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与子偕行》-> 第113章 银子哪儿去了 上
第113章 银子哪儿去了 上 作者:寒武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2-12
  •     ※一更送到。[].二更下午两点。三更晚上八点。
        齐意欣撑着头,在东头的梳妆台上等了半天,也不见翠袖说话,抬起眼扫了她一眼。
        翠袖压下心底的不屑,陪笑道:“三小姐,您等着,奴婢去给您把月例银子取过来。”说着,翠袖掀开湖水绿软缎撒花帘子,出到外间,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声:“去请赵妈妈过来,三小姐有话要问呢。”
        此时已是夜半时分,齐家的各方各院,早就睡过去了。只有齐意欣这里,因为主子不睡,这些下人也都不敢睡,都强撑着守在外头。
        齐意欣以前温和怜下,未免对自己院子里的下人多有放纵。这一次,她又有一个多月没有在家里面,她院子里的下人,早就习惯了那种主子不在的日子。
        这一次,齐意欣居然深夜都不睡,还要叫了人过来问话,这些下人未免嘀咕起来,觉得三小姐怎么突然变得严苛起来了。
        赵妈妈是齐意欣院子里的管事妈妈。自从齐意欣以前的管事妈妈,也是她的乳娘齐妈妈,在她受伤那天,被顾远东亲自击毙之后,齐意欣院子里的帐目就归了赵妈妈管。
        赵妈妈是齐意欣的继母齐赵氏的陪房。当年齐赵氏嫁进来的时候,齐意欣年幼,她的娘亲齐裴氏给她和齐意正留下的下人,都被齐赵氏给了恩典,连身价银子都不要,放她们出去了。
        虽然这些下人对齐裴氏忠心耿耿,可是新夫人愿意除去她们的奴籍,给妫‘们自由,还给了她们一笔安家费,这样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吃的人是傻子。所以都陆陆续续离了齐家出去了。
        只留下齐意欣从小的乳娘齐妈妈·跟着她在身边照料。
        现在连齐妈妈和她女儿翠纹也不在了,齐意欣的身边,没有一个下人,是她娘亲留下来的人手。
        齐意欣坐在屋里面·慢慢整理着自己的思绪,一边想着这个赵妈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她的记忆里面,对这位赵妈妈,真是所知不多,只记得她以前是管着齐意欣院子里的小厨房的,专门负责给她做各种汤水。
        这位赵妈妈,倒是煲得一手好汤。就算是大厨房里面的厨娘都不如她·逢年过节,齐家需要请客的时候,都会把赵妈妈叫到大厨房去帮忙去。
        齐家后院里面,齐家大老爷和二老爷算是两房人,再加上齐老太太,一共三个主院,各有一个小厨房。[].
        齐意欣本来不够格有自己的小厨房,是齐赵氏怜她自幼丧母·齐赵氏又进门头一年底就生了齐意娟,没有精力亲自照顾齐意欣,所以专门拿自己的私房银子·在齐意欣的院子里给她建了一个小厨房。这个小厨房的份例和人手,都是齐赵氏亲自挑选的。
        齐老太太本来不想齐赵氏插手齐意欣的事,可是齐赵氏这样大张旗鼓,弄得人尽皆知,齐老太太反而不怎么怀疑她了。
        毕竟那时候人人都知道齐意欣的吃穿用度,是齐赵氏一手打理的。若是齐意欣出了茬子,大家头一个就要怀疑到齐赵氏头上。——齐赵氏会不会这么傻,自动将把柄递到别人手里呢?
        因了齐赵氏的殷勤小心,齐大老爷对她很是满意,也放心让她照管自己过世的发妻生得两个孩子。
        齐赵氏的贤名也传遍了东阳城·给赵家的门楣很是添了些光彩。东阳城的高门都说赵家教女有方,也都愿意同赵家人结亲家。
        想起这些事情,齐意欣轻轻叹了口气。这位齐赵氏,十年如一日,可真是不简单呢。
        蒙顶站在齐意欣身边,也听到了翠袖在外面吩咐小丫鬟的声音·走到齐意欣跟前,轻声问道:“三小姐,要不要奴婢去问问?”
        齐意欣摇摇头,指了自己身旁的位置,道:“你就站在这里,给我壮壮胆。”
        蒙顶的眼珠转了转,对齐意欣建议道:“要不,奴婢去给三小姐铺床去。这些天没在这屋里住了,总得收拾收拾才行。”
        齐意欣的床就在北墙底下,青花绸的床帐放了下来,把里面挡得严严实实的。
        齐意欣回头看了看那床,皱眉道:“谁给换的这床帐?这不是我以前挂的。”齐意欣记得,这位齐姑娘的床帐,明明是烟霞色鲛绡纱的,是以前顾范氏送给她的生辰礼物。
        蒙顶当然也不知道,只是笑着劝齐意欣:“三小姐,我们今儿刚回来,不如凑合一晚,明儿再细问问吧。”
        齐意欣点点头,听了蒙顶的话。
        这边赵妈妈睡眼惺忪地跟着翠袖进来,对着齐意欣福了一福,道:“三小姐有什么事?”
        齐意欣上下打量了赵妈妈一眼,见她穿着家常蓝色粗布短襦,下面穿着同色宽腿撒脚裤,头上绾着圆髻,眉眼温和,倒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便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因齐意欣是遣了翠袖问话,现在翠袖却直接把人带过来了,齐意欣不免看着翠袖不说话。
        这种事,本来就是翠袖这种大丫鬟的职司,根本就不需要齐意欣来亲自问话的。这些大丫鬟平日里,充当的就是小姐们的耳目和喉舌。
        大家子小姐都讲究贞静贤淑,从来没有咋咋乎乎,遇到事情,就自己光着膀子上的。都是有事吩咐自己贴身的大丫鬟,然后大丫鬟再去跟别人去打交道去的。
        可是翠袖端庄地立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娴雅出尘的样子,比齐意欣更像一个大家子小姐。
        齐意欣笑了笑,又轻轻咳嗽一声,示意翠袖开口问。
        翠袖还是不作声。
        蒙顶在一旁用手撂开青花绸的床帐,分了两边挂在床柱上的银帐钩上,开始给齐意欣整理床铺。
        齐意欣等了半天,翠袖就是不开口
        赵妈妈等的有些不耐烦了,陪着笑又问了一声:“三小姐,请问有什么着急的事吗?”
        齐意欣又盯了翠袖一眼,翠袖还是无动于衷。
        齐意欣知道,这位齐姑娘·从生下来就有二两银子的月例。而在齐家里面,平日里的吃穿用度,都是公中里面出的,根本就用不到这位齐姑娘自己的月例银子。就算从五岁的时候算起来,一年二十四两,十年也有二百四十两了。
        以东阳如今的物价水准,再找齐意正借二百多两·凑足五百两,应该够买下严先生那个报馆了。
        齐意欣这边算盘打得蹦蹦响,赵妈妈却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地看着齐意欣道:“三小姐,这么晚了,您怎么想起来问这事儿?”
        许是因为天太晚了,齐意欣也有些困倦,又或许是今天被齐意正警告了·齐意欣心里本来就不舒坦,此时见一个两个下人都对她颐指气使,也有些恼了·脸上便带出几分,对赵妈妈提高了声音道:“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就是了。难不成我想知道什么,还要先向你报备申请不成?”
        赵妈妈不懂“申请”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也听得出来,三小姐是生气了,忙笑着道:三小姐莫要生气,奴婢是有些惊讶而已。—三小姐存的月例银子,奴婢这就给三小姐拿过来。”说着·转身就掀了帘子出去了。
        齐意欣又是一阵气闷。——她虽然不想摆出主子的谱儿,可是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连基本的尊重都不给她,她如何还能妄想这些人把她当主子看?!
        蒙顶在那边抖开了绣被,一寸寸地在齐意欣床上摩索起来。
        翠袖方才看见蒙顶在给齐意欣铺床,忙走过去·笑着道:“蒙顶,你边上去,让我来。”说着,就走上前来,想让蒙顶知难而退。
        蒙顶却是一动不动地依旧弯腰站在齐意欣床前,两手继续在她床上不断划拉磨蹭,看看这么多天没人住,床上会不会有灰尘什么的。
        翠袖一挤之下,蒙顶居然纹丝不动,却把翠袖挤得差点跌个跟斗。
        “蒙顶,你什么意思?!”翠袖踉踉跄跄地扶住了床柱,稳住了自己,有些生气地叫道。
        齐意欣往床那边看了一眼,脸上神色越来越冷:“翠袖,这么晚了,你大声小叫地做什么?!”
        翠袖有些委屈地走到齐意欣跟前,将自己左胳膊的袖子捋了上来,给齐意欣看她如上好的云瓷一样滑腻雪白的胳膊上,才刚被床柱子碰出来的一条青印子,道:“三小姐,您看蒙顶做的好事······”
        齐意欣不过瞥了一眼,便看着翠袖正色道:“你是大丫鬟,蒙顶也是大丫鬟,她和你平起平坐,你如何能指使于她?今儿的事,是你不对。我看,你的规矩很有问题。等我明日回了祖母,让你再跟着嬷嬷去学规矩去。等学好了,再寻好的地方当差去吧。——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翠袖惊得嘴都合不拢。——这还是那个温和仁善,好说话的三小姐吗?
        赵妈妈这边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块碎银子,笑着对齐意欣道:“三小姐,这就是您存下来的月例银子。——足足有二两。”
        今天还是三更求粉红票。二更下午两点。三更晚上八点。
        感谢mngprayanu、暮叶纷飞、碧缕纱打赏的平安符。感谢碧缕纱打赏的香囊。感谢阿喵宝宝打赏的桃花扇。
        另外,请那位匿名通知俺有抄袭文出现的书友跟俺的副版联系,为你准备了小小心意,感谢你的支持和维护。
        OX∩一∩KO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