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霸唐》-> 第48章 【美人归,茶藏隐傀】
第48章 【美人归,茶藏隐傀】 作者:喜来乐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0
  •     第48章 【美人归,茶藏隐傀】  赤桑雅拉不由向王子书看来,心想:这少年顶多也就七八岁,但说话有条不缕,得体大方,绝非寻常少年可以做到,怪不得唐朝皇帝要派他随行。(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又对赤德祖赞说道:“赞普陛下,此少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古今通婚,都是皇亲之间才可,郎元帅虽然手掌大权,毕竟也是武将出身,皇上听说定不会答应,那时,两国必定出现隔阂,未免会因小失大。”  郎星切冷笑道:“哼……就算是唐朝皇帝不愿意又如何,他还敢举兵攻打我国不成?大不了,到那个时候和突厥联兵,一举直冲长安,夺得江山!”  赤德祖赞一拍桌子,怒道:“郎星切,本王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本王之前和你说过什么,以后不要在提和突厥联兵之事。突厥是什么人?你只要帮助了他们,他们就会反过来咬你一口,到那时,不用说是江山,就是我们吐蕃都要被他们吞去。  还有,先王赞普开创我国,和文成公主联姻,带来许多谷物佛经,使我吐蕃经济突飞猛进,唐朝有句古话叫‘饮水思源’,既然人家帮助了我们,我们就不能见异思迁,忘恩负义。而且这次盟约在先,本王和皇上说好会两国友好,现在如若和突厥联兵,那就是背信弃义,之后我吐蕃必遭涂炭。现在你不想想怎么才能使我吐蕃国富民强,却只顾自己安危,还有什么资格当这个天下兵马都元帅。”  郎星切万万没有想到赤德祖赞会发这么大的脾气,急忙扑倒在地,说道:“郎星切知道错了,还请赞普陛下恕罪。”末西汗舍一听自己马屁拍在了马头上,不仅没响,还把自己给炸了一身泥,惊慌之下,也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赤桑雅拉劝道:“赞普陛下,郎元帅这也是想为我国出力,看在他为我国力下过赫赫战功,出于初犯,还请饶过他这一回吧!”  众臣看大相求情,也都跪了下来。金城公主还真没想到赤德祖赞身为吐蕃之王,这般英雄气概,笑道:“赞普陛下,郎元帅虽然出言有些过激,但也至于革除之罪,还请赞普陛下开恩才是。”  赤德祖赞就等金城公主说这句话,转过身来,说道:“既然众大臣和公主都为你求情,本王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再犯,定不轻饶。”  众臣谢过赤德祖赞,都归到原席。王子书斜眼看郎星切,见他怒目四射,恨不得把王子书吞到肚子里。王子书心想:这可坏了,刚来就得罪了这家伙,以后可要多注意才是!  江采萍也为王子书捏了一把汗,而金城公主转身对王子书微微一笑,以表感谢。这时,赤桑雅拉说道:“赞普陛下,臣倒是有一个主意,可解两国之忧。”  “大相快快说来。”赤德祖赞知道赤桑雅拉足智多谋,急忙说道。  “不如陛下迎娶了公主殿下。”  “这个……”赤德祖赞迟疑道。  赤桑雅拉接着说道:“臣知道陛下疑虑!但细想之下,王子和公主虽有婚约,但并无夫妻之实。而今王子归天,举国无策,陛下身贵居尊,可和当年先祖相比,为了吐蕃免遭涂炭,陛下这样做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还请陛下思量。”  金城公主刚才看赤德祖赞慷慨激昂,现在却面带红晕的看着自己,不由心中暗笑。王子书和江采萍也很喜欢这个吐蕃国王,与其让金城公主随便嫁给一人,还不如就嫁个大的。一是国王,不用居于臣下,二是赤德祖赞做人坦荡,不拘小节,纵观吐蕃上下,没有一人比赤德祖赞更适合的人选。  赤桑雅拉看赤德祖赞有所顾及,接着说道:“赞普陛下,这可是一举多得之计。皇上听到也会为之高兴,而且陛下现在尚无子嗣,纳郎大妃殿下一直不得生育王子,现在迎娶公主殿下,是再合适不过了。”  赤德祖赞思前想后,觉得赤桑雅拉所言的确有礼貌,向金城公主看来,问道:“不知公主殿下以为如何?”  金城公主欠身道:“能嫁给赞普陛下是我的福气,再说现今只有这样才对大唐和贵国都有益处,金城自己答应。”  赤德祖赞随即笑道:“好,那就这样定了,等过了王子百日之祭,就举行本王和金城公主的婚礼。”  众臣一听,又起身跪倒,恭贺赤德祖赞和金城公主。其中就有一人不悦,他就是郎星切,心想:不让我娶,原来是想自己享受,哼……  那个叫“乔岸本”见此事告一段落,自己也有说话的空了,说道:“赞普陛下,臣还有一事。公主殿下带来礼品当中,还有十大箱什么茶叶,上面并无注明是赠送给陛下的,不知这该不该注册在录?”  金城公主笑道:“赞普陛下,那是子书带来的茶叶,是我大唐物产,说是代表自己送给贵国的礼物。”  赤德祖赞得到美人芳心,自然心情舒畅,不禁笑道:“哈哈……好个少年,居然有这份心思,本王代表我国臣民谢谢你了。”  王子书一听自己东西没有充公,急忙说道:“区区小物,倒让赞普陛下见笑了。”  郎星切不屑道:“什么茶叶?从未听过,定是小孩喜欢的东西,却还拿来献供,真是笑掉大牙。”  王子书心想:这个天下兵马都元帅怎么喜欢和小孩叫真啊!冷笑道:“这就是郎元帅孤落寡闻了,子书知道贵国都喜吃牛羊肉,还喜欢喝其奶水,但是想必郎元帅也知道,贵国人民都有一隐疾。”  郎星切拍桌道:“哼……我看你是话里有话吧!”  江采萍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人还喜欢欺负小孩,也站起身来,说道:“子书只有七岁,哪来那么多心思,倒是郎元帅多想才是。”  王子书还真没想到江采萍在这个时候敢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向她一笑,接着说道:“元帅息怒,子书这全是实言,听了之后,元帅就知道子书全是为了贵国好。多食肉,多饮奶,必会对胃脾造成损害,所以,贵国人民都有消化不良的现象。”  赤桑雅拉越看王子书越是喜欢,不禁笑道:“哈哈……这消化不良又为何解啊?”  不止是吐蕃人听不懂,就是江采萍和金城公主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王子书说道:“《太平圣惠方脾脏论》有记载:‘夫脾者,若虚则生寒,寒则阴气盛,阴气盛则心腹胀满,水谷不消,喜噫吞酸,食则呕吐,气逆,霍乱,腹痛肠鸣,时自泄利,四肢沉重,常多思虑,不欲闻人声,多见饮食不足,诊其脉沉细软弱者,是脾虚之候也。’这些症状均属消化不良,说的直接一些就是大家方便不畅,肚中多有涨气。”  众臣一听,都议论纷纷。郎星切心想:你还别说,这小兔崽子说的还没错,的确我时常会出现这些问题。赤德祖赞一动不动的看着王子书,真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之神童,急忙说道:“子书,再说下去。”  王子书说道:“《本草拾遗》有‘茶者,久食令人瘦’之说,茶叶中含有大量促进消化的成分。除此之外,茶叶还可醒脑提神,护齿明目,利尿解乏之益处。赞普陛下只要让贵国子民都服用茶叶,自会解除消化不良的隐疾,每日不必再受种种苦处。”  末西汗舍说道:“小娃娃,你不是在说大话吧!我们吐蕃物产丰富,从未听过有这茶叶一说,你说的这些更是不得而知,如果喝出个毛病,你可担待不起。”  王子书笑道:“贵国虽然地大物博,但却极不适于种植茶叶,而大唐的茶叶也属于刚刚起步阶段,没听说也属正常,如果大人不相信,就拿回去一些试试,真没用处,就当我一少年胡说,如若出现什么不适之处,子书定会承担责任。”  赤德祖赞笑道:“哈哈……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子书的一片心意,各位臣家就都拿上一点,回去试试,本王相信这什么茶叶决计不会喝出什么毛病。”  江采萍看王子书得意的样子,心里也一阵窃喜,推了推王子书,小声说道:“真想不到你还研究医书。”  王子书支吾道:“我哪研究什么医书,只是和朱大哥讨论茶道时,曾有说起,正好就拿来使用,这样不是更能使他们相信吗?”  金城公主这才知道王子书这十大箱茶叶是用来贿赂吐蕃国人民的,不禁想起在大唐王子书做出的种种伟绩,看着这一脸稚气的少年,金城公主心想:真不知道他是什么神仙转世,就算一个少年再怎么厉害,也不能瞬息玩转两个国家啊!  王子书虽然刚来吐蕃就得罪了郎星切和末西汗舍,但是赤德祖赞和赤桑雅拉却极是喜欢王子书。王子书今日观点和赤桑雅拉不谋而合,又让赤德祖赞娶得美人归,两个吐蕃最有权利的人都对王子书刮目相看,所以,赤德祖赞十分高兴,就把王子书和江采萍安置在了布达拉宫居住。  吐蕃宫殿不同于唐朝,房舍略显空旷一些,陈设虽很讲究,但却太少。也没有床榻,在地上铺一张上好毛皮毯就可睡觉。王子书从来没在这等地方睡过觉,再加上周围墙壁之上还挂满了吐蕃人民信奉的神兽雕像,昏黄灯光之下,不免有些害怕。  王子书喜欢看鬼片,但是看了之后,脑子中始终都会浮现出鬼怪画面,至使夜不成眠。王子书和江采萍房舍之有一墙之隔,金城公主则是一身住在正殿。  王子书睡不着,起身来找江采萍,偷眼望去,见她正在弹奏琵琶,隐约是那首《水调歌头》,王子书看江采萍淡妆而卧,微唇轻启,一双玉手在灯光之下显得那样细腻柔滑,两只小脚丫裸露在外,说不出的清纯动人。  王子书走了出来,笑道:“采萍姐姐,干什么呢?”  江采萍一听王子书来了,急忙把一双玉脚缩了回去,红着脸说道:“子书,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啊!和只鬼似的,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王子书说道:“就是因为我怕鬼,睡不着,你说吐蕃人闲的没事,挂那么多鬼怪,那不是存心找不自在吗!”王子书自觉坐在江采萍身旁。  江采萍见王子书坐了过来,更把裸露在外的玉脚往里缩了缩。王子书看她一脸窘迫的样子,极是可爱。  江采萍说道:“那些是人家心目中的神象,就和咱们的观音菩萨一样。”  王子书转过头来,一脸稚气的说道:“采萍姐姐,不如今天我就和你一起睡吧!”  此言一出,江采萍愣在原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王子书,粉面上挂着一卷红云。王子书奇道:“采萍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江采萍说道:“哦……没……没什么!我……我不习惯两个人一起睡,而且你和我一起睡我会睡不着的。”  王子书撒娇道:“那这样好了,我睡在这里,你给我弹奏琵琶,等我睡着了你再睡,这样可以吧!”  江采萍看着一脸稚气的王子书,“扑哧……”笑了出来,说道:“呵呵……看你在大殿上那样耀武扬威,但在房舍之中却这般担心,真是个小精灵。”  王子书笑道:“当然,面对那些老臣皇帝,我自然能应付的来。但是面对象采萍这样的美女,我的那些小伎俩就无用武之地了。”  “好!你睡吧!我就守在旁边。”江采萍轻轻笑道。  王子书这才安然闭上眼睛,江采萍弹奏的都是一些柔美婉转的曲子。王子书耳边就象是有黄莺萦绕,白鹤微啼,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江采萍看着王子书小脸,不由一笑,放下手中琵琶,躺在王子书旁边,用手搂着王子书,两人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  ps:第二卷《冠剑功盖国》已有存稿七万,请各路大仙安心收藏哈!第一卷将在这周传完,其中不乏很多不适之处,喜乐再此向各路大仙至歉!  喜乐在此也给各路大仙拜个早年,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财源广进,工作顺利!⊙v⊙“鼠”钱“鼠”到手抽筋!⊙∞⊙  跳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