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来访 作者:莫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10-16
  •     关于网上流传‘江城市长艳照门’的事件,在事发后第三天警方特地就此事接受了各大新闻媒体的采访,正式澄清了此时纯属子虚乌有,那个视频是由电脑剪辑合成,另外做了拙劣的PS,是有人故意诬陷而为。(氵昆 氵昆 小 说 网 w w w 点h u n hun点n e t)
        而且警方这边也特地询问过当天宾馆的工作人员,关于苏奕丞抱着凌苒回宾馆的事确实有此事,但是只是因为凌苒那天受伤了,额头的伤口都还包扎着,另外也有人证实了苏奕丞上去根本就不到一分钟就下来了,然后直接开车离开,关于这点苏奕丞居住的小区那边有监控,上面的时间跟那个服务员说的时间是吻合的。
        所以一系列的调查结果表面,苏奕丞当天不过的尽朋友之情送受伤的凌苒回宾馆,至于后来网上的‘艳照门’之事,完全是有人恶意造谣诽谤,关于这个恶意造谣诽谤的人,警方这边也给出了明确的态度,绝不姑息,一定追查到底!
        再另外关于媒体一直追问的13号凌晨在公园路发生的****案经过调查确实与苏奕丞没有关系,另外关于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警方也已经全力在追查了,相信很快就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安然将手中的报纸放下,这才转头有些疑惑的问着一旁无聊到拿着名著翻看着的苏奕丞,“报纸上说的什么****案啊?”
        苏奕丞没抬头,只淡淡的回道:“没什么,只是误会而已。”
        他不说,安然也没有多问,站起身朝他过去。
        见她过来,苏奕丞放下手中的书,朝她淡笑着张开手。
        安然也没客气,上前很自然的坐到他的腿上,手挽着他的脖子,头枕在他的肩膀。
        “困了吗?”苏奕丞轻声的在她耳边问道,早上是被起床号吵醒的,这在大院的几天几乎每天都是被起床号吵醒的,而安然是那种被吵醒了之后便很难再睡着的人,所以每天都跟着起床号起来,他是没什么问题,以前住大院的时候就是跟着起床号起来然后跟着父亲和爷爷出操,后来搬出去住之后也还是养成了习惯,生物钟每天到那个时候都会让他自动醒来,然后出去晨练跑一圈再回来。结婚后倒是有几次因为怕吵醒安然,所以就陪着她多躺上一段时间。只是安然现在怀孕着,孕妇总是需要多睡眠的,现在被这起床号折腾的每天都要早早的起来,这睡眠严重有些不足。
        说道困,还真有点,安然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突然想起昨天他去警察局认照片的事,便随口问道:“昨天那个照片认得怎么样啊。”
        其实跟预想的没有多大的差别,那个电脑拼图出来嫌疑人的头像他完全不认识,也没有印象。不过有时候真的就是有这样的巧合,而且也真的验证了那句老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话说着还真的是有点道理的。
        他没有把那人嫌疑人认出来,倒是警局的有一同事原本出去办案,才刚回来给自己倒上水在一旁喝着,准备缓过神来之后再出去忙自己手上的工作,只是就那么凑巧,在经过那电脑旁边的时候那无意的一瞥,还真认出了电脑上的那个拼图头像,思索了很久确定跟自己之前办过的一个案子的犯罪嫌疑人很相像,当下还找出了当初的案子的资料,上面的照片确实跟那电脑上的拼图有8分相像。
        查了档案,原来这个人算是电脑告诉,之前在家里开过电脑维修店,趁修电脑的同时盗取.别人的**,更是恶劣到拿着那些**来勒索事主,最后有人不甘被长期勒索,最终直接报了警,为此那人付出了两年牢狱的代价,半年前才刚刑满释放出去。跟我读 请牢记
        有了这个重要的线索之后,虽然那人刑满后并没有回家,但是整体调查的方向已经被确定下来,一起的事情也开始慢慢的明朗化,另外关于凌苒那一边警方也上前询问过,她的说词有些忽闪,好几次都自己推翻自己的说法,那口供看得出来是明显有问题的,不过碍于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警方这边还是静观其变没有轻举妄动。
        苏奕丞大致的把情况跟安然说了一遍,待他说完,这才发现怀中的人原来竟然在他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已经睡着了,枕着他的肩头,紧闭着眼,小嘴微微的启着,发出淡淡的细微的鼾声,看上去尤其可爱。
        苏奕丞失笑的摇头,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回到床上,似乎是瞬间没了他身上的温度,安然还略有些不适应,头蹭了蹭那枕头,嘴里梦呓了几句,最后有稳稳的睡过去。
        苏奕丞给她盖好被子,将书桌上的书手了手放到了书架上,才像将门打开,就看到门口秦芸刚抬手准备敲门。微微愣了愣,问道:“妈,找我有事?”
        秦芸点点头,说道:“张书记来了,人在客厅了,说是要跟你谈谈。”
        闻言,苏奕丞点点头,现在事情有了结果,这市委里的决定也是快要下来了,张书记会来找他他并没有多大的意外。
        秦芸朝房里看了看,问道:“安然睡着了?”
        苏奕丞点点头,伸手轻轻的将房门带上,边跟母亲朝客厅走去边开口说道:“妈,我晚上准备带安然回去了,在这里起床号弄得她都没怎么睡好。”
        秦芸思索了下,其实安然没有睡好她也是知道的,自己在大院生活了几十年,早就习惯了这个的哨子声,有时候甚至都能直接把这当催眠曲,它响它的,她睡她的,但是安然才来几天,自然是不习惯的,另外现在还怀着孩子,正是爱困的时候,这样每天都睡不好,长期下去确实也不是个事。
        想了想,最终点点头,说道:“嗯,好吧,不过你们没星期可得回来一次,让我们知道安然好好的。”虽然知道让安然留下来能更方便自己就近照顾着,但是为了她肚子里她那两个大胖孙子着想,或许让她跟着阿丞回市区会更好些,而且市区安然的娘家也住的近,林筱芬也可以时不时的串门照顾什么的,另外她看阿丞请的那个张嫂人也不错,是个会照顾人的人。
        苏奕丞笑着点头,“没问题。”
        到客厅的时候张书记正坐在沙发上想些什么事情似的,手里还端着茶,就连苏奕丞过来也没有发觉。
        苏奕丞在他面前坐下,出声换他回神,“张书记。”
        张书记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他,淡笑,“奕丞啊。”
        苏奕丞淡笑的点头,只说道:“张书记找我是想说关于市里对我处分的问题吗?”
        张书记看了他眼,一直知道他聪明会洞悉一切,果然是他才上门他就已经猜到他来的目的了。看着他忍不住轻叹了声,摇头说道:“奕丞啊,我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见外了,这里不是在市委里,你也别叫我什么书记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张叔吧。”
        苏奕丞只淡笑着点点头。
        见状张书记有些打趣的问道:“奕丞,你该不会是在埋怨我让你暂时放下手中的事而有什么怨言吧?”
        苏奕丞摇头,开口说道:“没有,我只是以为张叔今天来找我是说关于工作上的事,所以觉得叫你书记比较合适些。”
        “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你叫我张叔我就会念及我们两家的交情而公私不分吗?”张书记有些不悦的说道。
        苏奕丞笑,点头叫道:“张叔。”
        张书记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看着苏奕丞有些感慨的说道:“喝来喝去我还是喜欢你们家的这大红袍,够香够浓,你说我这买的也不查,怎么总感觉味道跟你们老苏家的差上许多呢?”
        苏奕丞轻笑,说道:“这个张叔还真问错人了,这家里的茶都是奕娇那丫头拿回来的,她的店到是有和那些茶叶供货商长期合作,也许正因为如此,所以这茶叶估摸着要比市场上的更正宗更好些。”
        张书记点点头,嘀咕着说道:“这改天还真的得去讨好巴结一下奕娇那丫头,改天让她给我带几包这样的茶叶来才行。”
        苏奕丞但笑不语,对此并没有过多的发表什么意见。
        张书记又喝了口茶,再看苏奕丞的时候眼里多了份无奈,想转移开话题可是最终还是要说道这个上面来,因为今天他来这的目的就是要跟他谈谈市委里关于这次事情的决定,他算是他一路看着成长起来的,自己没有孩子,真的就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这次关于他的事情的处理决定他其实个人认为处理的挺重的,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现在正好处在敏感时期呢,现在纪委抓的就是这个,只是不巧正好给他碰上了。其实今天来他也只不过是想给他打一记防疫针,让他最好是自己心里有一个数,到正真的决定下来的时候,也不至于太多的意外。不过真的就让他这样说出口,还真的有些说不出口来。
        苏奕丞大概是可以猜到他想说什么了,其实他也知道现在正是严抓党风党纪的时候,上一次关于凌川江和童文海等人的事已经引起了省委里的重度关注,所以可以说现在算得上的非常时期。
        见他有些为难,苏奕丞倒是并没什么太大的在意,只轻松的说道:“张叔有什么直接说吧,我的心理承受力不错的。”
        张书记还真有些被他的那种说法给说笑,摇摇头终是开口说道:“阿丞啊,上面对你这次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已经下来了,过两天就会公开做出处分。”
        苏奕丞没说话,依旧面带着微笑的看着他,听他继续下面没有说完的话。
        张书记看了他眼,长叹声接着说道:“市委里决定要记过处分,另外可能还要撤了你现在副市长的职位,当然对于你现在抓着的科技城的案子可能也要转给别人负责。具体调任到哪里的任命倒是还没有正式通知下来不过情况不容乐观啊。告诉你,也是让你先有一个心里准备,情况就这么一个情况,你有个底就好。”
        苏奕丞点点头,似乎于对这样的接过并没有太大的意外,脸上的笑容依旧,看着张书记说道:“张叔,谢谢你大老远的跑来通知我,我知道了。”
        张书记摇摇头,只说道:“这事呢你也别怨,你这次算是真的着了凌家丫头的到了,不管那网上的那视频和照片是真是假,你的形象是全都被她给毁了,你也知道现在舆论的力量有多大,我们不得不顾及群众的声音。不过你也别太放心上,你还年轻,以后的仕途还长着,而且你的能力也好,不怕在别的方面干不出成绩来。”
        苏奕丞点头,只说道:“嗯,我知道,这个结果我有想过,不过也好,这段时间科技城的案子真的是忙的有些昏天暗地的,就连像抽出点时间多在家里陪陪安然都很困难,不过现在这样到是方面了,工作少了,时间就多了,安然现在怀孕,肚子也在一天一天的大起来,我空闲下来的话也正好可以多陪陪她。”
        闻言,张书记点头,对于他这么想也算是放心下来,他的心里素质确实不错,有些人遇到这样的事,还指不定要回不过劲来,看着他笑着说道:“你这次也当是学个教训,以后凡事多留个心眼多注意点别给人钻了空子,代价虽然大了点,但你还年轻,这点‘学费’交得起,对吧。”
        苏奕丞也笑,频频点头,说道:“嗯,张叔说的是。”
        秦芸从屋里出来,笑着看着张书记说道:“老张啊,中午留下来吃饭,我今天可做了你爱吃的清蒸鲈鱼,中午老苏回来,你们两也可以多喝几杯,老苏前几天还跟我念叨说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呢。”
        张书记也笑,这抬手看了看时间,这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快中午了,笑着同秦芸说道:“中午还真不行,家里的老方在同志昨天就跟我说这头就点疼,中午回去得陪她去躺医院好好检查看看,唉,你说这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这毛病也一下就多了,平时身体多好的一个人,现在吹吹风都能吹出病来。”
        “那要不要紧啊?”秦芸有些关心的问道,边说着朝他走过来。
        “中午先去看检查看看吧,没检查谁知道呢。”张书记说着站起身来,拿过那一旁放着的公文包,边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鲈鱼我就不吃了,等下次我再来找你们家老苏下棋,上次我棋局都还没走完呢。”
        秦芸连连点头,边说道:“你让你们家老方有空也来我这窜窜,一个人待家里多无聊,没病都要给闷出病来。”
        “成,我回去跟她说。”张书记笑着应下。
        苏奕丞送他出门,待再回来客厅的时候安然已经迷糊的擦着眼睛从房里出来了。这一看时间,也没睡半小时。
        上前有些怜惜的摸了摸她的脸,最近几天也许是睡眠不好的关系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有些消瘦了。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不多睡会儿?”
        安然朝他撒娇的笑笑,摇摇头说道:“醒了。”
        看了看时间,午饭还要等一会儿,牵着她的手出去,“我们出去逛逛。”
        安然点点头,任由着他牵手她出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一脸怒气回来的苏奕娇,也不知道是谁热到他,整个人怒着一张脸见到苏奕丞和安然也只是有些语气不佳的叫了声,然后阴沉着脸便往自己的房里跑去。
        “出什么事了?”安然有些疑惑的看着苏奕丞,其实昨天奕娇被叶梓温给带走后没多久那个Johnson接了个电话也走了,也没说什么事情,不过因为知道奕娇是被梓温带走的,苏家人也没有不放心,也没有打电话过去问什么的,自当她没回来估计就住市区了。
        苏奕丞耸耸肩,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不过这还不待两人转身,这突然叶梓温风一般的从外面跑过来,看到苏奕丞,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抓着他问道:“阿丞,苏妈妈在吗,我来找她提亲!”
        闻言,安然和苏奕丞皆是瞪大了眼,这发展也太快了吧,而且看刚刚奕娇的样子,怎么也感觉不出来是要被订婚的那种喜悦,更多的是怒气!
        等不到苏奕丞的回答,叶梓温也不理他,只说道:“我自己进去找苏妈妈。”说着就朝屋里跑去。
        安然和苏奕丞相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又笑开了。
        在两人相视笑着的时候,安然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顾恒文来的电话。
        拿过手机接起,“喂,爸爸。”
        电话那边顾恒文有些急切的说道:“安然,你妈,你妈妈她住院了。”
        ------题外话------
        泪奔,求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