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逆尊绝魅》-> 第四十一章:分划寝室
第四十一章:分划寝室 作者:月笙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6
  •     此时,一处大堂之内,雾启学院的院长和那几位长老坐在大堂的上方,一众弟子则是站在两旁,雪聆风等人站在大堂中央,棕衣老者名为伍易,是这雾启学院的院长。
        而在下方坐着的六人则是这雾启学院的六位长老,大长老兼副院长一职,是高阶的火系魔法师,而二长老则是一名真正的一人药剂师,三长老是一名阴阳师,可是又与雪聆风等人不同,因为他是人类阴阳师,有着人类阴阳师的血脉。而四长老和五长老则皆是一名武斗者,六长老则是一名炼器师了。
        这些长老本领高强,根据这些长老的职业,在这个学院建立了这五个系。虽然唤兽师已在几万年前就已消声灭迹,但是雾启学院还是开设唤兽师一系,但是这里的却都是魔法唤兽师。而这一系也归大长老所管,因为大长老也是一位魔法唤兽
        此时,坐在主位的老院长伍易大堂看着中间的雪聆风眼里飞速的闪过一丝精光,呵呵,看来玄冥子那个老家伙可真是捡到一块宝了,他都有些嫉妒那个老家伙了呢…看来……
        “咳…雪聆风,你虽在几年前只是报了名并没有来过学院一天,可是刚刚在学院门口你的实力大家都已经看到过了,所以也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开学测验……”老院长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开学测验就可以免了。我家娘子是双系,这个刚刚在外面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呵呵…这以后的开学考试就都可以免了……”老院长听到这道声音气得胡子直翘翘,转头没好气的对着那道声音的主人说道:“月莲生你个臭小子!你是院长,还是我是院长!”
        月莲生一听这话挑了挑眉,语气略带有些邪气的说道:“呵,老头儿,你是真老了吗…怎么连谁是院长都分不清楚了吗……”听到这话,老院长有些气结,没这样气人的,这臭小子真是秉承了一句话:气死人不偿命啊…无良啊、无良……
        老院长稍稍顺了口气,冲着月莲生哼道:“臭小子,知道你护短,老夫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这雪聆风的开学考试也可以免了,但那雪净初却要考上一考,毕竟还不知道他的天资如何啊…雪净初选的是魔法师…大长老麻烦了……”
        “院长无须客气。”说罢一位面相慈祥的老者站起身来,从空间直接里取出一枚硕大的水晶球,并将其放到了桌子上,随后转身望向那嫩黄的小身影:“雪净初,到这里来,将手覆在水晶球表面,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元素,然后将感受到的元素注到这个水晶球当中。”
        雪净初走到跟前,按照大长老的说法照做,不一会儿在大堂之内逐渐亮起了绿色的光芒,那光芒由弱到强,越来越亮,那水晶球突然出现了裂痕!最后居然就那样的碎了!满堂震惊!这到底是怎样的元素感知力啊?!为何会这般的强悍!新起的风系的天才之辈啊!
        大长老露出一抹笑容,呵呵,虽然水晶球坏掉了一个,但是却得到了一个小天才,不是吗…赚了…而且还赚大了……最后,雪聆风和雪净初两人都进了魔法系。
        散会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雪聆风来到了自己的寝室,说这是寝室却不太相符,因为在她面前所谓的寝室就是一间单独的小院儿,来时已经听雪含笑说了,这寝室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但是却根据成绩而来的。寝室分为十人寝室、五人寝室和两人寝室,而且每种寝室都单独有一个小院儿。
        雪聆风推开了院门,走进了小院儿,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一幕,雪聆风有种进了农家小院儿的错觉,小院儿虽不大,但是也不小雪聆风目测了一下,光是这小院儿的空地大概就有五十平方米的大小,可是此时那小院儿两侧的土地上却没有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反而却种着绿油油的蔬菜瓜果之类的植物,满院儿的瓜果清香让人闻了感觉心旷神怡。
        雪聆风顺着中间的石板小道往那院中唯一的房子走去,那是一间完全古香古色的房子,设计也很是让人感到舒心,雪聆风走到了那房子的门前,伸出手轻轻推开了那雕刻着花纹的木门,此时里面并没有亮光,难道是没有人?
        雪聆风缓步踏进了房里,一入门是一张大大的书桌,书桌后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左面是一张大大的软榻,软榻之上有着一张矮小的方桌,而方桌上面则是摆着没下完的围棋,房间的右侧有着一张大大的白色屏风,而屏风后面则是一张红木雕花的床榻,上面挂着勾着金丝的白色纱帘,在月光之下反射出柔和的光芒,整个房间布置得淡雅而又不失大气,雪聆风很是喜欢这种风格。
        忽然有人从背后将雪聆风环抱住,雪聆风正想出手,一股清新而又魅惑的气味传到了雪聆风的鼻尖儿,雪聆风皱了皱眉头,转过了身子,清冷的声音响起:“月莲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小聆儿,这里可是我的寝室呢……”身后男子有些小兴奋的声音传来,雪聆风更加的疑惑了,这个学院难道要比现代还要开放不成?可是没等雪聆风问,月莲生就已经说了出来:“是院长老头安排的,按理说这是不应该的,因为他说我们是对小夫妻呢,呵呵,还说小夫妻是不能分开的,所以就将你直接安排到了我的寝室来了。”
        月莲生想想也觉得有些奇怪,这老头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好心了……但是有一点那是非常的明确的,如果自己不和小聆儿一间房,那么自己也会想办法变为一间房的,总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是吗,只不过自己省了一点力气而已……
        “可是……”
        “当然,小聆儿你睡在床榻,我睡在软榻上。”月莲生接过话来,转身走向床榻旁的柜子,从里面搬出一床被子,并将其放在了软榻之上,看到这一幕雪聆风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被月莲生拉到了床榻旁边:“小聆儿不用再说些什么,不过,小聆儿你要记住,我会守护着你……好了睡吧。”
        月莲生帮雪聆风盖好被子之后,轻轻笑了笑,随即转身向着软榻走去,然后斜靠在了软榻之上闭上了眼睛。雪聆风透过白色的屏风只能模糊的看到那人的轮廓,看了好久,雪聆风的眼睛慢慢的合了起来,想入梦乡……
        可是就当雪聆风睡着了的一刹那,那原本闭着眼的白衣男子却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床榻之上熟睡的少女,男子无声的笑了,随后又合上了眼……
        ……
        第二天一早,软榻之上早已没有了人影,雪聆风穿着单薄的里衣走出了房间,站在小院儿里,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深深地呼一口气,感觉浑身都舒爽无比,昨夜就好似在客栈的那一夜般,是自己睡得最好的一夜了,是因为他在吗…呵呵…怎们可能,虽然对他有种特殊的感觉,但是也才认识一天不是吗……
        就在雪聆风神游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裤脚好似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低头向下看去,原来是化为狐狸的幻言啊…呵呵…雪聆风笑着将幻言抱起放在怀中,昨儿个在于北堂沁战斗时,随手就将幻言丢给了赫连云陌,可是它怎么现在才回来……
        俯下身子将小狐狸提起,看着小狐狸雪聆风疑惑的问到:“小狐狸,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而面对雪聆风的问题,想起昨晚一整夜,都和赫连云陌在一起,小狐狸却只是哀怨的看着雪聆风。看着这哀怨的小眼神儿,雪聆风迷惑了,她有招惹到它吗……
        这时,小院儿的大门被人推开,雪聆风与小狐狸一起转过头去,看到的就是一袭白衣的月莲生手里提着食盒站在门口,看到月莲生雪聆风有些诧异,他怎么又回来了……瞧这孩子想的,这也是人家的寝室啊……小狐狸看到眼前的白衣男子眼里却闪过一丝不快,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敢自称为主子的夫君,不可饶恕啊……哼……
        月莲生转身关上了院儿门,向着站在院中的雪聆风走去,将雪聆风的手牵起往屋子里走去:“小聆儿怎的就这么出来了,早晨毕竟还是有些凉的,这是小聆儿最喜欢吃的糕点,还热着呢,快些吃吧。吃完之后还要去魔法班学习呢……”
        月莲生将雪聆风摁倒椅子上,将放在桌子上的食盒打开,顿时一股子清香在空气中流动,雪聆风诧异的看着那些糕点。
        “你下了山……”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这些糕点只有山下有卖的,而且在这个学院并不可以随意下山,而这糕点还是热的,这就说明这糕点是月莲生刚刚从山下买来的…内心有些暖暖的……
        “呵呵…小聆儿…这可是为夫的心意啊……”又开始不着调了,这人可真是欠扁啊……
        “诶?小聆儿…这小狐狸……”
        ……
        ------题外话------
        亲们!收藏啊!o(n_n)o~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