六章:有人来访
第六十六章:有人来访 作者:月笙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6
  •     淡淡的温馨充满寝殿,雪聆风和月莲生就那般安然的相依相靠,相互偎依在一起,可是雪聆风却渐渐感到了疲累,这让雪聆风很是诧异,皱着眉头缓缓问道抱着自己的男子。
        “月莲生……”可是还没等说完,唇就被那男子咬了一口,雪聆风淡漠地看着那笑的邪魅宠溺的男子,但那双眼中不满却好似在说‘你为什么要咬我?’一般。
        “呵呵…娘子可是忘了,为夫可是你的夫君呐,即使不叫夫君,也不可直呼为夫的名字啊…呵呵,叫声‘月’来听听……”雪聆风淡漠看着眼前的男子,却是紧紧闭着嘴,好像爱答不理的,可是男子却又是一口咬在了少女的粉唇之上……
        雪聆风再也无法保持淡漠,原本淡漠的脸上出现丝丝的裂痕,眼角微微抽搐,有这么无赖的人吗…别人叫什么关他什么事儿……
        “娘子……”看着眼前失去淡漠的女子,月莲生的心情好得不得了,但是不达目的他可是不会罢手的,双不安分的动了起来,雪聆风眉角也开始隐隐抽搐,最终好似蚊子般大小的声音响起。
        “月……”
        “什么?娘子,声音太小了,为夫听不到啊。”听着耳旁无赖的声音,雪聆风额角都开始抽搐,最中终于小宇宙爆发,大喊一声……
        “月!”
        “哎!娘子有何吩咐啊?”说罢还向着雪聆风眨了眨眼,两世为人,还从没让谁可以让她破过功,雪聆风看着眼前的俊脸深深地呼了口气,说出刚刚想问的问题。
        “月…为什么,我的身上没有一丝的力气,而且……”
        “而且还无法动用功力是吗?”月莲生接过话来,雪聆风点了点头,看着月莲生,而月莲生却叹了口气,缓缓说道:“那是因为小聆儿你这次受的伤真的是太重了,伤及五脏六腑,为夫为你治疗了三天三夜才恢复成这般的,身子没有力气也是正常的,不过需要泡药浴来调养。”
        “三天三夜……”雪聆风真的说不出话了,有人肯为她做到如此,她…已很满足了……
        “小聆儿不必介怀,你弟弟也不用担心,他们也已经在回学院的路上了。”
        “嗯……”
        ……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一个月就已过去,经过月莲生的悉心照料,雪聆风身上的伤也已彻底痊愈,可是一想起这一月之中月莲生的“照顾”,雪聆风的额角就感到隐隐作痛,而那一声声的“娘子”,更是让雪聆风恨不得把那张俊脸给扇飞!
        ……
        “娘子…为夫来为你洗吧……”
        ……
        “娘子…为夫来喂你,啊……”
        ……
        “娘子…为夫来陪你一起睡吧……”
        ……
        所以这一个月以来,月莲生就借着为她“疗伤”的名义吃尽了她的豆腐,看着嘴边又递过来的葡萄,想起这一个月的悲惨遭遇,雪聆风一口的咬了上去!可是当那手指被含在嘴里时,又有些许的不忍心下口,最后只好默默地吃她的葡萄,嗔怒的瞄了一眼那浅笑的男子,又将视线转向窗外,是的,他们现在就是在回雾启学院的路上。
        “娘子……”月莲生靠了过来,将身旁的少女拉到怀里,轻柔的将其圈在怀中,将头埋在少女的脖颈之中,温热的气息撒喷洒在颈窝里有些痒痒的,雪聆风不自觉的躲了躲,可月莲生却将唇在那白嫩的肌肤上来回轻蹭,雪聆风躲不开就只好放弃,靠在他的怀中,任他所为了。
        “小聆儿,即使你以后弃我,我也绝不会弃你……”听着这话,雪聆风有着一瞬间的呆滞,可随即浅笑嫣然,微微露齿,随即转头,一口咬到了月莲生的脖颈之上,丝丝痛感传来,可月莲生埋在少女颈窝之中的嘴角却隐隐牵起一抹弧度……
        车辇渐行渐远,而那温馨却流传了一路。
        ……
        “七姐!”雪聆风两人刚刚回到小院儿,就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从那门口翩然而入,直冲雪聆风而来。
        雪含笑看着院子中那浅笑嫣然的少女,心仿佛要停止跳动,自从从炼狱回来之后,他就再没见过这抹白色的身影。一个多月以来,那白衣染血的情景总是反反复复的出现在脑中不肯散去,他怕…他怕再也见不到那总是浅漠而笑的白衣少女……
        每天他都会来到这个小院儿,期盼着那抹身影的归来,而刚刚那已关了许久的大门终于再次打开!
        “七姐……”雪含笑的唇微微颤抖,天知道他到底有多担忧!快步的走向那浅笑的少女,伸出双臂,一把将少女捞到了怀里,紧紧地拥着。
        “含笑……”雪聆风深深地感受到了少年的颤抖与害怕,伸出手来回抱着少年,轻轻拍抚着少年的后背。
        “七姐…你怎么样了…我都担心的要疯了!”看着眼前瘦了一圈的少年,雪聆风眼里涌现淡淡的疼惜,可还不等雪聆风说话,一道邪魅的声音突然响起。
        “含笑小弟,别来无恙啊……放心吧,你姐姐已经痊愈了。”说罢雪含笑两手一空,刚刚还在眼前的白衣少女,转眼已落入他人怀,而那人就是一身白衣的月莲生了。
        雪含笑知道,七姐这次得救并可以痊愈,完全是月莲生的功劳,可是看着那对白衣双双站在那里,心里却还是有些别扭,“你怎么在这里?”语气虽然不太和善,但却比之先前好了太多。
        感受到雪含笑的丝丝变化,月莲生微微笑道:“含笑小弟,姐夫不和姐姐在一起,还能在哪啊?”听着这话,雪含笑一时之间嘴角抽搐,无法对答,转而又望向了雪聆风。
        “七姐,这宿舍里就你一个人住,你的伤刚刚好,真的没事吗?”
        “嗯…没事……”某女在某男意味深长的目光中面不改色的对答,而且在说完之后还给某男抛了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的威胁的小眼神儿,某男…无奈了……
        “哦,对了,院长在前几天出了远门了,学院的事务由那几位长老全权代理,关于那个任务,学院却没有给出明确的指示。奔波一路了,七姐你先休息,我得去向大哥他们通报一声,替你报个平安。”说罢,瞄了一眼月莲生就向着小院儿外走去。
        夜,降临。与雪含笑等人用完晚膳,雪聆风与月莲生就回到了小院儿,可是却没想到来了一个人……
        ------题外话------
        亲们~收藏收藏啦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